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华文文化沙龙

岑超麟的小王国

   作者: 原著 基恩.杰克逊   翻译 范士林    人气: 1421    日期:2010/12/7

    第四章  复活节赛马会

 

    二十六

    什么人在他们身后喊。“你们要这马做什么?”另一个声音回答道,“赢得一条带子,也就是,赛——马。”又传来一个回声“赢得一条带子。”[2] 

    过分了吧。啊,真是会搞笑!当小伙子们正在招手致意时,人们不得不抓住阳台上的栏杆或者互相挤着身子哈哈大笑。“赢得赛马?靠这些熊马?休想!”

    在路上,他们遇上两个中国人,其中一个是他们在劳伦斯的营地里就认识的,当时巴斯丁斯答应把他们转为骑手去参加复活节赛马。他就是陆阿功。另一个是阿康, 他们也见过的。小伙子们漫不经心地听着陆阿功礼貌地告诉他们他的表兄弟找了岑超麟, 后者派他为 梁照看他的金矿。现在他在这里的生意事务即将结束,就要回澳大利亚去报告他的所见所闻。

    阿康个子有点矮小,不像陆阿功, 因此他不得不避免自己被超过。似乎是命中注定这些小伙子要遇上他们,而且那里有两匹多余的马要找骑手。一会儿之后,老的那一个拿出数量惊人的硬币,坚持要给这些年轻人,四名骑手往山下走去,前往但尼丁西部。他们都兴高采烈,尤其是阿康。他的未必短的双腿现在并没给他添麻烦,虽然他总是说“看我的祖先给我遗传的什么?”这么一幅景象,加之Ah Kam 走在陆阿功一起看上去像来自小人国的矮子。这使路人多么惊讶——像一小把金子那么令人惊异。当他们走近时,围观者都屏住了气看他们。

    所有杰出的想法都有一个限度——而且有时接下来的想法会折磨人,不管是哪个民族的人。

   “直到你去为马卡瑞旅馆附近的农场主干活前,你要把你的新的马匹在哪里喂养?”到这会儿陆阿功对他们的财富真正很感兴趣。

    阿悌和阿林屏着气息。是的,真的是哪里?但是,在四周友好的人民之中,他们受到鼓励,好像他们知道命运会帮他们一把。他们一起坚定地说,“瓦克希。”如果说他这次向他们指出了门在哪里却不给以警告的话,那将是很糟糕的。在敦科尔德,四个中国骑手使人们目瞪口呆。“是不是有一些关于这四个中国骑手的重大事件的说法,”在这个地区工作的翰.皮尔森咕哝着。他怀疑他是不是要等待世界末日的到来。发生的唯一一件新鲜事是一个来自被美国的叫做芙莱达的女人波根,她穿着灰鼠皮大衣和厚厚的皮背心,里面是灰白相间的衬衫,蹒跚来到路当中,再走进费瑞旅馆,高声喊道“哇——呼”。这个团队放慢了脚步,因为他们看到旁边一些男男女女和芙莱达花了很多时间逗引至少四个人中的一个。她永远抱着一种希望,因为费瑞旅馆过道里的钟告诉所有的来客这会儿的时间是十二点十五分。正在供应午饭。这个女人可能三十岁刚过,她阴沉的脸使得旁观者屏住了呼吸。她很有名气,常常能够从矿工那里混得一顿中午饭吃,这个矿工确实与某个女人有染。可现在是这个高个子家伙!一个中国人!这事她以前可是只干过一次,众所周知,当时一个害羞而英俊的年轻中国小伙子正巧一个人走过这个地区。他没有勇气拒绝与她交往。但是邪恶的芙莱达没有要太贵的菜肴——她要了简单的食物,当他们品尝着佳肴的时候,两人用她小心地写在一只大信封背面的英文夹杂着广东话的词语交流信息。今天她运气不好。

    四个骑马人一个也没有停下来。她又“哇——呼”了一声,他们还是不停。芙莱达生气了。她在后面紧跟几步直到Ah Kam 纵身上马。他居高临下朝着这个满头厚厚的棕色头发和堆着笑脸的鬼女人瞄了几秒钟。于是察觉到即使骑在马上他也不比那女人高出多少,他感觉到一种潜在的讽刺,就用放声大笑原谅了这种侵扰。但是他发现她很可怜。

    “不!”他大声明确地说。每个人都听他说的那么响亮。然后他在马腹上轻轻踢了几脚,跟在其他几个后面向渡口前行,付了六个便士,准备渡过莫里纽克斯(以后称为斯赖德或克路莎)河。

    在渡口安排由西向东渡河前的五分钟,人们惊异地看见Lu Ah Gong 夹他的马靴刺。他们向河岸走去,回到渡口旅馆,芙莱达正在那里和旅馆老板认真谈话。他没有受影响抬头看一眼,直到这些骑马人走近她。

   “你是芙里第?”[3]  陆阿功说。她点点头,吃了一惊。

    力图卖弄风情,她脱下了帽子,抚平了一下头发,她的强硬的姿态顿时消失,抬头看了那个高个子。

   “是的,芙莱达。芙莱达.波根。”

   “你的——,一家商店的有?靠近营——地?你那家商店的有,营地的近近的?”她离开靠近劳伦斯的那家商店,住在但尼丁,似乎已经习惯了——那家商店靠近中国人营地。

    她仍然被惊异笼罩着,点了点头。

   “你给找三——套矿工——服,三个——人——的,要成套的。阿李来付——钱。好不好?”

    芙莱达点头,半懂非懂。“好哇,”她说,迟疑了一下,然后突然笑了。“对不起!我是说可以,没问题!”陆阿功上马走了,这一次他脸上掠过一丝笑意。芙莱达朝他的后背伸了一下下巴。一阵风!一个生意打听而已,没什么!

    这次加倍地块,陆阿功再次夹紧鞍刺,很快赶上在渡口的伙计们,借助预先的安排,阿康和陆阿功与伙伴们到河西岸的中国人定居地的中国公寓去吃午饭。和他们一起去的有阿悌和阿林。当他们渡河后走到岑的旅馆的高度时,一起举手向他致意,其实还有半英里的距离。此时,陆阿功再会见了那里园工们,特别是毛齐, 外号叫“灰鼠”[3]他按时向半个图阿培卡地区供应蔬菜。如果需要,客人们可以在园里干上半小时活,得到一顿便餐就足以算是回报了。通常有红米和蔬菜,煎鱼,也许还有少量的肉,有时会有姜片。也会有茶供应……总之诚实客人所需的一切应有尽有,除非是特别日子,比如斋日。那个日子却是很特别。稍后小伙子们听说圆工们有时中午不歇工吃午饭!

(待续)






微信热门文章

分享此页到:

上一篇:参观明思克号航母
下一篇: 初到奥克兰


[文章搜索]

微信热门文章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7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