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文人相輕 - 讀陳耀南「死生貧富見交情」有感

   作者: 醉 诗    人气: 2169    日期:2008/2/4

       去年底雪梨著名宿儒趙大鈍老師的尊夫人辭世,由於趙老師名重澳洲華社詩壇、書壇,兼且桃李遍佈世界;雪梨穗城校友會及僑領、至交們組成「治喪委員會」協助趙府辦理喪事。墨 柋緦W子們互傳噩訊、紛紛至電慰問趙師。趙師母落土為安,後事備極哀榮,各大中文傳媒亦以重要版位報導這則「白事」。

       不意於二零零八年元月十二日之星島週刊第376期,在「南天群星」版「寧靜湖邊」專欄作者陳耀南先生,發表了「死生貧富見交情」的豆腐方塊文章。這篇短文居然是諷刺「平時以清高詩伯示人者」,趙師弟子、友好們讀後莫不憤憤不平。

       內子婉冰早歲師從趙老,故校友們馳電相告;吾友更留存該篇專欄讓敝人拜讀;陳教授亦是僑社文化界的知名學者,讀罷真難置信身為專欄作家,竟可以在其「地盤」借題發揮,在趙府白事訃聞上大發謬論,讓酸味瀰漫華社?

       可能趙府訃告未能將至親友好、僑界賢達及知名學者、作家等等大名全部詳列,這一疏忽罪在「治喪委員會」也,豈能怪責驟遭雁行折翼喪偶之痛的耄耋老人呢?(趙翁高齡已九十餘矣!)

       該豆腐方塊想當然的判斷:「這類訃聞,許多其實是喪家自撰,」這句話正是陳教授欲加之罪也。我有兩位老友從事傳媒廣告,墨市不少白事的訃告、代訃,多由吾友代撰。其中一位數年前才出道,經常來電託我代打或協助修詞。

        為了慎重,行文至此暫停下;特致電另位老友作家查詢,問他是否在白事廣告中,曾為喪家代撰訃聞?吾友回應:「我二十年來代撰訃告、代訃已不計其數啦。」

       退一萬步講,縱然是喪家自撰,遺漏了三兩個識者姓名,若果是「真正朋友」,不論是「大意遺忘」或「甚至有心漏掉(本文所有括號引自陳先生原文)?都應諒解,不然怎配稱「真正朋友」?「甚至有心漏掉」那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了。既是朋友,(除非經已反目,反目後自然不再是朋友啦。)而且是「推心置腹,兩脅插刀」的朋友,怎可能「有心漏掉」呢?於情於理於事皆不合。唯一可能者,就是“治喪委員會”眾成員一時失察,或根本對被漏者並無印象或不知喪家是否認識閣下?容或「治喪委員會」代撰訃聞者有讀給喪家主人聆 ,試想在哀傷悲情中,加之年老記憶退化,平素較少往來的朋友被遺漏,亦是正常得很啊。

       假若代訃名單被遺漏的是敝人,而我又自認是趙老的「真正朋友」;朋友喪偶而無法前往靈堂致祭,會立即去電向趙老慰問。未及在輓詞廣告上俱名,是會訂購花圈送去敬悼逝者,那才是朋友之道啊!而不會因為喪家的無心疏忽耿耿於懷,事後在「專欄」上借題諷刺。

       雖說「文人相輕古已有之」,但在白事上向當事人發難,在沒查清楚是當事人無心之失,或根本是「治喪委員會」的大意?便想當然的認定是當事人「自撰訃告」,再加以諷刺,豈非沾污了陳先生令名耶?

       宿儒趙大鈍老師名重詩壇、書壇、文壇,喪偶哀傷之情未過,當一笑置之,不予計較。敝人不揣冒昧,僅撰打個人感想,就教於陳大教授;並將先生該篇大作結論:「先儒的待人處事,是確有可風的!」借花相敬。祈望先生今後的專欄,能啟發讀者,而非暗藏刀鋒,隨意揮舞,有失厚道外,傷人者最後必傷己啊。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日於墨 柋尽

      






微信热门文章

分享此页到:

上一篇:鼠年玩殘過街鼠
下一篇: 陸克文總理道歉顯德政


[文章搜索]

微信热门文章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7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