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提倡禁欲,还是推广避孕——新西兰校园性教育该怎么教?

作者: 张又    人气: 2250    日期: 2011/9/22


Sex%20Ed本 周,校园性教育再次成为热门话题。本周一的报道中,几位家长纷纷对学校“骇人听闻”的性教育方式表达不满——他们抱怨学校本末倒置,将性教育重点放在性行 为上,却没好好告诉孩子们小baby是怎么产生的;周二一位少女妈妈用亲身经历在媒体上表示,可怜自己当初没有接受良好的性教育,要不就不会这么早起当少 女妈妈了;周三,NZ Heralad再有一篇报道说,国际研究显示,学校推行良好的综合性教育项目,可有效推迟青少年首次性行为的时间,减少风险性行为。

这篇报道引述新西兰家庭组织Family Planning首席执行官Jackie Edmond的话说,校园性教育在青少年首次性行为之前开展,效果最好。

“综合性教育是让孩子和年轻人具备相关知识、技巧和安全的观念,能够建立愉悦的关系而不以健康和责任的缺失为代价。

“这种性教育要比孩子小时候的那种内容更多,应该趁他们年少时开始。”

Edmond说,性教育只有适龄的,才是好的。青少年随年龄增长,也不断增加信息和技巧的积累,同时,也不能忽视对价值观、性关系的决策、交流以及对抗压力的教育。

Edmond表示,学校和家庭是最好的性教育提供者。其中,“父母是第一位的,他们自己的关系、性别角色等,对孩子也起到示范作用。”

本周,媒体报道奥克兰一名12岁孩子的父亲,对于学校的性教育内容大为震惊,其后数百名父母纷纷表达了他们的愤慨。

报道说,这位学生的课堂讨论包括是否可以用肛交、口交代替一般性行为,是否可以在女孩愿意的情况下玩她的阴蒂。

家长们表示,这样的教育将使学生误入歧途。

国际研究显示,好的性教育课程的确对帮助青少年有积极意义。

美国一位资深学校性教育研究者Douglas Kirby在研究了48种校园性教育课程之后,发现三分之二具有积极影响;40%的学生推迟了首次性行为,减少了性伙伴数量,或是增加了避孕措施;近三分之一的学生减少了性行为频度,三分之二的学生减少了不安全性行为的次数。

这是新西兰教育部曾经刊印过的一种性教育小册子,不过里面对避孕提到的甚少,按照当时的观念,在青少年中普及避孕知识会助长性行为的发生频度。学校董事会各自决定性教育内容

在新西兰,直到2001年才开始在学校推行性教育,但目前并没有一套完整的教学标准。各个学校董事会有权决定教什么、怎么教。学校可以决定他们进行何种性教育,只要他们和学校所在的社区事先协商好。学校会每两年和社区讨论一次。

因为没有统一规定,所以性教育的结果在新西兰各校之间也千差万别——当然,不是所有课程都符合“高质量”标准的。现在在学校中教授12岁大的孩子,什么是肛交、口交以及如何使用避孕套等,据报道也是很常见的。

在2007年一个ERO报告曾指出,在7年级到13年级中的“大多数性教育课程没有有效满足学生需要”。

在经合组织OECD国家里,新西兰的15-19岁青少年怀孕人口比例是第二高的,每1000名青少年中有28.4人,仅次于美国,是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的两倍,是丹麦、日本、荷兰和瑞典的四倍,所以,少女怀孕和少年父母一直是新西兰的热门话题。

每年在新西兰大约有3800个婴儿是由少女妈妈生下的,其中绝大多数都是无计划意外怀孕的结果。

如何降低新西兰青少年怀孕比例呢?

于是,根据学校态度不同,就会有两种教育方式:一种是教你“不要”,一种是教你“如何”。
两种态度,也正好是国际上对于校园性教育的两个不同态度。

大部分新西兰家长认同“禁欲”式的校园性教育

去 年,新西兰家庭慈善组织(同时也是游说团体)Family First委托调查公司Curia展开一项调查,调查新西兰的父母对于学校的性教育,到底是希望“禁欲”式的方式——即引导学生们一切等到毕业以后,足够 成熟了再说;还是使用“教学”式的——即引导学生更多理解性行为,重在教育他们要使用避孕套等等。

Curia调查公司的老板是国家党前媒体顾问David Farrar,David在问题设计上花了一番脑筋,因为他认为对于一个错误问题的正确答案,要比一个正确问题的错误答案还要糟糕,他的调查结果将会被用来游说政界。

问题最后设计为:“作为学校教育的一部分,性教育是否应该劝导学生禁欲,直到他们长大后有能力自己处理怀孕可能带来的后果?”回收1000份问卷以后,发现69%的家长同意这种禁欲式的教育。

调查的结果正好和Family First的看法一致,他们也利用这个结果,向政界游说,向另外一个和他们看法不一样的社会团体——Family Planning First New Zealand施压。

Family Planning是新西兰另一家非盈利社会团体,主要职责是对性与家庭中的困难提供帮助。

Family First一直对Family Planning的性教育宗旨提出质疑,认为Family Planning在宣传中,向青少年传递的信息多半是“使用避孕套”“每个人都会这样”等等。

达尼丁Tahuna Normal Intermediate老师Yvonne Toa正用各种形象的“交通符号”来上一堂性教育课 Photo by Craig Baxter Family Planning当然否认指责,他们不认为Family First的调查结果说明任何问题。Family Planning执行长Jackie Edmond说,“我们当然告诉青少年尽量延后他们的性行为,直到他们体力、智力和感情上都准备充分的时候。但是我们同时要非常现实地看待这个问题:总是 有年轻人会过早开始性行为的,这是禁不了的……我们不像有人指责的那样,只是给学生一个‘如何去做’的小册子,我们觉得提供他们完整的信息是非常必要的, 其中还包括如何谈判,如何拒绝。其实,Family First/Curia调查的结论,让青少年足够成熟再有性行为,和我们的初衷并不矛盾……”

国际上同样有禁止还是疏导的问题

父母、学生和学校都在选择青少年性教育的方向,而社会学家论及此事,已经不能不提一个绝佳的案例,就是美国性教育方向和青少年怀孕比例的相关曲线。

美 国青少年性行为在上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期间一直呈上升趋势,因此导致未成年少女妈妈不断增多。从1991年开始,由于担心艾滋病的威胁,美国社会开始 大力进行积极性教育,推动青少年使用避孕工具,因此使得美国的未成年少女怀孕现象大幅度减少,在将近20年的时间里不断下降。

但在布什担任美国总统期间,美国的性教育开始向保守的“禁欲教育”转弯,主张在中小学的性教育中,只教孩子们如何保持婚前性纯洁,而不提供避孕知识,甚至禁止提到避孕,推迟青少年首次发生性行为的时间。这个立场为布什赢得了不少保守派的支持。

保守派认为,禁欲者不可能怀孕,也不可能使人怀孕,更不可能感染性病。在2005年美国国会批准的预算中,有1.76亿美元用于“禁欲”教育。

然而,许多专家都认为,尽管“禁欲教育”可以劝说孩子们晚点再开始性行为,但一旦孩子们“越轨”,比起那些接受了普通性教育的青少年来,他们会更倾向于不使用避孕工具。

结 果果然不出所料。美国20岁以下的未成年少女怀孕率,结束15年的逐年减少的趋势,在2006年首次出现反弹。2006年美国15~19岁的未成年少女怀 孕率比2005年上涨了3%。2006年,平均每千名美国15岁至19岁的未成年少女中,怀孕者达到了71.5名,怀孕率高达7%。

与此同时,未成年少女流产的比例也有所提高。在2006年,美国20岁以下的未成年少女,每千人就有19.3人做过流产,这一数字比前一年升高了1%。

美 国每年怀孕的未成年少女大约在75万人左右,其中四分之三是意外怀孕。选择生下孩子的未成年少女妈妈中,80%都会受到贫穷的困扰,大部分人不得不依靠福 利救济生活。因此,青少年怀孕比例止跌回升这一现象,立刻引起了美国社会的普遍关注。尽管媒体大肆渲染美国前共和党副总统候选人佩林19岁的女儿愉快地抚 养儿子的故事,但未成年少女妈妈们面临的严峻现实仍然难以忽视。

“禁欲教育计划”实践中增加了青少年父母的比例。奥巴马政府上台后,不得 不“两条腿走路”:首先减少了对那些致力于劝说青少年“禁欲”的各种组织的拨款,另外推出了一项高达1.1亿美元的防止青少年怀孕计划。根据这项计划,美 国政府将采取“被证明有效的方式”来防止未成年少女妈妈数量飙升,但同时也没有完全否定禁欲教育。

未成年妈妈数量过高将是社会的负担

本地媒体曾报道一位16岁的新西兰少女妈妈的故事,这位名叫Libby的女孩因为一次意外怀孕,而改变了之后几年的人生轨迹:她听从学校的“建议”退了学,然后来到奥克兰的Eden Campus青少年父母学校。

青少年父母学校都是由新西兰教育部设立的,在奥克兰一共有两所,都挂靠在高中下面,其中Eden Campus青少年父母学校是挂在Auckland Girls Grammar School之下。在这里,她生下了女儿Aaliyah,也结束了高中学业。

当Libby 23岁时,她女儿Aaliyah也6岁了。经过几年的波折,她的生活才回到自己的轨道上了,她在AUT的商业管理学位也快毕业了,同时她还有全职工作管理 一家零售商店,她决心给自己渐渐长大的女儿做榜样。她感激Eden Campus青少年父母学校给了她重新开始的机会。

“我不能说Eden Campus拯救了我的人生,但如果没有他们,我今天不会上大学,我甚至也不会念完高中。想想如果在一所普通高中里生孩子,那简直太糟糕了。但是在Eden Campus,你周围的人都是和你同样经历的人,感觉就要好很多。”

Libby也许是一位经过努力、成功度过难关的少女妈妈的典型,但她最想告诉那些高中生的是,今天的生活来之不易。

“青少年父母肯定不是理想的父母类型,我为了挣脱出困境费了大气力……最理想的方式当然是先进大学,然后找工作,然后买一个房子,然后再生小孩。如果你太早生小孩,生活的事情就变得更难……但如果确实发生了,你还是需要勇敢面对。”

她 认为现在新西兰的青少年性教育教了足够的东西,但是却没有给学生们足够深刻的印象。她现在觉得,如果本地的学校请她去给孩子们上一节课,或者把学生们安排 到奥克兰Eden Campus,到这个青少年父母学校去实地看一看,了解一下不安全性行为为青少年所带来的后果,那会绝对是“震撼教育”,效果一定好很多。



手机版




上一篇:财长预期经济不景气
下一篇: 法国队启用新人的成败

[文章搜索]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19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