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大康有话说 - 大康

足 球

   作者:大 康    人气: 3931    日期:2006/6/17

 

1986620日,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世界杯新闻中心。

新闻发布会已经结束,情绪亢奋的记者们仍在四处跑动。太让人兴奋了,英格兰对阿根廷,这不仅仅是两强狭路相逢的一场1/4决赛,而且是曾经发生在两个国家之间的那场大战,在相隔四年后的几乎同一时间,有可能会再次上演。

 

英格兰队出席新闻发布会的几个主力队员队长布莱恩.罗布森、中锋莱因克尔和后卫布彻,坐在大厅的一个角落,显得很冷清。其他国家的记者几乎没有人过来提问,就是英国本国的记者也只是过来敷衍地问两个问题,然后记也不记,就忙着转身跑到大厅的另一侧去了。

 

三个人喝着杯中的饮品,目光其实也一直望向那边。那个今天新闻发布会的大明星被兴奋的人们簇拥着,只能偶尔看到他那头著名的浓密卷发。布彻突然愤愤地把杯子礅在桌子上,“真是荒谬,别忘了,四年前是他们先动的手,是他们挑衅,我们只能自卫,现在可好,好像理全在他们那边了。” 布莱恩.罗布森眼睛依然望着那边,嘴里轻声道:“那都是因为他,在世人眼里。他在哪边,理就在哪边。”说完,他忽然站起身,向人群走去。

 

记者们看到脸色铁青的布莱恩.罗布森端着水杯,旁若无人地走了过来。大伙为他的气势所震慑,纷纷走避。有人躲得远远的,偷偷在想,两个人不会大打出手吧。

 

布莱恩.罗布森大马金刀地在沙发上坐下,用另一支手松了松领带。马拉多纳坐在原地,一双明亮的眼睛静静地看着他。布莱恩.罗布森忽然笑了笑:“听说,你要退出那场比赛,是吗?”马拉多纳没有反应,只是静静地看着他。“行了,别这样,我知道你听得懂我在说什么?我只是想请你再考虑一下,别退出好吗?”马拉多纳还是没有反应,布莱恩.罗布森嗓门大了起来:“好了,哥们,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从没去过那个小岛,我也不清楚那儿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是球员,不是战士,为观众表演是我们的责任,这是足球,不是政治,更不是他妈的战争,别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扯进来,行吗?你要真有本事,在球场上赢了我。”

 

马拉多纳忽然站起身来,轻声对他嘟囔了一句什么,然后转身走了。布莱恩.罗布森要跟上去问个究竟,一个阿根廷记者上前拦住他,一脸严肃地说:“他说他接受了你的挑战,但今天,他不想说英语。”

 

622日下午,比赛快要开始了,国际足联主席阿维兰热突然来到了双方的休息室,他尽量用轻松的语调对双方的队员们说:“孩子们,这是足球,让我们忘了政治,忘了战争吧,让我们把快乐带给全世界的观众吧。”所有人都低着头,没有响应,他只有自己干笑了几声,心里期盼,千万别有什么事发生。

 

国歌演奏完毕,但双方球迷依然高声唱着自己的国歌。英国队向阿根廷队走了过来,伸出手。双方的手机械地接触着。莱因克尔走到马拉多纳面前,马拉多纳忽然笑了一下,问:“你那患白血病的女儿还好吗?” 莱因克尔一怔,然后伸手用力抱了一下他的肩膀,趴在他耳边说:“让我们踢球好吗?”马拉多纳看着他,轻轻点了点头。

 

比赛开始,英国队的整体现代踢法渐渐控制了局面。但阿根廷队的进攻也没有完全被压制,在马拉多纳周围,总能形成一个小组,他们像一股旋风一样,忽而左路,忽而右路,忽而又扑向中路。第30分钟时,马拉多纳的一脚劲射从门边掠过,几乎射穿英国队的球门,队长布莱恩.罗布森向后卫布彻狂喊着。第40分钟,一个高球,布彻跳起与马拉多钠争顶,布彻的臂肘击中了马拉多纳,马拉多纳捂着脸倒在场地上。队医冲进场内,马拉多纳接过纱布擦拭着巨痛的鼻子,那是血。

 

又是血,四年前的今天,多少小伙子的血呀。马拉多纳艰难地爬起来。布彻奇怪的发现,自己试图激怒的那个小个子,只是低着头,从自己身边静静地走了过去。

 

下半场,继续着上半场比赛的局面。 51分钟,布鲁查加传球给马拉多纳,球碰了英国队后卫的腿,高高地飞向英国队的守门员。身高168的马拉多纳还在奔跑,他自己也不能解释为什么还要去追那个毫无希望的球,冲锋,向英国人的球门冲锋,他体会到一种快感,他感觉到自己的血在燃烧,他与英国40岁的门神希尔顿同时跃起,他扬起手臂,球进了。他奔向自己同伴的怀抱,不知道为什么,他只想哭。

 

英国人大声地咒骂着,布莱恩.罗布森用愤怒的目光望着马拉多纳。马拉多纳毫不畏惧地迎着他的目光,因为在他心里,这从来就不是足球,这本来就是战争,不管用什么手段,他只想把四年前输掉的那场战争赢回来。

 

54分钟,英国人还没有从愤怒中摆脱出来,阿根廷队再次抢到球,把球传给处于中场位置的马拉多纳。

——阿根廷空军上尉巴力斯塔费力地挤进“超军旗”战机的座舱,一脸的坚毅。战争的结局已经注定,但阿根廷要反击,就像传说中那个用长矛刺向风车的勇士一样,这是他一个人的反击,翼下的那枚仅剩的飞鱼导弹,凝聚了所有阿根廷人最后的勇气。

——马拉多纳接到球,看了一下场上的局面,把球带到了球场的右路。

——“超军旗”掠过海面,巴力斯塔尽量控制着高度,他甚至可以感觉到,海浪在拍打着自己飞机的底部。

——英国队员上前封堵,马拉多纳晃过了里德,接着又晃过了扑上来的布彻,这时他已打定主意,他向英国队的禁区杀去。

——巴力斯塔看不到,但他可以感觉到英军的舰队就在前面。“超军旗”突然腾空而起,一瞬间,巴力斯塔已经锁定目标,飞鱼导弹飞驰而去,准确地射入了英国皇家海军最现代化的驱逐舰“谢菲尔德亲王号”的心脏。巴力斯塔只觉得机身一轻,然后就融化在无际的蓝天里。

——马拉多纳在带球疾进,他又轻易地晃过了霍德尔,高速杀向禁区。球趟得有点大,但他浑身好像充满了力量,什么也不能阻挡他,他抢先触球,冲过后卫芬维克和守门员希尔顿的防守,在被后卫铲倒之前,把球打入了对方的死穴。

——“谢菲尔德亲王号”火光冲天,正在缓缓沉没。巴力斯塔没有回头看,他的眼中早已满含泪水。

——马拉多纳跑到场边,跑到自己的球迷面前,跑到在球迷手中飘扬的国旗面前,双手合十,缓缓地跪下。

 

“这他妈根本不是足球,这是战争。”最先醒悟过来的布莱恩.罗布森大声向自己的队员喊着。英国人把怒火变成了行动,拼命向阿根廷队掩杀过来。第80分钟,莱因克尔劲射得分,力量大得几乎射穿球网。红了眼的英国队继续狂攻,但没有时间了。据所有现场观众的事后回忆,如果比赛再继续五分钟,英国人将赢得这场比赛。

 

当晚,阿根廷队驻地酒店。

人们在狂欢,所有认识或不认识的人都搂着肩膀,大声喊着“阿根提那、阿跟提那。”美酒在四处流淌,人们在大声欢笑。马拉多纳的妻子克劳迪亚从人群中挤出来,到处找,不见丈夫的踪影。她提起裙子,快步跑回楼上他们的房间。

 

房间里没有人,凉台的门开着,窗帘被风吹得起伏飘荡。克劳迪亚来到凉台,发现马拉多纳挤坐在凉台的一个角落,仰望着天空,脸上竟趟满泪水。克劳迪亚急忙蹲下,紧紧抱住他,只听马拉多纳在喃喃自语:“阿根廷,我的祖国,今夜,我为你哭泣。”

 

 






微信热门文章

分享此页到:

上一篇: 没有文章了
下一篇: 勇 气


[文章搜索]

微信热门文章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7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