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以文会友

尋找兇嫌 (時評小說)

作者: 大衛王    人气: 1269    日期: 2014/6/7


(四)

 

這裡發生兇案了,兇嫌跑沒了影兒。

這是本街區幾十年來的頭一樁殺人案件,倒楣路真倒楣了,大夥為此議論紛紛。

街南頭'武大郎炊餅屋'的魯菜大櫥,禿著腦門兒的老武一早擠進了俺的攝影店門,大腦袋還被門框夾著,人就嘈嘈開來:“誰他娘的幹的這不是人幹的事兒啊?!”

老武口沒遮攔,爆著粗口。

沒待俺回話,屋裡正等俺給拍'挨針'照的小西門就接了口:“哎,注意你的'邁內兒'( manner ),別在門口罵罵咧咧大聲嚷嚷,屋外那麼多員警還有行人,小心別給咱華人臉上抹了黑!”

'挨針 (agent) '就是房地產仲介,小夥子小西門新跳了槽,給本地大名鼎鼎的'挨針'王做了助手,廣告上一張喜眉順眼的'挨針'照是必須的。

“啊呸!”老武擠進了門更大聲了:“俺形象咋啦?俺大聲說句話你就說俺'邁內'不好?你咋不顧你們的形象?”

老武和小西門相熟,這一街的人都碰過鼻子碰過臉。

“我'邁內兒'好著呢,平日過個馬路我從來都走人行道,洋餐廳吃飯更沒發過聲,我就怕給咱華人丟臉。”小西門這些話說得頗為自豪。

“你那注意'邁內'頂屁用,俺問你,這裡的房價還不是被你們這些華人'挨針'嘈嘈上去的?好傢夥,今年巴夫唐普森年度獎,全國前二十五名你們就佔了十八位。你們還霸佔了華人電視頻道,播完《新聞聯播》就播你們。在這裡可勁兒的造勢,你們還要不要洋'挨針'們活啦?!”

巴夫唐普森是這裡最大的房屋買賣仲介公司,他們買賣房屋的記錄常常被用做本地甚至本國房屋的銷售指數和漲跌指標。

“你咋說話呢老武?你賣個燒餅還擠兌了本地洋人生意呢,怎麼是我們不讓他們活?我們業績好是我們華人'挨針'的努力,是買房的中國人多,是有錢的中國人往這地方倒騰的錢多,那有啥辦法?而且《新聞聯播》在這兒唱響和我們沒有半毛錢關係,美國還七千中國人擠一塊堆兒唱國歌升國旗搞丟人現眼比賽呢,誰知道這是誰吃飽了撐得乾的好事兒?!”

一說起事關華人形像大問題,小西門急了眼,近視鏡片後頭小眼睛噌噌地冒著火石光。

俺把手中吃飯傢夥尼康相機放一邊趕忙滅火:“別激動啊,都是街坊 ​​鄰居,大夥有話好好說。”

老武不吃這一套,一甩膀子:“所以說就算吃飯時你嘴閉得再嚴也白搭!你以為你嘴裡沒有俺山東大蔥味,洋人就待見咱們了?咱炒高了房價,炒得大部分洋人買不起學區房,近年本地政壇幾次大醜聞回回都有咱華人影子,還把在咱中國最不招人待見的《新聞聯播》弄到這裡來定點播放,他們肚子裡不罵你祖宗你問我來!”

“要罵祖宗也是華人罵,洋人聽得懂嗎?真是的!”小西門低聲嘟囔。

俺見狀急忙調侃著打著圓場:“咱不說賣房的事兒,也不說《新聞聯播》了,咱說點新鮮的,那啥,比如剛閉幕的亞洲安全對話會新加坡香格里拉南海吵架大會或引起全國轟動的山東招遠麥當勞兇殺血案什麼的。”

這些事和眼前的兇殺案一樣都是俺特別關心的。

“香會有啥好說的,要俺說那就是美國日本菲律賓越南存心的找不自在,攢一堆兒找打,找釘子碰,咱把油井鑽台就擱那了,儘管越南他不服還敢暴亂殺人,可真理從來都在咱這邊兒。你見過真理啥時候挪過地方?他爭也沒用,那地方就是咱的,南海是咱的,東海也是咱的。釣魚島自打姜太公在那兒釣過魚就是咱的。老祖宗往那兒撒泡尿那就是咱的地兒,誰放屁有用嗎?不過,你說的招遠那事兒可和俺沒啥關係啊。”

一說招遠老武聲音低了下來。

這老武好奇怪,立場說變就變,剛還和小西門擺唬,嫌搶了人家飯碗,嫌《新聞聯播》攆屁股登陸這裡的華人電視台,似乎站在洋人立場說話,咋一轉眼在南海東海問題上屁股又挪了位?

小西門看來被老武一橫槓子打得心裡頗不得勁兒,一聽老武說完'噌'一刀攮過去:“你拉倒吧老武,釣魚島扯得忒遠了點兒吧,姜太公見過海嗎?竟扯沒用的,還說招遠跟你沒關係?你不是山東人?招遠不是你們山東的?剛還說山東大蔥什麼的招遠就和你沒關係了?要我說中國人就是太多的'和我沒關係'才導致這樣的兇案層出不窮!”

小西門一下子佔據了理論高點,見老武語塞,連珠炮打過去:“不是嗎?那麼多人,光天化日下,有人往死裡打一個婦女,你們山東人號稱'山東大漢',大漢子哪去了?見死不救?你們都是些什麼人?!”

小西門似乎來勁了,削瘦的臉頰頓時紅泛起來,老武卻像被一下戳中了軟肋,剛剛還語帶激昂地控訴這裡的華人'挨針'控訴在這裡登陸的《新聞聯播》,以及南海囂張的美國日本菲律賓越南等國,這時象卡了殼,口氣軟巴了起來:“哎哎哎,小,小西門,話不能這麼說,公安已將此案定為邪教啦,也就是說,兇手都是些入了邪教走火入魔的人,這些人殺人和正常人不一樣。而且兇手都是河北的,壓根兒不是俺山東人。”

大概老武家是山東招遠的,家鄉出了這檔子事讓海外的老武們感到無比的窩囊,忙使勁兒辯白:“而且這是突發事件,誰待見這樣的事兒?”

“突發事件?那也不能老突發吧,今天昆明'突發'了,明天烏魯木齊突發了,後天招遠突發了,難不成天天突發?你說人整天提心吊膽不?說邪教就把社會問題包圓了?那頭前捅出的兇手是當地金礦主怎麼說?他有情婦和三輛百萬豪車怎麼講?他和當地官員有沒有關係?他邪教咋養活一大家人?老迴避這些社會問題有用嗎?噢,發生什麼就想拿噱頭掩蓋社會問題?如果那樣就只能到處埋地雷,到處埋隱患,走到哪裡人都要防著。車站買個票也要防著身後有沒有一把刀捅過來,上了巴士還得提防著旁邊座位上的瘋子是不是要點火燒車?在餐館吃飯也得提防著有人問你要手機號你不給他有可能滅了你;馬路上過條斑馬線都有可能被人持刀亂砍殺,你說這讓人怎麼活?!咋就不問問,現在突發事件為什麼比以往多多了?!”

嘿!看這小夥子細眉小眼的,他這聲問還真有刀子般的感覺呀,看來還是明白人多啊。哪俺得請教一下他,本地房價上漲將引會起什麼社會問題?華人移民和本地政壇醜聞頻發有無文化上的直接關係?房價租費上升和移民、流浪漢雙相增多有無關聯? 《新聞聯播》在這裡播出和西方文明的對立關係在哪裡?烏克蘭動盪南海亂局引發世界動亂和本地社會亂像有無必然聯繫?

俺在心裡頭把這些疑問捋了一遍剛想開口,老武卻搶了先:“俺不和你理論了,你,你就可勁造吧,有一天把這兒造成了昆明或招遠你就高興了!俺不跟你們扯了,鍋裡還烙著炊餅呢!”

見有空隙,老武轉攻為守,慌不擇路,撂下這句話落荒而走。

俺急忙打岔:“別搞地域攻擊,別揭人短……”

望著門外老武背影,小西門不依不撓:“我揭短?我要揭短就當面說他那光腦袋就像招遠案件裡打人的禿瓢兒!真是的,自己是哪根蔥?也敢評論這裡的房價?他們小日本想炒起來還不得成呢?!”

望著玻璃櫥窗外街對過藥店門外的藥店老闆,那位乾瘦的日本老頭那正朝兇殺案現場張望的陰鬱的臉,小西門話裡頭揚揚得意。

“告訴你大衛,你要沒買房趕緊買,十年以後準翻番兒。我把話擱在這兒,房地產肯定還有十年的漲頭,你信不?你想想吧,中國的腐敗能不能根治?霧霾,暴恐能不能根治?老百姓不安定怎麼辦?大半個中國嚴重缺水,五月份就錄得 44 度的高溫。形勢逼人得轉移大夥視線那南海東海就更不得安寧吧?南海這形勢下你得硬吧,可一硬一駁火,仗一開打老百姓就急了眼,平日激發的貧富矛盾逼人肯定想再打一次土豪再分一次田地,你說中國的富人往哪兒跑?烏克蘭已經攪得整個歐洲不得安寧,滿世界看就屬這兒安全宜居環境好。湧來的移民吧,落腳點又必首選奧克蘭,華人都重視教育,好學區的房子也就搶得不亦樂乎。我們華人'挨針'佔有語言文化上的先天優勢,老武不滿意我們賺錢有狗屁辦法?……哈羅哎……”

小西門從兜裡趕緊拿出了正活蹦亂跳的'艾縫'手機,手指向上一挑開了腔:“……哎,有人出價?好!……”

門一開小西門也走了,剛剛還注意'邁內兒'的小西門竟也爆了粗口。

嘿!俺還真有點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了,這小西門立場咋也變來變去的?

看來這世界已變得越來越混沌了。

只是,這和這裡發生的兇殺案有哪些聯繫?俺心裡頭一團霧水。


手机版





上一篇:上帝的孩子
下一篇:最後而明確的鎖定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9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