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阳光屋檐文学沙龙会员作品

我想我是鱼

   作者:嫣然 推荐    人气: 2556    日期:2005/7/4

喜欢这样淡淡的情感,喜欢这样的俗世安稳,喜欢那份藏在心里的感觉,喜欢那个爱人孩子。如果在这样的红尘中还有一种心情值得回味,那该就是这份淡然而真心的约定了。

  ——我给你今生,不求来世,你,欠我幸福。
  
  1、我想我是鱼
  
  我住的地方叫凤水,是县城边上的一个小镇,我在镇上一家中学教美术,闲余的时间我在家用电脑做一些精美的插图,这些图画,很讨编辑们的喜欢。
  彦和不一样,他是一家时尚杂志的编辑,他收到我给他做的图之后,很快给我回复,他说,唯安,你做的图很漂亮,可是,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些手绘的作品,并不一定要多唯美,也不用跟随潮流,是你自己的风格就好。
  这个难不倒我,而且我自己也喜欢手工描绘,彦和的要求正合我意。我用鲜艳的颜料,描绘出来的女子,她们都有很细长的眉眼,修长的手指,和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彦和收到后很喜欢,他回信说,听人说唯安是一个很温柔的女子,唯安,我相信你的画,也相信你的温柔。
  我收到他的Email那天,穿了条素花长裙,去镇上的发廊修了下好久不曾打理的长发,我看到镜子里的自己长发齐腰,有散淡的眉眼,果真有很温柔的样子。
  住在小镇的好处是,肉贵点,鲜花却可以自己采,水果可以自己摘,稻米不害怕涨价,爱人不担心溜走。我把栀子花瓶里的水倒出,换上新鲜的花朵和水,煲好排骨,煮好蔬菜,却等来仲明的电话。
  仲明他执行任务,又要晚归了。
  我像一条安静的鱼,守着华丽的鱼缸,吐着寂寞的泡泡。仲明把我保护得很好,衣食无忧,百无聊赖。仲明他是警察,是小孩子们心中的神。而我,是他的妻子。
  这一年,是我们结婚的第5个年头。  
  
  2、宿命红颜
  
  彦和说,这次的聚会,唯安你一定要来。我忽然就不想拒绝,我有种意愿,想离开小镇一段时间,我从学校出来,在这个小镇上蜗居了5年,哪儿也不曾去过。
  仲明没有多余的想法,也没有多问,只是把我路上该带的东西都装进了行李袋,洗了苹果,装了牛奶,还有换洗的衣物。仲明的吉普车,早已不是五年前的模样,磕掉了几块漆,颜色也变得陈旧而邋遢,引擎发动后,扑通扑通地发出很暴躁的声音。我记得这声音,仲明每天要开着这辆旧的吉普,驶过田边小道,开往县城,晚上又从县城,扑通扑通地开回来。
  
  我坐仲明的吉普车,由小镇去县城,再坐火车赶去C城,只为参加一场未知的聚会。是杂志社组织的一场编读往来的聚会,邀请了许多作者和读者一起参加。而这场聚会里,彦和是我最熟悉的陌生人。
  仲明坐在我的右边,专心致志地开车,小镇新修的柏油路,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黑亮的光芒,我歪头就能看到仲明侧脸的轮廓,鼻子很高,有坚毅的下巴,皮肤是麦子的颜色。一如我当年初见时那个干净明朗的男子。
  
  那年,我的父亲因为再婚,把我送回小镇的祖母家。直到很久以后,我才知道祖母的故事。祖父是祖母20岁那年得病过世的,祖父死后祖母便一直孤独终身。父亲最终不堪忍受祖母那张常年空洞而寂寞的脸,25岁那年出走后,就杳无音讯,直到我10岁,才回小镇,把我交给祖母之后便独自离开。这么些年,我和我的祖母是相依为命一路走过来的。
  我从美院毕业后,回小镇的学校教孩子画素描,当被人叫老师的时候,脸上会出现羞赧的颜色。而我的祖母,在与我相依12年后,忽然急急的想把我嫁出去。
  她对我说,小安,我忽然害怕没人能够像我一样照顾你。
  我眼中的祖母,那一年,似乎在以迅疾的速度老去。
  仲明是祖母安排相亲时认识的,相亲的那天早上,我和祖母之间发生了剧烈的争吵,我说,说什么我也不嫁,我哪儿也不去,谁也不见,这么多年,你都可以不嫁,为什么我就不可以?祖母在我面前开始浑身发抖,眼神颓然地看着我。就在一瞬间,我不知道我的祖母身体里怎么蓄藏了那么强大的力量,她狠狠地扇了我一个响亮的耳光,她说,你不嫁,我就去死!
  仲明是这个时候走进我的视线中的,那天他穿着鲜亮的军装,开着那辆绿色的吉普车,扑通扑通地绕过弯曲的田边小径,停留在祖母的屋前,祖母把储藏的柑橘,和干的桂圆,摆在了床前木台上,并煮了红枣糖水来招待这个我眼中的不速之客。
  仲明是祖母一远方亲戚的后代,到了他这一辈份,早就脱离了血亲的关系,亲戚间也不常走动,倒是老年的祖母,曾托人偷偷打听过仲明,当时仲明大学毕业,26岁,有稳定的工作,小镇上的人,一直认定,做警察是很光荣的。而祖母觉得把我托付给这样一个男子,无疑是放心的。
  我是被仲明用那辆一发动引擎就发出扑通扑通声的半新吉普车接回家的。那一年,我22岁,刚从学校毕业,从来没有恋爱过。
  我的祖母在同年年尾,在仲明接她去县城看戏的路上,安详的闭上了眼睛。之前,她守着家乡的小镇一辈子,哪儿也没有出去过。  
  
  3、初见彦和
  
  C城的空气里飘荡着热带海洋的气息,街道上的女子靓丽如云,霓裳艳影清凉如风,轻轻划过耳际,我穿着纯棉的碎花长裙子,黑发温顺的垂在胸前,很突兀的站在车站旁,等待着彦和。
  我一直以为彦和他应该是温和而淡定的中年男子,没想到他居然那么年轻,蓝色的牛仔裤,咖啡色的球鞋,脸上有青涩的笑容。他大概25岁,或者更小。他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倏地手足无措起来。
  他的脸逼近我,苏唯安,你怎么脸红了?他感兴趣的看着我,定定的眼神像要看穿些什么。我就更紧张了。这似乎很好笑,27岁的苏唯安,在陌生人面前,居然还会脸红。
  他拿过我的行李,在对面的绿灯开始眨眼之前,他说,1、2、3,唯安我们一起跑。
  在马路中央,他的手就那么自然握住了我的手指。我注意到他的脸上有波澜不惊的表情。
  
  我记得和仲明的第一次牵手,是去镇委办结婚证回来的路上,那天风很大,我穿着薄薄的外套,神情萧瑟地跟在仲明身后,受过军训的仲明走路很快,总是走一小段路,就停下来等我,那天他也穿得不多,却很精神的样子,我记得他说,小安,你过来,把手给我。是不容否定的语气。然后他把我的手指卷起来,放在手心,再插进他军衣的口袋里。那天,我的手指一直感觉很温暖。
  从我们牵手那天起,我们就是夫妻了。
  
  我并不漂亮,只是面孔还算清新。我27岁,却有张并不沧桑的脸,我的左边嘴角有颗黑痣,微笑的时候,黑痣就藏入到笑弯里,笑容依旧有如少女般甜美。
  我和仲明结婚后,我曾问他,你见我后,怎么会那么快就答应我们的婚事了呢。
  仲明说,我第一眼看到你,就喜欢你了,我喜欢你嘴角边的那颗小痣。
  
  我和彦和牵着手,在马路上旁若无人的行走,而我,心里想的却是仲明。
  仲明看到我和别的男人牵手会怎么想呢。  
  
  4、谁都没有放纵寂寞的权利
  
  聚会的那天,彦和拉着我的手,对每一个人笑逐言开。在C城这样一座城市里,在别人的眼光默许下,我以彦和名正言顺的女朋友的身份出现在人群里。
  我们一起散步,他忽然说,唯安,我带你去飞翔。话一说完,便不顾旁人的眼光不理会我的拒绝而背着我在马路上奔跑。深夜的时候,会忽然来敲旅馆的门,给我送来热腾腾的蒸饺,眼睁睁看我吃完,才肯离开。他喜欢抽三个五,身上有香烟和剔须水混合的味道。
  他总是出其不意的给人欣喜,对生活有不断迸发的激情。这个比我小2岁的男子,身体内蕴藏饱满的力量,他的热情总是令我无法拒绝。
  他不在乎我有没有结婚,我对他若即若离,他也并不介意。
  仲明,他是和彦和不一样的男子,他不抽烟,也并不幽默,但他会在睡着的时候,紧紧地把我搂在怀里,才能睡着,他的呼吸里有自然的清香,他的白衬衣里有太阳般洁净的气息。
  我也只不过是世俗中贪婪而自私的女子,如果可能,我多么希望一切温暖,阳光和爱,我都可以毫无顾忌的照单全收。
  可是,我做不到。
  
  小染来找我的那天,彦和不知道。小染说,我只是想来看看苏唯安是怎样的一个女子,可以令许彦和如此痴迷不舍,宁愿放弃我和他之间4年的感情。
  她用眼神和我对峙,瞳孔里却有受伤的颜色。
  芝麻苹果,咖喱西瓜,绿藤绕红花。这世间爱与不爱,纠纠缠缠。原来所有的爱情故事都不过如此。
  我说小染,你放心我是不会爱上许彦和的,像他这样的男子,青春少年样样红,他完全有理由爱上任何一个年轻美丽的女子,因为他有时也寂寞,但我苏唯安已经丧失放纵寂寞的权利了,我有千万个拒绝的理由,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告诉你,因为我已经不适合玩过家家的游戏了。
  我一口气说完这么多话,我感觉自己都要虚脱了。
  我记得祖母曾对我说过,千万不要过分的信仰某一样东西,你信仰它,它就很快背叛你。对爱情也一样。
  我只是一直想知道,我和仲明之间到底存不存在爱情。
  现在,我知道了。
  我想我可以回凤水了。  
  
  5、爱就要莫失莫忘,不离不弃
  
  仲明的吉普车依旧扑通扑通,在公路上一往无前。绵绵细雨中,飘荡着油菜花的清香。
  仲明边开车边跟我絮叨,说刘家的媳妇生了个大胖儿子,陈家的女儿这个月底要出嫁了,家里你种的那棵兰花,我没忘记浇水,祖母的坟地我找人修了新的墓碑,你画画的水彩颜料用完了,我去县城买了新的回来……
  我把头仰着,闭上眼,在他熟悉的声音里,安然睡去。
  
  我开始爱这生活里的阳春白雪春花秋月,亦爱它的陈谷子烂芝麻柴米油盐酱醋茶。
  我问仲明,5年前,祖母临终前在你耳边说的那句话,你现在能告诉我了吗。
  仲明转过头看着我,良久,他说,她说要我答应她一件事。
  什么事。
  她说,帮我照顾好唯安,让她永远幸福。
  你答应了吗。
  答应了,所以我欠你幸福。
  
  我住的小镇叫凤水,我在这里已经生活了17年,这里山青水秀,红土绿竹满地黄花接天涯。
  我是苏唯安,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俗世安稳,简简单单爱。我以后哪里也不去,我要守着这个小镇,一辈子就守在仲明的身边。
  我爱林仲明。我22岁那年遇到他,我便只爱他。我们是夫妻,我们相濡以沫,永远不离不弃。
  
                             2005/5/27 于北京霞光里 
   (原文题为:我只求俗世安稳 作者:意子)



微信热门文章



分享此页到:

上一篇:有一种勤奋是懒惰
下一篇:柠 檬


[文章搜索]
微信热门文章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7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