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22. 盗版没商量(中国故事系列)

作者: 杨林沙宕    人气:     日期: 2004/11/12

        打开任何一本汉语词典,对“盗”这个字的解释大概都是这样的:盗,是指以不正当手段或不经允许而将别人的东西据为己有。世间上人们大凡都是不认同“盗”行的,人人都应该以口诛之,以笔伐之,以行阻之。然而有一种行为,同是“盗”,却并不象过街老鼠似的遭人人喊打,相反许多人还会专门寻找这种“盗”来的东西去购买回来用。这种东西就是“盗版”,从盗版书、盗版磁带到盗版音像光碟、盗版电脑软件,无所不包。

        尤其是在中国。如果谁要说自己家里的书架上、光碟柜里或电脑里的软件没有这类“盗版”来的东西,如果不是真不知道,或者象高官们信誓旦旦没拿过一分昧心钱那样没讲实话,那可就真是圣贤了,而且是旷世圣贤,太伟大了。

        前些天柳家里有个房间空了下来,需要租出去。给一家中文报纸上发了租房广告传真,两天都没人打电话来,柳怀疑那家报社是不是给漏登了。找了一份报纸来看到底有没登,结果自己的广告没找着,倒是看到了许多别的广告。在众多的分类小广告里面,有一些大幅广告,租售各种光碟, VCDDVD应有尽有,好来坞大片、大陆港台影视、卡拉OK、情色电影一应俱全。不止一个人在打这类广告,看来这门生意很火。在那里可以租或买到纽西兰尚未上映的各国大片,而且有中文字幕。有他们的存在,华人朋友们可以远较KIWI们先睹为快,可真有“福气”。至于这些是不是正版货,愚人如我绝不敢贸然妄言。

        那还是在几年前,柳在经历了移民生涯里艰难的左冲右突、前闯后荡后,身心被磕碰得有些疲惫。倦怠了,想休憩一下伤痕累累的翅膀,于是收拾心情,重又蜷缩钻进象牙塔,进入奥克兰大学当了一名学生。从上学的第一天开始,老师便圈下了大量的阅读书目。曾经以为自己在这个国家已经混迹数年,语言应该不成问题。殊不知,仅Business Management 的第一页,就堆砌了几十个似曾相识却不解其意的生字,查阅那厚如长城墙砖的辞典,时间就成了大大的问题:不够用。尤其是上网查找参考资料,那排山倒海涌来的生词活像一只只藏龙卧虎,呲咧着狰狞的面容在嘲笑着他,就象那些喜欢在车里见到亚洲人就伸出中指的当地兔崽子们那般,特别可恨。

        听人说,在中国,有人发明了一种电脑辞典软件,非常好用,里面收录有几十种中外字、辞典,只要键入生词,立码可以得到详尽的解释。这种软件还有一种很好的功能:无论上网或者在电脑上阅读文章,只要用鼠标指向某个字词,屏幕上立刻跳现其中英文解释。柳象看见了救命稻草,赶紧四处托人。正好,有朋友从澳洲悉尼回中国探亲,柳请她无论如何帮着买一份这种软件,以救燃眉之急。朋友从中国回来了,特意绕道奥克兰给柳捎来了这种名叫《金山词霸》的软件。柳如获至宝,别提多高兴了。柳说这种软件肯定很贵,朋友笑着说,那是当然,不然怎么值得我特意亲自绕道送来。柳问到底多少,她说:不会自己看呀,价钱就在封面右上角。柳这才仔细端详包装上的价签:¥38元。柳差点跌破眼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收纳有英汉大辞典、美国传统大辞典等72种普通、专业辞典的软件,得花多少心血才创制出来?怎么可能才这点价钱?!后来他又请在深圳的好友亚兰买了一本《超级解霸》(一种超强纠错的电脑音像播放器),也才人民币几十元。

        这类结晶人类智慧的高新产品,何以如此廉价?路人皆知:中国国内普遍猖獗的盗版现象使然。《金山词霸》38元便宜吧?还有更廉价的,盗版碟才10块钱。电脑巨鳄微软进入中国苦心经营多年,仍旧处于亏损局面,他们抱怨,中国政府打击侵犯知识产权犯罪不力,使得盗版现象太严重,正版软件难以寻找生存空间。

        中国的盗版情况究竟、到底严重到什么程度?

        去年六月,柳结束了在中国近四个多月的游荡,来到深圳,准备从那里出境取道香港回奥克兰。他随便提起的一句话,被朋友认了真,要带他到市中心买一些电影光碟。有一家书店在二楼,他们在那里买了一些中国传统电影VCD。下楼来柳发现街边有人在一个角落卖影碟,走近去,见那人脚下放着一个纸箱,里面摆满了各种DVDVCD。什么《哈里波特》、《ICE AGE》、《角斗士》等等都是最新的好来坞电影。《魔戒》第一集在柳出国时刚刚在奥克兰上映,这里已经有了第三集。所有DVD十五元一片,VCD5元一本。包装很简易:一张彩色封面包着影碟。柳知道这些都是盗版,但价格比正版便宜许多,而且还很少有卖。于是价都没还,一口气买了78种。他没忘记问质量怎么样,卖者说:当然正点,干我们这行的,讲究的就是一个质量。要有问题,随时拿回来换。柳乐了:哟,看来您还很讲究职业道德?他说:那是当然。

        在柳和朋友走过的街道,许多地方都有这样的兜售者。他们来无踪,去无影,只要一有风吹草动,他们立即如兔子般迅疾消失在水泥森林中的茫茫人海里。

        无论是在广州、成都,还是贵阳、长沙,柳每到一地,都要到音像店转转买些音乐碟。到了深圳,箱子里就已经塞满了,几乎没有任何空隙。 他不得不重新整理行李,否则根本装不下。各种碟摆了一地,这些东西到了奥克兰克可都是宝贝,不能不带走。当初买的时候,惟恐买到“歪”货,一再询问是否正版。店主们都拍胸打肚保证,有的还正儿八经地给柳开了信誉卡,说一旦发现不是正版,一律无条件退换。那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于是连包装都没打开。

        柳开始发愁怎么能把这些碟带上飞机。太多了,肯定超重。朋友替他出了个主意:无论是体积还是重量,包装盒占的比重比碟本身大许多。把包装留下,只带碟,不就可以了?这倒是个好主意。但是总觉得有些可惜,不完美。无奈这是个“鱼与熊掌”的选择,容不得他犹豫。好吧,拆吧 。柳取出第一张碟《高原三星》,小心翼翼地揭开最外层的玻璃纸,打开盒,便发现有异样:包装上写的是DISC-A,可碟上标的是DISC-2;而标注DISC-1的碟,封面上告诉的是DISC-B。这还没完,包装上明明写的“黑龙江音像出版社出版发行”,而碟上却是“江西文化出版社发行”,准印发行号不用说,也是里外不一。这恐怕不是疏忽大意,而是典型的非法出版物。幸好播放质量以他这个层次的使用者来看,还算过得去。另一套当红歌星孙楠的专辑,两片碟都是一模一样的DISC-A。柳想起了卖者们当时的旦旦信誓,不由忍俊不禁。他们担保的是什么?动辄以信誉发誓,看来他们的誓言实在太廉价。拆完所有的碟,超过一半以上的都能一眼看出不象正版产品。在深圳买的碟更逗,几乎清一色的“影院版”,也就是把摄像机带进电影院,偷偷录下来,稍加制作,配上字幕,就拿出来卖了。这帮人的英文臭极了,瞎配,牛头不对马嘴,可以把人乐死,也可以把人气死。

        听闻纽西兰教育部长今年早些时候到中国访问,在广州逗留,受到当地政要盛情款待,可是席间上的五粮液却是假酒,让人不胜尴尬。

        看来中国的事体不象“假”、“盗”这两个字那么简单。

        其实盗版并非中国一个国家和那里的人们的专利,世界每一个角落都有,只是程度不同罢了。不是嘛,奥斯卡金像奖评选委员会以后不再向评委们赠送参选影片的DVD制本,原因只有一个:防止在正片上映之前便被盗版把市场市场抢占了去。

        呜呼!应该拥有崇高人格的奥斯卡金像奖评委们都不再让人放心,何况芸芸众生?

        真正是:盗版没商量!

 

                                               撰于2003年11月18日



手机版




上一篇:21. 笑是歌,哭亦是歌(中国故事系列)
下一篇: 23. 网络?罗网(中国故事系列)

[文章搜索]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0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