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大康有话说 - 大康

大康有话说‘占中’(草稿)

   作者: 大 康    人气: 1799    日期:2014/10/5
小时候对香港这 个地名没什么好印象,认为那是个出特务的地方,那些偷图纸搞情报的坏蛋都是从那来,或者是想往那跑的。到年轻时第一次听邓大姐唱‘香港之夜’这首‘靡靡之 音’,完全颠覆了以往的印象,当时特别有画面感,脑子里充满了美好的遐想,认为香港一定是个特美好的地方,那里的人一定特幸福。

时至今日,香港怎么样了?那里的人们,你们过得好不好啊?大概不太好,这几天香港人正在上演‘占中’,弄得大家心情都不好。

香港这个曾经让我魂牵梦绕的地方,我还没去过;学生们占据的那个‘中’到底在哪儿,我也没概念。这几天,我天天看着现场的画面,读着各种渠道传来的信息资料、观点评论,心里产生了一种表达的冲动。今天就跟大家谈谈对这件事的看法。

另外一点,香港出了这么大事,作为本地的海外媒体,却几乎集体鸦雀无声,为什么会这样,大家其实都知道答案。来吧,和以往一样,还是我说吧,今天我这段有话说写了五六千字的演讲稿,咱们用一个小时的时间,把没说的都补上,漫谈一把这次‘占中’行动的意义和影响。

首先要理清这次‘占中’行动的性质。

大陆和海外部分媒体谈到这次‘占中’,都把它定义为,‘占中’堵塞了交通,影响了人们正常的生活秩序,属于‘严重的违法行为’。并据此否定了‘占中’行动的正当性和合理性。

这种说法声音最大也最有意思。回过头看人类的近代史,那么多著名的大型示威游行,其实没有一次不是‘堵塞了交通,影响了人们的正常生活秩序’,几乎全部都是违反了当时的法律的。

纵向看,在大陆历史课本上记载的伟大学生运动中,五四,一二九,四五运动等等,在当时都是违法行为。

横向看,在西方各国历次反战、反种族歧视的大游行中,比如说马丁路德金领导的那次著名的大游行,也是触犯了当地的一大堆的法律。

但这些证据确凿的‘违法’行为,人们并没有否定它的正当性和合理性。这里面的核心问题是:这些人游行抗议的目的是什么?是否代表大多数人的意愿?是否代表公平正义?这才是正当性和合理性的来源和根据。

如果单以是否违法作为判断标准,那中国近代史的课本将是一片空白,靠学生和街头运动起家的中共,将无法解释自己当年的行为,首先直接否定了自己。因为自己当初闹革命的一切行为,按当时说都是违法的,都是不正当、不合理的。

有人说‘占中’只是少数人的行为。这话不准确,敢于采取行动的永远都是少数人。当年中国革命也是少数人干下来的。但如果你的理念代表了大多数人,沉默的大多数就会默默地支持你;反之,如果你的行为不公不义,沉默的大多数一旦反弹,一旦爆发,也有你好瞧的。

那‘占中’的这些人能代表香港民众吗?其实有一件事就可以验证,那就是真普选。很可惜,有些人好像已经提前知道了答案,所以有的人才这么理直气壮,而有的人才这么不敢面对。

所以说到‘占中’的性质,我个人认为,‘占中’代表了大部分香港民众的呼声,争取真正意义上的普选,具有正当性和合理性。

法再大也压不过一个理字,讲法更得讲理。单以‘违法’这样的定性,是否定不了这次行动的性质的。而有些媒体甚至冒出什么‘港独’‘黑社会参与’这样的字眼,完全是对香港民众的污蔑,和对大陆人民的欺骗。

下面让我们试着站在香港民众的角度,体会一下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了这个题目,我专门找到了单位的两位香港同事进行了交流采访。事后我对他们的说法做了一下归纳,简单是两条:

1、民众首先是对特区政府,特别是对行政长官不满。争取真普选,针对的就是选特首。这本身就表达了人们对现任特首的不满,人们想要一个真正代表自己的行政长官。

历 任的这三位特首,两位朋友好像都不满意。最早董建华刚上来时,雄心勃勃,一口气要把香港建成金融中心、物流中心等好几个中心,但最后好大喜功,虎头蛇尾, 留下几个烂尾楼,一事无成灰溜溜下去了;曾荫权人很精明,但周旋于高官和富豪之间,并没有真给香港人办事,现在像什么红酒问题,豪宅问题等一系列负面官司 缠身,很可能面临牢狱之灾;而眼下的这位梁振英好像口碑更差,早年背景以及违建问题等等,从朋友们嘴中听不到一点尊重。

特别让两位痛心的是,以前让香港人引以为傲的廉政风气,这几年也在开始瓦解。从曾荫权时代开始,政府高官就开始和腐败挂钩,先是梁锦松,后是唐英年乃至曾荫权自己,最后连廉政公署的高官也陷入腐败。

2、 就是生存环境问题。两位朋友都不讳言,现在香港的生存环境很差,早就不是邓丽君歌中所唱的情景了,有时甚至到了让人不能忍受的地步。大量的中资机构把总部 都设到了香港,来自大陆的官二代、富二代们在香港圈地圈房,把好地方都占走了,耀武扬威,让原本骄傲的香港人自尊心上很难接受。

另外就是铺天盖地的自由行人潮。香港地方不大,面对这么多的游客,已经严重影响了民众生活。毕竟做游客生意的只是少部分人,大部分人看着眼前这个拥挤不堪的城市,更多的是烦躁和无可奈何。

这几年特别突出,香港民众和内地游客之间的冲突不断,其中生孩子问题,奶粉问题,小孩当街撒尿问题,都酿成了社会事件,弄得两边都很不高兴,很不痛快。这期间特区政府曾经尝试把自由行人数降低20%,但说了半天,没有任何进展。

可以说,很多香港人这几年是一肚子怨气,他们想改变目前这种状况,想回到以前平静的光辉岁月。而能改变这一切的标志性人物就是特首,可现在来自中央政府对普选的种种条件限制,让他们对产生一个能真正代表自己利益的特首感到无望,对改变现状感到无望。

两位朋友认为,这些基本就是很多抗议人士们的心理背景。让我们设身处地的想,作为旁观者,我们是不是能理解呢?

其实作为北京人、上海人、广州人也有香港人同样的苦恼,但你没脾气,因为那是属于全国人民的北京、上海和广州。而一国两制的香港情况不同,理论上高度自治的香港人,提出这样的要求不正当、不合理吗?

再让我们站在中央政府的角度,体会一下这次‘占中’的影响。

政府怎么想的老百姓不清楚,但看着香港这些年的发展,作为个人,还是能说几句个人感受和公道话的。

一 国两制是伟大创举。为了证明同样能治理好香港,让香港比以前更好,中央政府一直对香港百般照顾,无论是水电保障,食品供应,以及金融危机时的强力支持,可 以说要什么给什么。就是大量的游客,那也是给香港送钱,保证香港的经济。有人说香港得了便宜还卖乖,这话不一定对,但确实体现了中央政府的良苦用心。

另外香港对中央政府来说,还有标杆作用。当初有澳门,将来还有台湾。一国两制能不能搞好,让两边民众都愿意,都满意,都高兴,香港的尝试和经验至关重要。

香港对内地的政改也有示范作用,2017年是中国政府治下第一次真正的普选,能不能成功,对内地下一步的民主政治改革也有意义深远的影响。

既然这么重要,都想把事情办好,为什么还会有国务院的白皮书和人大的普选解释呢?为什么做出这样那样的限制,不给人们一个真正的普选呢?

我想政府一定注意到了这几年香港的民意,注意到了人们心中的那股怨气。做出限制,就是怕自己属意的人选不上。担心真选上个自由派,利用人们的那股怨气,那时就剩下添乱了。但这个担心现在就提前实现了,还没选就已经乱了。

从道理上讲,以香港的文化背景,民众素质,没有任何借口不能开展民主。而且有法在先,预设有弹劾机制,加上有军队驻守,就是民众一时糊涂选错了人,也翻不了天。

这 里的问题是,首先是不自信,同时也不信人,信不过自己多年的努力,也信不过香港人民。其实所有的强硬、霸道正是不自信的表现。做不到以德感人,做不到以理 服人,最后就剩下以势压人了。你当然绝对能控制局面,但你失去了人心。上面的那些标杆示范作用全部走向了反面,香港成了反面教材,一国两制成了圈套。那当 年的伟大设想和多年的艰苦努力,就全白费了。仅凭这一点,现政府是无法向前辈和后代交代的。

现 在摆在面前的是个尴尬的局面。白皮书出自国务院,普选解释出自人大,这些基本就是法律,不能随便更改。但香港很多民众不接受,以前是暗流涌动,在底下嘀 咕,现在已经公开撕破了脸。以后是后招无穷,没完没了,隔些日子就再来一回;一七年的普选怎么搞?按现在的搞法,就是搞了又有什么意义?香港还能不能再回 到当年的标杆示范作用?或是干脆俩眼一闭,直接把香港变成一个内地城市?

香港人在看,整个华人世界在看,全世界在看,历史也在看。

再看看这次事件中特区政府的表现。

这次特区政府,或者说特首梁振英的表现,还不如内地一个二、三线城市的地方首长。事先面对群众的不满,不理、不见,不谈。完全没有沟通和疏导,态度恶劣、敌对,好像那些民众不是他的治下百姓;事后第一时间就采用暴力强制驱离,就好像故意非要把事情搞大一样。

其实体会梁振英的举动,四个字就都解释了,那就是:揣测上意。这也是为什么民众呼吁真普选,因为像这样的行政长官来自上面,他的眼睛只往上看,民众的诉求并不是他的主要考虑内容。

连 续三任行政长官,好像并没有真正体会香港的‘自治’精神,从二十三条到普选风波,这些人主动把热脸往上贴,自己就主动放弃了一国两制。小平当年讲,香港马 照跑,舞照跳,形象地描述香港将继续走资本主义道路,可谁见过一个资本主义政府对和平请愿的民众,在第一时间是这个态度的?

这 大概就是这次矛盾大爆发的症结所在,中央政府是一直全力支持,眼巴巴地盼着香港能更好;香港民众自回归后,也曾对未来抱有美好的期望。但历任三任特首,所 得非人,一个不如一个,光盯着一中,放弃了两制,使一国两制失去了平衡。本来挺好的历史机遇,最后搞到今天这个局面,弄得香港和全国人民都不高兴。

所以说,香港人这些年的怨气,以及由于这些怨气而导致的与中央政府间的各种不信任,这几位特首负有主要责任,人们呼吁真普选,方向和诉求很清楚,想换掉的其实就是这些既得利益阶层的代表。

现 在问题来了,梁振英无疑要为这次矛盾激化负责。他现在已经成了矛盾的焦点,或者也可以说是替罪羊。民众要求他辞职,中央政府现在看还是支持他。但这样的人 能够领导民众为一七年的普选做准备吗?未来的三年,香港在他的治下,会越来越好,还是会变得越来越糟,以至于成为一个是非之地,成了一个乱源而变得不可收 拾呢?

展望一下‘占中’行动的最后走向。

和很多稚嫩的群众运动一样,‘占中’行动正在瓦解。因为像这样组织松散的学生或群众运动,需要一个强大动力来维系,那就是激情。激情可以来自外部,像主动帮忙的梁振英送上的催泪瓦斯和胡椒喷剂;也可以来自内部,最常见的就是名人带头掀起的绝食行动。

像这种无组织无纪律的群众运动是很难取得最终胜利的,乌克兰、埃及的案例毕竟是极少数,大多数都胎死腹中了,包括著名的占领华尔街运动。这种运动的结局一般是两种,大多数悄无声息地烟消云散,极少数绝望地走向暴力,自绝于国家和人民。

可 以看出,这次运动的组织者没有经验,和大多数案例一样,他们知道怎么把人们带上街头,却不知怎么收场,怎么把人们安全地撤下来。这次‘占中’行动的结局可 能更可悲,因为他们绑架的是繁华商业区,已经激起了从业人们的不满,群众斗群众的大戏已经上演。最终这些人如何收场,是考验香港民众素质的关口。

但无论如何,都不能否定这些民众非暴力抗争的正当性和合理性。这些人喊出了香港人的心声,让中央政府听到了,让全世界听到了,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从这个意义上讲,他们已经成功了。香港已经改变,香港的将来也一定会因此做出改变。





微信热门文章

分享此页到:

上一篇:大话世界杯(六)看青烟散去
下一篇: ‘占中’观后感(草稿)


[文章搜索]

微信热门文章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7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