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华文文化沙龙

依颜色判案

   作者: 杨秦郁    人气: 1504    日期:2010/12/7

    美国加州黑人暴动,原因是白人警察杀黑人,轻判两年造成黑人不满。十几年前华人纵火案里,保险公司指控李先生纵火意图诈领保险金,诉状里提到黄种人意图诈骗白人(原文用高加索人),似乎想用种族情节来打动法官(白人)的心。美国最著名世纪大案的辛浦森杀妻案,可以说是黑白对决,因此由一位黄种日本裔法官来审。

    台湾因多党政治演变,也出现了依颜色判案的现象。

    台湾新的司法院长说: 在德国你若说法官会贪污,人家会说你是疯子。在台湾你若说法官不会贪污,人家会说你是疯子。报上诸多批评马英九无能,这似乎是表象而己,但是若是他能使社会政治与司法清明就是最能。中国太子党掌握了中国的大企业,至少在台湾就没有这种现象,马英九一上台老婆与姊姊就失业,原因是要免除利益输送的闲言闲语。

台湾人都相信阿扁贪污,但是周占春法官就可以判他无罪,并言若是马英九案子到他手中,他至少判马十年。爆料天王邱毅早就指出周法官是阿扁的暗桩。就司法来讲,我也相信阿扁是无罪的,因为阿扁学法玩法,收钱之前一定都很小心的。不够周法官的逻辑显然是叫人吃惊的,当时所谓的金融改革是以提高竞争力为由,把公家银行送给私人,当然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谁送给阿扁的钱多就送给谁。大陆的国营企业变私人的可能也是采用类似的理由与手段。圣经说魔鬼进入犹大的心,用三十两银子出卖耶稣。两岸都出现了类似的情况情节。阿扁为了几亿元出卖了自己的灵魂。

    大致的无罪理由是金融改革不是总统职权,且捐钱者不承认是贿赂,且无对价关系。其实凡夫走卒都知道是贿赂,不捐钱就拿不下公家银行,这就是对价关系。有个捐钱的人会承认是贿赂呢。最可笑的就是金融改革不属总统职权这一个理由,加州警察杀人,套用周法官的逻辑就变成了杀人非警察职权,所以杀人无罪。听了会叫人昏倒。我只能套用“魔鬼进入他的心使法官精神错乱”。可以说是台湾司法史上最昏暗的一天。

    人性罪恶,台湾的法官也可以以政治的颜色来定是非。纽西兰的法官绝大都是清明的但被我碰到了用皮肤定是非的法官,除子上述的纵火案外,本人亦有惨痛的亲身经历,曾有位校长很明显地雇用英国来的老师,排挤少数族裔与基督徒的老师,我向董事会报告此情况,声称好像希特勒当年也是如此,以岛人为主的董事会却把信交给校长了事。校长不断地派人查堂,记录批评教学,意图使人精神受挫,自行辞职,没想到系主任给予最高评价。后来本人学生成绩太好了,校长看千载难逢的机会来了,然后采证,访问学生与全年跟我在一起的助教,要证明我造假,最后我发现原来是校长自行一百八十度转弯修改证辞,我去找到那作“伪证”的学生,他说是校长扭曲他的证辞,于是我请他写下真正的证辞,交给法官,请法官传讯此学生,法官居然一面倒拒绝我提出的证据,说学生证辞不足采信,然后自行编造理由来控诉我,最后我的白人朋友与黑皮肤的律师劝我找白人律师。这位校长还高升到东区来做校长,我在报上看到记者用大篇幅照片来赞美他(也许是公关),差点就要呕吐。

    我听说台湾有一县长是绿色的,接受贿赂,被当时蓝色的调查局录像存证,最好阿扁把他派任去做省长(上网可查到此资料)。以后,政治人物收贿赂,援用阿扁案的判决,只要说是政治献金就没事了。其实政治献金是要另立专户储存。以前阿扁攻击国民党是国库通党库,现在他是国库通家库。公文全部搬回家。读了几年法律我总结一句,法律无是非,看你从那个角度看而已,证据可以造假可以消灭。我用私款请时薪一百元的侓师当然抵不够校长以公款请两位大律师。但是上帝以苦难来磨炼我们的性格,在似乎完全没路时,祂仍然开一条路给我们走。因为苦难让我将来写回忆录时不愁没有内容写,巴西的总统也坐过牢,也许将来中国的总统也会是今日仍在狱中的政治犯呢。那位得到诺贝尔将的囚犯显然成为中国政府的烫手山芋。缅甸的诺贝尔奖得主也坐了多年的牢,最近缅甸开时举行自由选举。

    人人都崇尚自由,可以人心败坏,自由政府也不能保证政治清明,可扁政府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人心内容如何,社会政治就如何,人心永远不满,如何才能满足呢?法国科学家说了一句至理名言:上帝造人时,在人心深处留下一处空间,除非祂亲自填满,否则永远无法满足。耶稣在井旁对一个到处一夜情仍不满足的女人说:您喝这水仍要再渴,但喝了我所赐的水就永远不渴。日本成人片的影星饭岛爱风迷台湾男人,在她的传记提到高中逃学与男友疯狂作爱,但仍不满足。中国一位获选世界观光小姐的女孩与男友连续作爱后,仍不满足,要求男友把她勒死(也许是男友脱罪的一面之辞)。

    对人生对宇宙我们都有许多困惑难题。有人问艾因斯坦假如只可以问上帝一个问题,他会问什么?显然那是他最困惑最想知道答案的。艾恩斯坦说:我想问上帝如何创造宇宙?若知道其它的现象都可以用数学来演示。但他后来又想到要问另一个问题?就是“上帝为何要创造宇宙?”他说若知道了,可能就可以明白生命的意义是什么?艾恩斯坦与牛顿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科学家,艾的脑在死后被科学上取上研究,其实我们的脑袋也是想问同样的问题?这么重要的问题在宇宙中可以找到答案吗?人心都想公平正义,可是什么是公平正义呢?






微信热门文章

分享此页到:

上一篇:半个世纪后重读《燕山夜话》
下一篇: 美国中期选举给奥巴马总统的警示


[文章搜索]

微信热门文章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7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