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我的那顶大眼帽 ------七十岁生辰抒怀

作者: 刘汝才    人气: 2637    日期: 2018/6/25

一、

我清楚地记得:

我小时候常戴一顶大眼帽,

那是一顶竹织的农家帽。

戴着那顶大眼帽,

我欢呼分田地打土豪;

放学后我下地干活,

假日时我上山割草。

自小就与大眼帽结缘呀,

我这个南国乡巴佬。


二、

我清楚地记得:

我到县城读高中时,

父母给我买了一顶新的大眼帽。

我带着那顶大眼帽,

周六下午回家,

周日中午返校,

周而复始,长长三年,

既不早退,又不迟到。

在那赤日炎炎的盛夏,

戴着那顶大眼帽,

我这个赤脚大仙

走在沙石马路上被烧烤

在翻越风柜岭时曾遇上风暴,

我眯着眼睛,左手拿着书包,

右手紧紧抓住大眼帽,

在逆境中前行,休管它狂风怒吼。

当我一个人走路感到疲乏时,

我常常会提一下那顶大眼帽,

放声朗诵:脚踩前路曲,

眼望远山崇,从来脚板比山高。

我迈着自信的步伐,

走过前面的山坳。


三、

我上京读大学时,

父母让我留下那顶大眼帽。

此刻我感慨万千,

难抑澎湃的心潮。

虽然那顶帽已经残旧,

但我对它的感情却很深厚,

它已印在我的脑海中,

变成一顶隐形的大眼帽。

我戴上那隐形的大眼帽,

告别父母弟妹、告别乡亲父老,

当要走出村庄时,

我一步几回头。


四、

我大学毕业参加工作时,

那顶隐形的大眼帽,

使我立刻想到:

不要忘记过去,不要忘本,

直到天荒地老。

我戴着那隐形的大眼帽,

迈着稳健的步伐,

首次踏上英伦三岛。


五、

戴着那顶隐形的大眼帽,

我在国外工作了18个年头。

我看过一些洋,到过一些洲,

听过牛津大街的喧嚣,

看过伦敦古桥的夕照,

听过悉尼歌剧院的歌声,

看过澳洲袋鼠的奔跑,

看过奥克兰港的帆船,

听过地中海岸的惊涛,

钻进过那传奇的金字塔,

目送过苏伊士运河的船艄。        

戴着那顶隐形的大眼帽,

跨着东、西半球的分界线时,

我顿觉地球既辽阔又细小;

参观美国宇航中心时,

我看到有人难掩其内心的倨傲;(1

重游莫斯科红场时,

我借问昔日大哥今可好? 2

看了广岛原子弹爆炸遗址,

我深感世界需要和谐,

人民渴望正义和公道。


六、

戴着那顶隐形的大眼帽,

我与各界人士结交朋友,

应邀到大学、社团做报告,

同时感受朋友对中国的友好。

在那觥筹交错的场合,

那顶隐形的大眼帽

提醒我勿忘党的教导,

以真诚对待朋友,

以不卑不亢对待无礼和骄傲;

若遇威逼利诱,我将严正相告:

请君少来这一套!


七、

戴着那顶隐形的大眼帽,

我在国内跑了20多年龙套,

讲纪律,忠职守,无怨无悔,

自我满意在心头。

我参加接待过许多外国团组,

亊多人少,马不停蹄转九州。

昨日访姑苏,今天到杭州,

明朝自沪飞巴蜀,三峡又重游。

铁人井旁听传奇,虎头山上唱丰收。

唐山废墟讲重建,红旗渠上赞英豪。 

蒙古草原连天宇,青海大湖无尽头。

拉萨古城艳阳照,雅鲁藏布水长流。

桂林特色江峰洞,宜兴驰名竹茶陶。

无锡锡山山无锡,仙桃桃园园有桃。

石林长剑护春城,三峡涛声惊猿猴。

东岳绝顶托日出,五台山上探古幽。

天涯海角三亚寻,人间胜景数神州。


八、

当我拜谒马克思墓时,

我取下那隐形的大眼帽,

向革命导师鞠躬致敬。

这时我默念: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英特纳雄耐尔迟早要来到。

当我瞻仰列宁遗容时,

我取下那隐形的大眼帽,

向十月革命的领袖致敬。

这时我最想说的话是:

我们没有忘记过去,

我们站稳了脚跟,

我们为此感到自豪。

当我瞻仰毛主席遗容时,

我取下那隐形的大眼帽,

向伟大领袖致敬。

这时我想到主席的教导,

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呀,

贯彻执行不可差分毫。


九、

戴着那顶隐形的大眼帽,

在半个多世纪中,

我惯看世界风云变幻,

感悟沧桑是人间正道;

我难忘中国经历的坎坷,

我讴歌中华民族的百折不挠;

我见证了祖国的繁荣和昌盛,

我分享着祖国的尊严与自豪。


十、

戴着那顶隐形的大眼帽,

在七十岁生辰这天的上午,

我这个南国乡巴佬,

怀着愉悦的心情,

走近天安门城楼。

我回眸:

花甲过后又添二五岁月,

光阴逝流,斗转星移,我心依旧;

我眺望:

新中国60周年后的京城,

百顷广场,红旗招展,艳阳高照。


   (写于2010.6.



注释:

11978年秋,笔者随中国新闻代表团访美,参观美宇航中心(NASA)时, 有美国人流露出倨傲的情绪,他们大概没有想到日后中国也会赶上来。

21999年夏,笔者第五次途次莫斯科,在红场上感慨地自言自语:昔日大哥今可好?!


[《我的那顶大眼帽》曾先后发表于外交部《老干部园地》(月刊)2010年第11期以及广东省罗定市《泷江文艺》(季刊)2011年第1期。]



手机版




上一篇: 悼祭屈原
下一篇: 没有文章了

[文章搜索]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19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