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新西兰对埃博拉病毒严阵以待

   作者: 毛芃    人气: 1251    日期:2014/10/19

在西非国家肆虐的埃博拉病毒已经冲出非洲,在美国和西班牙登陆,这两个国家已分别有感染埃博拉病毒的人死亡或病危。西班牙的一名护士是第一个在非洲之外的地方感染埃博拉病毒的。新西兰卫生部的官员认为,新西兰已经做好了准备,对把埃博拉病毒挡在国门之外很有信心。约翰·基总理表示要采取能做的一切将埃博拉病毒阻挡在国门之外。离奥克兰国际机场最近的Middlemore医院已经建立起了隔离病区、组织起了专门的医疗队伍,对埃博拉病毒的入侵严阵以待。

卫生部:机场入境检测8月份就已开始

新西兰因为地理位置的偏远,没有航班直接从埃博拉肆虐的非洲国家进入新西兰。专家说,这使得新西兰不大可能有埃博拉病毒进入。

不过,卫生部已经建立了一个技术顾问小组,来检测新西兰在入境预防方面所采取的措施是否足够,同时,这个小组还建议去全国各地的医管局检讨应对计划。

公共卫生部主任Darren Hunt 说,卫生部的评估是,埃博拉进入新西兰的风险很低。

从8月10日起,新西兰国际机场就开始在边检设立了专门的检测设备,对于从受到埃博拉病毒感染的西非国家来的乘客进行检查。

卫生部说,任何人从埃博拉病毒肆虐的国家返回后都会在抵达时接受检验。

到昨天上午为止,已经有58人通过了检验,没有一人有感染病毒的迹象,都通过了21天的埃博拉病毒潜伏期。

总理约翰·基昨天说,如果澳洲或其他Kiwi比较多的国家有埃博拉病毒病人确诊,新西兰就要采取进一步的措施。

他说,我们要做能做的一切来防止埃博拉病毒进入新西兰。一旦澳洲有埃博拉病人出现,新西兰将对往返两国的乘客进行检查。

他说,埃博拉病毒进入新西兰的可能性很低,但是政府要采取必须的预防措施。

新西兰卫生部医疗首席官Don Mackie博士说,新西兰对于把埃博拉病毒挡在国门之外很有信心,但还是要做好应对准备,各种设备和防护措施都要到位,一旦发现可能患有埃博拉的患者或是可疑病例,要立即送到医院的特别隔离区。

奥克兰Middlemore医院严阵以待

据报,奥克兰Middlemore医院已经做好了迎接埃博拉病人的各种准备,一旦新西兰有埃博拉病人出现,该医院将能立即投入救治工作。

Manukau卫生部门已经建立了一个特别的生物污染区,用来隔离任何入境后患有疾病的人士。

奥克兰地区公共健康服务机构说,Middlemore医院有责任照料在奥克兰机场着陆后生病的任何旅客,因为该医院离奥克兰机场最近。

Middlemore医院说,他们已经重新设立了一个新的病区用来隔离病人,这个病区配备有两个负压房间,用来限制受污染的空气传播到医院的其他病区。

医院方面说,埃博拉病毒不会通过空气传染,负压房间更多了一层预防传染的保护作用。这两所负压房间也可以用来医治患有其他传染病的患者。

Middlemore医院从未治疗过埃博拉病患者,医院说现在要做的是准备好各种防护设备,包括给医护人员的隔离衣、防护面罩、防护衣和靴子。

Middlemore医院已经成立了一个由管理人员和传染病专家组织起来的队伍,过去五、六个星期以来,他们一直都在开会商量应对埃博拉病毒的方案。 

两名护士从塞拉利昂安全归来

西非国家塞拉利昂是被埃博拉病毒侵袭最严重的国家之一,日前,两名去塞拉利昂进行人道救援工作的护士Donna Collins和Sharon Mackie都已经安全返回新西兰,她们都通过了21天的埃博拉病毒潜伏期。

这两名护士是作为志愿者去塞拉利昂工作的。

Sharon Mackie女士在她最近的博客中说,对于隔离技术缺乏了解阻碍了对埃博拉病毒的有效作战。她说,塞拉利昂医院的高级医生大部分都成为埃博拉病毒的受害人。

她说,随着埃博拉病毒的流行,塞拉利昂已经处于毁灭的边缘。

Mackie女士在塞拉利昂的红字会医院工作了四个星期,这是红十字会建立的治疗埃博拉病毒的临时医院,所在地是Kenema,当地因为埃博拉病毒的流行所导致的死亡人口在不断增加。

Sharon Mackie每天要和她的同事旅行18公里,从他们居住的天主教修道院到红十字医院去工作。在医院里,他们将病人同健康人区别开来,把受到病毒感染的人隔离起来。这些受感染的病人有的康复,有的死亡。

她说,每天,红字会医院大约收到100个病人。

Mackie女士说,把病人隔离起来对社区的民众是一种保护,你尽最大力量所能做到的是让病人尽可能带着尊严死去。

在治疗感染病人的过程中,Mackie女士不得不穿上厚重的隔离衣和防护面罩,因为穿上这样的面罩非常热,每次只能穿45分钟,脱下时都是大汗淋漓。

她说,当地人对埃博拉病毒深感恐惧,他们想尽一切办法来保护自己,这些办法包括喝含氯的水和半夜用盐水洗澡。

Mackie女士说,当一个感染埃博拉病毒的人生存下来——大约一半人能生存下来,医务人员同他们拥抱,发给他们治愈证书,这样他们回到村子里就不会招致村民的恐慌。

她说,虽然塞拉利昂的国家仍在正常运转,市场和宗教组织仍在正常活动,但埃博拉病毒所带来的威胁有可能摧毁这个国家。现在工作机会很少,食物价格很高,对病毒的恐惧广泛蔓延。

她认为现在情况变得越来越糟糕,但是如果更多的资源和人力用在对付埃博拉病毒上,情况会有所好转。

到目前为止,埃博拉病毒已经造成塞拉利昂3857人死亡,而被证实感染病毒的有4440人。

Mackie和另外一名新西兰红十字会护士Donna Collins在塞拉利昂工作四周后回国,卫生部说她们没有感染埃博拉病毒。

在西非帮助救治埃博拉病毒的红十字会成员还没有人感染这一病毒。

澳洲护士对埃博拉病毒呈阴性反应

澳洲护士Sue-Ellen Kovack也是作为红十字会的志愿者到塞拉利昂的一家埃博拉医院工作,她在返回凯恩斯之后被怀疑感染了埃博拉病毒,不过检测结果发现她对埃博拉病毒呈现阴性反应。

这名57岁的昆士兰护士是国际红十字会的自愿工作者,上个月她到非洲的塞拉利昂照顾感染埃博拉病毒的患者,在那里工作了一个月。

报道说,她这个星期二返回澳大利亚之后,按照规定在自己的家里隔离,周四出现低烧症状主动通报,被送往凯恩斯医院隔离观察。

医务官员说,经检测,这名女护士对埃博拉病毒呈现阴性反应,不过女护士还将继续接受密切观察。

在目前为止,澳洲有11名被怀疑感染埃博拉的入境者在接受检测之后证明没有感染。

澳洲卫生官员表示,埃博拉病毒扩散的几率“很低”,除非直接接触到病患的体液,例如血液、呕吐物或排泄物。

澳洲亚总理阿博特说,埃博拉病毒扩散到澳大利亚“并非不可能,我们必须对曾经去过西非的入境者仔细检验。”

关于埃博拉病毒:你需要知道的几件事:

死亡人数:到本周三,埃博拉病毒已经造成西非国家3800人死亡,受感染的人至少有8000人。在受这一病毒打击最大的三个国家——利比亚、圭亚那和塞拉利昂里,已经有370名医疗卫生人员因为感染埃博拉病毒死亡,这使得应对这一疾病的医护人员更加缺乏。

传播途径:埃博拉病毒的传染途径不是通过空气传播,只能是通过直接的体液接触——血液、汗液、呕吐物、粪便、尿液、唾液或精液。

治疗:对埃博拉病毒目前尚无有效的药物,所以,医生们也在一些病例上进行试验,包括输血疗法,即用已经康复的埃博拉病患者的血液输入正患这一疾病的病人体内。幸存者的血液带有对这一病毒的抗体,能够帮助病人战胜埃博拉病毒。






微信热门文章

分享此页到:

上一篇:2014年大选评析:赢家和输家
下一篇: 奥克兰自住型公寓近期涨幅可观


[文章搜索]

微信热门文章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7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