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重建工党 Andrew Little任重道远

   作者: 毛芃    人气: 1681    日期:2014/11/30

本 周二前机械、印刷和制造工会全国秘书Andrew Little在工党领袖选举中当选新一任党领袖,战胜了对手Grant Robertson、Nanaia Mahuta和David Parker。不过,他是以50.52%对49.48%的微弱多数获胜于惠灵顿中区国会议员Grant Robertson。他的支持者主要来源工会,而Robertson在党内高层的支持率要超过Andrew Little。Little先生能否重建工党,工党在拭目以待,政治观察家们也拭目以待。

微弱获胜但信心十足

Andrew Little虽然仅以微弱多数获胜,但Little先生信心十足,相信他得到了工党高层的全力支持。他说他会保持他的坦率风格,将把精力放在对新西兰人关系的重大事情上。

选举工党领袖的选票来自三部分,40%的选票来自工党核心层(国会议员)、40%来自工党党员,还有20%来自工会。

工党在自2011年大选失利至今,4年里已有四位领袖分别是Phil Goff、 David Shearer、David  Cunliffe和代理党魁David Parker,Andrew Little是第五位工党领袖。

Andrew Little说,他很公平地赢得了选举,他决心确保党内核心层的团结,核心层成员都遵守党内纪律。他说,他将提出对每位核心层成员行为举止的期待,他会设立一个“清晰的”大家都能明白的目标和规矩。

他表示,将对工党政策进行重新审核,包括他意图废除工党原先提出的提高新西兰领取养老金年龄的计划。

Andrew Little说,他在工作上要公开和透明,在大事情上不含糊。 

他说,新西兰人最关注的是工作问题、是收入能否持续增长问题。

Andrew Little当选工党领袖后非常忙碌,因为他需要重组党内高层,选出副党魁,在圣诞节前国会最后一次开会时,能同新组成的高层成员一起亮相。

走工会途径获胜  工党团结是问题

Little先生能赢得此次工党领袖竞选,多亏来自工党所属工会的大力支持。

然而,Little依靠工会获胜、并同Roberson的选票如此接近产生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工党是否能团结在Little先生的旗下。

而国家党也一定会大肆宣扬Little是贸易工会选举出来的领袖,给他贴上左翼的“顽固不化”的标签。

目前看来工党的国会议员还是挺支持Andrew Little的。

工党排名议员Sue Moroney说, Andrew Little长期以来为民众呼吁,为民众发声;前工党领袖Phil Goff说,Little先生有着重建一个机构的丰富经验,他曾对EMPU工会进行过重建工作;Ikaroa-Rāwhiti选区国会议员Meka Whaitiri对Anrew Little要同每位工党议员谈话,并告诉他们在党内的职责感到高兴。

参加本次工党领袖竞选的David Parker已排除担任工党副党魁和财经事务发言人的可能。

他说,他在工党担任这两个职务已12年了,所以考虑做些其他事情。他说竞选一开始他就表明这个立场,他的决定不是针对Little先生。

同时,他也没有立即离开国会的想法。

如果David Parker不再担任副党魁和财经事务发言人,这倒是给前党魁David Cunliffe打开了一扇门,使得他回到前排议席成为可能。

不过,Cunliffe先生没有说明他是否想担任财经事务发言人,他过去曾经担任过这个职位。他说:“这取决于Andrew。”

Cunliffe说,他先前已经表示他会做任何他们交给他的工作。

约翰·基怀疑Little是否能治愈工党

约翰·基怀疑Andrew Little是否能解决好工党自身的硬伤。他说:“这取决于他的工作能做多好、是否能够把工党团结起来,工党已经分裂了很长时间。”

Little对约翰·基毫不客气,他指责约翰·基表面上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好人,但实际上对那些邪恶和肮脏的政治是有责任的。

不过,约翰·基倒是向他表示祝贺,还说会认真对待Little先生。

约翰·基说:“我个人的观点是工党的策略是错误的,工党已经是一个非常分裂的政党,所以我认为他的工作很艰巨。”

工党应做的5件大事

NZ Herald首席政治评论员John Armstrong本周就工党新领袖问题一连写了三篇评论文章。

他说,工党领袖的选举结果对工党来说是最好的结果。Little的获胜意味着工党有了比较新鲜的面孔,更重要的是,Andrew Little代表着工党同近年那些党内的混乱有了切割。

不过, Armstrong也指出,从一个普通国会议员到反对党领袖是一个巨大的飞跃,这个过度是有难度的,Andrew只担任过三年的国会议员,他国会经验的缺乏让这个转变过程变得更为困难。

Armstrong说,Little先生作为工党代言人的最大的挑战,是需要打下另外两个反对党领袖——绿党联合领袖Russel Norman和优先党领袖Winston Peters。

他在一篇评论中专门提到了工党应该做的5件事

1. 团结 

是至关重要的。工党如不能成为一个真正团结的政治力量,就不能够重新获得选民的支持。工党新任领袖应在党内传递一个简单清晰的信息,那就是任何破坏党内团结的人都会受到严惩。

2. 远见

工党需要抓住政治要点,在政策上不需要过激,要抓住民心。

3. 回归中间

新西兰大部分选民都自认是中间选民,他们带有保守的色彩,看看约翰·基如何受欢迎就知道了。如果工党想继续成为中间偏左具有影响力的政党,就必须争取这批 选民,工党需要激发人们的热望,而不是嫉妒。阶级斗争的时代已经过去,选民想看到能够帮助他们和他们家庭生活过得更好。

4. 不要销售卖不出去的东西

停止兜售资本利得税,这东西就像埃博拉病毒,而且更致命。

5. 挥舞党鞭

过去6年,太多的工党议员在反对党席位上无所事事,几乎能同国会的墙纸融为一体。工党需要更多像Shane Jones那样能向大型连锁超市Countdown挑战的国会议员,国家党在第三届执政期间,一定会有更多的漏洞让反对派有可乘之机,要提高工党的自身形 象,需要更多的工党议员首先提升自己的形象。  

Andrew Little通往工党领袖之路

Andrew Little学生时代就积极参加政治活动,之后,长期担任贸易工会的官员。

Little 1965年5月7日出生于New Plymouth,在New Plymouth男子高中接受教育。

Little在80年代进入维多利亚大学学习法律和哲学以及公共政策。从此开始学生政治活动,他曾组织学生反对过新西兰的学生贷款计划。

他被选为维多利亚大学惠灵顿学生会主席,并在1988和1989年成为新西兰学生会主席。

大学毕业后成为工程师工会的律师,该工会后来同其他几个工会合并,成为机械、印刷和制造业工会(EPMU)。

他在工会的最初工作是处理事故索赔和雇佣法问题。不过, Little很快就在工会崭露头角,他在1997年被任命为公司的首席律师和总顾问,两年后被任命为全国秘书助理,2000年当选工会全国秘书。

Andrew Little当选EPMU全国秘书后,着手对工会进行现代化改造。那时,工会面临无数挑战,因为新科技的发展使工会代表的一些传统工作领域萎缩甚至不复存在;同时,雇主利用对雇主更为友善的劳工法削弱工会在工作场所的代表性。

在Little的领导下,EPMU工会同商界一道为工人有更好的工作场所和提高生产力一起努力。

2005年,EPMU工会进行了一场加薪5%的运动,为该工会所代表的所有工人要求加薪5%。

Andrew Little长期以来被认为是未来的工党议员,甚至是未来的工党领袖。

2008年,有人鼓动他参加国会竞选,但他拒绝了,他说他在EPMU工会还有许多工作要做。

2009年,Little被选为工党主席。

2011年,他放弃工党主席身份参加国会竞选,他作为New Plymouth参选失败,但以党内排名第15进入国会。

2014年今年大选,他再度作为作为New Plymouth选区候选人参选,再度失败,作为排名议员进入国会。

如果工党的支持率不足25%,Little甚至不能进入国会,更别谈竞选工党领袖了。

他说,成千上万的曾经投票支持过工党的选民离开了工党,他要让工党重新取得这部分的信任和支持。






微信热门文章

分享此页到:

上一篇:远隔重洋不是距离 战略伙伴关系赋予新中关系新定义
下一篇: 评分系统太粗糙 教育部长承认有缺陷


[文章搜索]

微信热门文章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7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