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艺术品鉴

可与达芬奇比肩的最年轻画家——拉斐尔

作者: 献玲    人气: 1762    日期: 2018/12/3

拉斐尔,意大利杰出的画家,他的作品被称为“人文主义及文艺复兴世界的顶峰”,他和达·芬奇、米开朗基罗并称文艺复兴三杰,是三杰中最年轻的一位。

他把佛罗伦萨的全部艺术精华变成自己的营养。他特别倾心达·芬奇的构图技法,同时对各画派大师的艺术认真领悟,博采众长,画风独具古典精神的秀美风格。拉斐尔一生只有短短的37年,却创作出近 300幅绘画,竟可以和达·芬奇、米开朗基罗鼎足而立。

在拉斐尔逝世后,人们把他安葬在万神殿——古罗马最伟大建筑之中,原用于摆放神明、英雄和国王。

由于从小失去母爱,拉斐尔便将对母亲的所有想象和向往都倾注笔端,创作出无与伦比的圣母形象。

西斯廷圣母》 意大利 拉斐尔 

布上油彩 纵265×横196厘米 

德累斯顿国家美术馆藏


这幅《西斯廷圣母》绘制于梵蒂冈著名的西斯廷大教堂内,完成于1514年,是拉斐尔塑造的最成功的圣母像。画中的圣母一扫中世纪圣母那程式化,肃穆不可亲近的模样,化身成一位美丽、端庄、温柔的意大利平民,她手中怀抱着的小耶稣,略带忧郁的表情显现出画面的主题:圣母将自己的儿子奉献给人类那种带有牺牲精神的崇高的母爱。

画家采用较为稳定的金字塔形构图来描绘这一庄严神圣的场面:绿色帷幕揭开,圣洁而美的圣母赤着双脚,怀抱耶稣,徐徐降落到人间。她面容秀丽沉静,眉宇微蹙;小基督依偎在母亲怀里,睁大眼睛,目光有一种超出常人的不同寻常的肃穆,似乎他已明白将要发生的一切。左边罗马教皇西克斯特穿着厚重的金黄色法衣,跪着迎接圣母到来:他一手置于胸前,以示虔诚;一手指向画外,表示要引领圣母。右边一侧是跪着的圣女巴巴拉,她虔心垂目,侧脸低头,微笑的神态显出对圣母的恭顺与内在的喜悦。画面的最下端是两个小天使,他们张着翅膀,似乎在等待这一奇迹出现。

《西斯廷圣母》局部

拉斐尔通过对形象外在及内心的塑造,对美丽与神圣、爱慕与敬仰的恰到好处的把握,使整幅画显示出高贵、典雅、和谐、唯美的格调。

而画面中拉开的帷幔,圣母的头巾衣裙,教皇的服饰所形成的连贯而流动的线条,又使画面充满音乐的起伏与律动----乐声响起,圣母仿佛从天而降,翩然若仙,这一隐秘的构图形式与画面主体相互渗透,相得益彰,使观者从眼睛到心灵都得到一种净化。

椅中的圣母》

 意大利 拉斐尔 

板上油画 

直径71厘米 

佛罗伦萨彼蒂宫藏

     《椅中的圣母》是拉斐尔所有圣母像中流传最广的一幅,据说拉斐尔在朋友的宴会上看到一位怀抱婴儿的年轻母亲,她脸上幸福的微笑使拉斐尔无比激动,他当即抓过一块木炭,在木桶的圆底上画下底稿。     

     年轻美貌的圣母满脸洋溢著幸福的微笑看向观众,方格头巾,圆润的肩膀,抬起的左腿,形成一个完美的s形曲线,使画面充满流动的美感。在这幅画中,拉斐尔遵循传统基督教圣像画的用色习惯,圣母身着红色上衣,蓝色裙装,小耶稣通体黄色,与圣母衣著的红、蓝强烈的三原色组和,使画面色彩艳丽又和谐华贵。

《阿尔巴圣母》 意大利 拉斐尔

 1510年 收藏于美国国家美术馆

拉斐尔(1483-1520)的这幅板上油画,可能是为他的第一个传记作者保罗·乔维奥(Paolo Giovio)所作。玛利亚坐在地上,膝上的耶稣从童年的施洗者约翰手中接过芦苇做的十字架,象征基督接受了自己的命运。其中处理风景和自然细节的手法,有不少要归功于达芬奇。金字塔结构中的每个人物,都为整体增加了动感,同时将自己锁定在圆形的画框中,与画面浑然一体,十分自如、平衡与和谐。

金翅雀圣母》 意大利 拉斐尔

拉斐尔《花园中的圣母》

(1507,巴黎卢浮宫博物馆)

       拉斐尔尤好塑造温柔秀美的圣母形象。这是拉斐尔代表作之一。一天,他在花园中散步,看见一位美丽的少女正在花丛中剪枝。艺术家被她那富于魅力的形象所吸引,立即敏捷地将这位姑娘的形象速写下来。不久,用这位少女做模特儿,创作了这幅名画。因这姑娘是园丁的女儿,故此画又称《美丽的园丁之女》。画中圣母的表情最有特色,算得上是拉斐尔在佛罗仑萨时期最优秀的圣母像。


披纱巾的少女 》

意大利 拉斐尔 

布上油画 纵85×横64厘米 

佛罗伦萨彼蒂美术馆藏

画中人物为拉斐尔心爱之人,她有着《蒙娜丽莎》式的半侧面经典构图,只是更加年轻秀美,展开的手指放在胸前,仿佛在暗示一些无法用言语表达的感情,轻薄面纱的加入,使她平添了几分妩媚。画家运用极为丰富细腻的绘画语言,充分发挥色彩表现力,塑造了一位端庄秀美而又衣饰华贵的年轻女子形象。

雅典学院 》

意大利 拉斐尔 

梵蒂冈塞纳图拉大厅

拉斐尔以古希腊唯心主义哲学家柏拉图兴办的“雅典学院”为灵感,在梵蒂冈塞纳图拉大厅的墙壁上创作了壁画《雅典学院》。在这幅巨型壁画中,拉斐尔描绘了当时的哲学家、科学家以及艺术家们进行学术探讨的热烈场面。讴歌登峰造极的古希腊人文主义精神,赞美人类觉醒的黄金时代。

画面中央边走边议的是柏拉图和他的弟子亚里斯多德,他们在激烈地争论着。 在左边的一组人物中画出了苏格拉底,而右边的则是天文学家托勒密,弯着腰在画几何图形的则是阿基米德,在他 们的后面,戴着暗色无檐帽的是画家本人。左边的下方是以数学家毕达哥拉斯为核心的一组人物,还有一个伊斯兰 教学者叫阿维洛依。在台阶上坐着沉思的是赫拉克利特,离他不远躺着第奥根……这样众多的人物交错纵横,拉斐尔精心设计了一个层层深入的古典建筑的圆形拱门为背景,使这一场景宏大纵深,多变又浑然一体,显然受到达芬奇《最后晚餐》的构图启发。但色调丰富,构图均衡,优美典雅,场面更为宏大有气魄,使之成为后世古典主义不可企及的典范。


      拉斐尔的人物肖像也成就斐然。他的肖像画既没有达·芬奇的那中朦胧神秘,也没有米开朗基罗雕刻中那紧张、沉重的悲剧意识,他的画单纯、明快、温煦、甜美,与前者相比显得更亲切平和,合乎拉斐尔本人的性格。其中这幅《卡斯蒂廖内·巴尔达萨雷伯爵像》是他最著名的肖像画之一。


《卡斯蒂廖内·巴尔达萨雷伯爵像》

意大利 拉斐尔

板上油画 

纵82×横67厘米 

巴黎卢浮宫藏

他眼神犀利,面容平和;紧闭的双唇显示了他自信、果断、严谨和善辩的品性;微微翘起的下巴,浓密的络腮胡须,显示了意大利16世纪文艺复兴时期学者特有的风范;黑色的礼帽,白色的衬衫,灰黑色的素装又反映了当时提倡素装的时代风尚。

《年轻女子像(拉芙娜·莉娜)》拉斐尔

画面中美丽的女子半裸上身,下身则以精致的薄纱遮住。金黄色的调子使人物的肌肤极具质感,半裸的身体与白纱也搭配得格外和谐。值得注意的是拉芙娜·莉娜不仅带了只有新娘才能带的珍珠别针和结婚戒指,还坐在象征爱情的植物前面,据说那时侯的人拿这种植物的枝叶当定情信物。请注意看她胳膊上的蓝色带状物,上面签著拉斐尔的名字!“Raphael”,这不同寻常的签名方式意味著什么,至今无人探知。不过它却有点符合拉斐尔的故事;拉斐尔生前有一个家世显赫的未婚妻----罗马教廷红衣主教的侄女玛利亚,然而她却不及面包师的女儿弗娜丽娜受拉斐尔喜爱。数百年来人们一直认为拉斐尔与拉芙娜·莉娜情投意合,并且秘密结婚,但迫于社会舆论的压力而不敢公开,甚至最后把这个秘密带进了坟墓。

1514年,拉斐尔在给他的一位友人、外交家兼政治活动家巴达萨尔·卡斯蒂利昂伯爵的信中谈到他在创作女性肖像时说:“我坦率地告诉您,为了创造一个完美的女性形象,我不得不观察许多美丽的妇女,然后选出最美的一个,作为我的模特儿,您一定会同意我的意见。由于选择模特儿是很困难的,因而我在创作时不得不求助于头脑中已形成的或正在搜寻的理想美的形象,它是否就那样完美无缺,我不知道,但我努力使其达到完美的程度。”从这段话中,我们可以知道,拉斐尔之所以创作出许多美丽的女性形象,不但是因为模特本身的美丽,其中还有画家本人对美的理解和对其他模特美的整合。 这很像古希腊雕像的创作手法,如《断臂维纳斯》集合了很多美丽女性的形象,并用美的法则进行细微的改变,比如拉长身体比例,调整身体各部分比例和形态,使其看起来更加完美和谐。由此可见,任何时期的艺术作品都不止是对自然的简单地描摹,而是对自然的一种提炼和升华,其中凝结着那个时期人们的审美观和艺术家本人对世界的理解和认识,是历史独一无二的最真实的写照。

《教皇利奥十世与两位红衣主教 》意大利 拉斐尔

板上油画,约154×119厘米,现藏佛罗伦萨市乌菲齐博物馆。 

这是拉斐尔在去世前3年完成的一幅杰作。 画上三个人物是新教皇利奥十世、红衣主教路易兹·德·罗西、教皇的外甥枢 密官米里奥·德·美第奇。这种以多人物出现在一个画面上的肖像画格式,为后来欧洲出现 的群体肖像作出了范例。画中的主要人物是利奥教皇。据说,利奥十世对人文主义哲学很感兴趣,平时也爱从古典哲学中寻求真谛。据史料所述,拉斐尔对这位教皇一度怀有期望,因而对他表示异常的谦恭。1519年,拉斐尔在致利奥十世教皇的一封长信中曾这样说:“很多教皇有您老人家的这种称号,但是从来不象您那样具备如 此伟大的学识、勇气和精神……有许多教皇只知肆意破坏,歪曲古代教堂、雕像、凯旋门等 建筑……而您首先要考虑的应是关怀那些不多的建筑如何得以保全,它们是古代祖国和伟大 的意大利的光荣。”画中教皇手持放大镜,目光凝滞,两手自然地搁在桌边。 从身边两名主的大红色披肩,教皇身上的猩红色披肩,再到桌布的大红色,四个部分的红色充斥画面,但因为拉斐尔巧妙的运用光线将它们合理分割又相互连接,加上被背景大理石的暗影所调和,画面反而高度调和,并深度有加。


《伊莎贝拉夫人肖像》(Portrait of Dona Isabel de Requesens)

《耶稣受难日的诞生 》意大利 拉斐尔

《亚拿尼亚之死 》意大利 拉斐尔

《亚当和夏娃 》意大利 拉斐尔

新奥尔良的圣母之家 》意大利 拉斐尔

《圣家族、圣伊丽莎白和约翰 》意大利 拉斐尔


Raffaello Sanzio-Holy Family



手机版




上一篇:当大白话遇见文艺青年
下一篇: 艺术大师格鲁仇绘画

[文章搜索]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0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