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美古关系正常化:意识形态“墙战”走入历史

   作者: 文扬    人气: 1333    日期:2015/1/8
美国与古巴突然宣布两国启动关系正常化,世界为之一振。

国际舆论普遍称赞这一举措,同时也充分意识到其历史意义。欧盟外交事务官员将之形容为继柏林墙倒塌之后“又一堵墙开始倒塌”。

高墙相继倒塌,是个很形象的描述。这个世界的确有过很多隔离墙,它们是人类20世纪意识形态“软战”的遗迹。国家与国家虽然山水相连,近在咫尺,却被这些高墙所阻挡,不能互联互通,进行正常的经贸和人员往来。

美国对古巴实行政治孤立、经济金融封锁和贸易禁运政策,自1959年菲德尔·卡斯特罗执政开始一直持续至今,也是当代历时最久的隔离墙之一。

但为什么又一个接一个倒塌了呢?归根结底,是因为这些墙所使用的建筑材料无非是些似是而非的意识形态观念,是一种随时都会在人们的思想发生改变之后发生风化分解的东西。

曾几何时,共产主义和自由主义这两大近现代“元叙事”都曾大力生产意识形态建筑材料,通过砌垒高墙,开展“墙战”。

高墙所立之处,是一面面迎风呼啸的观念大旗。最艳丽刺目的大旗,曰民主,曰自由,曰人权,曰法治,曰平等,曰公正,它们竖立在国家的边界上,将那些“不民主”、“不自由”、“没人权”、“没法治”、“不平等”、“不公正”的国家隔离起来。

在意识形态“墙战”的高峰时期,战事如火如荼。有柏林墙、“三八线”等防御性的墙,也有对所有社会主义国家实行贸易禁运这种进攻性的墙。

最戏剧性的一战,是原本在社会主义国家上空高高飘扬的道义大旗“民主”,被西方国家通过精心谋划的理论和实践操作,如探囊取物般夺到了自己手里。

对于这场重大的战略失利,人民大学杨光滨教授在最近出版的新著《让民主归位》中有一段精彩的描述:

“面对来势凶猛的社会主义运动即大众权利政治,在与社会主义国家的竞争中,西方思想界必须转型,转而论证自己的制度为什么就是民主的。

一 个绝顶聪明的人出现了——熊彼得。在熊彼得那里,流行几千年的‘人民主权’即人民当家作主的民主理论被改造为‘竞争性选举’;民主就是选民选举政治家来做 决定的过程,而政治家如何做决定、议会如何立法,均不是民主政治的范畴。这样,熊彼得来了一个简单的颠倒:传统的人民主权理论把人民当家作主当作第一位 的,而在他那里,选举过程是第一位的,人民当家作主是第二位的。经过西方社会科学几代人的努力,‘熊彼得式民主’在萨托利的《民主新论》那里得到最完整系 统的阐述和肯定,并把‘竞争性选举’作为类的二分对立,作为划分有无民主的根本标准,有则是自由民主,无则是极权主义或威权主义。”

而围 绕“自由”大旗的攻防战,也是差不多的情况。社会主义国家大多是通过民族解放战争的胜利建立起来的,所争取到的不是别的,正是摆脱了帝国主义侵略和殖民统 治这一宝贵的“国家自由”。这就意味着,二战后独立的各个“民主主义共和国”,既是民主的,也是自由的,在意识形态战场上,原本占有着极大的道义优势。

但 和“民主”大旗的丢失一样,“自由”大旗也被西方夺到了自己手中。英美社会科学家们通过淡化国家这一主体,一味突出公民和个人,将“自由”的定义收窄为个 人自由和公民权利,甚至不顾经济自由是一切其他自由的基础这一基本常识,将“自由”完全等同于政治议题上的言论自由,然后与“竞争性选举”对接,成了西方 式的“自由民主”。

浴血奋战换来了“人民民主”,却被西方拿走了“民主”标志,前赴后继争来了“国家自由”,却被西方更换了“自由”定 义;失去了所有道义大旗的社会主义阵营,在意识形态战场上基本上就是任人宰割了。明明是名副其实的“民主主义共和国”,却统统被戴上了极权主义或威权主义 的黑帽子。

这就是包括古巴在内的各个社会主义国家的根本困境,也是西方之所以能够在意识形态“墙战”中为所欲为、动辄以道义的名义对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发起封锁制裁的根本原因。

不难想象,如果不是这样,如果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实践上,“民主”还保持着大众权利政治的本意,“自由”还保持着大众经济自由和国家自由的本意,各社会主义国家和人民共和国在道义上处于优势,西方各资本家国家处于劣势,那么,整个世界政治形势将与现在大不相同。

对于各社会主义国家来说,如果民主和自由的大旗始终在自己手里,也就不至于靠闭关锁国等极端措施抵御西方的进攻,不会时刻保持高度警惕防止西方的和平演变;少了国内的“亲西方派”和“带路党”,自身的政治改革、法制建设和社会发展也都会从容和顺利许多。

从历史逻辑上看,很多社会主义国家的政治集权和威权,恰恰不是政治改革裹足不前的原因,而是意识形态软战接连失利的结果。

但假的就是假的,真的就是真的,时间最终会起作用。以中国为主力军,在充分享有了国家自由和大众权利之后,通过改革开放,人民共和国在改善民生、扩大经济自由方面实现了高速发展,反倒越来越突显出政治保持威权、经济持续开放、民生优先发展这个社会主义体制的特殊优势。

与 之恰成对照,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西方国家长期以来任由资本高于权力、寡头强于政府、私权大于公权的体制弊病开始暴露无遗。虽然在意识形态软战中 还继续占据着表面上的优势,但其进攻性的力量已越来越衰弱;近年来发动的各场“颜色革命”,已沦为地缘政治的策略性工具,全无真实道义可言了。

这就是美国放弃封锁古巴的既定政策、启动两国关系正常化这一转变的大背景。世界大势,昭然若揭,想靠假的民主自由打垮人民共和国、维持西方资本集团的全球统治,这种企图不仅不能得逞,最终一定还会自伤。

高墙轰然倒塌,几家欢乐几家愁,“异议人士”们茫然若失——说好的“人权高于主权”呢?随着“墙战”走入历史,假的软战走入历史,食古不化的政治僵尸们也将走入历史。▊

2014年12月20日





微信热门文章

分享此页到:

上一篇:大国外交并不以软硬为标准
下一篇: 李世默和“周末政治”新范式


[文章搜索]

微信热门文章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7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