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艺术品鉴

想小时候过年的事

作者: 献玲    人气: 864    日期: 2018/12/3

要过年了,没法回家,就想想小时候过年的事,权当解解馋。

为啥写小时候,一来因为有意思,二来小孩没有大人的负担,一心想着玩,留下的都是美好的记忆。


其实,不怎么喜欢过年开头那几天。因为每年一到腊月二十三,传统意义上的年就开始了,家家户户在这一天开始进入繁忙状态。

小孩小孩你别馋,
过了腊八就是年,
腊八粥,喝几天,

哩哩啦啦二十三,
二十三、糖瓜粘,
二十四、扫房子,
二十五、炸豆腐,

二十六、炖羊肉,
二十七、杀公鸡,
二十八、把面发,
二十九、蒸馒头,
三十晚上熬一宿,
大年初一扭一扭。



听儿歌唱的似乎挺轻松,似乎每天都有好吃的,在那个物资比较匮乏的年代,对孩子来说,最大的幸福莫过于天天有好东西吃还不挨骂。但回想,那时没有超市,那么吃的用的,都得自己动手做。爸妈一定是最忙的,我又是他俩钦点的帮手,一天忙到晚也忙不停。




先是腊月二十三这天,妈一大早就吩咐全家大扫除,我和妹妹负责擦玻璃、糊墙纸、贴年画。最不喜欢擦玻璃,大冷的天,一脚室内,一脚室外,晴天还好,遇上阴天刮风,暖暖的手一碰上冰凉的玻璃,就冷得直打哆嗦,一边耳朵是热的,一边冻得透凉,也得忍着在冰火两重天里奋战一个上午。搞不好还得返工,搞好了,中午一家人喝胡辣汤,按妈的理论,把家里零打碎敲的都一锅炖了,腾出地方来好放年货。所以汤的味道取决于家里的存留,运气好,遇上五花肉,才真叫过年。先用文火把肥肉煸干,再加上蔬菜丁、鲜豆腐、粉条之类,就是极好的美味。

后来上了大学学了艺术专业才知道,这天是应该送灶王爷上天的,那时文革虽已结束,但余温似乎还有,没人提他老人家的事。



   没有儿歌里说的糖瓜,那时粮油是按户口领标配,糖要自己买,我家买的糖,都给爸爸用来做点心了。爸爸小时候家里在济南开点心铺子,学得一手做点心的好手艺,所以,我家过年自是与众不同:要给爸爸留出两天的时间做点心,做饼干、蜜三刀、江米条,炸糖糕、麻花油条馓子。眼巴巴看着做好了,我们只能一样尝尝,然后分一点给邻居,再留一些年后走亲访友时用。



那时候的房子都没有装修,过年要自己买来白纸糊墙。先用砂锅放面粉加水调糊状,放在文火上慢慢熬,这是打浆糊。然后用炊帚薄薄的把浆糊刷在白纸上,再小心翼翼的完整的贴在墙上,不能歪斜,不能出皱,不然会难看一整年。也不能绷得太紧,否则干了会开裂。这可是个技术活,需要胆大心细有盘算,开始都是姐姐干,我就在边上打下手,很快姐发现我不但可以独当一面,还完全可以取而代之。后来我家的墙纸年年都是我糊,所以长大后我喜欢喝粥,还当了画家,看来,brush不是白刷的,浆糊也不是白打的。都属功夫。




忙活完的家里卫生,就是蒸馒头,花卷、花馍、糖包,肉包,素包,各种面食一通的蒸。蒸好一笼接一笼,白天蒸了晚上蒸,一连好几天,家里烟雾缭绕,面香四溢。那时邻居亲朋见面打招呼,都问:你家蒸几锅了?真不明白当时人都咋想的,要蒸出一个月吃的面食,据说按当地习俗,正月里不蒸馒头。结果就是,过完初一,吃完饺子,就上顿下顿的馒头,馏着吃、煎着吃、烤着吃,这是好的,最后馒头忍不住看我们一家的笑话了,开裂了,又干又硬,只好煮着吃。煮馒头是我最最不能忍的吃法,每每呲牙咧嘴,咬紧牙关,在母亲各种糖衣炮弹的利诱下一下一小口一小口的往嘴里硬塞,趁母亲不注意,一溜小跑出门外,溜之大吉。也有享受馒头的时候,晚上一家人围着火炉,妈一边给我们做衣服,一边和爸拉家常,讲故事。我和哥哥妹妹则钻进被窝,趴在枕头上,只露出脑袋,听饿了,妈就在火炉上放个小锅,炸馒头条给我们吃,焦黄酥脆,外挂糖霜。妈端个小碗,一人喂一口,名曰:哺饲小鸟。那时的馒头真是世间绝无仅有的美味啊!美到现在各种美食天天吃,还是怀i念那时油炸馒头干的味道,无与伦比的,妈妈的味道。



等各种蒸炸煎烤焖炖都忙活的差不多,我家就开始宾客盈门了。有找妈剪窗花的,有找爸写春联的,都带着笑脸和大红纸。

我一会儿跟妈学会儿剪窗花,看着一张张平淡的红纸在妈手里转来转去,一会儿喜鹊登枝、一会儿老鼠嫁女,感觉真是神奇,对妈佩服的五体投地。



一会儿被爸叫去帮着抻纸。爸每写完一个字,我就帮他移一下红纸条,要有眼神头,仔细盯着和爸配合好,不能走神。干盯着无事,就倒着看爸爸写的内容:无非三阳开泰、五福捧寿、梧桐栖凤之类,不懂里面的含义,就让爸爸解释给我听,为了留住我这个小书童,爸爸这时非常有耐心,脾气超好。

现在想来,我对艺术痴迷,爸妈真的功不可没。



后面几天的事,就和小孩关系不大了,我就开始整天跟在哥哥后面,跟他磨叽几个鞭炮,过过小时候的挂鞭瘾。因为爸爸坚决地认为,女孩子大点了就该有女孩的样了,不能再跟个男孩一样疯疯癫癫,放炮这样的事儿就该和女孩子无缘了。好在哥哥好脾气,我和妹妹要,他就背着爸爸给我们,不多给,一次一两个,从一长挂鞭上拆下来的小鞭,对我和妹妹就是莫大的欢喜了。插在墙缝里,用长长的黍秸秆点着快跑,放在小伙伴的身后吓唬人。所以,哥走到哪,我俩就跟到哪,活活俩跟屁虫。运气好,遇到爸爸开恩,不但破例给一挂鞭,还会给我们几个红衣大炮,还鼓励我们自己去点,说是练练胆,被妈训了好几次也不改。当爸的有时就是孩子脾气,不过就因他的脾气,才把我们几个培养的无法无天:尽然想出把炮仗放在搪瓷碗下面,从碗底的漏洞拽出炮捻,点着,碗被掀起好高,总会有一群人围观喝彩,那感觉像中了大奖样开心。但搞不好会被蹦起来的搪瓷碗砸到,所以妈再三叮嘱不可再做,但那时觉得那样玩法真是刺激,极具挑战,欲罢不能。妈就把院子里的破碗都丢进垃圾堆。那样也不能阻止我们,找不到破碗,就悄悄把家里的好碗拿出去,用铁钉钉漏了继续,被妈发现,好一顿的训。终于,一次失误,手指被炸的焦黄生疼,就哭着跑去找妈,妈也哭了……从那之后,再不敢调皮不听话到处惹祸了,安心做个好女孩。



时间真如白驹过隙,一闪即逝。转眼,这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了,妈去了我暂时去不了的地方。


我也远离家门,与家国隔山隔海。这里没有过年的迹象,没有对联、小挂鞭,也没有花馒头。但那些和家人一起忙碌着过年的情形,一起走过的岁月,却随着年根的接近,越发清晰起来,如诗如歌,绕梁三日而不绝。



和爸爸视频,看他闭着眼,装模作样的端坐在床头打坐!失落的心情,被他的样子逗笑了。

爸,快别演道了,你打坐都是晚上,又来骗我。

爸赶快睁开眼,摸摸头说:看我,又长黑头发了,耳不聋眼不花,鹤发童颜…….

九十三岁的人了,还像个孩子,长黑发倒是真的,红扑扑的脸上没有老年斑,看起来还不错,只是很瘦,瘦的让人心疼,真想抱抱他,对他说,要好好吃饭啊,好好保重身体,祝贺你又长了一岁。


明天就过年了,祈愿所有的遇见都被珍惜,所有过往都被温柔以待,愿相识相知相亲相爱的人都能长厢厮守,岁岁平安,花香满径,一路笙歌。

尽管来日并不方长,来生不再相见。只愿今生一起走过的岁月,了无遗憾。



手机版




上一篇:7美元买幅画,估价高达10万美元,你会有这样的幸运吗?
下一篇: 油画中的人体有多美

[文章搜索]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19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