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2015春節「雪梨漫遊」

   作者: 邓荣进博士    人气: 2248    日期:2015/3/20
自從苹苹在澳洲雪梨新南威爾斯大學(New south wales university)唸完碩士學位,有了固定工作之後,如今我與美吟幾乎每年都要到雪梨去過春節,但大多是五天或一星期左右,只是這次停留的時日較長些。主要的是我已澈底的從工作崗位上退休,二則是我想多邉右幌伦屪约汉煤玫南硎芟硎堋R虼耸虑拔揖透黄徽f好,這次倆老的「雪梨春假自由行」,她所負責的工作,除了吃住之外,只要接送飛機即可,至於每天到哪裡去玩,怎麼玩都由我倆自理。

由於華航CAL是有名的Come Always Late,因此我倆到達雪梨的時間已比預定的時間晚了快兩小時。由機場返家的途中,苹苹順道又帶我倆到雪梨大學及雪梨科技大學位於中國城附近的校區做了一次快速的導覽,我與美吟是不下車的參觀了一下這兩個學校的校區。因為雪梨大學如今已是旅遊觀光景點之一,平日來此參觀的團體人數也不少。

睡覺之前,苹苹特別叮嚀我倆;由於我們住的地方是在雪梨的市中心,距離Darling harbour很近,步行只需五分鐘,因此每週六都聽得到,也看得到煙火,只要把窗子關上聲音或許可以小一點,但整個過程也只是五分鐘。這是我與美吟到雪梨的第一個夜晚,由於所住的樓層較以往的為高,室內的溫度也沒有以往那麼高,因此我倆一整夜都睡的很香甜。

 

踏青賞綠皇家植物園

我第一次到雪梨,是住在Woolloomooloo區的一家大飯店,而我這幾年,每次幾乎都是一直在雪梨市中心的南區與西區玩,因此一起床我就告訴美吟,這次我倆的「雪梨自由行」就從雪梨的東邊開始。

由於我們住的地方是在雪梨的市中心,因此我倆只要步行十多分鐘,究穿過了「海德公園」(Hyde Park)來到了雪梨「聖瑪麗主教座堂」(St Mary's Cathedral),這是天主教雪梨總教區的主教座堂,也是澳洲最大的教堂,但不是最高的教堂,奠基於1821年,1865年毀於大火。1869年臨時的木製教堂也被大火燒毀。此後新建19世紀哥德復興式教堂,直到2000年才建成的雙塔,如今已成為雪梨的地標。2008年7月19日,教宗本篤十六世訪問澳洲時,也曾來到此地。

當我第一次來到澳洲時,曾在這裡祈哆^,這次再來已過了二十多年,與美吟在堂內靜思了一會兒,便順著堂外的林陰大道進入了「雪梨大公園」(The Domain)。Domain之名來自於西歐封建時代,其意是指君主或領主自享的地產,現在已成為「大公園」的代名詞。

這塊綠地大約有三十四公頃,由這兒向東一點就是Woolloomooloo區,此地與雪梨「皇家植物園」(Royal Botanic)比鄰,是經常舉辦室外音樂會、露天活動以及大型集會和遊行的地方。

步行了大約三十分鐘,我與美吟來到了著名的「皇十字區」 (Kings Cross),在進入市區不久之後,找到一個詢問處(information  center)才知道我二十多年前住過的大飯店現在已經換主改名,我身後的飯店就是,難怪我剛才經過時,那麼似曾相識呢?在此地噴泉照了幾張相,瞥眼看到了當地的警察局就在旁邊,才想到此地是當地的風化區,不夜城,治安不太好,不過白天經過此處,並不會感覺到這裡與其它地區有甚麼不一樣。

走過Woolloomooloo海軍軍港宿舍,便看到了轉角處港邊所停泊的幾艘軍艦,再走到底,右轉上了一個小坡跨過麥覺理夫人街(Mrs.Macquaries road.)就到了「皇家植物園」。

由於日頭太大,我與美吟又長途跋涉了一個上午,實在是有點乏了,因此就在園中「麥覺理夫人座椅」(Mrs Macquarie's Chair)的附近,找了一個樹陰下,開始我們的簡單午餐。

這塊公園綠地的歷史可以回溯到1788年,當年7月,當英國派出的第一艦隊殖民船隊到達雪梨灣六個月後,首任新南威爾斯總督亞瑟菲利普便在雪梨灣以東的港灣畔設立農場,此灣因此得名「農場灣」(Farm Cove)。沿著流入此灣的小溪逆流而上的上游小河谷,則被菲利普辟為專由總督獨享的開闊地帶,稱爲(Phillip Domain),這個地方就在目前的聖瑪麗主教座堂旁邊。

在1792年時,Domain的四周曾挖掘坑道以劃清邊界,但隨著殖民地的發展domain的土地逐漸被蠶食。總督William Bligh曾試圖收回Domain土地,但這成爲了他激起信恼咧唬菍е1808年的「朗姆酒叛亂」的諸多成因之一。

1810年,布萊的繼任者勞克倫 麥覺理到任後,立即在總督府花園和總督Domain的四周建起石墻,將其從海德公園分隔開來。1816年6月13日在Domain北邊建造的麥覺理夫人路完工,將後來成爲皇家植物園的花園與Domain分隔開,而這也被認爲是標誌著雪梨植物園的開始建園。

到了1817年,Domain四周完全圈起,四周及苑內道路完工,並開了數個門,用來控制馬車車流。19世紀30年代,Domain內部的樹木被砍伐,Domain作爲公共開闊綠地對公虚_放。Domain現已成爲雪梨市民散步、野餐的場所,Domain中心部分的花園後來併入總督花園,而外圍的開闊Domain則成爲了現在的Domain。此後,Domain外圍逐漸被佔用,但仍擔負著作爲皇家植物園的緩衝區的作用。

Domain內的原生植被被砍伐,Phillip Domain的河谷也被填平。原來位於麥覺理街以西的部分後來被政府售出,所得資金用來修建現在的總督府以及環形碼頭。19世紀,Domain西部的大片土地被挪用建造政府和公共建築,包括雪梨議會大廈、新南威爾斯州圖書館、海德公園軍營、雪梨鑄幣厰、土地登記局大樓等,在Domain東部則建造了新南威爾斯州立美術館。

在回程中,我與美吟順道參觀了雪梨議會大廈與雪梨鑄幣厰,並和雪梨醫院門口放在該地的銅豬合影,這隻銅豬讓我們想起了過去帶苹苹遊意大利時放在翡冷翠黑豬購物中心門口的那隻銅豬,連兩隻銅豬身上發亮的部份都差不多,真是有趣的很。

這頭黑銅豬的對面就是法院大樓,由此西行約十數分鐘,我們總算結束了2015年來到雪梨之後的第一天徒步旅行,之後的九天再也沒有打破過這天的記錄。剛到家就接到苹苹的來電說她會帶晚餐回來。

壽司大拼盤與窗外的情人港Darling harbour

每次到雪梨來,苹苹都要帶我倆去上館子,每次我都嫌貴,有一次還帶我們上雪梨最貴的日本館子,結果由於還要在門口再等一下子,我便藉口臨陣脫逃了。當時氣的苹苹說話的聲音都變了。如今回想起來,有個如此貼心孝順的好女兒,我實在捨不得我來一次,要花她這麼多的銀兩。

知道她對倆老的孝心,晚間除了原先所準備好的菜餚之外,果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海鮮壽司大拼盤,銀子既然已經被日本人所賺去,我也只好將這一大盆銀子入肚為安了。

日本人將壽司寫成「鮨」字,原意是攪碎的魚肉,壽司的另一個寫法叫「鮓」,原意是一種用鹽、米等醃製,讓魚肉發酵後剁碎,煮熟後進食的食物。說起壽司,我們常吃的不過兩三種。一種是卷壽司(Maki-sushi),就是海苔鋪上飯和各種食材,用竹簾捲成長條,又切成一段段的,一般是一指半左右粗細。一種是握壽司(Nigiri-sushi),把壽司飯捏成小方塊,再把切成薄片的生魚片或海鮮蓋在上面,抹一點芥末即可。

而苹苹今晚所買回來的握壽司是我過去從沒見到過的新鮮與豐盛,加上一瓶我最喜歡的帶有極濃水果香的冰葡萄酒,不到一小時我已成微醺狀態。過去曾聽人說過,喝酒宜微醺,因為只有在微醺之中,才能細細品味微醺的感受過程;先是來自酒的感官滋味;然後有了奇異的感覺,形成對不同酒的不同感受;感受擴大後,有了感動,也許是對酒,也許是對身邊的人,也許是對一輪明月、清風或某首樂曲;總之,人變得容易對生命感動了,生活不再那麼平面,世界有了嶄新的視野;許多感觸冒了出來,再度撞到內心最柔軟的部份。

我喜歡自己微醺狀態下的感覺,這種感覺往往超乎了我自己的意料之外,也更能清楚的觸及內心,我偷偷的對美吟說;感謝妳為我生了一位這麼可愛孝順貼心的好女兒,她則回了我一個開心甜蜜的微笑。

晚飯後,面對著穿窗外的情人港Darling harbour,突然間我覺得這個世界是如此的美好,天上的星星也變得如此的光亮與可愛。

色彩光鮮的中國城花燈

由家中出門只要走過一段天橋,就可以到達Darling harbour與中國城,因此我與美吟便打算今天到中國城去逛逛。才走了不到五分鐘,就到了「雪梨海洋生物水族館」的大門,(Sea Life Sydney Aquarium),而這塊招牌我由家中往窗外看去,時時都可以看得到。

「雪梨海洋生物水族館」(Sea Life Sydney Aquarium);原來的名稱叫做「雪梨水族館」 (Sydney Aquarium)是澳洲新南威爾斯州雪梨的公共水族館,位於「派蒙大橋」(Pyrmont Bridge)以北,Darling harbour以東的雪梨中央商務區。

此館在1988年澳洲建國二百週年紀念時開幕,是現今世界上最大的水族館之一,也是雪梨重要的旅遊景點之一,每年有超過逾55%的遊客是來自於海外。

「雪梨海洋生物水族館」,有一個以澳洲為主題的展覽館,引領參觀者穿梭於澳洲大陸的水道與海洋生態系統之間。展覽館一方面介紹澳洲河流,探索南部與北部河流的棲息地;另一方面介紹澳洲海洋,探索南部與北部海洋的棲息地。複雜微妙的澳洲自然界與獨一無二的水環境是展覽的焦點。

1998年10月,大堡礁綜合設施啟用,熱帶可觸池、活珊瑚洞、珊瑚環礁、兩個環形水道展覽及大型大堡礁海洋水族館一應俱全。超過6,000隻動物住在大堡礁海洋水族館,館內容納了175萬公升,恆溫25°C,由情人港抽入,並經過瀘和加熱的水。大堡礁海洋水族館長33米,寬13米,總面積約370平方米,水深4.5米。最後的展示品是暗礁影院,參觀者可由一個長7米,高4米,厚達26米的玻璃窗觀察珊瑚溪谷內的活動。

多年來,「雪梨海洋生物水族館」為多家研究機構,像是雪梨大學、新南威爾斯大學、拉籌伯大學、印第安那大學、澳洲博物館、昆士蘭國家公園與野生動物服務及新南威爾斯水產研究所,提供動物設施的租用服務,協助有關機構進行研究計劃。

過了「雪梨海洋生物水族館」,我倆便走上了Pyrmont Bridge,由於是上班時間,因此橋上的行人頗多,其間除了上班族以外還夾雜著許多來此觀光的遊客。過了此橋就是Darling harbour,下橋之後往右走,穿過商場後再一直向前經過「會議中心」convention center 之後就可以到達Tumbalong Park。

還沒到達「中國友誼花園」(Chinese Garden of friendship)之前,遠遠的就可以看見樹立在Tumbalong Park中,至少有三到五層樓高的紅黃彩色樓閣大花燈。今年雪梨的中國新年燈會由二月十九日到二十二日一共舉行四天。

為了要呈現出原汁原味中國新年燈會的味道,活動組織者不遠萬里,將數個大型燈組及近千盞工藝彩燈從中國彩燈之鄉四川自貢帶到了雪梨。這次活動中展出的工藝彩燈,是由五十名專業工匠用鋼絲和極具四川特色的八美緞手工製作而成,這些造型各異、色彩斑斕的彩燈,將在農曆新年期間把雪梨的情人港妝點成一個色彩繽紛的花花世界。

除了賞花燈之外,大家還可在此體驗充滿活力的中國式廟會,熙熙攘攘的市集、精彩的文藝表演、多元的民俗手工作坊、美味的小吃、有趣的遊戲、數十個售賣特色年貨的攤位,再加上來自湖南的民俗藝術家和來自「中華兒童大樂園」的才藝學生們的現場表演,使得情人港的各個角落都瀰漫著濃濃的傳統中國新年氣息。

事實上,2015年雪梨中國人過春節的花燈展,不只是在中國城一處,自2 月13 日起到22 日還有一個「兵馬俑彩燈展」(Lanterns of the Terracotta Warriors)地點是在雪梨的「道斯角」(Dawes Point),一些曾經出現在2008年北京奧邥幕瘡V場上的兵馬俑彩燈展將選擇雪梨為其南半球處女展的所在地,90尊高達2.1米的武士和兩匹戰馬彩燈是中國設計師夏男為北京奧邥鮿摰淖髌贰

2月22日還有一次最精彩的「花燈大巡遊」(Twilight Parade)為今年的雪梨中國新年製造出一個最完美的高潮。夕陽西下時,狂歡娛樂的序幕將會拉開,幾十輛花車和3,000 名表演者將會走上街頭,從雪梨市政廳載歌載舞直到中國城,最後在情人港絢麗的煙花映襯下,為精彩畫上圓滿句號。其間,您會看到巨型美麗奴綿羊(merinos)、可愛的牧羊女Bo Peep、紡羊毛的老奶奶形象,還有數之不盡的羊羔,各式各樣的表演令人目不暇幾。

在與兵馬俑彩燈照時,我的手腳與站立的姿勢都與合照的兵馬俑相同,此舉引起許多旁觀者的笑聲,美吟也認為我是老頑童。

香熱可口的豬肋排與最強大腦

下午,還不到五點鐘,苹苹又打電話回來說,她要帶菜回來。此次到雪梨來之前,我與美吟原本已擬好了一些年菜的菜單,由美吟與我一起下廚做,看起來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如今是一點用場都派不上了。

今天晚飯桌上的驚喜是,苹苹放了一個起碼有三到五公斤這麼重的,香噴噴的燻烤豬肋排(Pork Ribs),由於這幾年我大部份的時間吃的都很清淡,結果身體變成嚴重的貧血,雖然吃了一些或可補血的維生素,但家庭醫生已警告我多次,一定要多食紅肉,因此美吟也偶而為我烤一些羊排與豬肋排,但買回來時大多是已經醃好了的,只是加工放入烤箱而已,最多也是一公斤左右,像如此大的燻烤豬肋排我還是頭一次見到。做的好吃的豬肋排在食用時,會有一種外酥內軟的口感,難怪有人形容愛吃豬肋排的人在看到豬肋排上桌時,會狂允自己的食指呢!

餐後苹苹介紹我看了一個電視節目,沒想到我與美吟立刻就迷上了,從此之後我倆一有空就看這個節目,直到我們將它已經播出的節目全部看完為止。這個節目就是「最強大腦」。

這個節目是由中國江蘇衛視製作的一檔專注於傳播腦科學知識和腦力競技的節目,2014年1月3日正式開播。節目全程邀請科學家,從科學角度,探秘天才的世界,把科學帶出實驗室,要「讓科學流行起來」。

南岬的霍恩比燈塔

昨晚苹苹就告訴我倆,明天她休假要帶我們倆老出去玩。出門後車子一直向東行駛在蜿蜒上坡的丘陵地上,車行約四十分鐘,下車後苹苹又給我們二老來了一段20分鐘,沿著海灘南岬傳統步道的健行邉樱诓降郎衔覀兊靡蕴黝艿聽栣(Middle Head)、北岬曼力(Manly,North Head),以及一覽無遺的太平洋。

在這段步行的過程中,有一段自1870年代即有的步道,是用鵝卵石舖成的,由此可通到「女士灣海灘」(Lady Bay Beach)也叫Lady Jane Beach ,是雪梨僅有的三處可以合法全裸的海灘之一。

從雪梨港的地圖看來,雪梨港接太平洋的門戶像極了一隻螃蟹,中岬密德爾 (Middle Head )是蟹頭,北岬(North Head)與南岬(South Head) 就像是蟹的兩隻鉗腳,自左、右兩邊緊緊地扼住了出入的門戶,這是一個易守難攻的港口。懸崖外側南邊的海面稱為大溝The Gap的地方,於 1857年發生了兩次海難:

1852年英國的船舶商Duncan Dunbar向英國Sunderland造船廠訂購了一艘大船,當時定做Dunbar號大船共耗資30萬英鎊,Dunbar號的船體框架由英國的橡木製成,甲板是由印度柚木建造,船體重1167噸。

Dunbar號在當時是第一流的客貨遠洋船舶,1853年11月Dunbar號完工後就開始了它從倫敦與雪梨之間的航行,在1857年8月20日Dunbar號來到雪梨沃森海灣口時,海面上刮著大風下著暴雨,船長Green曾幾次航行到雪梨,但這一次他將沃森斯海灣的岩石峽溝處(The Gap)誤認為是傑克遜海灣口,將船駛向岩石,如此便導致了Dunbar號的失事。

Dunbar號上的63名乘客和58名工作人員共121人遇難,還損失了167噸貨物。只有一名船員James Johnson在碰撞的震動下,被拋在懸崖峭壁上,他竭盡全力爬到安全的地方兩天後才被人發現。這位倖存者後來成了霍恩比燈塔的第一任守塔人。

時隔兩個月,Catherine Adamson號又在北港灣的內港出事,共有21人喪生。隔年,1858年,雪梨港就在南岬修建「霍恩比燈塔」(Hornby Lighthouse),從此海難事故才日趨減少。

如今這岩石峽溝處卻成為那些自尋短見人的自殺之處,據雪梨官方統計每年大約有50人在此跳崖自殺。但這些都毫不影響南岬和岩石峽溝,它們仍然是非常吸引人的地方,並早已經成為雪梨地區的遊覽勝地之一。

雪梨漁市場與賞心悅目的Glebe海濱步道

我與美吟到過雪梨的漁市場好多次,苹苹也帶我們來過,但是如今我們住的地方既然離雪梨漁市場只要步行二十分鐘及可到達,因此我與美吟便決定再來看看。

出了門過了Pyrmont 大橋再一直走,很快我倆就到了雪梨漁市場,由於是上午上班時間,因此整個市場比上次我們來時,顯得安靜的多,人也少的多,原先以為這裡是批發市場,價錢應該比較便宜,但是細看之下,卻覺得這兒海鮮的價格要比一般市價貴得多,大概是因為觀光客愛來的緣故吧!

出了漁市場,我倆搭上了輕軌電車到了Glebe,經一位路人的指點,我倆走上了Glebe海邊步道(Glebe foreshore walkway)。從這裡往東走,可以近距離欣賞到雪梨另一座別具建築風格的大橋「澳紐聯軍紀念大橋」(Anzac Bridge)的全貌,它連著雪梨熱鬧的商務中心和城市西區。往東繼續走到Blackwattle Park可以欣賞整個雪梨的側邊,這裡是寧靜的高級住宅區,沿途我倆也看見了許多精彩的海上活動,同時由三個公園組成的一大片綠地也映入眼簾,連同高聳入雲的大葉榕樹,這裡是遛狗人、慢跑者最愛來的地方,沿著海邊繼續走,便能看到翻修後的Bellevue Cottage,據說這些別墅,都是著名的建築師Walter Burley Griffin的傑作。

Glebe,距離雪梨市中心只有2.5公里,距輕軌和公車站5分鐘,10分鐘就可走到海邊,Broadway shopping cente也在附近。住在雪梨的人,只有很少的家庭能夠既享受到城市的繁榮,又有輕軌貫通和公園環繞,生活這麼安逸的地區。住在這裡無論是去雪梨市中心,中央火車站,情人港,還是雪梨漁市場或唐人街都只需要幾分鐘的路程,再說不遠處還有著名的阿爾費雷德醫院和澳洲八大名校之一的雪梨大學。因此美吟對我說;如果要住雪梨,她的首選之區,一定是這個交通既方便又具平和安謐氣氛的Glebe!

由於此地距雪梨大學並不遠,而且苹苹也提過雪梨大學中有三個博物館,如今該校已成為一個觀光的景點,因此我便決定搭車前往雪梨大學一遊。

雪梨大學

雪梨大學的主校區位在雪梨市中心西南,公車到雪梨大學,有兩個校門可以下車,我與美吟是由第一個校門下車進入校區,再由第二個校門上車回家的。在進入校門後不遠處右轉就可以看到一幢很古老既雄偉的哥德式建築。據說,雪梨大學內的哥德式主樓和其他歷史建築,都是該校重要的文物遺產。

雖然如今尚未開學,而且在這幢哥德式建築的旁邊正在進行著一個工程,部份道路已被封了起來,但我們還是看到了許多的剛入學的新生在忙著辦理入學手續,因為學校到處都貼滿了介紹學校各科院及辦公地點的海報。

雪梨大學(University of Sydney)是全澳洲和整個大洋洲所成立的第一所大學,創校於1850年,也是澳洲最具領導地位的八所研究型大學成員之一。雪梨大學是研究型大學的先驅,也是世界排名百大、澳洲排名前三的大學。

根據2013年的統計,雪梨大學目前計有51,394在校學生,其中有來自130個國家約11,000名國際學生。雪梨大學由16個學院所組成,共有8個校區,單單在雪梨就有6個校區。主校區內的Fisher圖書館是全澳洲最大的大學圖書館,藏書超過四百萬冊。

雪梨大學培養出了一系列的重要人物,計有6位澳大利亞總理,包括現任總理Tony Abbott、23位最高法院法官、聯合國大會主席、世界銀行總裁、7位諾貝爾獎或克拉福德獎得主。

由這幢哥德式建築往左轉走到底,就上了一座陸橋,過了此橋就是理工學院了。我與美吟總共花了三個多小時才走完整個校區,圖書館也來不及看,回程時特別到教育學校院參觀了一下,因為去年與我倆一起到南天寺拜香的湯君,如今正在此校攻讀教育博士,雪梨大學是研究型大學的先驅,是一所以研究為主的大學,湯君的博士論文經過該校如此嚴格的垂煉完成之後,相信將來一定可以對教育國家的下一代,做出某種程度的貢獻的。

 

Manly Beach能將城市喧囂拋到九霄雲外


今天原本是要帶美吟到距離雪梨約80公里的烏龍崗(Wollongong)一遊,因為該地我在二十多年前去過,如今只記得當地的薰衣草農莊非常有名,一年四季都有薰衣草盛開,而且薰衣草開花時,該地漫山遍野都是紫色的花朵,空氣中也會瀰漫著淡淡的花香,讓人沉醉。這裡還有用薰衣草製成各式用品的專賣店,香薰、蠟燭、沐浴液、花草茶、護膚品出售。

當我倆在雪梨中央車站的地道中摸索的走了好一段距離,好不容易才上了到Wollongong的火車,但一看終點是Cronulla,由於我去年就得知此地很美,因此便臨時起意將要旅遊的地點改為Cronulla。

在火車上的五十分鐘我倆都在玩手機。一走出Cronulla車站,往前走五分鐘就是海邊,往左走就是Cronulla最熱鬧的街道。我倆決定先到海邊玩,等肚子餓了再回來吃午飯。

澳洲的海灘世界聞名,在雪梨一地就有大大小小幾個海灘。澳洲人離不開海,到海灘去更是當地居民週末閒暇時的首選。雪梨的海灘星羅棋佈,風格各有韆鞦。Cronulla海灘出名,不僅在於這裡的沙灘好,海水好,而且這裡的環境好與景色也很好。

到Cronulla海灘來戲水的人群非常的多,而且太陽曬的也很厲害,因此我們玩了一會兒便找了一家泰國餐廳吃了一個開心的午餐,回到Cronulla車站,有位工作人員,見到我倆就笑著說;為甚麼不多玩一下,是不是外頭的太陽太大了?由這裡搭火車回程的最後一站是Bondi junction。回程中我倆看看時間還早便打算坐輪渡前往Manly Beach走走,那裡苹苹曾帶我們去過,自己做輪渡去還是第一次。

在環形碼頭候船時,我看到了黑鴉鴉的一片起碼也有個四五百人在等同一班船,心想一艘輪渡能載的下這麼多人嗎?可千萬別超載呦!結果船一來,不但人全上去了,而且船上還有空位,乖乖隆滴冬,澳洲的輪渡實在是比紐西蘭的輪渡大得多,難怪來往雪梨與Manly兩地的輪渡被稱為是豪華氣派的渡輪,只要半個小時就到達了「曼利碼頭」(Manly Wharf)。

Manly Beach是雪梨北部海灘中最受歡迎的海灘之一,此地的名字是由新南威爾斯(New South Wales)的首任總督 Arthur Phillip 船長於 1788 所命名,當時本地區原住民族「自信且極富男子氣概」(manly behaviour)的作為,讓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們這兒「距離雪梨只有七英哩,卻能將城市喧囂拋到九霄雲外」這是Manly居民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當您來到這個海濱小鎮時,立刻就能理解原因何在。

由Manly海港岸邊沿著兩旁棕櫚樹夾道的曼利大街(Manly Corso)前進,即可抵達斯特納(Steyne)的人行大道,這裏有許多滑浪服飾店,販賣的商品從滑浪板到比基尼泳裝,應有盡有。長1.5 公里長的金色Manly Beach,位於海灘北端的女皇崖(Queens cliff)不僅是學習衝浪的理想地點,同時也是許多衝浪老手在此挑戰大海的地方。

海灘的南端,從「曼利衝浪救生俱樂部」,(Manly Surf Lifesaving Club)通往雪利海灘(Shelley Beach)的迂迴小徑,是一條非常受到慢跑者、單車騎士和當地人喜愛的路線。

在回程中,收到苹苹的短信,問了一個問題就是:「妳們跑到哪裡去了?」原來今天我倆上午忘了「留書」就「出走」了。一回到家女兒的第一句話就是說;「煎好了年糕都沒人回來吃。」,結果一整盤年糕都下了我的肚。至於我的血糖嗎?等回到紐西蘭再說吧!晚飯後苹苹說明天她休假問我們要去那裡?我說要去她的母校看看,也想去La Perouse玩玩,中午則去飲茶。

 

新南威爾斯大學與法式浪漫的La Perouse

今天的第一站是苹苹唸碩士的母校。她帶我來過好幾次,但我每次到雪梨來都想來看看,因為她獲得碩士時的畢業典禮我沒來參加,至今我都覺得遺憾,因為當時我心臟開刀,她與美吟都不知道,而美吟當時則是由德國開完會後直接趕過去的。

苹苹的母校「新南威爾斯大學」(University of New South Wales)也是澳洲八大名校之一。從1952年開始新南威爾斯大學就開始招收亞洲學生了。到2000年,學生人已達31,000, 大約6000名學生是海外學生,其中大部份是亞洲學生。如今「新南威爾斯大學」,已有4萬名學生,其中包括來自90多個不同國家的8,800海外學生,及1,800名大學預科班學生。新南威爾斯大學設有700多項學士學位和研究生學位的課程,也有了一個覆蓋全亞洲的廣闊校友網絡。

「新南威爾斯大學」是澳洲主要的科研型大學之一,並是國際認可的量子計算、光電研究、愛滋病病毒研究、電影製作及聚合體化學等學科的科研發展基地。新南威爾斯大學的座右銘是,「知識來自手和腦,」這是大學平衡理論研究和實踐經驗的中心哲學。因此,「新南威爾斯大學」畢業生有很高的就業率及很高的起始年薪。並且,每年都有超過半數以上的最優高中生把「新南威爾斯大學」作為他們報考的第一志願。

「新南威爾斯大學」至今已有超過十四萬的畢業生。這些畢業生遍及世界各地。他們其中許多人在工商界,政府機構高居要位,像是;新南威爾士省長Bob Carr、政治活動家及搖滾音樂家加勒特(Peter Garrett)、澳洲工業界領袖人物Leighton Holdings集團總裁Wal King澳洲電訊局(Telstra)主席Bob Mansfield、澳洲第一位土著大法官Pat Oshane、電影制作人George Miller等。

新南威爾斯大學同時還是著名的國際21大學聯盟(Universities 21)的成員學校。該大學聯盟的成員均是亞洲、歐洲和北美洲的名校。

「新南威爾斯大學」有文科和社會科學院、基建環保學院、美術學院、商業和經濟學院、工程學院、法學院、醫學院、自然科學院、國防軍事學院九所學院,學院裡共設立了七十六所專科學校、十七個研究中心、四個主要教學醫院,大學圖書館藏書二百六十五萬冊。

在校園內轉了幾轉,我主要的還是想看看苹苹過去唸書時的環境,由於還沒有開學,學校有許多地方還在施工。

飲茶的地方我已來過許多次,無它,只是念舊而已。飯後隨即驅車前往La Perouse。雪梨很多海灘的起名大多沿用了當地土著人的稱謂,唯獨東南區的La Perouse用了一個法語名字,因此,也就更添了一份浪漫的色彩。La Perouse距離雪梨市區大約30分鐘的車程。此地是以第一個登陸澳洲的法國航海人Jean-François de Galaup, comte de Lapérouse而命名的。此地的建築有不少是融合了法國,澳洲原住民以及古老英式的風格,其中聳立在草原上的古老的瞭望塔更是吸引不少遊客的眼球。

La Perouse 是一個很安靜的海灘,離停車場不遠處,有一個長達300米的棧木橋,這個地區是屬於植物灣國家公園(Botany Bay National Park)的只要車輛一進入Anzac Parade的大環行道路,就可以看到海了。在右手邊是麥奎里瞭望塔(Macquarie Watchtower),在左手邊突出來的小島就是禿島堡壘(Bare Island Fort)。

麥奎里瞭望塔是澳洲第一座海關瞭望塔,當時有士兵駐守在這裡專門抓偷渡客。禿島堡壘(Bare Island Fort) 可以從由前方的木橋到達。這座堡壘是1885年為了保護雪梨的海岸線不受攻擊而建的。如果覺得這個禿島保壘有點熟悉,這是因為Tom Cruise的電影Mission Impossible 2 ,劇中Tom Cruise騎著一輛重機車由島上衝出來,穿過的就是這座木橋。這裏有視野遼闊的美麗海景、乾淨的沙灘、可以說是 New South Wales最熱門的潛水點。因此有許多人常來這裡攝影,寫生。

雪梨科技大學的怪大樓


雪梨科技大學(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Sydney)共有 Broadway、Haymarket與Kuring-gai等三大校區。在靠近雪梨中國城的地方,有一幢它的教學大樓,其建築的外型看起來非常的奇怪,苹苹要我倆有空時不仿去看看。

因此我倆一大早就到了這幢建築物的跟前,拍了許許多多的照片。這幢樓其貌不揚,雖然此樓比不上意大利比薩的斜塔,但也頗有異曲同工之妙。

雪梨歌劇院與皇家植物園

隨後我倆就在中國城上了公車來到了環形碼頭,我倆是想由歌劇院的這頭再到皇家植物園去走走。「雪梨歌劇院」(Sydney Opera House)我們每次到雪梨來時都會來走走。這個建築是由丹麥建築師Utzon  Jorn所設計的,它位於雪梨港凸出的窄小土地上,所建起的高台其上豎立起了好似風帆樣的十對大殼片。這些殼片一共分為三組,最大的一組有四對,三對向前,一對向後,前後長120公尺,底部最寬處為53.6公尺,最高的一對殼片頂點距地平面64.5公尺,距海平面68.5公尺,殼片下覆蓋著可容納2700個座位音樂廳,音槳廳下尚有一個550座位的小劇場。另外三對殼片向前,一對向後的部分,覆蓋著一個1550個座位的歌劇廳。高台後端通向市邊部分有寬闊的大台階,高台進口的一側另有第三組殼片,由兩對殼片組成,一個向前,一個朝後,殼下是餐廳。

「雪梨歌劇院」總面積8.8萬平方公尺,可容納7000人同時在其中活動,是一個綜合性大型文化藝術中心。二十世紀五十年代薄殼結構被廣泛使用,Utzon  Jorn將巨大殼片的底腳安置在高台頂面上,從外部觀看這個歌劇院,只見高大的屋頂和基台,一般的牆和柱不見了。由於建築施工過程艱難曲折,前後花了17年才告完成,環境優美,造型特異,在雪梨港灣的碧海綠樹的襯托下,如同潔白的貝殼,海上的白帆,極具象徵性,令人暇思。由於它良好的使用功能,卓越優美的造型至今仍普遍的受到大家的注意,現已成為澳洲雪梨極為醒目的地標,雪梨也因此座建築而提升了城市的知名度。     由歌劇院的台階上向下望,左手邊有一個出口,也是皇家植物園的另一個入口。而這個門也是皇家植物園的園遊車的起終點。第一天我與美吟由是Woolloomooloo方向進入皇家植物園的,只能遠遠的看歌劇院,今天總總算圓了當天的願望由這頭進入了。

我倆在「皇家植物園」(Royal Botanic Garden)裡面見到的可不只限於植物,不少較大型的野鳥也會在公園的草坪上踱步,有些樹木甚至成為蝙蝠的居所。在園中我們還看到了許多身上帶有編號的白鸚鵡,此園佔地24公頃,當地適宜的氣候條件非常有利於植物園的植物收集。在此植物園共收集了熱帶和亞熱帶植物7000多種,其中不少是殖民地時期從國外引進的,像是柑橘。有些是在國內和太平洋地區考察引進的,有的甚至是植物園前身第一農場時期通過種子交換而來的。植物標牌提供了植物收集的歷史資訊,各個特色園區更是植物園歷史的寫照。

宮廷花園(The Palace Garden)的原址是一幢大型的維多利亞式花園宮殿(The Garden Palace),它是雪梨舉辦的1879-1880年國際博覽會的場館,1882年燒燬後,地塊便成了植物園的一部分。

棕櫚園(The Palm Grove)建於1851年,是植物園最具特色和歷史最長的園區之一。該園收集展示了140多種棕櫚科植物,有澳大利亞最常見的澳洲蒲葵(Livistona  australis),其嫩梢可以食用,葉片可製作草帽。種植區用君子蘭鑲邊,春季是最佳觀賞季節。

此外,在這裡還可欣賞到一些參天古樹,它們是19世紀20年代和50年代植物學家野外收集的種子開始培育長大的。1853年種植的昆士蘭貝殼杉(Agathis robusta)是植物園中最高大的一棵植物,其它的古樹有茶、錫蘭肉桂等。

蕨類植物區(The Fernery)緊鄰棕櫚園,原來是總督的家庭花園,原產于澳大利亞和世界各地的熱帶、亞熱帶和溫帶的蕨類植物被藝術化地佈置以便於宣傳教育。近來改造的精美鋼結構遮蔭系統更為這些蕨類植物的生長提供了良好的條件。

低地園(The Lower Garden)是19世紀農場海灣(Farm Cove)填海拓地的區域,通過在園區小溪流攔壩形成了一系列的跌水和湖面,湖畔種植了墨西哥落羽杉和榕樹等。

展覽溫室(Tropical Centre)由兩座非常現代的建築組成,塔形建築展示了澳大利亞熱帶植物,弧形建築收集了澳大利亞以外的熱帶植物。

如果不是當地人是分不出來「皇家植物園」與Domain的不同的。現在的Domain南起聖瑪麗路,聖瑪麗座堂以北、海德公園東北,北至雪梨港上的麥覺理夫人角(Mrs Macquarie's  Point)。整座園區被一條南北向的道路也就是美術館路、麥覺理夫人路和東西向的「卡爾高速公路」(Cahill Expressy)大致分爲三部分。Domain佔據這兩條道路的西南、東南和東北三部,西北側是皇家植物園。此外,在西墻外,有一條狹窄的綠地走廊,向北延伸至靠近雪梨歌劇院的高地,這塊綠地也是Domain的一部分。

Domain在美術館路以西、「卡爾高速公路」以南的部分是規模較大的開闊草地,東面和南面有成熟樹木圍繞。Domain在美術館路以東、「卡爾高速公路」以南和以西的部分是坡度較高的山坡,連接地勢低許多的Woolloomooloo區。這塊區域稱爲「月牙彎區域」(Crescent Precinct),得名於山坡下的「約翰•楊彎路」(Sir John Young Crescent)。

Domain的這一區域最矚目的是「新南威爾斯州立美術館」(Art Gallery of New South Wales)。美術館路的南端,在阿爾伯特親王路、學院路和聖瑪麗路交匯處則是Domain的正式入口。

Domain停車場是一座可容納1,130輛車位的半地下停車場,主要使用者是美術館訪客、參加Domain內活動的觀小omain停車場內有一條207米長的移動步道,可將車主自動送到海德公園北端。這可能是南半球最長的自動步道,據稱世界排名第三。

麥覺理夫人角的西坡上,有一道石梯連接農場灣岸和岬角頂部的麥覺理夫人路,稱爲「艦隊梯」(Fleet Steps),得名於美國海軍的大白艦隊,建於1908年該艦隊到訪雪梨時。伊麗莎白二世女王首次訪問雪梨時就是在此上岸的,在這裡刻有紀念牌。

與Domain其他區域之間被「卡爾高速公路」割斷的是一條狹窄的開放綠地,沿著麥覺理街東側、皇家植物園的西側佈置,其北端地勢逐漸升高,延伸至「貝內朗岬角」(Bennelong Point)附近的高地。這塊高地隔開一道峭壁俯瞰雪梨歌劇院的前庭廣場。這塊區域命名為「塔碧亞區域」(Tarpeian Precinct),得名於與此處的峭壁有些類似的羅馬卡比托利歐山俯瞰古羅馬廣場的「塔碧亞岩」。這塊不大的綠地有大樹點綴,並擁有俯瞰環形碼頭、港橋和歌劇院的景緻。新南威爾斯總督府就在這個區域的東南。

在回家的途中,我倆也順道到位於雪梨市中心的「新南威爾士州立圖書館」(State Library of New South Wales)看了一下,該館的建造時間總共花了18年,於1884年對外開放。開放之初擁有2.3萬冊藏書和3位工作人員。這裡不僅是一個公共圖書館,還是博物館和畫廊,現在仍保留了原來的老家具和遍布主廳的Dent and Son鐘。看了圖書館二樓的展覽之後,我倆出了圖書館,一過馬路,便進入了馬丁廣場。

馬丁廣場(Martin Place)與Lindt咖啡館的人質劫持事件

馬丁廣場位於雪梨市中心的步行街,是雪梨的「城市心臟」。同時也是澳大利亞儲備銀行、澳大利亞聯邦銀行、麥覺理銀行和其他公司的總部所在地,馬丁廣場是商務和金融中心區。雪梨郵政總局大樓和七號電視台的新聞演播室也在此路上。馬丁廣場西起喬治街,東至麥覺理街,地下則有雪梨城市鐵路馬丁廣場站。

最初的「馬丁廣場」是喬治街和比特街(Pitt Street)之間的路段,1892年開通,以新南威爾斯殖民地時代領導人物詹姆士馬丁爵士(James Martin)命名。此人曾三次出任殖民地的總理,並曾任殖民地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

馬丁廣場1971年開始逐步停止車行,街道兩旁保留了眾多歷史建築,街上則有1927年建造的紀念第一次世界大戰和澳紐軍團的戰爭紀念碑、噴泉、娛樂場地、火車站出入口和供行人休息的長椅。在午餐時間尤其吸引人流,經常遍布附近辦公室職員和騎自行車的快遞員。

今天的馬丁廣場是分段建成的,唯一接近現在街道樣子的一段是比特街至卡蘇里街(Castlereagh Street)之間的一條短街,叫作「莫爾街」(Moore Street)。比特街和喬治街之間則只有一條小小的天使巷(Angel Place)和霍斯金巷(Hosking Place)。

隨著馬丁廣場逐步成為了雪梨的「心臟」或「城鎮廣場」,因此開始有將此街改為步行街的呼籲。改造工程從1971年到1979年逐步完成,此後整條街變成步行街。

位於馬丁廣場的Lindt Café於2014年12月16日,發生了持槍歹徒闖入咖啡店內劫持員工及顧客的事件,當天,雪梨警方便立刻封鎖了劫持人質地點周邊的道路、淨空附近的大樓、新南威爾斯州議會、圖書館、高等法院刑事法庭及雪梨歌劇院等人群聚集景點,並派遣數百名全副武裝部隊待命。

在對峙了16個小時後以兩名無辜人質遇難、綁匪被擊斃的結局終結。之後就有成千上萬的民眾陸續自發來到廣場獻花,使得咖啡屋旁邊成了臨時紀念場,我與美吟經過時,這家咖啡店還沒有開張的跡像,而大門口還可見到人們放置的鲜花。

雪梨大橋上的雨中行 (Sydney Harbour bridge Cahill walk)

早上出門,原本只是想到岩石區(The Rocks)去看看一些舊古蹟,該區又叫洛克斯區位於雪梨港大橋的南端,環形碼頭的西邊,也是雪梨很具代表性的一個地區,這裡仍保有許多墾荒時期的遺跡,另外在週末也會有聚集許多攤販的市集。但是剛走過Wynyard車站到達Grosvenor附近的一個小公園時,突然見到路旁有一個路標,往前走即可上雪梨大橋,於是我倆就跟著這個路標所說的方向走,不久之後就看到一個標誌上寫著Cahill walk,上了台階到了二樓,才發覺這是雪梨大橋上的一條人行道。

歡喜之餘我倆便放棄了原來的計劃走上了雪梨大橋(Sydney Harbour Bridge),到雪梨這麼多次,每次都是苹苹開車帶我們過去的,還有幾次是由隧道過去的,自己走上橋還是頭一次。雪梨海港大橋位於傑克遜海港,1857年開始設計,1932年竣工,是早期雪梨的代表建築,號稱世界第一單孔拱橋。它像是一道橫貫海灣的長虹,巍峨莊嚴,氣勢磅薄,與舉世聞名的雪梨歌劇院隔海相望,成為雪梨的象徵。海港大橋是連接港口南北兩岸的重要橋梁,是雪梨歌劇院明信片的完美背景,也是攝取港口全景的絕佳地點。

整個雪梨大橋包括引橋長為1149米,距離海面58.5米,從海面到橋頂高134米,萬噸巨輪可以從橋下通過。海港大橋有8個車道、2條鐵軌、1條自行車道及1條人行道。遊客開車、搭乘巴士或坐火車越過大橋時的感受是各自不同的。

通常走完這條大橋人行道的實時間大約是二十分鐘,見到橋上有許多慢跑的人,還有穿著保全制服的安全人員在來回的行走著。我倆開心的在橋上漫步照相。才走了大約十分鐘,突然原來在天上的烏雲就變成了小水滴,滴在我倆的頭上,接著越來越來勁,居然變成了傾盆大雨,在這種情況之下我倆只好邁開腿來,撒足向前狂奔,幸好跑了大約四五十公尺一轉灣就到了Pylon lookout,通常在這裡一個人只要花十一塊澳幣就可以上去照個相,如今既是大雨傾盆就不用上去了。

等了一會兒,雨勢漸小,但卻沒有停下來的跡象,我倆因此決定要在雨中繼續前行,每次到澳洲來到是大暑天,難得下一次雨,更何況是在雪梨大橋上的雨中行,人生難得有這麼好的舒心解鬱的機會,何不就此開懷的享受享受。

下了橋就是Milsons point火車站,不遠處就是月神公園(Luna Park),這個遊樂園從1935年開始營咧两褚堰~入第80個年頭,入口處這張大大的笑臉,相信已陪伴也給了無數人快樂的童年時光。由於苹苹已經帶我們倆老來玩過,因此我們就決定搭車返回雪梨的市中心。回程火車只坐一站就到Wynyard,而此地我們步行回家最多只要走十分鐘。

溫雅Wynyard中央商業區

下了火車,眼前便是Wynyard的地下商區,各種商店爭奇鬥豔,可以說是應有盡有,想買甚麼都可以買到。事實上,雪梨的中央商業區是由雪梨灣向南面延伸大約2公里。在這個地區內,到處都林立著各式各樣的摩天大樓,還有包括一些歷史性的砂岩建築,像是市政廳和維多利亞女皇大廈等都在這個區內。

這個中央商業區的東面接壤一連串的公園,像是溫雅公園(Wynyard Park)、海德公園(Hyde Park)、Domain及皇家植物公園等。中央商業區西臨旅遊勝地情人港。中央車站是中央商業區的盡頭。喬治街是雪梨中央商業區的南北大街。在中央商業區的南部,街道稍呈格狀走向,井然有序;雪梨的街道大多比澳洲其他城市狹窄,這也反映出雪梨是澳洲第一古城的特色。

 

怎麼這麼久?

年輕時,我經常到國外開會出差,就算是長途飛行十多個小時也無所謂,如今我已逾七十,對於長途飛行已無法承受,幸虧美吟有貴賓卡,因此每次到了機場,我們都可以使用貴賓室,如此也可以避免並減少了許多候機的焦慮與疲勞。

回到藍色書屋,一切都是原樣,只是樹上的紫葡萄都被小鳥吃光了,地上的小草也冒出來了一點,小貓也因為我留給牠的食物已吃完,因此一見到我回來了,就一直跟著我的腳後跟,長噓短歎不斷的抱怨著。

等一切收拾停當,天色已晚,才想起要發短信給苹苹報平安,才發過去回信就來了:「怎麼這麼久?」





微信热门文章

分享此页到:

上一篇:奧克蘭市長的不忠行為
下一篇: 没有文章了


[文章搜索]

微信热门文章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7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