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名字游戏带来了多文化挑战

   作者: 托普 米萨 (Tapu Misa)张应钦 翻译    人气: 2027    日期:2009/5/4

  ―― 面对他们的文化遗产,纽西兰人依然是麻烦多多

            作者:托普 米萨 Tapu Misa

            翻译:张应钦

(原文发表在2009427日英文《纽西兰先驱报》第A11版,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女儿从纽约带回来一些甜点。这是一些表面上覆盖一层巧克力,再点缀一些椰蓉的点心,而且,它们被叫作“萨摩亚”。卖点心的那个还在学校读书的小女孩居然不知道“萨摩亚”是南太平洋地区的一个地方。无知吗?当然了。从文化角度看并不合适吗?我也没有那么认为,所以我们就直接吃了,而且感觉味道还不坏。

把你出生地的国家的名字用在一种点心上面(对你来说)本来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伤害。而如果你坚持认为这样的取名具有侵犯性和粗俗无礼的话则是另外一回事了。“黑鬼”点心,有人会那样认为吗?那么“毛利混血儿”香烟呢?

在我们这个时代里,由于过于自尊或者甚至有些傲慢使得文化上的敏感性变成了一种讽刺和嘲弄,而且,有时候还真的这样。回想几年之前,一个太平洋岛民家庭希望他们所在的街道能够改名,因为在他们的语言里该名字具有侵犯性。诸如此类现象都是生活在多文化,多文化的社会所承担的一种风险或代价。在我们教堂,当牧师每周日用纽埃语向他那个小型而又具多元文化的教友团队问候“fakalofa lahi atu”时,总是难免引起少数几个人偷笑。也难怪,这句话第一个词的发音的确如此(好笑)。我认为是“faka”,而别人可能理解为“f**er”(粗口)。

到底是什么构成了文化上的霸权?而且人们何时才能被告知得以(尽情开心无所顾虑地)享受生活?可悲的是,我们的社会文化价值取向并不总是那么可靠,特别是在我们如果运用了自己特定的方式(而我们自己的这种特定方式未必客观全面)来看待这个世界的时候。

本周所有这些关于文化敏感性的谈话让我想起了三十年前发生在奥克兰大学无耻的“哈卡(HAKA)战舞晚会”事件。那时候,一些毛利和太平洋岛屿人士抗议奥大工程系的学生在他们彩排化妆晚会时嘲弄“哈卡战舞”。

根据一系列在学术报章上对此事件的记载,作为“野营周”的一部分,自从1954年,工程系的欧裔白人学生每年都要举行“哈卡”战舞表演。这些活动包括学生们穿着呼啦(HULA)裙,在身体上画一些淫秽的性符号,运用一些富有侵犯性的语言和动作来表演。据奥克兰地区毛利议会所报告的关于嘲弄哈卡战舞的一个版本是这样的:“嘿,哥们!嘿,伙计!独木小船!小船!(用右手做着类似于手淫的动作)我在小独木舟上得了梅毒!小船啊!”

显然是你可以认为奥大方面对文化敏感性的反应迟钝,虽然年复一年接到来自毛利及太平洋岛民社区,教会及学生团体的投诉,它们仍然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日益增长的具有侵犯性的“哈卡”野营周活动仍然在持续,直到1979年,那件事情发生了。

按照学者Kayleen Hazlehurst的描述,在那年五月一日上午,一群大约二十至二十五岁的年轻毛利及岛民“冲向工程系的学生们,而那些学生们正在奥大工程系一个普通房间里进行哈卡战舞的排练。据说,那些抗议者被告知,学生们并未嘲笑毛利人,而且也会停止(模仿)‘毛利人的手淫文化’…… 于是发生了群殴事件,而且有证据显示主要暴力来自于那些闯入的抗议者。在十分钟内,这场冲突迅速结束,那些抗议者很快离开了大楼,而留给学生的则是伤痕累累,鼻孔流血 …… 而且其中有三个学生伤势严重。

自然,公众的愤怒集中在抗议者的行为上,而不是在这之前二十五年持续对(毛利)文化的诋毁。

三十年之后,面对自己的文化遗产,我们依然会有麻烦。

比如说,在毛利戒烟联盟代表于2006年给予他们(明确的)信息之前,飞利浦 莫里斯公司一直致力于营销它们的“毛利混血儿”牌香烟,而这一品牌被认为是“在文化上具有侵犯性,并且侮辱及糟踏他人人格”。为了其信誉,这位烟草巨人只好道歉并收回这些香烟。

另外,荷兰饼干公司Van der Breggen生产了一种Negerzoenen ―― 意思是“黑鬼之吻”。经过了“谨慎地对市场,品牌及客户的调研”,它们于2006年得出结论,即它们的饼干名字隶属于一个(让人开心的)过去的时代,而且认为“如果这么久负盛名的名字就此消失,有些人会觉得这简直就是一种耻辱。”

这听起来似乎与那些仅凭他们的表面感知来运作纽西兰社会一样(而不管将来会如何)。即,在“政治正确”的压力之下 ―― 如果在旺格努依城市名字Wanganui中加上一个(带有毛利色彩的)h, 以及南北岛被官方认可同时拥有英文及毛利文名字 (这才算“政治正确)―― 即使整个社会将来被“压碎”也顾不得了。(为变而变)仅仅是作为一时的时尚,(所以)旺格努依市长麦高 劳斯(Michael Laws)把纽西兰地理委员会的这一建议斥之为“文化狂热症”。

是的,没有人喜欢变化,特别是当它意味着新的开始的时候。但是为什么居然会有这么多人义愤填膺呢?许多国家拥有双重文化遗产,而这种双重性在官方语言及地名中也都反映了出来。而且那样(指加上h)又会给劳斯先生的尊严带来什么可能的损害,以及给旺格努依市民在纠正拼写错误(的时候带来多大的麻烦)呢?我并不认为里面有太多的疑问。正像芳格努依(Whanganui(在原来名字中加了一个h)挑战者肯 迈尔(Ken Mair)本周在第七媒体所说“它关系到是否尊重(历史)以及我们名字的完整性。我们的名字就是我们的身份,我们的名字已经记录在我们的山川,河流,而过去发生了错误的记录 …… 现在需要把它纠正过来。就这么简单。”

或者也许不是。取名实际上是一种诉求,比如说朗格努伊步行者 Ranginui Walker),(因为)在名字里面蕴含着力量。

 

      ―― 面对他们的文化遗产,纽西兰人依然是麻烦多多

            作者:托普 米萨 Tapu Misa

            翻译:张应钦

(原文发表在2009427日英文《纽西兰先驱报》第A11版,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女儿从纽约带回来一些甜点。这是一些表面上覆盖一层巧克力,再点缀一些椰蓉的点心,而且,它们被叫作“萨摩亚”。卖点心的那个还在学校读书的小女孩居然不知道“萨摩亚”是南太平洋地区的一个地方。无知吗?当然了。从文化角度看并不合适吗?我也没有那么认为,所以我们就直接吃了,而且感觉味道还不坏。

把你出生地的国家的名字用在一种点心上面(对你来说)本来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伤害。而如果你坚持认为这样的取名具有侵犯性和粗俗无礼的话则是另外一回事了。“黑鬼”点心,有人会那样认为吗?那么“毛利混血儿”香烟呢?

在我们这个时代里,由于过于自尊或者甚至有些傲慢使得文化上的敏感性变成了一种讽刺和嘲弄,而且,有时候还真的这样。回想几年之前,一个太平洋岛民家庭希望他们所在的街道能够改名,因为在他们的语言里该名字具有侵犯性。诸如此类现象都是生活在多文化,多文化的社会所承担的一种风险或代价。在我们教堂,当牧师每周日用纽埃语向他那个小型而又具多元文化的教友团队问候“fakalofa lahi atu”时,总是难免引起少数几个人偷笑。也难怪,这句话第一个词的发音的确如此(好笑)。我认为是“faka”,而别人可能理解为“f**er”(粗口)。

到底是什么构成了文化上的霸权?而且人们何时才能被告知得以(尽情开心无所顾虑地)享受生活?可悲的是,我们的社会文化价值取向并不总是那么可靠,特别是在我们如果运用了自己特定的方式(而我们自己的这种特定方式未必客观全面)来看待这个世界的时候。

本周所有这些关于文化敏感性的谈话让我想起了三十年前发生在奥克兰大学无耻的“哈卡(HAKA)战舞晚会”事件。那时候,一些毛利和太平洋岛屿人士抗议奥大工程系的学生在他们彩排化妆晚会时嘲弄“哈卡战舞”。

根据一系列在学术报章上对此事件的记载,作为“野营周”的一部分,自从1954年,工程系的欧裔白人学生每年都要举行“哈卡”战舞表演。这些活动包括学生们穿着呼啦(HULA)裙,在身体上画一些淫秽的性符号,运用一些富有侵犯性的语言和动作来表演。据奥克兰地区毛利议会所报告的关于嘲弄哈卡战舞的一个版本是这样的:“嘿,哥们!嘿,伙计!独木小船!小船!(用右手做着类似于手淫的动作)我在小独木舟上得了梅毒!小船啊!”

显然是你可以认为奥大方面对文化敏感性的反应迟钝,虽然年复一年接到来自毛利及太平洋岛民社区,教会及学生团体的投诉,它们仍然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日益增长的具有侵犯性的“哈卡”野营周活动仍然在持续,直到1979年,那件事情发生了。

按照学者Kayleen Hazlehurst的描述,在那年五月一日上午,一群大约二十至二十五岁的年轻毛利及岛民“冲向工程系的学生们,而那些学生们正在奥大工程系一个普通房间里进行哈卡战舞的排练。据说,那些抗议者被告知,学生们并未嘲笑毛利人,而且也会停止(模仿)‘毛利人的手淫文化’…… 于是发生了群殴事件,而且有证据显示主要暴力来自于那些闯入的抗议者。在十分钟内,这场冲突迅速结束,那些抗议者很快离开了大楼,而留给学生的则是伤痕累累,鼻孔流血 …… 而且其中有三个学生伤势严重。

自然,公众的愤怒集中在抗议者的行为上,而不是在这之前二十五年持续对(毛利)文化的诋毁。

三十年之后,面对自己的文化遗产,我们依然会有麻烦。

比如说,在毛利戒烟联盟代表于2006年给予他们(明确的)信息之前,飞利浦 莫里斯公司一直致力于营销它们的“毛利混血儿”牌香烟,而这一品牌被认为是“在文化上具有侵犯性,并且侮辱及糟踏他人人格”。为了其信誉,这位烟草巨人只好道歉并收回这些香烟。

另外,荷兰饼干公司Van der Breggen生产了一种Negerzoenen ―― 意思是“黑鬼之吻”。经过了“谨慎地对市场,品牌及客户的调研”,它们于2006年得出结论,即它们的饼干名字隶属于一个(让人开心的)过去的时代,而且认为“如果这么久负盛名的名字就此消失,有些人会觉得这简直就是一种耻辱。”

这听起来似乎与那些仅凭他们的表面感知来运作纽西兰社会一样(而不管将来会如何)。即,在“政治正确”的压力之下 ―― 如果在旺格努依城市名字Wanganui中加上一个(带有毛利色彩的)h, 以及南北岛被官方认可同时拥有英文及毛利文名字 (这才算“政治正确)―― 即使整个社会将来被“压碎”也顾不得了。(为变而变)仅仅是作为一时的时尚,(所以)旺格努依市长麦高 劳斯(Michael Laws)把纽西兰地理委员会的这一建议斥之为“文化狂热症”。

是的,没有人喜欢变化,特别是当它意味着新的开始的时候。但是为什么居然会有这么多人义愤填膺呢?许多国家拥有双重文化遗产,而这种双重性在官方语言及地名中也都反映了出来。而且那样(指加上h)又会给劳斯先生的尊严带来什么可能的损害,以及给旺格努依市民在纠正拼写错误(的时候带来多大的麻烦)呢?我并不认为里面有太多的疑问。正像芳格努依(Whanganui(在原来名字中加了一个h)挑战者肯 迈尔(Ken Mair)本周在第七媒体所说“它关系到是否尊重(历史)以及我们名字的完整性。我们的名字就是我们的身份,我们的名字已经记录在我们的山川,河流,而过去发生了错误的记录 …… 现在需要把它纠正过来。就这么简单。”

或者也许不是。取名实际上是一种诉求,比如说朗格努伊步行者 Ranginui Walker),(因为)在名字里面蕴含着力量。






微信热门文章

分享此页到:

上一篇:从格兰特先生的建议看民主的代价
下一篇: “江焯峰”们, 我们和你们在一起!


[文章搜索]

微信热门文章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7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