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当前位置: 首页 > 读者文摘

真爱又如何

作者: 佚名    人气:    



日子纠缠着开心和不开心的思绪,悄无声息地从指间轻弹过去。从秋叶纷飞的季节到这娇阳肆虐的夏日,恍如只是匆匆的一瞬间。

  在这一瞬间,到底有多少爱恨情仇,多少唏嘘期待,多少刻骨相思,潮湿了忧郁的双眸,割裂着疲惫的心?

  是的,很累了,她真的累了。往昔的是与非,未来的好与坏,好像都已经事不关已。

  可是啊,为什么,为什么爱他的想法依然在心底站起来又坐下去?

  他走了,那个曾经给她美丽同时又给她伤害的男人走了,就像飞鸟一样远远地脱离了鱼的视线。这个男人,使她领略了那种心与心契合、灵魂与灵魂相融的爱情美好和可怕。她终于明白,和他的爱情,只是长长一生中必然的遗憾和隐痛!她永远不可能完整地拥有他,可还是那样奋不顾身。

  记得当她确信自己已经不可救药地爱上他时,她对他说过,她只是一条鱼,一条没有体温的鱼,感受不到四季的变迁和温度,只在水里静静地游戈,看尽潮起潮落而了无忧伤。而他,什么也没有说,却通过QQ给她唱了一首歌“我想我会一直孤单,一辈子就这么孤单……”她知道,那是刘若英的《一辈子的孤单》。于是,她明白了。她流泪了。原来他们在本质上都是两个十分接近的孤独的人。这样的两个人,发现这世上竟然还有与自己如此接近的心灵时,一定是带着巨大的喜悦的。

  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当水里的鱼爱上天上的飞鸟,结局早已写好。难道不是吗?她抚摸着他送的唯一的物件,一只编着鸟儿的小巧玲珑的中国结,这样想。

  她想起了许多。她太熟悉这种感觉了:很多事情,随着时间的推移,由浓转淡、似乎已经消失得无声无息,却常常会在不经意间悄悄袭来、轻轻触动,那种痛,是毫无缘由的,却又是永远都无法忘记的。

  谁说回忆是粉红色的呢?她微微地笑了笑。一个人的日子久了,使她慢慢地变成了个自言自语的女人。而她已经习惯把思念当成反刍,在她的臆想中吞来吐去。

  已记不起什么时候相识,只知道从相识的那一天起,他和她就注定是彼此生命中无法轻言离去的那一个。是的,是生命,不是形相。就算真的分离,她和他都还能在空茫的空间中找到彼此交缠的目光 。

  他说,一个爱字,可以让女人记一辈子。确实如此啊。

  所以他从不轻言这个字。

  他知道他不能给她想要的生活,那种极简单的、平静的生活。尽管他清楚地知道这个和风一样的女子给了他的心灵前所未有的感动和安宁,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心想着的其实只有她,他也从来没有让她知道这一切,更没有对她说过:“我爱你。”他怕这句话会给她带来更多的绝望,因为他负不起这句话后面的深情和责任。在她面前,他常常是一幅爱你在心口难开的表情。就是这个表情,让她心疼,让她欲罢不能。所有的挣扎和抗拒显得是那么苍白无力。

  爱了就爱了,如果人的一生真的只可以爱一次的话,就让我为了爱任性一次吧。她在日记里这样对自己说。

  那段日子,痛并快乐着。

  其实,他和她在一起的厮守的片断并不多,也许正是因为这样,才使得他的每一个注视她的眼神,每一个默默的轻拥,每一句话语,每一声叹息.......都那样深的刻在她的心里。因为不能长相厮守,时时拥有啊。

  有一次,她下班经过他的公司,不知道为什么就上来了,还带了他爱吃的烧腊饭,好像她知道他已几天没吃过饭了一样。在他的工作室,他正倚着窗,抽着烟,沉思。她坐在沙发上默默地等他“看见”她,等他开口说话。好久,他走过来,拿起盒饭,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她笑了。他也笑了。夕阳从窗外斜照进来,屋里泛着一层浅浅的桔黄。“真美……”。几乎是同时脱口而出。她低下头,沉默。他又走到窗前,点燃了另一支烟,还是沉默。

  她想走过去把他手上的烟拿开,他抽得实在是太凶了。可是,当她站到他身后时,却不由自主地伸出双手,轻轻地从背后环抱着他,幽幽地问:“你知道这世上什么东西最长最远吗?”他摇摇头。

  她轻叹一声,说:“这世上最长最远的距离,不是天涯海角,而是我在你身边,你知道我爱你,却不能拥有你……”

  他听后,咽喉硬得发痛,什么也没有说,甚至连转身安慰她的勇气也没有。他知道身后这个让他心疼的纤柔的小女子,流泪了。

  他感到背上的衬衫那温热的气息直沁到他的五脏六腑。这么久以来,她从没说过一句责怪他的话,从没有向他要求过什么,但是他听出了这句话里的忧伤和无奈。是的,她总是这样,就连说话都这样灵性舞动温婉善良,好像所有的痛苦的绝望她都有本事将它变得诗意盎然。她不知道,她越是这样豁达无尤,他就越是为她心疼,越是说服不了自己忘了她。纵使他最后还是选择离开,可她依旧是她心头不变的牵挂。

  他常常想,或许这世上真的有一种女子,起初你并不知道她的存在,有一天她悄悄地出现在人群中,依然是淡淡地从你眼前掠过,不做作,不张扬,数次多了,你便会闻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幽远雅致的清香,此后,你就会再也忘记不了这种幽香了。

  甚至,有时他想,她是不是就是戴望舒笔下的那个丁香般的姑娘?又或是古时在水一隅洗浣纱的那个村姑?不,她是他生命中的精灵。在这喧嚣的尘世中,只有她才懂得他,看透他。可是经验告诉他,这样的爱情在现实中是不可能存在的,因为太完美,因为离庸俗太远。而生活,它本身就是一种庸俗啊,有太多的牵绊和烦忧。

  最大的困挠是,他还有另一个她,虽然和另一个她还没有婚约,说不上对那个她是否有爱,但他不能抛弃离开另一个她。因为那个她在他没有成功时给他太多帮他太多,他欠人家太多。在一个他感到想放弃一切的夜晚,是那个她勇敢地来到他身边,给他体温,使他没有从此沉沦。他一直当那个她是合作的伙伴,工作上的,生活上的。他不知道爱是种什么样的感觉,一直以来,他觉得和那个她一起生活,娶那个她,是天经地义顺理成章的事。

  可是,作为女人,她知道那个她真的爱他,甚至比她更爱他。因此,就算她清楚地感受到他为她的心跳是那么剧烈,清楚地知道他就是她前世今生等了经年的那一个,她也不能向他要求什么,奢望结果。  

“就让我只开花吧,开你寂寞旅途上,洒一地缤纷的落英。”是的,他的心是一座小小的寂寞的城堡,外表光鲜漂亮,里面却是一片狼籍的废墟。他常常觉得孤单,是那种心灵深处找不着北的孤单。直到她出现了,她来了,他才知道心与心的碰撞眼神和眼神的交缠是这么的美好。原来,心是可以跳得如此快乱的。

  心不再没有归依了,可选择却成为他另一个更加沉重的负担。在此之前,他从没想过自己会沦落成一个这样鄙俗的“贪新忘旧”的伪君子。“是我太贪心吗?是我太坏吗?”他常常问自己。可是他却不敢回答自己。在他的潜意识中,他和她的一切是和别人的不一样的,她,是那么好,他甚至有点不敢相信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还有她这样纯净的与世无争的女子,而且还那么聪慧。如果说她有什么缺点的话,那就是她不应该爱上他,她不应该让他也失去原则掉进这场畸恋当中。有时,他是恨自己的,恨自己心深处隐藏的懦弱,说到底了,他其实是个没责任感的男人,对她也好,对那个她也好,他伤害了两颗善良的心。想到这,他总是不寒而栗。

  为什么要开始啊?!是啊,为什么要开始呢?  

“如果,人能完完全全地为自己活着,那该多好啊!”他靠在她怀里,像个孩子似的感叹着。她低下头,轻抚着他那一头浓密的乱发。他咪着眼睛,享受着她如水的温柔。可是,不知什么时候,他的眼里滑出了一些温热的液体。也只有在她面前,他才能够放下所有的骄傲和坚强,真实地流露,自由地渲泄。

  许多时候,他真想放弃一切,只和她这样安安静静地面对命运,笑谈云淡风轻。

  她吻去他眼角的液体,“别责怪自己,千万不要。有一些人,有一些事,常常是你还没来得及细想应不应该,它就已在你的人生驿站上等着候着。也许我和你的故事,也是早就安排好了的吧。我,觉得很幸福……真的……”  

“绿儿……”他轻唤着她的小名,一遍,一遍。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我知道……”听到这句话,他不由得紧紧地拥住她。

  好久,他又听到她呵气如兰地说:“你走吧,带着她,走吧……”

  他听出她心里裂开的痛楚,泪滑落在她的发梢。“绿儿,对不起,对不起…….”

  “走吧,带上她,去作一只飞鸟,去开辟更宽阔的天空,只是你要更坚强,更勇猛。”

  他终于像个孩子似的摩蹭着她的头发失声地哭起来,在这一刻,他终于看清了自己原来是这么深爱着她,也终于知道自己原来是如此的窝囊和渺小。他在心底狠狠地骂自己:你他妈的还是个男人吗?

  她什么也没再说,只是轻轻地拍着他的后背,闭上眼睛,泪还是滚了下来。这个男人的挣扎和痛苦,深深地震撼了她的心。

  她悄悄抹去眼角的泪水,“知道吗,枫,我曾经偷偷地做过无数次这样的梦,梦见我每天在你的臂弯中睡去又在你的怀里醒来。我还梦见我每天醒来时可以大声地对别人说,这世上对我最好的是枫,最爱我的也是枫……白发苍苍,你依然可以挽着我的干枯的手在海边看夕阳……我从来也没有和你说过这些,因为我知道这只是我的梦……”

  “梦,是多么美啊,可是终归是梦,让我们结束吧……”她突然道出了这句话,纵使她是那么的不情愿。

  他本来颤栗的身体蓦地静止了,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颓然地点点头。他又有什么权利不点头呢?他已经伤她太深拖她太久,他亲眼目睹着她青春秀气的容颜在对他的仰慕和付出中渐渐憔悴。

  他抬起埋在她发堆里的头,用那双血红的眼凝神着她,从那张泪痕未干的脸上,他看不出一丝一毫的悲伤。这,就是她啊,这就是外柔内刚的她啊。他突然有一种冲动,想把那三个今生从不愿说的字送给她,然后再离去。

  他刚张开嘴,她的手就捂了上来。她微笑着对他摇头,“别说,别说,如果你说了,我会恨你的……”

  他深吸一口气,一把抓住她的柔若无骨的小手,无奈地问:“一切,一切都要结束了吗?绿儿…….”“是的,应该结束了,我,累了…….”“我知道,绿儿,是我不好,我不应该……”“枫,能再抱我一下吗?”

  他再次点点头,然后放开她的手,更深地看了她一眼,像他第一次拥她那样轻轻地拉她入怀,再紧紧地把她贴在胸口。  

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苍茫的夜色中,传来他沙哑的声音:“绿儿,你一定要好好的,知道吗?一定!注意身体,别让我为你担心……”

  她伪装的坚强倾刻崩溃,失声饮泣,可是,他再也听不到她看不到她了。

  一切真的结束了吗?她也问自己。

  为什么不争取?为什么不向他要个承诺?是我成全了他还是错失了他?我真的没有怨和恨吗?我真的可以放下他吗?我还可以再去爱别人吗?…….

  为了逃避失去他的痛,她化身为“美丽的水妖”在各大聊天室和网站论坛兴风作浪,忘记了过去,忘记了未来,忘记了现实。当她一觉醒来,竟有不知身在何处的恍惚与惆怅。她懊恼而恐惧地意识到,他会在她的心里活上整整一辈子!

  而他这时已经带着另一个她和他的公司到了另一个城市。“我想我会一直孤单,这辈子就这么孤单……”刘若英的歌轻轻地飘过耳际,她又想起了他,想起了那个说不清的男人,想起了刚强外表下他那颗敏感脆弱的心,想起了他和她的心曾经因为孤独而紧贴在一起,想起了飞鸟和鱼的归宿,本应如此。  

许多个日子过去了,雨飞,雪飘,风和,日丽,物换,星移。在她27岁生日那天,她收到了一个没有发件人姓名的电子贺卡,里面画着湛蓝的大海,海的上空,有一只大大的海鸟在展翅高飞,海里有一对美丽的比目鱼在快乐地嬉戏。上面有一行字:听话,去接受一个真心爱你的人,让他爱你一辈子,宠你一辈子吧!像你这样好的女子,应该得到快乐和幸福!!!

  她哭了,梨花带雨的不可抑制;她又笑了,对镜自窥泪痕未干。她牵动了几下嘴角,对镜中的自己说:是啊,像我这样的女子应该快乐幸福。  

于是,她知道了她应该去买一条新的漂亮裙子了,因为晚上,她决定去赴一个优秀男人的约会。她知道,这个男人会给她一生的平静的幸福。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暂无评论, 做评论发表第一人


分享此页到:


上一篇:而且和曾经
下一篇: 破禁勇气


新西兰房地产


[文章搜索]

:::::::
所载文章的版权属于原版权人,特此声明。
:::::::
 

澳纽网有赖您的支持,感谢您的意见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7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