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百事可说

Blue关注亚裔社团和妇女健康

   作者: 徐丽涛    人气: 1648    日期:2011/9/22

Jackie Blue对 政治人物的采访动情,这还是第一次。在最近的独家采访中,凝视国家党排名国会议员Jackie Blue医生讲话时的双眼,不止一次地让我感到了真诚和感动。作为新西兰的第一位乳房专科医生,Blue讲诉了在乳腺癌的医治方面,她所扮演的开拓性的角 色,以及其他一些她非常关心的妇女健康方面的问题。

徐:我看到2006年的人口统计,在Mt. Roskill选区,亚裔人口为40.3%,比欧裔的38.9%要高一些,您对选区少数民族社团了解多吗?

Jackie Blue:  Mt Roskill是有很多亚裔居民。其中印度、华裔和岛民均占大约15%。通过上门同不同人家的交谈我了解到,家庭是这个社团的黏胶质,很多人希望自己的孩 子们得到最好的教育,我看到他们的价值观非常接近国家党的价值观和理念。他们到新西兰来是为了有一个更好的生活,人们希望自己的孩子好过自己。

徐:选区对您和国家党的支持情况如何?

Jackie Blue:  这里对国家党有很多的支持,回想一下2008年的大选结果,国家党(同工党)的选票几乎相当。我相信这次的政党支持率会更高。

徐:您能看到亚裔文化对您选区的影响吗?您认为他们所面临的最主要问题是什么?

Jackie Blue: 从总体上看,我认为亚裔面临的问题也是整个新西兰人面临的问题:国家经济状况、就业、下一代人的前途、治安和执法等。

徐:在您进入政坛之前,作为新西兰的第一位乳房科医生,您扮演了一个先驱的角色。您可不可以告诉我们一些这方面的事情?

Jackie Blue: 作为乳房专科医生那段时间的工作对我来说很是值得,因为我能够在乳腺癌方面非常地投入。乳腺癌是一种非常普遍的癌症,患者不分种族,所以它所危害的不只是 欧裔人,而是所有的人。我在女性之间的工作如鱼得水,我了解她们的问题,我现在仍然在做很多有关妇女的事务,我的部分工作是支持少数民族事务部长 Hekia Parata。

徐:要想成为乳房专科医生,人们要通过什么样的训练和程序?

Jackie Blue: 作为一个合格的内科医生,我们经过了整整5年的全天制训练,然后需要通过一个资格考试。当妇女担心自己可能患上了乳腺癌,或者发现了一个疙瘩,或者有些疼痛,或者有乳腺癌家族历史,担心自己是否会有问题等,我们为她们提供专科诊断。

乳房专科医生了解所有有关乳腺癌的科学知识,他们了解肿瘤学、外科手术以及治疗乳腺癌的各种用药。很明显,乳房专科医生对乳房的检验和诊断非常的专业,超声波、乳房超声波、超声波导航活组织检查、解毒乳房X光片等,所有人员成为一个团队一起工作。

作 为一名乳房专科医生在一个团队的工作环境下,包括乳房手术医生、乳房放射科医师、乳房护士和乳房肿瘤医生,能使你的工作达到很高的成绩和效率。同时,因为 你掌握了病人全面的相关信息,这对安抚自己的病人也有很大帮助。如果病人患上了乳腺癌,你需要提供她们所需要的支持来帮助她们挺过去。

乳腺癌不是一个死亡判决。所以,你需要告诉病人这一点,并且支持她们。对我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工作。我对做乳腺医生那段时间的工作非常满意,这也是我现在这么努力做议会工作的动力,我热爱为妇女问题工作,这是我的激情所在。

徐:您在政府中的角色,为您提供了从事所关心的事务的发展平台了吗?

Jackie Blue: 当我在2005年成为国家党新国会议员的时候,有一个药品叫做Herceptin,这个药被用于乳腺癌患者癌扩散后的治疗。尽管不能治愈,但这种药却能延 续患者的生命,给她们多几个月的时间。但是,进一步的研究发现,如果把Herceptin用于早期乳腺癌患者身上,在她们刚刚被诊断患有乳腺癌的时候,这 个药物能够延长她们的生命。

PHARMAC,是决定哪些药物国家可以提供补助的代理机构。它们当初的决定,是只为乳腺癌患者提供9个星期 的Herceptin治疗补助。我为乳腺癌的早期患病妇女,能够得到12个月的Herceptin治疗补助,进行了大力地游说。当约翰.基支持了这个12 个月治疗期的提议后,我感到很高兴。这个提议成了国家党2008年的(竞选)政策之一,并且保证如果国家党当选了,Herceptin将被安置于 PHARMAC程序之外,由国家卫生部来解决这12个月治疗资金问题。

当我们赢得了2008年的大选之后,这个保证得以实施,这是我很自 豪的一刻,因为对那些需要这个药品来保持生命的女性患者来说,这个政策的影响的确很大。所以,如果这是我作为一名国会议员而能达到的唯一成绩——当然我希 望不只是这些,我将为参与了这个能挽救妇女生命,并对她们生活产生积极影响的工作,而感到自豪。

徐:您曾经是国家卫生部地区医药局(DHB)的董事会成员,您认为社团中需要更多什么样的健康教育?

Jackie Blue: 我认为,一个长久的需要是让妇女们用健康知识来武装自己。毛利的青少年怀孕是个大问题。我们的青少年怀孕率是世界上最高的国家之一。亚裔的青年妇女堕胎率 较高,也证明了这方面的教育和宣传的缺乏。高堕胎率显示了对家庭计划以及其他选择缺乏信息。也许,为了更好地服务于亚裔,家庭计划方面需要更多一些亚裔和 岛民服务。

徐: 在今年7月,有一篇叫“Refugee doctors fast-tracked”(海外受训医生快速训练)的文章,其中提到您本人的几句话:“国家党排名议员Jackie Blue说,在2000年开始的桥梁课程被看作是失败的,在录取的1200名受训人员中,只有大约30%的人通过了考试,但是她说这个新系统很有成功的可 能。”

这个新政策有什么不同的? 虽然还早,但是您看到的效果怎样?

Jackie Blue: 这次要成功,他们对申报人员的批准非常的小心。申报人员要通过所要求的英文考试,然后通过他们的理论考试。之后,他们需要通过筛选面试,面试的目的是判断 如果我们(出资出力)支持他们,他们最后通过考试的可能性是多少。如果他们好久没有行医了,加上他们的英语语言交流能力也不是很好,他们可以得到职业咨询 辅导,以便他们能够做好可以被接受的准备。

被接受了的人员,将被安置于一种类似学徒方式的6个月或一年的训练,以便使他们得到(在这里) 急需的学习模块和实践经验。那些没有通过的人,训练人员将会对他们开诚布公地讲明,不会让人们不切实地幻想,并安排他们在其他健康领域里工作,这样他们的 技术也不会被永远地浪费掉。他们仍然可以在健康系统中工作,这是建立这个训练节目的“新西兰卫生系统人力资源”(Health Workforce New Zealand)主席,Des Gorman教授的愿望和初衷。

徐:  您对华人社团的期待是什么?

Jackie Blue: 我渴望对他们能有更多的一对一、日常生活上的了解。我当然参加了他们很多重要的活动,但是我感到我对他们目前的认识只停留在表皮上,我对此感到很不满足。我最诚挚的愿望是对他们有更深刻的接触和了解,以便发现他们的渴求、梦想和我能帮助的困难。这就是我对华人的希望。

还有另外一个我想对华人说的就是,请信任总理约翰.基,并且支持他继续领导这个国家。因为我们经历了非常严峻的时期,既然我们挺过来了,我们需要继续非常小心地掌管和运作,基是带领我们的人。

从左至右:许志红,谭厚文,徐丽涛,Jackie Blue
注:
对“桥梁课程”( bridging programmes)感兴趣的在新西兰的海外受训医生,可以email至 info@healthworkforce.govt.nz  得到更多的信息。





微信热门文章

分享此页到:

上一篇:保守党自信能赢得Rodney选区
下一篇: 您从电力公司价格战中受益了吗?


[文章搜索]

微信热门文章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7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