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华文文化沙龙

清明随笔

   作者: 姬素珍    人气: 1457    日期:2010/12/7

    清明作为中国特色的传统扫墓祭祖日子被国家以法定节日的形式固定下来了,很英明很顺和民意的决策!加上双休日三天时间给了人们更多的缅怀亲人的时间,也使人们多了亲近自然走向春天的机会。

 

    昨天我们一大家子两车的亲戚一起去给我爷爷辈和父亲扫墓。一路上天气晴朗,春光明媚,原野上大片黄澄澄的油菜花和绿油油的麦苗看上去就象铺了黄绿相间的大地毯,煞是壮观,就连呼吸的空气都清新的让人愉悦。回到儿时曾经生活和玩耍的地方,童年的回忆立马清晰地浮现在眼前。

 

    小时候生活的老县城因水库搬迁现在已经成了库区,那个曾经非常兴旺的老古城是我的出生地,我的小学和初中都在那里度过,那里至今仍然是我梦中玩耍的乐园。现在已变废墟只为蓄水而存在了。枯水时节附近的农民可以在那叫落差地的地方抢种粮食,蔬菜,放放牛羊,也算一种额外的收入。在那里的水面下边有我民国时期(也叫解放前)古城名士的外祖父一支温姓的老墓地,那里长眠着我的从未见过面的外公外婆们,在有水的时候他们就可以和老龙王做伴了。他们的墓地很早以前没有水的时候我和舅舅家的孩子去祭拜过两次,似乎那个地方叫尚营。现在主要是舅舅温家的后代去遥祭了。我们是父亲姬姓的人,所以以父系家族的祭拜为主了。

 

    父亲的墓地是在我高中时期生活的地方,也是父亲最后工作的地方,这个地方原来叫秧地沟是老县城搬迁后靠的地方,母亲因为不舍得远离老县城所以拒绝了到新县城工作而选择了后靠。这里现在叫老城镇。这里的房子是沿着一条慢上坡沟的两边而建设的。所有的单位都集中在这个慢坡而上的沟里面。我们姐妹兄弟大都是在这里完成高中以前的教育也是在这里接受下乡当知青的锻炼,还有在这里参加工作的。当年感觉这里是很热闹的地方。昨天回去看了,感觉很破败和落后,人还是比较多,但是总体感觉不好。我大哥指着我妹妹曾经工作生活过的有点破旧的大门,说这是我妹妹的延安。因为个人承包,很多地方大的门面被分割成一间一间的小门面房,变得我都不认识了,感觉很陌生了!父亲的墓地是在沟中间位置紧依偎着的一个地势比较高的山包上,父亲七四年去世,三十六年了,每次来看望他,他的音容相貌仍然非常清楚地浮现眼前。我们在父亲面前虔诚地跪拜,祈求仁慈开朗乐观大度的父亲保佑他的儿女子孙健康平安。诉说各自对父亲的思念。一致感叹如果父亲能活到今天,是我们最大的愿望和幸福了,父亲也一定很开心和骄傲,因为他的一大家子几十个儿女子孙生活的都很知足和健康。感叹生命地脆弱和不易,告戒自己要更加照顾和珍惜身边的亲人。

 

    告别父亲我们又到真正属于姬姓的老根据地——姬家山根,这个村落坐落在一个叫愁子岭的大山脚下,蜿蜒地山道上有很多的马蹄印,据说是当年王莽撵刘秀时,逃亡的刘秀战马的脚印。我想这个山在若干年前一定是很多人必须经过的山道,因为漫长陡削使经过的人疲惫不堪,所以起名“愁子岭”吧?老家原来是一院落的房子,三间大堂屋。两边的偏方都是两间,一边的偏房是磨房,一边的偏房是厨房,院子中间有两棵大梨树。秋天回家我就自己爬树上摘梨吃,因为吃的太多经常吃的拉肚子……老家还养了两只看门的大白鹅,有生人过来就,饿、饿、饿的大叫,而且还勇敢地冲上去啄生人,我们老逗鹅玩,自己人她不攻击,(虽然我们并不经常回老家,只是隔三两年放假时偶尔回去玩几天),老屋的前面不远有一条两米多宽的清澈小溪。似乎是人工开挖的原始的水渠,夏天我们就经常在哪个小渠里面摸鱼,洗衣服,洗澡,赶鸭子玩。有时候还和老家放牛的孩子一起上山上放牛,牛在山里自由的吃草,我们就在山上自由的玩耍,累了躺在平坦点的石头上晒太阳睡觉、无忧无虑,开心快乐!老家的三奶(我爷爷的续房)忠厚老实,不言不语,冬天的晚上我和她就混在厨房,她擀面条,我坐灶前拉风箱烧火,火很旺烤的小脸热烘烘的,奶孙没有言语,就只有风箱“呼踏呼踏”,和擀丈“吭吭吭”扣击在面板上单调的的声音形成了有规律地简单地交响乐……家里的二奶是外交家,一切外事有她出面,三奶是实干家,家务活全包。两个老人寡居几十年,就在大山脚下平静地生活着。现在想想似乎不可想象也不能忍受的事情了,过去的人却能安之若泰,真是不简单啊!

 

    回老屋祭祖是真正的大祭。不足100平米的老阴宅躺着九个长辈亲人,其中有在建国前四八年被土匪一次血洗杀死的爷爷,奶奶,二爷,小姑,大妈五个人。血洗的原因是因为我父亲和小姑是共产党的武工队,父亲提前走了一步逃过了这个劫难,这是一个震惊当地的大血案。老辈的当地人对此都有很深的记忆。因此我老家的门匾上有两个金属的光荣牌,一个是烈属,一个是军属(军属还有个延续就是此后我的哥哥弟弟也都不约而同地参了军)。几十年后的今天年轻的一代已经模糊了解放前后的概念和印记,只留下我们这些直系后辈子孙去祭拜时候的唏嘘感慨,呜呼,我的为革命献身的祖先,呜呼,我的深埋地下的爷爷奶奶和年仅18岁就被杀害的风华正茂的小姑姑,我希望你们在看到如今老屋几乎要倒塌的堂屋,破败的门楼和和门前干涸的小渠时不要伤心。你们的儿孙早已放弃这个地方,这里的梨树被伐掉了,这里的磨房没有了磨盘,这里土胚厨房已经被红砖瓦房替代,这里住的也不是你的儿孙后代了。新住进去人为了留住风水也为了个念想,留下了孤独的大楼门,无言地诉说着曾经过去的岁月……唯一可以告慰先辈的是他们的子孙后代托他们的荫庇,目前都活的比较平安自在健康,阿弥托福……

 

    扫墓归来侄女做东找了个山边的农庄,这个有田园诗意的农庄深深地迷惑着我,农庄前面是个小型的水库,来这里的人可以在水库边钓鱼,饿了坐农庄园子的草庐亭子里喝茶吃饭,农庄大大的园子里栽种着各类蔬菜,完全是自种自吃的新鲜蔬菜,吃的鸡也是山里放养的柴鸡,厨师手艺不错,干蘑菇炖柴鸡,哪个香辣味啊叫个美呀!!!

 

    跑了一天总结清明的好处有三:一是通过扫墓缅怀逝去的亲友,二是放飞心情给自己一个亲近大自然的借口,三是给亲友们一个再次相聚和亲热的机会。希望我们能珍惜珍惜再珍惜!!





微信热门文章

分享此页到:

上一篇:新西兰旅游散记
下一篇: 《满江红》-读文扬评论有感


[文章搜索]

微信热门文章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7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