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倒闭的这10家创业公司总共烧掉了17亿美元

【腾讯科技编者按】商业内幕网站近日发表文章,盘点了2017年硅谷倒闭的10大初创公司,以下是原文内容:估值10亿美元的初创公司被成为独角兽,但是在每一只独角兽诞生的同时,也有无数的初创公司倒闭。这些公司的员工失业,办公室紧锁,网站上贴着深情款款的道别信。在2017年即将结束之际,对这样的公司做一个盘点很有必要。从2月份关门的二手车交易网站Beepi(曾经估值5.6亿美元),到11月关闭的智能耳机制造商多普勒实验室(Doppler Labs,曾经估值2.35亿美元),本文中列出的这10家初创公司总共筹集了16.9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12亿元)的风险投资,但现在,投资者想通过IPO或者收购来获益的希望已经化为了泡影。


1. Beepi:2013年 - 2017年2月创始人Ale Resnik和Owen Savir资金筹集:1.5亿美元最高估值:5.6亿美元今年2月份,二手车交易网站Beepi在耗尽资金之后挂掉了。 Fair.com和二手车经销商DGDG都曾考虑过收购这家初创公司,但最终没有那么做。


2. Quixey:2009年 - 2017年2月Quixey是一个app搜索引擎资金筹集:1.33亿美元最高估值:6亿美元这个移动搜索引擎可以爬取app,该公司实际上从未找到稳定的收入来源。


Yik Yak:2013 - 2017年4月Yik Yak是一个匿名的社交媒体应用资金筹集:7300万美元最高估值:4亿美元好几所大学爆出的骚扰丑闻都和匿名社交媒体应用Yik Yak有关,导致该公司的用户大量流失,最后不得不在4月28日宣布关闭服务。就在关闭的几天前,支付公司Square以3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它的工程团队。


4. Maple:2014年 - 2017年5月Maple差不多是一个外卖服务,送餐到用户的家门口,主要在纽约开展业务资金筹集:2900万美元高峰估值:1.15亿美元食品派送服务公司Maple在5月8日关闭。Maple曾是美食界的宠儿,获得了高端餐饮公司Momofuku创始人David Chang的支持。该公司的部分团队被英国食品配送服务公司Deliveroo收购。


5. Sprig:2013年 - 2017年5月Sprig也是一家外卖公司,主要在旧金山开展业务资金筹集:5700万美元最高估值:1.1亿美元Sprig在5月26日关闭。该公司曾承诺在15分钟内送餐上门,并销售在本地采购的农产品。但是与低成本竞争对手Seamless相比,它的商业模式是不可持续的。在Sprig的网站上,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Gagan Biyani写道:“要大规模地通过配送来指挥膳食的制作很复杂,具有挑战性。”


Hello:2012年 - 2017年6月Hello 的设备可以跟踪用户的睡眠模式。资金筹集:4000万美元最高估值:3亿美元该公司推出了Sense睡眠跟踪传感器,它安装在用户的房间里,而不是佩戴在用户的手腕上。在没有找到买家的情况下,该公司今年6月关门了。这个产品是在Kickstarter上推出的,也在零售商Target和Best Buy的店铺里上架销售。虽然获得了一定程度的成功,它最后还是关门了。


Jawbone:1997年 - 2017年7月Jawbone的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是Hosain Rahman资金筹集:10亿美元最高估值:30亿美元Jawbone是可穿戴设备领域的先驱,专注于健身追踪器和便携式音箱,但它欠供应商的货款却难以还清。今年7月,Jawbone关闭了。不过该公司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侯赛因?拉赫曼(Hosain Rahman)又创办了一家医疗硬件和软件领域的新公司,名为Jawbone Health Hub。


Juicero:2013年9月Juicero的果汁机售价400美元,但其实用处不大。资金筹集:1.185亿美元最高估值:2.7亿美元果汁机公司Juicero在2013年开始筹集资金,但直到2016年才发布产品。仅仅一年之后,投资者就发现了这个估值2.7亿美元的公司的惊天秘密:其400美元的机器只有一个用途,就是把果汁从袋子里挤出来,而实际上你直接从袋子里把果汁倒出来也没有多大差别。之后Juicero公司就难以获得投资了。


Raptr:2008年 - 2017年9月资金筹集:4400万美元最高估值:1.7亿美元Raptr在创办将近十年之后倒闭了。当年风光的时候,Raptr是游戏玩家必去的社交网络。玩家可以通过它看到朋友们在玩什么游戏,方便大家参与远程玩多人游戏。但随着越来越多的游戏公司提供类似的服务,该公司的实用性越来越低。2016年,芯片制造商AMD公司不再把Raptr的应用捆绑到其图形软件上,该公司倒闭的命运在那时就已经注定了。


多普勒实验室:2013年11月多普勒实验室的无线耳塞是苹果AirPods的早期对手资金筹集:5100万美元最高估值:2.35亿美元多普勒实验室在2013年创立时,向投资者承诺会推出一个超级智能耳塞。该公司的Here One无线耳塞在阻挡城市噪音的同时,仍能听到正常的对话声音,其定位是和苹果AirPods和谷歌Pixel Buds媲美的竞争对手。但这种耳塞的销售速度缓慢,公司无法获得必要的经费。


Luxe:起死回生Luxe是一个代客泊车应用。资金筹集:7500万美元最高估值:超过1.1亿美元

More...
AI新锐惊艳亮相,端侧人工智能迎来全新发展机遇

文/李海丹

人工智能(也称“AI”) 在近几年获得突破性发展,主要得益于芯片计算技术的突破。尤其在近期的苹果发布A11 Bionic神经引擎、华为发布麒麟970集成NPU后,终端智能化正成为行业标配。端侧人工智能成为业内的热门话题,迎来全新的发展机遇。

端侧人工智能成为行业的必然趋势

根据一份赛迪咨询发布的报告显示,到2020年人工智能芯片市场规模将达到146.16亿美元,约占全球人工智能市场规模12.18%。可以说,人工智能芯片市场的发展空间极其广阔。

虽说AI芯片处理器的方案主要分为云侧和端侧两类,但从发展优势来看,相对于云侧的人工智能来说,智能端侧部署人工智能在隐私保护、通信带宽需求、实时性/低延时、功耗以及体验等众多方面更有优势。可以说,在智能终端上部署人工智能已是近期AI产业发展的必然趋势。

GTI推出的AI芯片大获行业关注

近日,由一家名为GTI(全称为Gyrfalcon Technology Inc.)公司发布的AI芯片“光矛处理器SPR2801S”引起了行业的关注。该公司的创始团队成员均具有20年以上丰富的人工智能以及芯片行业从业经验,均来自硅谷业内知名公司。

SPR2801S为终端设备提供高密度的本地运算,尤其在功耗方面,GTI发布的芯片相比市面上其他芯片方案明显更胜一筹。该芯片可以真正实现图片、视频和语音在手持设备的本地学习和推理,SPR2801S芯片目前已经进入量产阶段。

GTI公司联合创始人董琪介绍:“这款AI芯片的一个功能,可以把手机变成寻宝器,鉴别奇珍异宝。比如说,你把冬虫夏草的特征数据存储在手机中,你对着产品拍照,手机马上就会告诉你冬虫夏草的真伪和品质等级,即时处理,非常快。”

这项功能在安防监控方面也同样适用。比如目前的公安部门追捕罪犯嫌疑人时运用的人脸识别,需要后台服务器计算识别,结果延时因素造成嫌疑人已经离开摄像机覆盖区域。而通过SPR2801S这款芯片的声音和图像处理能力,无需再把图片传送到后台,而是在监控设备前端实现实时识别与异常行为分析并触发预警,大幅度提高公安人员的工作效率。

GTI全球副总裁雷彬向腾讯科技表示:“我们公司的AI芯片没有外置的存储器,通过训练便能每秒识别出约150张图片,此外,芯片的语义和图说技术也十分成熟。”

解决人工智能市场的产业化痛点

值得一提的是,人工智能要走向产业化的阶段,还有一些需要亟待解决的问题。全球芯片行业领导者英特尔人工智能产品事业部(AIPG)总经理Naveen Rao认为,无论是老牌芯片公司还是初创芯片公司要抢占人工智能的至高点,走产业化的道路,要解决的关键问题就是芯片的低功耗和高性能的平衡。

而GTI的AI芯片克服了这一大产业难点。GTI全球副总裁雷彬表示:“GTI的AI处理器芯片-光矛(R)基于APiM架构,该架构支持真正的片上并行和原位计算,成功克服了由存储器带宽而导致的性能瓶颈,能有效推动各种人工智能应用在端侧的产业化落地。”

GTI芯片逐步实现产业化落地,愿景让大众成为AI专家

目前,GTI在美国已与著名的自动驾驶公司启动无人驾驶深度学习的产品合作,与韩国手机品牌开始AI手机方案合作、与日本知名企业合作专用AI服务器、与中国制造业领军企业联合启动AI产品表面检测、以及与国内安防企业筹划真正具备本地AI识别能力的摄像头等等。

对于未来的发展计划,雷彬透露,目前GTI已有多家国内和国际一线工业和科技巨头公司达成合作计划,将芯片用于其包括服务器、手机、家用IoT、工业智能制造、智慧城市产品和监控摄像头等在内的不同应用之中。雷彬表示:“AI芯片市场是一个全新的市场,我们希望通过将技术不断的提升,支持并兼容业界的主流神经网络在GTI系统中,将这些深度神经网络都能够在GTI系统中非常流畅的体现出来。换句话说,我们也希望GTI成为AI领域的通用平台,让大众成为AI专家。”

未来的人工智能领域将会因此有着怎样的革新?我们拭目以待。

More...
新乐视文娱董事长谈乐视改名:孙宏斌最后坚持保留乐视两个字

乐视网何以更名“新乐视”?

12月10日,在2017企业领袖年会上,新乐视文娱董事长兼CEO张昭说,改名在公司有很多讨论,“孙宏斌孙总最后还是坚持要保留乐视两个字。”

新乐视文娱董事长兼CEO张昭

今年9月27日,乐视网(300104)发布公告,宣布公司名称拟变更为新乐视,乐视影业确认将更名为新乐视文娱,而乐视致新则变成了新乐视智家,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投资的乐视这三家公司至此均有了新名字。

“为什么要保留(乐视)最后改成新乐视,其实非常简单,相信未来是和相信自己有关的,是相信自己过去的初衷有关的,乐视的跨界创新精神是乐视的基因,当然很多的做法要改,所以叫新乐视。但是,保留乐视两个字就是表明我们需要凤凰涅槃的精神。”张昭说。

张昭目前除了在新乐视文娱担任董事长,还是新乐视管理委员会主席。管理委员会是乐视网CEO梁军离职后成立的过渡性组织,是新乐视经营管理以及危机管理的最高责任人,并根据授权召集和主持公司董事会常务委员会和经营管理团队的相关会议。

乐视及贾跃亭的“危机”已经延续一整年,孙宏斌投资的乐视上市体系业务也饱受负面风波的影响,改名只是挥别过去的一种最简单的姿态,“新乐视”之新更重要的是运营策略的转变。按照孙宏斌的设想,“新乐视”应该是一家提供家庭互联网娱乐消费服务的企业。

张昭说,新乐视未来的战略是重新基于未来30年甚至50年的中国的未来,“中国的消费升级是美好生活的消费升级,那么娱乐怎么从纯娱乐、盗版的娱乐形态升级称文化、分享、成为大家生活动力的形态,再从文化渗透到大家的生活里?”家庭互联网娱乐被张昭看做是趋势也是解法。

张昭说,新乐视的商业模式变革就是基于用户需求的驱动:“屌丝”变中产,“当然十几岁的二次元文化当然会存在,但是我们说的是过去20年积累起来的互联网人群,他们需要需要一个步入中产家庭化的时代。”

张昭认为,文娱行业的未来是通过IP运营,垂直覆盖新中产家庭生活。张昭举了《熊出没》的例子。《熊出没》是深圳华强数字动漫有限公司的产品,乐视影业参与了连续三部《熊出没》电影的出品。按照张昭的说法,《熊出没》的IP经历了电影院大屏、家庭的屏幕,最后还开发了华强公司的《熊出没》乐园。

“从IP开始,到影视剧的内容,再到互联网视频家庭会员,再到家庭的屏幕,再到场景比如小区、文旅城。”张昭说,“在未来20到30年,这可能是中国整个互联网娱乐产业的核心商业模式,也是BAT以外的文娱企业有机会站在他们对面,而不是站在他们脚下(的原因)。”

More...
博士卧底富士康:低收入群体去向何方?

在清华的博士阶段毕业前,看看君来到了某市富士康,准备在生产线上打一次工。

此行有两个任务:

一是个人角度,作为一个脑力劳动者,想要体验在生产线上一班干上12小时体力劳动的感受。

二是研究角度,作为一个城市研究者,想要知道城市化下半场的主角之一——以富士康工人为代表的进城农民工和城市新移民,到底是一些什么样的人,他们从哪来,又将去向何方?

第一个任务,只能说马马虎虎。第二个任务,结合近期沸沸扬扬的低收入人员话题,倒是颇可以一谈。

1、谁是富士康工人?

进厂当富士康工人前,首先是收集相关信息:除了58同城等招聘站点,还有许多招聘用的QQ群,从中可以获得富士康工人的待遇和要求等基本信息。

进富士康当普工的过程,从招募中心开始,领表、面试、等待、分配临时房间。这一天大约来了一百二三十人,其中大多数为男性,女性大概占四分之一。

人群可以明显地分成两类:一是中年人,二是小年轻。

前者最鲜明的特征,不是满脸风霜,而是都带着一个个大包裹,床单、被子、水桶、脸盆,一应俱全。而后者,往往只是简单拉着一个行李箱,各种大件用品,临时再买就是了。

或许这也是两代打工者的心态区别,老一辈是来挣钱攒钱的,年轻一辈来打工就是个暂时的选择,并不想太委屈自己。

富士康招募现场(图/东方IC)

在分宿舍时我比较幸运,八人间只住了四个人,又恰好四个都是小年轻,于是很愉快地相互认识了。

老大,本省人,28岁,穿着打扮看着特别精神,棕大衣,西服夹克,衬衫,黑皮鞋,微微上卷的头发,脸上很干净,一眼看去丝毫不像生产线上的工人,倒像是殷勤的房产推销员小哥,在不少地方都打过工。

老二,就是我了,自称三本毕业,开了几年奶茶店,开不下去了于是出来打工,顺便在不同城市浪:)

老三,邻省人,22岁,三本体育学院的大四学生,在学校培养计划中毕业年级就是各自找地方实习,上一份他去了双十一的京东,来富士康是他的第二份工。黑脸庞,瘦高个,精力十足,声音响亮。

老四,本省人,16岁,职高高二学生,不想学习于是逃学(休学?)玩了一个月游戏,觉得不是办法,于是打算开始打工,富士康是他的第一份工。游戏玩多了颈椎前倾,在陌生环境有些畏缩,话不多,挺有礼貌。

2、年轻工人眼里的富士康,与将来

富士康宿舍(图/ABC News报道截屏)

说起富士康打工的计划,三个年轻人都是走一步看一步,目前的计划都是先在春节前干个三个月,喜欢就接着做,不喜欢就走人。

老大经验丰富加信息灵通,说起本地的各个工厂、物流区、食品加工的岗位待遇和工作辛苦程度头头是道。比如某熟食厂看似性价比最高,不用干晚班,但是刚入行必须从宰鸡杀鸭子干起,环境和心情可好不了,等等。

老三吃苦耐劳,过去的11月在京东做物流分拣员,正值双十一物流高峰,那可真是疯狂连轴转的一个月。他干的晚班,每天从晚上10点到次日早上11点,估计要打包分拣800个以上包裹。他倒也不太在意辛苦,反而挺念念不忘京东物流吃的挺好、上级不凶,只可惜高峰期后公司并不留用。

老四贪玩,还没开始干活,在体检培训的第二天晚上就喊着去网吧打游戏,老三笑他还没挣钱就开始花钱,说起各自支持的LOL战队也是聊个没完。

说起将来,老大比较成熟,作为本地人他会不断寻找机会,富士康只是他临时的一站。老二比较坦率,就说自己也就来本市读个书,学校在郊区,几年下来对这个城市也谈不上热爱,从房价物价看,将来还要回自己老家的。

老四年纪小,关于他的将来,几个年轻人都“好为人师”起来,话题集中在:老四应该从此开始打工生涯还是回去继续读书呢?

老大和老三也挺矛盾,一方面模模糊糊地觉得,把书念完,拿到学位还是比较好的;另一方面认为,老四毕业了找工作,估计也和现在富士康差不多,早点工作也不差。

最后总结,看命吧,有诗为证:

3、富士康工人该如何定位?

富士康的工人,在社会中该如何定位?这是个好问题。

首先,作为苹果代工厂,富士康是世界一流的先进制造业企业,在各种工业园区的招商引资中,富士康从来都是那种各地渴求的高端企业。

但是,富士康员工,除了金字塔中上层的管理者和工程师外,金字塔底层的生产线工人才是大多数。他们就是生产线上的一颗颗螺丝钉,“两班倒”、“每月加班50小时”是他们的常态,给富士康带来了“血汗工厂”之名。

他们往往低学历、低技能,没什么背景,也没什么积蓄,为了赚钱找到什么工作干什么工作,从这个角度看,他们似乎属于底层从业者。

但是,“底层从业者”从来都不是一个严谨的概念,它是相对的,跟地区和时代有关,更多时候仅用于表达局部地区的某种态度。

同样的这批工人,也许在他的家乡,收入是排在前列的,而且至少不是守在地里刨食,而是敢于离乡背井出来闯荡。而且,如前面所说,年轻一辈打工者正在取代老一辈打工者,像我的几个室友一样,他们受了相当的教育、有自己的想法。

也许某些发达城市不太欢迎,但更多的地区是欢迎他们的(不然那些后发地区却超发的房子,有谁来接盘呢?)。

他们同样是城市化进程的参与者,在大城市打工赚钱,回到家乡附近的县市买房安家,可能是他们未来的城市化路线。

4、底层从业者要升级,还是低端产业要升级?

富士康一车间内,员工正在焊接电脑数据连接线(图/东方IC)

从16岁的老四是读书还是打工的未来选择,还可以接着说开去——

是接着念书能让他“升级”?还是早点工作早点跳到更好的岗位能让他“升级”?

换个说法,从初中文凭的老四,变成了职高文凭的老四,结果在富士康做同样的工作、拿同样的工资,这是一种“升级”吗?还是从富士康普工,变成了管着十个人的线长,这样“升级”更明显?

其实,每个国家总要存在一批只受了基础教育的人们(而且,中国的基础教育在国际上还是不太差的)。提供给这些人的工作岗位的多少与好坏,决定了社会发展的下限。他们不是素质低缺少教育,而是没有足够的、更好的工作可以选择。

要升级的,不是底层民众,而是低端产业。

如果没有富士康,他们可能找到的工作更加不体面、或者收入更低。有人就说,若说对中国工业化进程、对中国消除地区贫困贡献最大的企业,富士康一定是候选者之一(宁南山,《富士康与中国的工业化》)。

有时候,是更好的工作岗位在塑造人,在给人更好的习惯与素质。比如,富士康代表的先进制造业,相对于过去的传统手工业。比如,现代物流快递业,相对于过去人拉肩扛的运输业。劳动者在更严格的生产过程中,获得了更现代的规范理念。

要培育的,不仅是底层人群,而更是给他们从事的产业。

过去,我们有几大产业大量吸纳人口:建筑业、劳动力密集型制造业、生活性服务业。

然而,随着城市建设的放缓,建设行业的岗位会长期减少。机器人与自动化的加速,使得劳动力密集型制造业的岗位面临收缩。生活性服务业按照发达国家经验会吸纳最多人口,可是面对种种压力,也未必会一帆风顺……

从现在出现的一些趋势看,让人不由得担忧未来低端产业的承载和吸纳能力。

5、结语:中国是个发展中国家

这次卧底调研,作为一个博士生,我不是来教育别人,而是来受教育的。也许最后还是浮光掠影,站着说话不腰疼,但我也希望尽力去感受。

最大的感想是:中国,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

就像一列长长的火车,车头已经穿出了山洞,中间部分却还在黑暗里摸索,而车尾巴,恐怕还没有进洞。

在这种情况下,社会上的不理解和冲突在加剧,更危险的是有意与无意的视而不见。

一些你不乐意的工作,也许是他人的最佳选择;

一些你不喜欢的场景,也许是他人的生活本身;

一些你不屑的条件,也许是他人的生命线。

对此,或许没有什么最好的办法,只能呼唤尽可能的宽容与理解。

并且谨记着,中国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她还有种种不完美的地方,需要我们一代代人去建设她。

作者:周显坤

(原标题:博士卧底富士康:低收入群体去向何方?)

More...
骑手和快递小哥的风雨人生:画得了“小脑斧” 还要会藏东西

现如今,网购、订餐已经是一件非常普遍的事情,所以快递和送餐小哥们也天天驰骋在路上,就在你我身边。双11购物季刚刚过去,各家销售额再创新高,快递小哥们自然也是更加辛苦,就来马云都发微博致敬快递员。有意思的是,现在做骑手或是快递员,不仅要速度快、认路准,还需要一些其他才华,真的是一项令人敬佩的职业。


“小脑斧”可以说是社交媒体上爆红的事件,如果你不了解,看看图就明白了。不得不佩服这位“外卖小哥金城武”,简直是灵魂画师,相信一定能够安慰那位失恋的女孩子,暖到心里了。


“小脑斧”之后,网友们也踊跃贴出身边“奇葩”的送餐要求。比如图中这个,真的是非常考验数学和方位感,送餐骑手竟然完美地完成任务,让小编敬佩地五体投地。不过话说点餐的同学:能不能不要这么宅啊!


奇葩送餐要求层出不穷,有些是对商家的,但如果送餐小哥没有注意监督、也有可能被连带投诉。所以说,这是一份需要才华和强大心理素质的职业,也希望消费者们能够适当体谅下送餐小哥们,尽量不要提出一些无理要求。


快递小哥同样非常不容易,尤其是最近双11,大量的快递让他们不得不加班加点,虽然收入也高了,但是身体上的疲乏也是不争的事实。有意思的是,一些朋友不在家时,拜托快递小哥把物品“藏好”,小哥们也充分发挥聪明才智,结果则是笑点满满。


比如这位快递小哥,居然把四个大箱子“放”在客户门口的地毯下,真是太有才华了。


还有一些朋友,由于不在家所以拜托小哥们帮着稍微藏一下快递,小哥们通常会选择门口的地垫下或是某些刁钻的角度。这不,还有给塞到门廊上的,堪比蜘蛛侠。


虽然网友们在网上似乎是吐槽、但其实都是用“宠溺”的语气在调侃。因为小哥们一天要送数百个甚至上千个快递,时间紧迫分秒必争,所以大家也都能理解。当然每份职业都有自己的艰辛,笔者也并非在鼓吹某个群体,但说句实在话:送餐骑手和快递小哥,真的不容易!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