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71. 野鸭塘(移民生活系列)

作者: 杨林沙宕    人气:     日期: 2005/1/26

  

夏初,番茄温室开始有了收成,每周可以摘两到三次果。我们把番茄从温室里摘下来,在分捡机上按大小、形状分类,装入果筐,等着蔬果拍卖场的卡车运走。那些被虫咬过、破损的或有瑕疵的番茄连同割下来的叶子,都是我或者另一位男工友小王用拖拉机运到农场草地的尽头倒掉,日子久了,那里长出了另外一片茂密的番茄林。

一个下午,我和工友们正在温室里打叶(每摘一次果,用线缠绕着挂成一排排的番茄藤蔓就要放低一轮,这样,新果就恰好处在合适的高度,便于下次采摘。同时,最基部的叶片也需要用特制刀具削去一些,我们称之为“打叶”。)刚从小学放学的女儿推开温室那厚重的玻璃门,跑进温室,拉着我的手就火急火燎地往外走。她拉着我奔跑着,她那大红的衣衫,象一团火焰穿行在农场没膝深的蒿草地上。来到草地的边缘,她慢下了脚步,回过头来把左手食指竖立着压在嘴唇上,示意我不要发出声响。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在平时倾倒果叶的斜坡上,一只鸭妈妈带着五、六只毛绒绒的小鸭子正在吃地上的番茄。小鸭子们有的歪着小头看着妈妈啄食,有的学着妈妈的样也在用小嘴在地上撮着,有一只小鸭干脆爬上妈妈的背上,闭上眼睛在上面舒服地躺着。

“太好玩了!”女儿情不自禁地叫出了声。鸭妈妈听见声音,大吃一惊,兀地站起来,她背上的那只小鸭子猝不及防滚了下来,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惺忪着睡眼“呀呀”叫着,一副很委屈的样子。鸭妈妈转动着脖子张望着, 看见了草丛里的我们,便用沙哑的声音急切地招呼着自己的孩子,掉过头,摇摆着就往草地另一侧的池塘跑去,小鸭子们排成一列,跟在鸭妈妈的后面。

女儿跳出草丛,去追赶鸭子。小鸭子们跑不快,渐渐地被鸭妈妈拉下了一段距离。女儿离小鸭子越来越近了,眼看就可以追上。小鸭子吓得尖着小嗓门“呷呷”乱叫。突然,鸭妈妈回过头来,扑闪着翅膀飞了起来,向我女儿直扑过来。我赶紧上前几步,猛地一把将女儿拉过来,挡在身后。鸭妈妈看到我们没有了继续追赶的意思,在我身边飞了一个弧圈,回到了小鸭子身边,带着她的孩子,急速穿过草地,跳进池塘,游过一个小湾,不见了。

我低下头来,看着紧紧搂着我的女儿。她困惑的脸上挂着两行泪痕。

“怎么,吓着了?”我问她。

“不是,为什么鸭妈妈那么凶?我只是想和他们玩儿。”

“鸭妈妈以为你要抓她的孩子呢,她要保护自己的孩子嘛,就象你妈妈爱护你一样啊。”

“那我以后还可以来看鸭子吗?”

“当然可以。只不过不要离得太近了,不然鸭妈妈又要咬你了。”

我们走到池塘边,女儿掂着脚尖,看着鸭子游过的地方。这是农场的一片洼地,常年积水,于是池塘边的水草十分茂盛。

“漪琳莎(女儿的苗族名字),给这池塘起个名字吧。”我对女儿说。

“为什么要给池塘起名字呀?”她的眼睛依然在水面上逡巡着。

“当然要啊,我们住的这个地方有名字,叫Diary Flat,这个城市也有名字,叫奥克兰。你不给这个池塘起名字,以后你跟小朋友们说你看见鸭妈妈和小鸭子了,人家问你鸭妈妈和小鸭子的家在哪里,你怎么回答呀?”

“爸爸,你给起一个吧,我不会起。”

“好,就叫野鸭塘吧。”起完了名字,才突然想起,家乡也有一个地方叫这个名字的,只不过,打我记事的时候起,就从来没有在那里看见过野鸭子。

打那以后,女儿每天放学,都要去野鸭塘看鸭子。如果回来时她的嘴翘得高高的,说明鸭子没有出现;要是哪一天她的脸灿烂得象她手上的小野菊,说明她又看到鸭子们了。

五月是可以捕捉野鸭的季节。那天傍晚,农场老板林先生和工友小王到池塘边抓到了一只小鸭子,用一只铁笼子把它装着,放在包装大厅里。

女儿高兴坏了,她说她想抱抱小鸭子。我把它从笼子里抓出来,交给女儿。女儿紧紧地把鸭子搂在胸前。

“小鸭子长大了,真的!”她高兴地说,“我要喂它最好吃的东西,喏,小鸭子,给你巧克力! 爸,它怎么不吃啊?”

“傻孩子,鸭子不吃糖,它吃鱼。”我说。

“那我们给它买鱼吃吧,哪里有鱼啊,爸爸?”

“我也不知道,你去问林伯伯吧。”

林先生跟她说,加油站有卖鱼饵的,那是鸭子最喜欢吃的东西。于是我开车到附近的一个加油站买了几条小鱼,交给了女儿。

可是,小鸭子还是不吃,一有人走近,它就躲到铁笼子的角落,小身体簌簌颤抖着。

女儿很着急,林先生对她说,不要紧,过一两天,小鸭子习惯了,就会吃东西的。

那一夜,小鸭子在包装大厅的铁笼子里叫了一夜,远处的池塘里,可以隐隐约约听得见也有鸭子叫唤的声音。

女儿也是一夜睡不着,她一直在听着小鸭子的叫声。

第二天,小鸭子仍然蜷缩在铁笼子里什么也不吃,那几条小鱼还在小碗里。叫了一夜,它的嗓子已经沙哑了。它惊恐地不停扑腾着,笼子里到处都是鸭子掉下的羽毛。

“爸爸,小鸭子为什么不吃东西呀?它不饿吗?”

“小鸭子的妈妈不在它身边,再说,这里不是它的家。它想家,也想妈妈了。”

“野鸭塘是小鸭子的家,它只有在家才吃东西,对吗?”我点点头。

女儿在铁笼子旁边蹲了好久,她抬起头来,对林先生说:“伯伯,小鸭子好可怜,我们把它放了吧。”

“那不行,我们好不容易才抓到的。”

“伯伯,求你了,好吗?”

“要放可以,但是,你要给我钱。”林先生一本正经地跟她开玩笑。

“伯伯,我没有钱,但是我有好多巧克力。我给你巧克力好吗?”

“嗯……”林先生装作认真考虑的样子沉吟了一会儿,“好吧,巧克力也行,那我们把它放了吧。”

“我来放,我来放!”女儿抢着把鸭子抱在怀里,我们跟着她去到野鸭塘。她的手刚一松开,小鸭子就扑进了池塘里,没有理会女儿说再见的声音,一会儿就游进池塘深处去了。

那一夜,女儿睡得特别香,她梦里的笑也特别甜。

 

撰于20041115

改于2005126

 



手机版




上一篇:70. 除草(移民生活系列)
下一篇: 72. 音乐,是一道命题(移民生活系列)

[文章搜索]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19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