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南海风云检验习式外交

   作者: 文扬    人气: 1367    日期:2014/5/16

南海风云再起,中国在东盟峰会之前对越南和菲律宾同时显示强硬,引起了不小的反应。

直接反应之一,东盟十国在刚刚发表的《联合声明》中加入了团结应对的“共识”部分,这被视为离开了当年柬埔寨担任轮值主席国时的立场,表现得更为强硬了。同时,美国也不失时机地发声,指责中国“挑衅”。

直接反应之二,越南借机大闹,将海洋划界争端一步升级到反华暴乱,不惜撕破脸皮,拉开强力反击中国的架势。

评论者普遍认为中国的行为难以理解:即使不在乎强硬以对,至少不应四面出击;即使不在乎同时出击,至少不应选在东盟峰会前夕;即使不在乎把东盟的立场推向越菲,至少不应把东盟和越菲一起推向美日。尤其是,即使不在乎与越南的那一点特殊关系,至少不应先拿它当贼首开刀。

自习式外交逐渐成形以来,这是中国在南中国海面临的最大一次危机,连串的问号升起在中国周围:你这是在干什么?去年在香港的一次研讨会上,一位关注亚太局势的美国兰德公司研究员一再强调,他对中国与多个邻国在海洋方向上的冲突感到困惑,因为在他的计算中,这非常不符合中国的现实利益。

暂时还不知道他最近的看法,估计那份“中国亚太利益损益表”已经完全无解了。

然而,中国当然不认为自己在胡闹,习式外交也自有一定之规,所以,这里显然是存在着一个认知错位。美国人最为典型,从一种不讲历史、凡事都从现实利益划分着眼的世界观出发,中国的行为一向难以理解,甚至越来越看不懂。

而一旦换到中国的角度上看,事情又大不同了。最重要的一点是: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历史型的国家,一事当前首先要从历史缘由说起。

周边国家与中国的领土争端,可以说,在很大程度上正是历史叙事之间的冲突。这些国家保留着对当年中华帝国的历史记忆,它们会把今天的中国看成是中华帝国的复活,对传统海疆和岛礁主权的声索、与邻国关系的周期性紧张,正是帝国复活的表现,或者是新帝国主义的行为。

但中国却坚持着自己的“人民共和国”历史叙事:中国人民刚刚摆脱了帝国主义侵略和压迫不久,新的独立是人民国家的新生,不是清王朝的复活。人民中国在日益强大之后,虽然坚持不称霸,但无论如何要争回中国固有的传统权利。在帝国主义时代,领土的割让或取得体现的是统治集团的意志,甚至可以是帝王之间的交易。但“人民共和国”不可能,从理论上讲,每一寸领土都属于人民,任何国权丧失都事关全体人民。

周边各邻国,在近现代历史上,或者曾经作为列强之一对中国犯下过侵略罪行(如日俄),或者在殖民地时期及独立以后侵占了中国的领土(如越菲马印),所以,现在的双边关系,仍受历史上不正常关系的影响,需要重新调整。

在南中国海,中国坚持自己的传统权利,将“九段线”当作“传统海疆线”,对其范围内所有岛礁主权和海洋权益提出声索,并不断采取行动维护权益,这并不只是出于现实利益、因应当前形势的权宜之计,更多地是历史行为的合理延伸。

中 国在南海问题上始终坚持双边谈判,拒绝多边协调,抵制外部势力插手,也是出于这个理由。因为中国与每个国家都有不同的历史关系,只能一事一议,单独处理。 一旦置身于多边的国际大棋局上,中国的行为就显得难以理喻,处处表现得像一个纯粹受利益驱动、只信奉实力的新兴帝国。而这本不是中国的真面目。

世 界需要理解到,中国关于自身的近现代史是一部民族解放的叙事,是从亡国灭种的边缘走向自立自强的复兴叙事,这个叙事是这个“人民共和国”的法理根基,有着 近乎于宗教的至高地位。所以,让中国为了短期的现实利益而放弃历史的指向,放弃那些历史上本来固有的、近代以来被迫丧失的、现在应该拿回来而且有力量拿回 来的东西,很难想象。

当 中国不仅作为一个独立自主的“人民共和国”,而且开始以“人民共和大国”的姿态出现在世界舞台上时,这种历史型的、人民共和的大国,就表现出了独特的国际 行为。用习式外交的通俗语言表达,就是“不主动惹事,但也不怕事”。不主动惹事,意味着不称霸,不会像西方列强那样受利益驱动恃强凌弱;而不怕事,则意味 着对于自古以来属于中国的领土和海疆,寸土必争,无论对手是谁。

这也就意味着,沿着历史的轨道、遵循历史的指向而自行其是的中国,不大会符合现实利益棋局的各种盘算。决定在西沙海域竖立钻井平台,或者在南沙岛礁修建补给码头,其时机选择,更多的是根据国内的工作日程表,不大会因为东盟峰会而改变,与奥巴马亚洲行更无关系。

美国的战略家们习惯于从西方传统的“欧洲协调”、“大国均 衡”等思维框架出发,认定中国在南中国海的所作所为就是机会主义的扩张行径,就是在重走历史上新兴帝国的崛起之路。他们想当然地回到当年的拿破仑法国、亚 历山大俄国、包括明治日本和希特勒德国的种种历史案例中,以寻找应对之策。美国自克林顿时期以来二十多年的对华战略,一直都在“遏制”与“接触”之间左右 摇摆,走不出新的格局,就是这种传统战略思维的体现。

传统战略思维,先后帮助过大英帝国和美国成功应对强大的挑战者,建立起“泛不列颠”和“泛美利坚”全球秩序,也可算作是“法宝”了。但所应对的对象,也都是传统的帝国,也就是有过类似的帝国主义历史、信奉类似世界理论的“同类”国家,而不是中国这种“人民共和大国”异类。

世界还需要理解到,无论中国的GDP如何算,国力如何算,到了现在这个规模,已经是世界第一了。因为这是历史上第一次,一个低人均收入的、前殖民地的、平民主义的“人民共和国”站在了这个位置上,达到了这个国力水平。此前历史上,所有的世界大国,无不是较高人均收入的、有殖民扩张和帝国主义历史的国家。今天的中国,首次改变了世界大国的定义和基本面貌。

即使中国不超美,不是世界第一经济体,人们也要直面这个史无前例的“中华人民共和大国”了。南中国海之所以冲突频频,甚至有愈演愈烈之势,恰是因为在这个地区,集中体现了这个新形势带来的新冲击。“不主动惹事,但也不怕事”的习式外交,既带有习近平的个人风格,更体现了“中华人民共和大国”独特的国际行为模式。

历史轨道与现实棋局,两个不同的东西,错综复杂地交织在南中国海地区。中国与外部世界、新式大国与传统大国之间的互动博弈,能不能各得其所,走出一个和平的、避免冲突的新模式,将在这里得到检验。

“人民共和大国”史无前例,这种检验也史无前例。

2014512






微信热门文章

分享此页到:

上一篇:太阳花学运的“自由民主马克思主义”黑洞
下一篇: 中国为何国威不立?


[文章搜索]

微信热门文章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7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