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78. 秀水街(2005年中国纪行)

作者: 杨林沙宕    人气:     日期: 2005/1/26

 

在北京,如果你问一个人秀水街在什么地方而他不能告诉你,那么他一定不是北京人。

可是如今再也没有人在北京城里可以找得到“秀水街”了----不,严格说,是再也找不到那个“秀水街集贸市场”了。2004年的十二月,我和同行的朋友还徜徉在秀水街的各种商摊里和小商贩们扯皮、砍价,一个月后我回到北京,想再到那里转转,朋友告诉我说,秀水街已经拆迁了。我顿觉怅然若失:除了买不到便宜货,似乎还失落了那种说不明白是在沙滩上漫步还是犹如在红墙边盘桓的感觉。

秀水街拆了,秀水街的故事于是就沉淀在人们不同的记忆里,成了过去的事情。北京有林立的大型商厦,也有数不清的各种商品市场,可是当人们说起秀水街的时候,却依然有着一种别样的感情,看来那秀水街一定有着不同的地方。

广州的高第街闻名遐迩,贵阳的市西路在当地也无人不知。多年没去高第街,不知道那里是否面貌依旧;市西路拆迁过一回,如今的规模比以往大了许多,商品种类也不是过去可以同日而语。同是小商品市场,如果说高第街曾经是或者说现在还是全国规模较大的小商品集散、批发市场,全国许多城市的时兴服装都是从那里被贩运出去的,那里俨然引领着全国服装时尚的新潮流;市西路让到贵阳打工的乡下妹崽走进去还是丑小鸭一个,出来却即刻变成了金凤凰;那么秀水街就是一扇窗口,一扇折射着中国草根服饰变迁、中国普罗百姓生活的窗口,到这里来的人们不需要动太多的脑筋,只需要跟这里的商贩们侃侃天,不管买不买东西,就可以在这既短又窄的角落里窥见中国小商品经济的一大片天。

初到秀水街,并不觉得与别的城市里的小商品市场有什么不同。在一个Y字型的小街上,沿街的两侧,密布的铁皮小铺一字排开,服装、鞋帽、箱包、眼镜、领带、手机配件、字画、工艺品等各种小商品一应俱全,售卖各种商品的店铺看似无序实则浑然天成地排列、延伸开去,商贩们要么在街面上吆喝着,要么默默地坐在自家店铺前的小凳上等着客人。身着深灰色制服、肩挎棕色制式皮带的保安人员三三两两在街上巡逻,熙熙攘攘的过客们的目光在琳琅满目的商品上逡巡,偶尔会走进铺面里,看中一件东西,不管多么喜欢,都要以挑剔的眼神、表情和语气与商贩们不厌其烦地讲着价钱。

我在中国买东西尤其是在小商品市场买东西,看见标签上的价钱,总是不自觉地换算成纽币,感觉到很便宜,因此不太好意思砍价。然而,如果在秀水街上边也如此绅士,那可就要当冤大头了。陪我们去的刘小姐在走近秀水街之前,就给我们提了醒。她在奥克兰呆过蛮长一段时间,最近刚回北京发展,对北京的情况自然比我们要了解得多。那天到秀水街,就如同去逛别的市场一样,并没打算买什么东西,可是,当看见一条锦丝领带,无论质料还是做工,都属上乘,一问价钱,才120元,也就25块纽币不到,这价钱在奥克兰根本买不到,于是动了心。在刘小姐帮助下,从100、90,一直砍到60元,小贩咬紧牙关不卖。我准备加上十来块钱买了,刘小姐扯扯我的衣袖,佯装要走,这时小贩才松口,以极其痛心的神情说,今天还没开张,干脆便宜卖给你了!买下领带放进包里,我颇有成就感,心里特感激刘小姐。走出一段路,再回头看去,那小贩脸上抑制不住的笑意让刘小姐觉得我们还是买贵了。于是我们决定加大砍价的力度,以90元砍下了要价200块的女士坤包,80元拿下了标价280块的旅游鞋,60元买下了吆喝300块的硬质数码相机皮套;从西单商场逛下来,看到那里同类商品标的价钱,更加觉得秀水街的东西便宜,质量也不错,于是在傍晚快打烊时折回秀水街,一件600块的男式中长加棉双层夹克,只花150元就拿到了手。一边收拾店面一边吆喝的店主对我们的说辞是,谁叫你们是老顾客呢,不赚钱也卖了。说得你在感觉得到便宜的同时心里还觉得十分熨贴。

在秀水街上看到第一个外籍人士的时候,第一个感觉是:哟,老外也来这儿打便宜货呢?再抬头望远一点,原来满秀水街都是或金发碧眼或卷发黑面的老外,还有一些同样是黑头发黄皮肤的人们,从他们的着装、神态一眼看去就知道是来自日本或韩国。原来秀水街不远就是使馆区,那里面的人们走几步路就可以来到这里。我不知道秀水街小商品市场是哪一年就有的,更没法弄清楚是啥时候开始有老外光顾这里。中国的小商品市场在最初的时候,几乎无一例外地,售卖的大多是裤缝一穿就开、扣子一拉便掉的货色。自从那些来自使馆神秘高墙里面的人出现在顾客堆里,商贩们就一定在琢磨了,这些人的购买力不是一般中国人可以相比拟,如果老是兜售假冒伪劣的东西,人家来一次上一次当,谁还会再来?于是开始在质量上下点工夫,价格也可以往上走走。不是每一个外国人都有钱,即使有钱,在这里不用花多少钱就可以买到不错的东西,又何乐而不为?于是秀水街便赢来了不错的口碑,一传十,十传百,渐渐地,街上越来越多地挤满了各种肤色的面孔。除了使馆区以外,秀水街大概应该算得上是北京城里外国人密度最大的地方了。

走在秀水街上,不时可以听到 “Look, Look, cheap,Cheap!” 英文的吆喝声。几乎每一个外国人,凡是走近一个店铺,都会被商贩们雇佣的小姐们挽着胳膊拉进店里。大概是因为经常光顾,老外们已经习惯于这种推销方式。如果对店里的东西不感兴趣,他们会坚决地表示谢绝,要是有合适的东西,他们也会熟练地砍价,其专业程度绝不亚于中国人。如果客人表示不懂英文,小姐们会轮番地用日文、韩文或俄罗斯语询问,她们的语言水平让我惊诧不已。小姐们的外文水平不再仅仅停留于“Come, look, cheap”以及数字等初级水平,还能够较熟练地介绍商品的一些特点。我忽然觉得,如果中国的年轻人们想找一个地方练外文,恐怕没有什么地方比秀水街更合适的了。来这里的外国人,除了很少的一部分游客,都是周围使馆的工作人员或者外资机构驻京人员。在这里,在这里的商品面前,他们或主动或被动地卸下了在办公室里正襟危坐的姿态和面具,还原成了一个个真实的自然人。当他们怀抱着那些廉价的“名牌”商品离去的时候,收获的一定是满足。他们未必会在别人面前承认自己穿戴的就是从秀水街出去的东西,他们还会把自己的朋友介绍到这里来买东西,但他们也一定会在回到他们的国家的时候,慷慨激昂地揭露在中国假冒伪劣商品如何猖獗。我想,每当国际上爆发谴责、抱怨中国如此这般的时候,一定有这些人身体力行的作证。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不是一件坏事情,而且应当也算得上是这些人在虚荣地满足自己的需求的同时,在主观之外无意中做的一件有助于中国净化和发展经济环境的好事情。

听说秀水街将会兴建高层建筑,用于发展、提升、取代原有的小商品市场。不知道那时的秀水街是否和昨天一样,可以让买者和卖者在商场上继续捉对厮杀、斗智斗勇,最后二者都有斩获?

那时的秀水街是否依然可以看得到那么多外国人的身影?

 

 

20051月14 北京

 

 



手机版




上一篇:77. 回家的路(2005年中国纪行)
下一篇: 79. 北京,TAXI(2005年中国纪行)

[文章搜索]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19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