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52. 小选

作者: 杨林沙宕    人气:     日期: 2004/12/2

 

 

 王小选当上国会议员了!

 今天--2004年2月2日,在新西兰行动党(ACT PARTY)领袖Richard Prebbie一年一度的国情讲话发表大会上,当行动党第二号人物Rodney Hide 郑重宣布,行动党与因贪污丑闻被该党开除的国会议员Donna Awatere Huata的诉讼在高等法院取得胜利,在党内排名第十位的Kenneth Wang将正式递补进入国会成为一名国会议员时,全场爆发出长时间的热烈掌声。王小选被掌声烘托着站起身来,向大家招手致意。

 这是一个有着不平常意义的日子。王小选走进国会蜂巢大厦的殿堂,标示着在这个国度,第二名华裔国会议员诞生了。

 其实早几天这事就已经确定了。 昨晚,当Emma得知这一消息时,有些激动,那种感觉就象当年自己在谈判桌上经过看不见硝烟的鏖战,终于如愿以偿的时候一样不平静。她为自己斟了一杯红酒… …

其实Emma只见过王小选一面。那次是被人拉去参加一次王的筹款餐会。她和朋友都不知道那次还有捐款拍卖活动。王小选的一幅国画梅花,被一位知名人士叫到一万高价,Emma一鸣惊人,举手就是两万,把旁边的朋友吓了一跳。虽然最后那幅画还是被那位男士以三万元的天价拍走,但王以及行动党工作人员还是很感念Emma的支持,毕竟素味平生。

我想,许多人们都和Emma一样,视王的成功为本族群的骄傲。我想这不仅仅是因为王先生是一个华人。他身上那种掉在地上可以砸出个大坑、敲击着能够发出铿锵亮响的人格力量,让了解他的人包括不欣赏他的人都没有二话可讲。

这个华裔国会议员有些不一样。他只身从中国来到这里留学,然后替人打工,创办自己的企业,每一分积累都是自己流下的汗珠子攒成的,整个人就跟身边的你我他没任何分别

王小选现在是“高干”了?真的是耶!

其实他生下来就衔着金钥匙。在中国,他的祖父、父亲都是中国的高官。套用海外的说法,他属于“太子党”一族。当听说他的家史时,胆小如我的人差点没被吓晕。可是,这一身份搁他身上,算是白费了。有福不会享,十几年前,他不好好在中国带着,揣着几十块钱跑这小岛上留学来了,没钱,住阁楼、打苦工,那副苦哈哈的样子,他要敢说自个儿是谁谁谁的儿子,人不笑掉大牙才怪呢。信佛的人说,人要受苦,那是命里定了的,生谁家都没用。得,王小选你前生修行不够,今生合当要受点苦,认命不你?

有朋友对我说,人家当国会议员有你什么事?爬你的格子过你的瘾,来点风花雪月、才子佳人,有病喊痛、无病呻吟,自娱自乐得了。写王小选,不怕人说你趋炎附势想攀高枝儿?甭凑那热闹。

我一听这话不高兴了。你不说兴许我还不写,要那么讲还真写不可了。当年结交他压根儿就没想到他会有今天的风光。这回他发达了,咱沾点光也是应当开句玩笑,别当真。保不齐人家当了议员,咱这“糟糠”朋友巴结不上了,写也白写。再说啦,咱也从来没怎么把自己当人,用句北京话说:我他妈谁呀?

既然吹牛拍马不一定有用,也没人要读,那就不如写点实在的东西,写点大伙不知道的,不然没人看。

王小选的这个国会议员是被不由自主地推上去的。

还记得第一次认识王小选的情景。有个华人社团名叫中华联合会,曾经是奥克兰数一数二的团体,这是个由早期大陆移民、留学生为主组成的社团,王小选是创建者之一。1997年,由宋智敏推荐,我参加了这个社团。那次理事会改选会议,说好晚上七点开始。所有人都到齐了,就差一个,谁呀?王小选。当时是他中华联合会的副会长。足足等了一个小时,王小选才珊珊来迟。后来才听说,有人送他一绰号:他不叫Kenneth Wang,而是叫Always Late他一出现,立即招来一阵责怪声,他只得连连道歉。虽然人人“谴责”,可我从人们的眼睛里并没有看到怨艾。我当时有些纳闷:不是说在西方守时是美德么?怎么他迟到却人人见谅?原来,历次活动,他付出最多。他是搞美术设计的,一有活动,所有的招贴、标语、横幅他全包了。后来他开了一个美术设计公司,干脆就成了中华联合会的大本营,一开会,如狼似虎的人们就把他的咖啡、点心、水果席卷一空,他却一贯乐呵呵地烧茶倒水,从无怨言。

中华联合会可是个不一样的社团,真如其章程标榜的,保持中立。理事会里有热爱中国共产党的,也有同情民运的,可是却能相安无事,不能不说是个奇迹。其实说来也简单,大家都是同一个心思,希望到这儿来能为大伙儿做点事,不为名不为利(并不是无名利可争)。最有意思的是那会长的改选。中华联合会章程中有一条,也是最重要的一条,那就是,会长最多只能任两年(恐怕社团里有这规矩的不多),到时间无论如何好歹都得让位。王夫人对他有三章约法,其中一条是,只能当理事不准当别的。当他被选为副会长时,回到家时,差点没敢告诉妻子玛丽。气归气,玛丽还得接受,总不能跑中华联合会翻脸去吧。这还不算,后来还被选做会长了,他回家试着解释是被大伙儿硬拽上去的,没办法,他其实并不想当。玛丽哭笑不得,除了叹气,就是没脾气了。

小选从不讳言他崇尚民主,因此从美国的一些民运人士来新西兰演讲,会场都能看到他的身影,因此他也被人安上民运人士的标牌。民主在中国人包括出了国的中国人--眼里,活象一只烫手山芋。知道那东西好,可是却不敢大声叫好。去听民运人士演讲,拍巴掌前都要左右看看有没有照相机对准自己。可以理解,万一哪天想回中国,领事馆它不给签证,或者说回到中国说你同情国外反华势力不让出来了,可怎么办?中国那地儿有理讲吗?王小选他不虚这个,心里怎么想就怎么做。有时候我就在想了,要把这哥们剥光了,从头到脚检查每一个毛孔,恐怕跟平时那个衣衫笔挺、正经危坐的他没啥二致。里里外外,人前人后,他都是同一个人。如果要寻找什么是他的魅力,恐怕这就是。

有一个小故事。97年香港回归祖国,普天同庆。中华联合会作为有影响的社团,组织了一场大型的文艺晚会庆祝。王小选从没那么高兴过,义不容辞地,他承担了美术设计的活儿。不幸得很,布置会场时梯子没有放稳,他从上面摔了下来,踝骨骨折,住了好长时间的院。人们都说他热心公益,其实他是用这种超越语言的特殊方式表达了他对故国的眷念和祝福。

曾经想探究“小选”这名字怎么来的。却原来是他父亲为纪念中共建政,历史上第一次让老百姓当家做主有了选举权,把自己的大儿子取名选选。后来有了小儿子,还嫌心情表达得不够,便把大儿子改名大选,小儿子起名小选。有朋友曾经半认真半开玩笑地说,小选,你应该参加大选。他也哈哈乐着说好啊。

没想到,他真的做了,虽然是被人推着上的。按常人的理解,他的性格不太适合从政。有人说,耿直、实诚做人可以,做政客不行。好多人都说他没戏。然而王小选成功了,固然后面有许许多多人们的热诚帮衬、真心付出,但他的高亮品格才是胜算的根本。除了一部分人嫉妒,说他未必有能力,即使是这些人,对他的品格也无法微言。

行动党看准了他,这个党不简单。

王小选选择了一条不好走的路。虽然说华人没有自己特殊的利益,或者说大多数人的利益就是华人的利益,但这不意味着族群之间就完全没有冲突,他需要在政党利益、国家利益、族群利益之间甚至华人内部不同派别之间寻找平衡点;他是人们心目中沟通百姓与政府、华人社区与主流社会的桥梁,这座桥要经受千人行、万人走,需要忍辱负重,需要有海纳百川的承载力;他虽然是奥大的硕士,但英语毕竟还是第二语言,他能否自如地应对国会那些可以不负任何责任的人的言论和争端?他的生活从此将被置于阳光之下,有些人甚至还会用放大镜、显微镜去审视他,他会不会从此谨小慎微从而无所作为?最要命的是,华族这个弱势群体,对他将会寄予沉甸甸的期望,他的肩膀再宽厚,又能挑起多少双期待的目光?

小选,路上荆棘好多,甚至豺狼当道,你要走好。

 

              撰于2004年2月4日

 

补记:本文是个美丽的错误,王小选当时并没有进入国会,笔者过于乐观于高等法院的裁决。为真实记录当时心情,笔者在网站发表时未作改动。 被告Donna在高等法院裁决她败诉后向上诉法庭提起上诉,上诉庭推翻了高等法院的裁决,行动党不服,将案件上诉至终审法院。终审法院驳回上诉庭裁决,维持高等法院判决,至此,Donna被驱逐出国会殿堂。2004年11月22日,国会正式确认王小选递补进入国会,成为最新的国会议员。11月30日,王小选宣誓就任,成为新西兰史上第二位华裔国会议员,也是第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的华裔国会议员。

因此,有人戏谑说,笔者是这个国家第一个正式宣布王小选当选国会议员的人。只不过,这个宣布做得早了一点,或者说,这一天来得太迟了一点。

               2004年12月1日



手机版




上一篇:51. 六月雪(移民生活系列)
下一篇: 53. 望乡(移民生活系列)

[文章搜索]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19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