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香港学运正在将民主闹成反民主

   作者: 文扬    人气: 1145    日期:2014/9/28

一直以来,北京坚持其对港政策的一致性和连贯性,不随反对派的激进举动你来我 往,上下起舞,无论是白皮书的发布、人大常委会的决定,还是针对香港问题的高层讲话,都只按既定的日程和步调进行,这就让香港反对派花样翻新的表演越来越 像自导自演的独角戏,一众演员对着无形的假想敌,做壮怀激烈殊死搏斗状。

本周的新戏叫学生罢课,不管外界作何反 应,事先宣布的戏目只能如期上演,于是,从本周一开始,先是大专生演员们按剧本的编排伴着鼓点阔步上场,齐唱“革命不老”,公开倡言革命,剧情高潮竟然是 违法包围礼宾府,高喊“缉拿梁振英”,并在政府总部广场发动暴力冲击。而到周五又有数千中学生加入了闹事阵营。

把 青年学生推上前台,这场新戏的台词是事先写好的,导演们早有盘算:既然学生们顶着“天然有理”的光环,披着“倚小卖小”的铠甲,具有特殊优势,那就干脆一 不做二不休,借孩子们之口把泛民激进派想说的话一股脑全抛将出来,想干的事一鼓作气全干了,上演一出“过关斩将”大戏,推动革命一举成功。

但 愿望和现实之间差距太大。就看那一纸《学联大专学界罢课宣言》,令人叹为观止,通篇大谈政治议题,却丝毫看不到现代民主的协商精神,反而再次无可救药地落 入泛道德化的陈旧俗套。在宣言所描绘的图画中,北京的面目就是“以天朝自居”的“中方暴政”,人大常委会不过是170个“钦点”代表,梁振英无非“僭建特 首”,工商界精英全是“大财阀”,京港合作成了“党官商狼狈为奸”,普选方案就是“专政统治”,国民教育等同“洗脑”“荼毒”...呜呼呜呼,既然上上下 下全是恶魔,里里外外都是暴行,连本土的港铁公司也本性“贪婪”,新界东北早成“北方财阀的炒家乐园”,那么,还费这么多口舌干什么呢?昔日徐敬业讨伐武 则天,孙中山挑战袁世凯,都是一边发布檄文高喊“班声动而北风起,剑气冲而南斗平”,另一边就旌旗战鼓直接起兵了,因为好人和妖魔无法沟通,不可能平等协 商达成妥协,就只能中原大地上刀枪相见!

在一个已经启动了渐进民主进程的成熟社会,走向刀枪大战的行动决不是民主,而是反民主、反自由、反社会。

学 生们年轻气盛不明事理情有可原,幕后的中外大导演们也是这个幼稚水平?都21世纪了,自称是要推行“国际标准”的现代民主斗士,一张口竟然还是古代帝王政 治那一套!一事当前,基本事实都没搞清楚,问题出在哪儿也没弄明白,上来先做一番好人坏人、圣人妖魔的道德划分,把对手敌人统统妖魔化之后,再为自己披上 代表“72万个热炽灵魂”的英雄战袍,拉开天地沉沦圣人出世的布景,奏响弥赛亚救赎众生的乐曲,大义凛然走出教室冲上街头!

若不是中国古典小说看多了,就是美国好莱坞大片看多了,从这种幼稚的世界观出发,这么一个低起点,距离现代民主政治的大厦何止百丈之遥!

不是向往英美政治文化吗?远者有13世纪英国的大宪章,近者有18世纪美国的费城会议,哪一个是靠肤浅幼稚的道德评判促成协议的?哪一个不是本着坚韧的妥协精神凭着高超的谈判技巧一步步艰难取得的?一个最简单的民主政治常识,学生们不懂,大导演们也不懂吗?

再 看最后的具体要求,更是离谱,激进派内心的愿望可以理解,但借学生们之口痴人说梦是不是也太侮辱了年轻人的智商?第一条是要将普选方案拉到激进派的方案 上,一次性地拆掉北京设置的闸口门锁;这一条虽然还是偏于激进,但多少也算是一个方案,并非完全不能谈。但从第二条开始,就近乎疯话了:单方面想要一劳永 逸解决泛民派无法顺利出头的问题,于是提出要废除立法会中的功能组别;又因为还想要彻底打败对手,自己称王,所以第三条和第四条提出要中央政府收回决定并 低头道歉,否则就要特区政府里所有的政治对手全部下台!

可以说,如果前一部分的泛道德化图画是中学生水平,最后 的四点无妄要求就像是小学生水平。全世界的小朋友都读过普希金的童话《渔夫与金鱼的故事》:渔夫的老太婆先是要一个新的木盆,金鱼满足了她的要求,然后她 又想当“世袭的贵妇人”,后来又想当“自由自在的女皇”,金鱼都一一满足了她的要求,最后,她要当统治一切的“海上女霸王”,并要金鱼亲自伺候她…。结局 是什么众所周知,无需赘言。

以漫画的方式描绘局势,又以童话的方式提出诉求,通过这篇可笑的《宣言》,再次坐实了人们长期以来的推断:幕后的中外策划者们就是故意不要谈判,就是要闹事,要暴乱。

将 正常的民主翻转成恶意的反民主一点不难,而且选择权就在激进派手里。使用狼狈为奸、坐纣为虐、暴政、洗脑、荼毒、伪民主这些尖锐的词汇描绘局势,喊出“缉 拿梁振英”之类的口号煽动非理性情绪,既容易且痛快,但毫无正面意义,既无助于澄清问题,更无益于表达立场,最后只剩下一个作用:掩护他们从正常的民主政 治谈判中退出,转入反民主暴乱。

那些还在幻想着通过学生闹事推动真民主的人们,不妨想一想:以这种自外于民主政 治的反民主方式争到的“国际标准的真普选”,会是什么东西呢?可以肯定的是,越直接的普选,其过程越复杂,其结果越出奇。如果这些发誓要为香港人“重夺未 来”的勇士们,当面对新的对手、新的政敌时,还是如此这般先画神魔动漫再讲幼儿童话,还是这样一言不合即刻罢课、不懂谈判只会上街,有可能实现人们想象的 那种“命运自主”的美好未来吗?

不妨再想一想:假设他们如愿以偿掌握了政治权力,他们又凭什么来阻止另一群更年轻、更激进的学生们以同样的自外于民主谈判的反民主暴乱形式来推翻他们自己呢

一边是美英势力的黑手操纵,一边是激进分子的放肆胡闹,幕后大佬们去中环悠闲地“会饮”,让无知的孩子们牺牲课业牺牲前程冲击法律底线为他们火中取栗…被泛民激进派一手制造出来的反民主运动,已经丑恶到了这个程度,香港社会对此还看不清楚吗?▓

2014年9月26日





微信热门文章

分享此页到:

上一篇:邓小平的伟业:国家归来
下一篇: 如果福山的第三个假设成立…


[文章搜索]

微信热门文章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7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