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51. 六月雪(移民生活系列)

作者: 杨林沙宕    人气:     日期: 2004/12/2

 

 办公室窗下路边的两棵小树上,缠满了各种彩色饰带,放满了鲜花、卡片,这是圣诞节前那起震惊全国的因警察追逐违章车辆导致的最大夺命车祸的现场。三条人命在两辆汽车轰然相撞刹那间黯然陨落,恰似那六月晴朗的天空突然从密布的阴霾中飘落的白雪,在逝者亲人心里,片片雪花都飘写着浓重的悲哀,尤其是在理应充满喜乐的节日前夕。生命其实很脆弱, 人这种生命的来去甚至比不上昆虫的灵性。有一天,在后院花园的山茶树上发现一隻蝉蜕,我把它放在手心里仔细地端详着。一个生命已经从这里涅槃,留下了这只金黄躯壳。虽然这只是一层透明的角质壳,可是细节却那么生动。那几隻脚足仍然呈倔强的前行姿态,连上面的细密绒毛都十分清晰,仿佛还在骄傲地诉说着蜕前的故事。相比之下,人一旦没有了生命,那躯壳便会变尘化土,就不再光鲜,真的连昆虫也不如。

 去年一年全世界娱乐界也没出几件事,但大中华不到一年的时间就陨落了三颗“木”星:张国荣、柯受良、梅艳芳(他们每个人的姓或名中都有“木”字)。他(她)们都是不应该走的人,而他(她)们却走得那么绝然、悲情,难怪人们那么感叹生命的可珍可贵。

美国总统、英国总理一声令下,武装到牙齿的美英联军摇动着自由的大旗,呐喊着要给伊拉克国家和民族带去民主、自由,用枪炮把一个帝国踏成了一片焦土;上个月,中东伊朗地面发生天摇地动的撼动,昔日辉煌城垣顿时化作烟尘瓦砾,数万生命被埋葬其间,举世人寰痛彻肺腑。这一切,叫人如何去理解上苍与人间对生命的尊重?

 这几天,英文先驱报的一则电子问卷调查结果,叫人心中充满酸涩。这个调查的结果表明,原来这白云之乡的大多数人们并不喜欢我等亚洲族裔,即使是在同样黄皮肤黑眼睛的亚裔同胞中间,也有近一半的人不希望有更多的同胞到来。虽然这个抽样调查的准确性值得质疑,这接受调查的800个人在四百万人口中比例实在太小,但是却真实地让我心头涌出此处乃他乡非故乡的悲凉。

于是想起一个名字:六月雪 

有一种植物名字就叫六月雪,它们喜欢生长在郁葱的林下。我曾经问过我的植物学老师:“樊老师,为什么这种植物会有这么富有诗意的名字,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浪漫的故事?”

“生活中是不是每件事物都传奇呢?”老师沉思了一会儿,“或许吧。不过,你看这些小植物,在春天的时候,它们的种子从冬眠的土壤中醒来,开始萌动、成长,在林下成片地蔓延开去,等到六月盛夏,每一枚叶片正面都长满银灰色的绒毛,这山坡象不象披上了银装,就象那冬天的积雪?这大概就是它们名字的由来。”

六月雪,仅这三个字就足够编织一个故事,即使这故事是凄凉、哀婉的,可也一定是浪漫的。

 生活中的六月雪却未必如此富有诗意。

 我就经历过一场冷得透彻心房的六月雪......

 利用圣诞、新年假期,与朋友LARRY相约,我们两个家庭一起环南岛游览了一圈。这是炎炎夏季,却在那里的山巔上看到了白皑皑的雪。这南岛高山上的积雪,大概也只能叫做夏雪而不叫六月雪的,因为这南半球的六月是冬季,雪是不稀奇的;故国中华的十二月大多数地方冰天雪地,而这里却是艳阳高照。

每一个人都被南岛旖丽的风光迷住了,尤其是QUEENSTOWN(皇后镇)的湖光山色,实在叫人迷恋流连。湖水是浅蓝色的,清澈得似乎无论多深都看得见底。湖岸是高耸入云的群山,山上除了淡绿的草就是浓绿的树,山体从眼前向远处逶迤延伸,逐渐变成黛蓝。山顶上是碧蓝的天,天上飘着洁白的云,难怪好来坞(荷里活)导演彼德.杰克逊要在这里拍摄《魔戒》。

造就如此神奇人间,谁说上苍不是一位杰出的色彩学家?

神奇的山巅总是覆盖着积雪。按照气象学的传统说法,海拔每升高100米,气温平均降低大约一摄氏度。那积雪终年不化,山顶上的气温应该是零度左右。山下的温度是20来度,如此说来,那山应该有两千米高。

我们还游览了西海岸MILFORD,在那里,一湾海水蜿蜒着与两岸的山峦缠绵着,形成了明丽的峡谷风光。峡谷两岸每一座石山都悬挂着如珍珠链般的瀑布群,那都是山巔积雪化成的山泉。我突然十分羡慕那栖息在崖畔的海豹,他们朝沐海浪夕浴瀑泉,悠然比观览它们的游人还要自得。

 一对华人夫妇带着一个幼儿,还有一位穿中山装的老人,进到了那家咖啡馆,他们取出一个便当盒,放在厅堂的一张桌上,然后先生去买咖啡。这时一个白人侍者走到他们桌前,很不客气地用英文说:“我们不允许你们自己带食品进来吃,这影响我们的卫生,懂吗?我限你们两分钟之内拿出去,知道吗?否则我就把它扔出去,听懂了吗?”

这明摆着是欺负人,欺负亚洲人。连旁边的其他人士听见他的话都很诧异、侧目。

这时候,旁边一个也是华人的客人站了起来,拍了拍巴掌,大声对店堂里的人们说:“先生小姐们,请大家注意一下,谢谢。这里发生了一点事,我想请各位给一个公正的评判。这位侍者先生刚才说了一些话,相信有些朋友听见了,但大多数朋友没有听见。事情是这样的,有一个亚裔家庭有老人有小孩走进了这个咖啡店,他们象你我一样,应该算是这家店的客人吧,大家说是吗?可是他们却没有得到应该得到的服务,连起码的尊重也没有得到。这位侍者先生没作任何解释,就对他们说,要把他们自带的食物扔出去。我想问问大家,这位侍者先生的行为可以被接受吗?是的,你们店里有权利有规定不能在这里食用自带的食品,但是不是每一个顾客都看得到你们的规定呢?因为你们只把它张贴在柜台旁边。大家认为这位侍者先生有权利把客人的东西扔出去吗?在客人不了解他店里规定的情况下,难道这位侍者先生不应该先向客人解释一下他店里的规定吗?我们再想一想,如果这家客人不是亚洲人而是欧裔家庭,他会如此粗鲁吗?人家不是到这里来白用你的座位的,这位太太的先生已经去购买饮料去了。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这位侍者先生如此无理?是客人无钱付账么?显然不是,人家有能力大老远到这里来旅游,就有能力负担那几杯咖啡费!如果不是害怕人家付不起两杯饮料钱,那这个侍者先生为何如此无礼呢?难道他是个种族主义分子?不管怎么样,大家难道不认为这个侍者先生应该向这个家庭道歉吗?”所有客人都说,这个侍者应该道歉。

这位仗义执言者回过身来,悄声对那个粗鲁的侍者说,“您也可以不用道歉。虽然我与这个家庭没有任何关系,但我要警告您,如果您不道歉,对不起,我知道您在哪里工作,叫什么名字,您将会为此付出代价。” 侍者不得不在众人面前乖乖地道了歉。

 可惜,这只是我的想象,事实上并没有任何人站出来仗义执言。真实结果是,那家华人家庭唯唯诺诺地收起了便当盒,饮料也不买就惺惺然离开了咖啡店。

在游览完MILFORD峡谷,驱车回QUEENSTOWN的路上,我跟朋友LARRY说起这件事,他义愤填膺,直埋怨我当时为什么没有告诉他在咖啡馆发生的事。如果他知道这件事,一定会替那家可怜的家庭当场讨个说法的。我不由得对LARRY油然起敬,也为自己当时瞻前顾后、犹豫不决深为惭愧、懊悔。于是脑海里便幻想出了那位仗义执言者,只有这样,才似乎让自己感觉到平衡些。

我想,在那个不愉快的经历之后,那个家庭一定没有好心情去欣赏那旖旎的峡湾美景。

六月雪,还是不下的好,太冷。

 

                                                                     撰于2004年1月14日

 

 



手机版




上一篇:50. 边缘人(移民生活系列)
下一篇: 52. 小选

[文章搜索]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19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