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高院裁定或令海外投资法重修

作者: 侯丽杰    人气: 1735    日期: 2012/2/17

本周三,惠灵顿高等法院对商业银行家Michael Fay率领的新西兰财团,针对政府批准中国上海鹏欣集团收购crafar农场的决定提起的诉讼,做出了裁决。法官认定,该项收购对新西兰产生的经济利益被 “显著地夸大了”,指令海外投资办公室(OIO)和政府部长重新考虑鹏欣的收购申请。舆论认为,这一决定或将迫使新西兰修改海外投资法。

法官:农场交易好处被“夸大”

惠灵顿高等法院法官Forrest Miller指出,相关法律允许海外投资新西兰农用土地,只有在该投资可能使新西兰获益的情况下。

不过,他注意到,上海鹏欣拥有Crafar农场所有权所产生的利益,不论是谁拥有它都可能产生。

“如果一个特定的益处无论如何都会发生,它就不能简单地被描述为是海外投资的重大结果,”他说。

虽然上海鹏欣在申请中强调了其为改善农场而进一步投资的意向,但Miller法官说,任何持有现金的买方都可能这样做。

“正因为如此,OIO建议中海外投资造成的经济效益被显著地夸大了。”

Miller法官认为,批准这项投资的土地信息部部长Maurice Williamson和财政部副部长Jonathan Coleman,因采纳了OIO对有关法律的解释而“在法律上误导了自己”。

因此,法官驳回了部长们对Crafar农场收购要约的批准,并指示OIO和两位部长重新考虑鹏欣的收购。

反对者:对决定表示欢迎

鹏欣集团的竞争对手、crafar农场新西兰收购财团发言人Alan McDonald说,法官的决定确认了他们的观点,即上海鹏欣对Crafar农场的收购不会为新西兰带来任何额外的经济利益。

“新西兰奶农是世界上最好的,如此说来,海外投资者可以进来并提供比你从新西兰奶农那里能得到的还多,我们实在不认为这有道理。”

他说,高等法院法官已得出类似的结论,并驳回部长的批准,这是令人欣慰的。

工党领袖David Shearer也对法官的决定表示欢迎。

“政府处理这件事的过程一直是绝对混乱的。”

“它一直有意把这块宝贵的土地出售给上海鹏欣,尽管有明显的证据证明对新西兰来说,这不是正确的决定。” David Shearer说。

与此同时,绿党领导人Russel Norman利用法院的决定声称,鹏欣交易是在中国政府官员游说之后被批准的,因为中国政府官员已明确表示这项交易对中国和新西兰之间的外交关系很重要。

新西兰优先党党魁Winston Peters也表示,法官的决定毫不奇怪,他从来不相信经济效益的检测会令人满意。

他说,毫无疑问,政府将先决的观点带进审批这一程序。

鹏欣:仍然有信心

在高等法院裁决后,鹏欣集团发言人Cedric Allan说,“从来没有一项收购受到如此严格的审查。”

鹏欣对这一决定感到“非常惊讶”。

他表示,鹏欣不打算对法官的决定提出法律上的挑战。

“我们只需要耐心等待。”

“我们的提议已经过海外投资办公室长达9个月的最详细的评估,我们非常有信心,他们已经得出正确的结论,”他说。

他相信,鹏欣的申请在经过政府进一步的详细审查后,仍会成功。

总理:吸引外资会更难

总理约翰·基对高等法院的裁定回应说,“通过法院的裁决,现在对这一法律有了不同的解释,它含义重大。”

“很显然,(对经济利益的)检测方式是非常不同的,因此,海外投资办公室作出的决定可能是非常不同的。”

然而,他表示,“绝对有可能OIO将提出同样的建议并且部长们将会接受。”

约翰·基说,政府将会就以往土地销售状况以及追溯法是否需要修改以保护以往的买家而寻求法律意见。

“从2005年起,对每个申请的考虑,都是基于以前对该法律的理解,就像OIO解释的那样。”

当被问及法院的裁决是否可能会影响到最近电影大亨詹姆斯·卡梅隆对Wairarapa农用土地的购买时,约翰·基回答:“谁知道?这是问题所在。”

约翰·基表示,该项裁定可能会使任何外国投资者入股新西兰都更加困难,他正就在这个问题寻求建议。

部长:需要新的解释

高等法院做出决定的当天晚上,土地信息部部长Maurice Williamson和财政部副部长Jonathan Coleman,在一份声明中表示,Forrest Miller法官的判决是对“复杂立法的一个新的司法解释”。

他们指出,法官拒绝了由商业银行家Michael Fay率领下的新西兰财团的观点,即对鹏欣应予以拒绝,因为它不具备相关商业经验和智慧。

Maurice Williamson说,高等法院的判决改变了对申请中应如何评估经济因素的解释,法院已裁定,这些因素应通过询问如果“有和没有”海外投资结果各会怎样来评估。

他说, OIO和政府在重新考虑上海鹏欣竞标和未来所有的申请时将不得不运用不同的检测方式。

Williamson先生还警告说,如果新西兰人购买这片土地,也不能保证他们将投入足够的资金来改善这些农场,就像对一个外国买家所要求的那样。

毛利基金:愿和鹏欣商谈

在高等法院下令政府重新考虑鹏欣对Crafar农场的收购后,两个毛利King Country land信托基金的主席说,他希望与上海鹏欣建立关系。

Tiroa E 和Te Hape B Trusts 也是参与寻求司法审查的Crafar农场新西兰购买集团的成员之一。

其主席Hardie Peni说,高等法院的裁决受到受托人的欢迎,因为这一决定支持他们将农场保留在新西兰人手中的观点。

他说,他希望跟中国买家商谈对大家都好用的策略。

Peni先生说,他的第一个想法是与中国集团正式坐下来,看看他们可以修补弥合之处并创造双赢的局面。

投资顾问:中国“会视之为种族主义”

总部位于北京的新西兰投资顾问公司经理David Mahon说,考虑到在南岛一直有德国利益集团的巨额投资,高等法院作出的裁决是令人担心的。

“这令人思考,只有中国投资者触发了此项判决而其他非中国投资者却没有,”他告诉Radio New Zealand。

他认为,如果海外投资办公室复议后拒绝这项交易,其影响将是巨大的。

“因为中国会认为,新西兰对大多数发达国家的投资是友好的,但肯定不是发展中国家,尤其不是中国。”

David Mahon说,法院的决定有阻止中国投资者的风险。

“围绕对这项交易初步批准的争议,来自政治上的信息和新西兰普通媒体的处理,使新西兰看起来是相当种族主义的国家和相当反改革的,我不相信是这样。

“不幸的是,中国的投资者和中国人会这么看。”

他说,中国即将成为新西兰最大的贸易伙伴。

“为什么我们总是有选择地使中国不舒服或试图推开中国,这没有任何意义。”

OIO:几天内拿出新建议

OIO经理Annelies McClure 说,高院的裁决只可能影响到21项对新西兰益处的评估因素中的四项。

“在对部长们的新的建议中,我们将运用法院指示的方法,”她说。

OIO表示,预计将在几天之内向部长提出新的推荐建议。

Crafar农场的接管人KordaMentha表示,交易的截止日期已被推迟到下周三。

据报道,更新后的OIO建议,将再次交由土地信息部部长Maurice Williamson和财政部副部长Jonathan Coleman决定。

如果其决定对上海鹏欣不利,这项交易将再次向所有买家开放,包括Landcorp和由Michael Fay率领的新西兰财团买家。

如果OIO再次批准了中国的投标,很可能Michael Fay财团将采取更多的法律行动。

媒体:法律需要澄清

NZ Herald 针对高等法院的裁决次日发表社论说,高等法院的裁决再次突显了海外投资管理体制的浑水。这使Michael爵士——不只第一次——能够使用一个法律的挑战,来扰乱看上去是正常秩序的事情。

社论认为,法官Miller的裁决将不会被海外投资者忽视。他们想要确定性,而不是一个申请,甚至在一系列特殊的条件已被接受后,被以这种方式推翻的可能性。是到了一套明确的原则被采用,并且被坚持的时候了。



手机版




上一篇:噓! 別隨便說話了
下一篇: 巴士之旅 揭示赌博问题

[文章搜索]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19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