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应该是一场梦,我应该是一阵风。

顾城画像 作者:李本洲

  60年一甲子,2016年9月24日是中国著名朦胧派诗人顾城诞辰纪念日。诗界又涌起一股顾城诗歌热浪。
  顾城在八十年代后期落脚新西兰,最终以杀妻和自杀的悲剧惊动世界。成为新西兰华文界不能回避的一个特殊人物。

  在顾城生前工作单位新西兰奥克兰大学,黑眼睛影业与冰点话剧社举行了一场严肃的诗歌研讨会。
  主办方邀请了包括行动党副党魁前国会议员王小选、美国南卡罗来纳大学孔子学院院长叶旦、新西兰华文协会秘书长苏斌在内的各界嘉宾。
  与会者共同追忆顾城、吟诵诗歌,通过交流研究顾城生平和艺术,从历史悲剧中反思生存的价值,用这种方式缅怀诗人。

行动党副党魁、新西兰首位华人国会议员王小选首先登台演讲,回顾了一段与顾城共同经历的珍贵历史。
他强调顾城当年的生活处境,反应出那个时期新西兰很多华人移民生活的一个缩影!想要理解顾城,必须了解他所处的时代,放在特定的时代背景下研究顾城。

  “冰点话剧社”创始人亚冰女士向大家透露一部关于顾城的纪录片《黑眼睛白云乡》正在拍摄当中,汇报了影片的制作进程。
  《黑眼睛白云乡》由“新西兰黑眼睛影业”出品,由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的解杰先生导演,采访到了几乎所有能找到的、与顾城有关的人士,试图客观真实地揭示顾城生前在新西兰的生活,以及极具争议的“杀妻自缢”事件的前因后果。

亚冰女士为大家播放了一段预告片,由于涉及版权问题,她特别强调现场不允许拍摄。虽然只有短短几分钟,短片所呈现的水准和格调让大家对影片充满期待。
  纪录片《黑眼睛白云乡》的监制、NZ Dark Eyes Film Ltd董事长李本洲先生通过编年表的形式带领大家回顾顾城生平。

  李本洲先生讲顾城,从顾城和谢烨在火车结缘,到激情燃烧的昌平诗会,从前奥克兰大学亚语系主任闵福德,到顾城在激流岛的生活……
  亚冰女士玩笑道,如果说顾城生前95%的时间都在写诗,那么李本洲先生95%的时间都在想顾城。
  李先生表示,顾城的诗具有一种穿透力,不仅穿透每一位读者的心灵,也穿越时间,即使百年之后也不会过时,这是我们今天纪念他的原因之一。

  随后,新西兰华文协会秘书长苏斌为大家带来了以《冲破世俗的文字—顾城的诗》为题的主题演讲。
苏教授说聪慧的中国人天生就有诗歌的基因。只是黑暗中,诗的梦幻常被现实的灰尘掩盖。
在落满顾城诗句的地方追忆顾城,需要点燃诗国的语言。听!天空中有两片云在窃窃私语,你在阳光里,我也在阳光里。

  新西兰著名画家穆讯带来题为《顾城的诗和观念艺术》的演讲,从古典艺术和观念艺术的区别出发,为欣赏顾城的诗歌提供了一个艺术视角。

  精彩的演讲中间穿插了顾城诗歌朗诵。曾在话剧中扮演顾城的年轻演员刘星宇为大家朗诵诗歌《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

职建平先生以一首《生命幻想曲》感人至深。

整场研讨会最令人感动的场景出现在后半段,与会人员离开教室后意犹未尽,研讨会在门外继续进行。演讲嘉宾站在门口的顾城画像面前慷慨激昂,大家席地而坐,聆听诗人的诗歌和故事。

吉他弹唱顾城诗歌《方舟》

卢盛娟女士声情并茂的朗诵《一代人》、《远和近》等顾城诗歌。

私人导游、文化地陪任天舒以平实生动的语言为大家带来《世界——未曾因天才而待你不再凉薄》

会议结束后,听众们还诵读着顾城的诗歌留恋不舍,不愿散去!

10月2日新西兰桃源诗社在奥克兰大学召开《顾城与新西兰》讲座及研讨会。

佩璇朗诵谢烨诗歌(摄影:毛芃)

李本洲先生与毛芃女士等诗友在顾城画像前交流。

有人说,现在中国读诗的人可能还没有写诗的人多。周六的奥克兰飘着雨水,如同诗人飘落在这里的诗句一样,空灵纯真、润物无声,冲散的浮华背后,是一个个珍贵的诗魂。
  
顾城与谢桦

  11月25日、26日两天,由"冰点话剧社"出品的话剧《一个诗人的故事》正式上演。
  故事是以著名中国诗人顾城的感情生活为蓝本创作的一部话剧。 诗人在被自己的情人抛弃后,陷入到忧郁与挣扎中,于是开始在妻子的帮助下写作一本书,而这本书是有过他和另外一个女人的爱情故事,在这个写作过程中展现了爱情和死亡奇异而极致的感情经历。

黑眼睛影业 摄影邱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