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Terry Serepisos先生的跌宕人生

作者: 张又    人气: 2540    日期: 2011/9/29


债台高筑的地产开发商Terry Serepisos先生早就传出了资金周转不灵的消息,从2010年新西兰财富榜开始,Terry Serepisos的名字就消失了,只是凭借他个人的能力和规模,这两年一直在苦苦支撑。他对新西兰足球事业卓有贡献,直到上个星期五,他还是惠灵顿 Phoenix足球俱乐部的老板。他用各种方法试图避免破产,但到了9月26日周一,不可避免的破产还是降临了。

当日在惠灵顿高院,法官David Gendall拒绝了再次延期,指出Terry Serepisos的债务问题长期存在,现在破产才最能保证商业世界的利益。

“现在是时候让官方受让人来调查Serepisos集团的情况了。”他说。

Terry Serepisos大约欠下20多名债权人总计约2.03亿纽币的债务。他的倒台也和南坎特伯雷金融公司(SCF)的垮台存在关联,已经被政府接手的南坎特伯雷金融公司单独索偿超过2200万的债务,并启动了破产程序。

Terry Serepisos的最后一分钟的努力,是从一家位于香港的商业银行那里,贷出了一笔总计2000万美元的贷款,并可以最快在本周五将其中500万美元资金打到新西兰账上,但是法官最终认为,这些钱于事无补,“并不令人满意”,他说破产是“适时而公平的”。

当一个大户被分了田地

Terry Serepisos破产了,一切都变了。原先浮华光鲜的生活,和现在的正好形成鲜明的反差。他时尚、他豪华,但那都是在他破产之前。

豪宅和名车自然不用说了,连他身上的专人设计的衬衫,如果不穿在身上的话,也可能被债权人撸走。

在债权人你争我抢的急切中,任何值钱的东西都要拿来抵债。其中一名债权人(Foundation Custodians)已经获得了法庭的允许,可以获取并转卖Terry Serepisos先生的装满时装的衣柜。

Terry Serepisos 的豪宅Terry Serepisos自用15栋住宅,包括价值几百万的主要住宅(位于惠灵顿临海的Roseneath区,如图),这些都将被强制拍卖。他很可能最后只能剩下1万元的家庭用品。

这位时尚爱好者曾经拥有男装连锁店,有段时间他每周都订做一件新衬衫,直到衣柜中有超过100件这样的衬衫。

9 月25日,Terry Serepisos收藏的宝物之一——一辆新西兰少见的“鲨鱼脸”法拉利F430 F1 Spider(如图)在Turners拍卖行Penrose总部被拍卖,和Serepisos的其他法拉利一样,这辆4.3L排量的车行驶里程很少,只有 2600公里。结果该车以20.45万元拍出。

在拍卖现场,执行现场代理的男子不愿意透露他的客户的姓名和国籍,只表示他的客户对能拿下这辆车欣喜异常。Turners从20万起跳,降至18万后,主要追拍者为一名亚洲男子和这名用电话的拍卖代理人。

Terry Serepisos的法拉利在Turners拍卖现场。Photo  Doug Sherring这辆汽车的最高时速为315km/h。

破产后根据规定,Terry Serepisos本人拥有的汽车,价值不得超过5000元,为期3年。

在Terry Serepisos的房产方面,一些潜在的买家希望能趁着这个时候,买到便宜货。Serepisos名下的地产包括惠灵顿主街上的几个公寓单位,惠灵顿中心城区ASB大楼上的商用房以及Petone的一栋商业建筑。

Harcourts惠灵顿团队经理Marty Scott说,“自从破产消息宣布以来,我们已经接到一些电话,询问有没有值得购买的物业。”

地产业大亨Bob Jones也开始在Terry Serepisos在惠灵顿市中心的物业里转悠了。

Terry Serepisos名下的大部分物业都是公寓单位,其中民用物业最多时约150个,商用物业共6个,现在有些已经出卖,有些在市场上,但是不是所有的都需要卖,还要看各贷款承押人的各自决定,如果他们选择卖掉拿钱,那么一般会在两三个月之内上市。

普华永道合伙人John Fisk介绍说,在破产后的3年之内,Terry Serepisos有一系列的规定需要遵守,他基本上只能过着简朴的生活。“等到3年期结束了,你也可以重新开始。”不过首先,2亿元的债务需要有着落。

新西兰总理约翰.基本周说,Serepisos的破产对于纳税人是一个坏消息。

约翰.基说,因为他和南坎特伯雷金融公司有债务关系,而现在因为南坎特伯雷倒闭后根据Retail Deposit Guarantee Scheme是政府接盘,所以等于他欠下纳税人数百万,“我认为这意味着纳税人被欠下的钱实际上将不能百分百赎回。”

对新西兰足球事业贡献卓著

如果说Terry Serepisos先生有什么可以载入史册的话,那么当然是他对新西兰足球事业的贡献,是他让惠灵顿的职业足球队起死回生,并将其推动到一个新西兰足球界都没有达到的高度。

曾经的座驾法拉利F430据说,Terry Serepisos是在一次理发时坐在椅子上,忽然动起了念头。

那是2007年,Serepisos一边理发,一边听着收音机里说,新西兰的足球事业恐怕从此就要消失了,因为没有人愿意拿出120万元的甲级联赛的加盟费……

当 时的情况是这样的:新西兰的奥克兰代表队New Zealand Knights' (NZK)在2006-2007赛季场上表现太差,同时俱乐部资金有问题,因此澳洲足联(Football Federation of Australia (FFA))准备取消他们的甲级联赛资格,随着NZK董事会的辞职,澳洲足联将资格许可,转至新西兰足协New Zealand Soccer(NZS,现更名为New Zealand Football)名下,然后,澳洲足联给了新西兰足协一张2007-2008赛季的甲级联赛的临时许可,但是如果没有钱交加盟费的话,那么将没有一支球 队能够代表新西兰征战当赛季澳洲足联的甲级联赛,这一名额很可能会被另外一支澳洲队代替。

Terry Serepisos听了这段广播后据说动了心,在最后关头,他开出了一张125万元的支票,一个新的俱乐部——Wellington Phoenix Football Club诞生了。

Terry Serepisos后来承认,是因为他死于白血病的哥哥Kosta最终促使他做了这个决定,“我个人是富有的,我自己会想我能贡献什么,我用所有的钱,也不能挽回我患白血病的哥哥Kosta的生命……所以我投入到Phoenix中,创造了一个在新西兰足球历史上独特的事件。”

从250个名字中选出的Phoenix(凤凰)的名字,“它代表了新的开始,从灰烬中重生,惠灵顿人的支持将从此开始。”

Wellington Phoenix成立后的第一场甲级联赛,是在Westpac Stadium对阵澳洲的Melbourne Victory,当时,在具有象征意义的俱乐部第一次开球之前,Terry Serepisos带着哥哥Kosta的女儿Livia,走到场内,由这个小女孩将球放到中点,“正如我说的,这件事因为我的哥哥而开始,所以,这是一个 令人感动的时刻。”

首场比赛,在1.4万球迷的助威中,Wellington Phoenix以2:2逼平了Melbourne Victory,这支足球队从此开始了一段较为精彩的旅程:

2007年3月,Terry Serepisos保住了一个3年的资格,可以经营一只新西兰足球队参加澳洲最高水平的甲级联赛。当时,新成立的俱乐部一时却没有专门的管理人员,没有赞助商,没有训练场地和器材,也没有主场;

2007年期间,俱乐部两次打破了在新西兰国内的足球比赛观众人数,Yellow Fever(因为惠灵顿足球队传统服装为黄白色,因此球迷的追捧被称为Yellow Fever)现象初现端倪,Serepisos获得当年惠灵顿体育个人贡献奖;

2007年11月,Sony新西兰公司加入赞助商行列;

2007年12月,Serepisos联系了LA Galaxy前来比赛,出现了3.2万球迷观战的前所未有的盛况,打破国内单场足球赛观众人数纪录;

2010年2月,Phoenix打入澳洲甲级联赛半决赛;

2010年4月,澳洲足联将联赛许可延伸5年,这样至少可以保证到2015-16赛季的比赛;

2010年,Serepisos的债务问题也开始严重;

2011年2月Serepisos出卖俱乐部一半的所有权,同时小道消息说新西兰足协有意将惠灵顿凤凰队移到商业前景更好的奥克兰,重新命名为New Zealand Phoenix,但Serepisos坚称他不会和他心爱的球队分开。

2011年9月,Serepisos丧失对Wellington Phoenix Football Club的控制权。

Serepisos能凤凰涅槃吗

和大部分倒闭金融公司的老板不同,尽管Terry Serepisos在发迹的时候个人生活也极尽奢华,也约会名模,但是现在他没落了,并没有多少人愿意在他的坟墓上跳舞。

惠灵顿的商业圈子甚至表达了某种同情,他们说,有信心Terry Serepisos还能再站起来。

惠灵顿雇主商会主席Ken Harris说,像这样的失败也许是成功之母。

他说,这不是对Serepisos个人的总结,而是就生意的可持续性而言,他认为,拥有像Terry Serepisos这样想象力和驱动力的人,有足够的机会再次成功。

Terry Serepisos曾在电视系列The Apprentice中客串主持人,做出美国富翁的新西兰版的形象,2009年以后他债务缠身便逐渐淡出了人们视野。

National Business Review的Matt Nippert认为,法定受让人将接管Terry Serepisos的财务,并试图偿还他的债务。

“他会重新来过的。破产应该不是Serepisos的故事结尾,当然是Century City集团的结束——这个他已经花费10年营建的帝国。”他说。

Matt Nippert认为,破产会给Terry Serepisos 3年的休整期,在这期间,他不能做公司总裁。“他个人的生活也会被削减至最低,他的法拉利20.5万卖掉的,然后他只被允许开5000元的车。”

惠灵顿商人Frank Wong接下了Victoria St上原名为World Trade Centre的12层的商业写字楼,包括里面存留的大量办公文件。ANDREW GORRIE Fairfax NZ破产程序仍在进行中,惠灵顿商人Frank Wong接下了Victoria St上原名为World Trade Centre的12层的商业写字楼,包括里面存留的大量办公文件。

Frank Wong对媒体说,看起来Serepisos对他的商业帝国管理比较混乱,一些应该存放在保险箱里的文件也被随便放置。

Terry Serepisos自己宣称他拥有的财富总值接近4.5亿元,不过据外界估计可能只有1.4亿元。



手机版




上一篇:一段并不陈年的往事
下一篇: 半数囚犯为毛利 Shaples:司法体系歧视是原因

[文章搜索]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19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