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华文文化沙龙

不是有才也作詩

   作者: 傅金枝    人气: 1803    日期:2009/7/6

        627《華頁》上范士林老先生的文章《孟加拉散記之三》,裏面一個小小的情節,引起了我的注意:范先生在孟國期間,曾作詩投給香港《文匯報》,該報雖然照登,卻說詩的技巧不怎麽樣。范先生這段文字,著實讓我驚出了一身冷汗。因為我知道,范先生詩文功夫了得,在新西蘭常耍筆桿的人中,他是水準最高的幾個人之一。我也每每頭腦發脹,作上一首兩首,每次都是搖頭晃腦,折騰半天,把腸子都努出來了,水準也不咋地,起碼與范先生相比還差著一大截。於是我心裏敲起了小鼓:我那幾首歪詩在報上登出來,人家還指不定怎樣評價呢!

        於是我又想起在前不久的一次沙龍文友的聚會上,一位頗有詩才且在楹聯方面也造詣頗深的某君,對奧克蘭某些人的詩作,評價不高。我自知個頭不高,不敢妄言人矬。只是長了些自知之明:儘量別作律、絕、詞之類,這玩意兒規矩太多,弄不好就出錯,丟乖露醜。

        我又想起了一句名言,叫作“不是有才別作詩”。這真是一句至理名言,這個中的道理是再明白不過:中國從“關關雎鳩”開始,到屈宋,到陶謙,到李杜,到蘇辛,再到元、明、清,詩潮一浪高過一浪,詩人出了一堆又一堆。佳作、名篇數不勝數,好詩都讓人家做完了,誰還給你留著創作空間?你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作出“詩”來,世人不免要拿你的大作,與古人做一番比較,這是很自然的事。人都不傻,都會掂一掂自己的份量,有幾個人敢與李白、杜甫一比高下?

        世上聰明人還真多:改弦更張,劈異徑,弄新潮,搞朦朧,雲山霧罩,讓人不知所云,摸不著頭腦。還有更絕的,明明只是一篇散文,把句子拆開,連韻腳都不用管,羅起來,就成了一首好詩。真的是事半功倍,得來全不費功夫。不信我拆一篇給你看:

                                   紀念白求恩

           白求恩同志,是

           加拿大共產黨員,

           五十多歲了,為了

           幫助中國的抗日戰爭,受

           加拿大共產黨和美國共產黨的派遣,

           不遠萬里,來到中國。

           去年春上到延安,

           後來到五臺山工作,不幸

           以身殉職。

           一個外國人,毫無

           利己的動機,把     

           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當做

           他自己的事業,

           這是什麽精神?這是

             ………..

        不是筆者對白求恩同志不敬,實在是由於作為“老三篇”的這篇名作,大家都太熟悉了,這樣就好理解我這散文變詩歌的戲法,是怎麼玩出來的。不知是在下愚昧,還是詩風墮落,這樣作詩蒙事兒的,還真地是大有人在。

        不過我還是心有不甘:難道這詩歌真地就沒法作了?難道中華民族幾千年詩歌的傳統,到我們這一代就完蛋了?不行,我得想辦法,兩肋插刀,為想作詩的朋友們殺出一條血路來。先來一招厲害的,拿出顯微鏡、放大鏡來,把古人、名人、聖人、偉人的名篇佳作,拿出來統統地照他一番,找出毛病(不是毛病也沒關係,務必說是,並一口咬定),然後糞土一番,上綱上線。只要把古人名人打倒在地,搞得他們威風掃地,灰頭灰臉,我們就好出來招搖過市了。

        這辦法是偉大領袖教的,正好偉大領袖又是偉大詩人,有37篇偉大詩篇傳世。我就來它個以其人之道,請君入甕。把那37首找來,粗略一照: “分田分地真忙”,太淺薄了;“小小寰球”,又太張狂了;而動不動把別人比做“蒼蠅”,“蚍蜉”,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尤其是,將“不許放屁”這樣粗俗的話入詩,絕非高雅人士之所為。更想起廬山會議上,在幾百名全國政要面前,與彭德懷兩人操娘,還大操特操,其人品之不端,顯露無遺。

        世稱毛詩是詩歌的頂峰,而《沁園春,雪》,又是頂峰中的頂峰。有人說此首詩是胡喬木捉刀,真乎假乎先不管他。在下蠻橫一把,對這首詩也來它個雞蛋裏面挑骨頭:“千里冰封,萬里雪飄”,兩個“裏”字相同,便是填詞的大忌。成吉思汗的“汗”字,是平聲{han/},而不是仄聲{han\},把此字放在本應是仄聲的位置,也不合平仄的規矩。還有,這首詩最為人稱道的是氣魄的宏大,不過筆者故意抬它一槓:“大河上下,長城內外”,口氣確實不小,但如果來個“銀河上下,宇宙內外”,那氣魄豈不是又大了許多?把秦皇、漢武、唐宗、宋祖數落一遍,便自覺風流起來。難道把孔子、亞裏斯多德、基督、釋迦摩尼數落一遍就成了哲人了?把李杜、但丁、莎士比亞數落一遍就成了詩人了?把牛頓、達爾文、愛因斯坦數落一遍就成了科學家了?不過平心而論,偉大領袖這首詩,氣魄宏大,確是好詩。想起大躍進中的名句:“讓高山低頭,讓河水讓路!”;文革中江青同志在小靳莊培養的詩人王作山也有一名句:“貧下中農一聲吼,地球也要抖三抖!”,《沁園春,雪》確與這些豪語有異曲同工之妙,確實豪邁,確實來勁,確實提氣!

        對“頂峰”的詩胡批一番之後,其他人的詩就更不在話下了。隨便拿出一篇同樣被稱為名篇的白居易的《賣炭》:“賣炭,伐薪燒炭南山中。滿面灰塵煙火色,兩鬢蒼蒼十指黑。賣炭得錢何所營?身上衣裳口中食……”。這簡直就是一篇數來寶!天津有個討飯出身的李潤傑,那數來寶的水準就比這還要高。

        筆者如此狂悖,東拉西扯,奮起千鈞棒,澄清萬里埃,無非是想弄出點歪理來,該寫詩就寫詩,別怕權威,別管權威。不管別人水準多高,你想寫就大膽地寫。總不能出了齊白石、徐悲鴻,別人就不能畫畫了;出了李谷一、蔣大為別人就不能唱歌了。出了關公,別人照樣耍刀;出了魯班,別人照樣弄斧;出了西施、王嬙,別的女人照樣活著!所有的鳥都得叫,就按照自己的調門叫好了。

        人的生活離不開詩,就像離不開音樂,離不開美術一樣。

        人生就是詩!你的喜、怒、哀、樂就是詩!你的所思、所想、所做、所為就是詩!

        大膽地寫出來!

        不是有才偏作詩!





上一篇:寧可漏網,豈能錯殺 ——談英美法律體系的精髓
下一篇: 音樂是人最忠實的知音

[文章搜索]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18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