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以文会友

《蓮》第十九章 後園幽禁 3、陋室修行

作者: 何學威    人气: 1648    日期: 2011/6/7


3、陋室修行

    王后在霓裳陪同下匆匆趕來看妙善,在後園門口被衛士阻攔。衛士道:大王有令,任何人不得擅入!霓裳氣道:你們這些不識好歹的奴才,連王后娘娘你們也敢擋!衛士回答:不敢!

    王后帶著霓裳要入。衛士以戈相擋道:不行!王后問道:為何不行?衛士持戈拱手稟告:王命特意指明後宮任何人不得進入後園。霓裳問道:包括王后娘娘在內?衛士答曰:是!

    王后氣道:哼!霓裳勸道:娘娘,那先回宮,找太后想辦法。王后說:那將帶來的衣物留下來。

    霓裳將衣物包裹交給衛士,衛士不接。衛士解釋道:大王有令,不准遞送任何東西進後園。王后歎道:如此絕情!”

 

    卻說阮仁山班師回朝,回到乘龍宮。

    妙清早早迎候在客廳。妙清為阮仁山更衣時,問道:見過父王啦?阮仁山道:嗯。妙清說:早就盼你回來了,為你準備了洗塵酒。

阮仁山在桌前坐下,悶悶地與妙清及千金一起用洗塵酒。入夜後,在寢室內  阮仁山長籲短歎,悶悶不已。

    妙清關切問道:夫君出征得勝,凱旋而歸,妙清正欣慰非常,何故你卻愁容不展?阮仁山歎息道:公主在家恪守婦道,安知朝政軍務。妙清道:莫非父王薄待夫君?阮仁山道:妳既知悉,何勞再說。妙清道:夫君可也察覺父王的隱情嗎?阮仁山道:前次忌諱我專擅,臨陣私下議和,我自願撤銷兵權;今番又懷疑我推諉,我卻爭先殺敵。現今得勝回朝面見,偏他仍是不爽,我真無從揣測,總是與我有過節似的。妙清道:父王並非與夫君有何過節,敢問夫君屢次出征,可有金帛歸獻?阮仁山愕然道:這卻沒有。妙清道:據我所知,歷來別的將軍出征歸來必有所獻,夫君何故與別人不同?阮仁山道:他們是擄掠得來的錢財,我帶兵在外,南征北戰,秋毫無犯,那裏來的金帛?縱使從敵兵手中奪得一星半點,也都分給部下了,何言向大王歸獻?

    妙清道:體恤民生,慰勞將士,理應如此,但父王未察其情,反疑夫君侵吞,是以不快於心,礙於裙帶,又不便明言,只有顏色示意了。偏你愚鈍,只有生悶氣的份。連葉庭芳現在都知今日銀,明日金,禮物不斷,是故頗得歡心,常有好處。今幸好妙清平日還有薄蓄,一起獻給父王,以釋前嫌。阮仁山道:那是妳的孝心,于我何干。

    阮仁山說著自個睡去了。妙清不悅道:不識好人心。跟著便吹燈上床。

 

    次日,在宮中甬道上,阮仁山匆匆而行,書香攔住他的去路,問安道:大駙馬好。阮仁山道:書香,妙善好嗎?書香說:書香就是為此,在此等候多時。阮仁山警覺道:有事?書香說:妙善出事了。阮仁山非常驚愕問道:為何?書香說:抗命拒婚。阮仁山追問:抗誰的命?據誰的婚?書香說:大王要她做太子妃。阮仁山道:為何強人所難?書香說:妙善不從。阮仁山道:結果如何?書香說:現今關押後園,嚴加看守,誰也不讓進,什麼也不准送。阮仁山道:王后有辦法嗎?書香說:王后娘娘都被擋在園外。阮仁山道:為何如此絕情?書香說:說是讓她戴發修行,閉門思過。阮仁山道:身為義女,為何讓她戴發修行?書香說:因為妙善言說要出家。

    阮仁山深深歎道:我不該讓她來到王宮。書香幾乎哭訴著說:聽禦膳房的人說,一日只給她送一餐,缺衣少食猶自可,妙善最不能少的就是書,後園陋室內,書也無有一卷。阮仁山急道:這樣下去,她如何受得了。書香說:妙善平日總愛看屈大夫的辭賦,我帶了一卷在這裏,阮將軍統管宮廷禁衛,不知能否讓園門的衛士通融,將這卷書送進去,也能幫著她打發孤苦一人寂寞難耐的時光。書香說著放聲哭了起來。

    阮仁山為難道:這些人是由我統管,不錯,可我也不能違抗王命。書香說道:阮將軍只讓他們行過方便,送策書,既非吃的,又非穿的,大王要真怪罪下來,只說是幫她修行思過。阮仁山道:倒也講得過去,我不妨去試試。書香跪謝道:書香代妙善謝謝大駙馬。阮仁山:書香請起,妳先回去。書香說:拜託大駙馬了。

 

    後園陋室內,蓮一人在空空如也的室內打坐,阮仁山好不容易通過門衛,手拿書策進來,但是不敢驚動蓮,輕輕將書卷放下,準備轉身。

    只聽蓮說:來人留步。阮仁山道:妙善,是我阮仁山。蓮說:深謝大駙馬親自來看妙善。阮仁山道:仁山沒能踐諾,對不住妳,更對不起耶律大帥。蓮道:阮將軍,快別如此思想,萬事不由人。阮仁山道:妙善,妳可要想清,遁入空門,這可是一條終身清苦、萬般孤獨的不歸路啊……”說著,不由也有幾分傷感。蓮含淚安慰阮仁山說:妙善已想好了。

    阮仁山望著蓮,只有心疼:我真不該把妳帶進王宮。蓮說:大駙馬,非王宮之弊,是妙善之願,難遂人意,勢所必然。阮仁山道:仁山無法久留,僅受書香之托,帶了一卷書進來。蓮幸喜道:這就最好。阮仁山道:此次出征,折了一員大將。蓮一驚道:誰?石柱兄弟?阮仁山答道:正是石先鋒陣亡。蓮頓時哭訴道:又走了一個好人。

阮仁山道:仁山走了,妙善保重。蓮說:望大駙馬帶個口信出去,告知太后,王后,妙善在此一切都好,請勿掛念。

蓮目送阮仁山離開了陋室



手机版





上一篇:風雨行( 二)
下一篇:建福宮大火與故宮“三重門”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9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