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艺术品鉴

如果有来生

作者: 献玲    人气: 851    日期: 2018/12/3


前一段时间看过一部电影---《死亡诗社》,讲英国一群男校高中的孩子,遇到一个真正懂教育懂他们的老师,孩子们亲切的称他船长。在他的引导下,孩子们放下了对校方和父母的胆怯,大胆的走在领悟生命发现自我表达自我的路上。尼克是个品学兼优的孩子,各科成绩都是甲等。他父亲一直期望他就读哈佛,将来做一名医生。而他却喜欢戏剧,并暗自努力被戏剧社录用并担任主要角色。但戏剧上演的前一天晚上,他父亲找到他,要他无论如何放弃梦想,听从父母的安排努力考取哈佛。他无力反抗,但又不想屈服,于是他瞒着父亲登台演出。演出取得巨大成功,尼克的表演天赋也得到大家的认可和喜爱。正当大家沉浸在成功的喜悦中时,尼克的父亲出现了,不容分说,强行带他回家。并且告诉儿子:为了让尼克放弃戏剧梦想,天一亮他就要把尼克转到另一所军事化管理的学校,远离他喜爱的戏剧以及老师同学。从小害怕父亲的尼克绝望了,在父母休息后,他脱下衣服,打开窗户,赤身面对窗外洁白的雪夜,开枪自杀……。



这让我想起可可,一个喜欢画画的女孩。

第一次见可可的时候她应该是十五岁,小小的个头,白白的皮肤,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她不装美瞳,从头到脚没有刻意的修饰,可爱、干净、礼貌。很少看她生气,跟大多数养尊处优张扬自我的女孩比,她显得很稀有。

高考前,她妈妈忽然打来电话来说不让她报考艺术类院校了。我很诧异,她画的虽说不是特长生里最好的,但考到本科是没有问题的,关键是她很喜欢画画,如果有事耽误了画画她就会嚷嚷着撒娇:老师老师,怎么这么久不画画了!有次学校办画展,跟她约画,她熬了三个晚上画了一幅及精美的插画,获得学校的金奖。多年的教学经验觉得她很适合画插画,努努力会有出息。


可是家里却让她去上护校!理由是父母对艺术一窍不通,家里在艺术领域没有熟人,将来孩子就业家长帮不上忙,而护校两年就可以出来,出来就可以找到工作。


 第一次见可可发火,几乎用哭腔跟我说这件事。老师,我可怎么办啊?我特别不喜欢医院,怕打针,闻到医院的味道就想吐。

我立刻打电话给她妈妈,直打到手机发烫,没电,关机,然后没有然后了。

可可从此在我的视野里消失。



 也许这是我职业生涯中最大的刺痛,面对生活、面对环境,我的坚持、努力、心血似乎都微乎其微。她妈妈说的没错:护理虽然她不喜欢,但可以养活自己,她喜欢艺术,但家里没有能力保证她出来不失业。作为母亲,我理解可可妈的无奈,但作为老师,却不得不接受现实对一个女孩梦想的摧残,我感到压抑又无助。


她整个人都塌下来,无精打采,很快淹没在成千上万的高考大军中…….也许一辈子再没有机会进到自己喜欢的院校学习自己喜欢的东西。


她在画画的时候喜欢靠在我身边,喜欢跟我说她小时候的事。因为妈妈经常上夜班,她从小跟姥姥长大,姥姥家的房子小,住不开,就把阳台封出去一块儿,那就是她的卧室,虽然小,但那里是属于她自己的。虽然刮风下雨的时候,石棉瓦就会噼里啪啦的震响,吵得她无法入睡,夏天,里面热的像个蒸笼,她经常会半夜起来用冷水把自己从头到脚浇个透。但她依然快乐的跑来跑去,见人总是炫耀自己画的画,看我画得怎样?比你好!很满足的样子。


可在现实的冷水从头到脚把她浇的透透的时候,她还能笑着说:别担心,老师,我没事儿吗?



《死亡诗社》里的老师莫名承担了尼克自杀的责任,校方和董事会所有人都认为尼克的死是因为老师教唆孩子们自己思考人生,不遵守校方的纪律,不听从父母的意愿。却没有人责问尼克的父亲,为什么不支持孩子追求属于他自己的人生,在儿子冒父亲的名给戏剧社写推荐信,自己偷偷参加演出后,也只是强硬而武断的把自己人生的理想压给了尼克,甚至不给孩子任何解释的机会…….


父母很多时候因为爱孩子,担心孩子成人以后生活不如意,所以从孩子很小的时候就开始计划,用已有的经验和对社会的认知为孩子做种种打算,甚至不惜强硬的绑架孩子的意志,剥夺孩子自我成长的机会。但往往得来的不是一个极度逆反的孩子,就是一个失去自我的孩子,或者不懂感恩的“白眼狼”……当发现孩子长大后完全不是你想要的样子,你可能会感觉懊恼,觉得委屈,不知道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其实,我们在关爱孩子的时候,往往忽略了一件事:孩子从离开母体的那天起,他便有了自己独立的生命特质,就不再属于任何人。就好像一粒种子,从泥土里发芽,父母要做的恐怕只有浇水、施肥,除草,给她足够的阳光和生长空间,以自己的生命带动他成为他自己。至于他将来会一棵无花果树或者狗尾草,又有什么关系呢?生命对于每个人都只有一次,他有权利长成他想要的样子,而不是你想要的样子。试着接纳孩子,尊重孩子的与众不同, 不因他不是你理想中的样子而懊恼,引领他,而不是控制他,爱他,不因他的优秀,而是因为他是你的孩子。



三毛小的时候很是顽皮,在教室总是无法安稳的坐在座位上听老师讲课,字也写的东倒西歪,老师同学经常嘲笑她,使她很不喜欢上学。初二的时候,数学常得零分。老师竟然当着全班的同学的面,用毛笔在她眼睛周围画了两个代表零蛋的大圈,并用语言羞辱她。使她心理出现极大障碍,此后想起此事就频频晕倒,最后不得不休学。还好父母接纳了她的与众不同,她家里有很多书,父亲就领着三毛读书,三毛乐此不疲,后来甚至逃学躲在公墓里读书,父亲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三毛长大后出国,没进什么名牌大学。但却因为喜欢写作和旅行而周游世界,写出很多感人至深的故事。最终成了著名作家,


这首诗是三毛《说给自己听》的,今天我分享给大家,


如果

来生,要做一棵树,

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

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

一半洒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


如果有来生,要做一只鸟,

飞越永恒,没有迷途的苦恼。

东方有火红的希望,南方有温暖的巢床,

向西逐退残阳,向北唤醒芬芳。



庄子认为:生命的意义在于心灵的自由,不要让外界的干扰蒙蔽了自己;人生本来是幸福的,不要人为地给他套上枷锁;过于的功利,一味的追求“有用”,就是在用“有用”这柄大斧不停砍伐自己,最终会伤害我们的生命;而一个人除了需要“有用”的那一部分用于谋生,还需要“无用”的那一部分来抚慰自己的心灵,矗立力风中,沐浴阳光,感受风雨,站成幸福的姿态!


 I went to the woods because I wanted to live deliberately … I wanted to live deep and suck out all the marrow of life! To put to rout all that was not life… And not when I came to die, discover that I had not lived…

  我步入丛林,因为我希望活得有意义 … 我希望活得深刻,汲取生命所有的精髓! 把非生命的一切全都击溃 … 以免在我生命终结时,发现自己从来没有活过 …《死亡诗社》经典语录




手机版




上一篇:台北故宫博物院珍宝展之美玉
下一篇: 在色彩之间畅游

[文章搜索]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19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