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魔王时评

奥克兰东区的致命车祸与毒驾

作者: 魔王    人气: 2414    日期: 2019/1/29

周一凌晨的时候做了一个噩梦,梦到我与朋友在餐厅吃饭时,窗外发生了一起车祸,轿车破碎变形,玻璃碎了一地,地上一动不动地趴着一个抱着布熊的小女孩,周围人惊叫,气氛十分压抑,惊醒后还心悸了一阵,应该是睡觉时压迫了血液循环。然而在下午的时候与朋友吃饭时便听闻在东区刚发生了一起车祸,大约5点的时候,一辆车以全速撞上了前方路口等红灯的车队,造成共四辆车连环相撞,整个车队被向前撞击了15米,第一辆被撞上的银色车里50岁的华人男司机当场死亡,肇事者也受伤困在车中,被消防员切割开驾驶室后被直升机运走……这种Deja-vu令我心情双倍的低落,回家时便路过车祸的路口,天早已黑了,似乎还有警察在现场,封路的路障闪着冷光,气氛肃杀,我不得不绕路小心回家,心情低落到了三倍。

前面的车祸细节描述是新西兰主流媒体头版头条的报道,而在朋友圈里却有不少第一现场的网友发来更多细节。从现场照片看,银色车驾驶室基本完好,有安全带,这都能死人可见冲击力之大。根据现场网友的信息,公共假期、白天、全速的冲撞、现场没有酒味以及肇事者神态,这事确实有较大的毒驾可能性。事实上去年在东区Pakuranga Rd上也发生过一起致命车祸,凌晨时分两个白人小青年驾车高速冲入路边一家牙医诊所,车被灯柱劈成四瓣,两人当场死亡,天亮之后才有人发现报警,几个月后新闻报道确认是这毒驾。我们生活在一个社会生态与中国完全不同的社会,西方国家的吸毒人比例大约是中国吸烟人比例的一半,也就是当你遇到两个吸烟的中国人的毒驾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罕见,即使这次车祸并非毒驾,下一次毒驾车祸也迟早会发生。



推销大麻的宣传者说,大麻对身体的危害小于吸烟,诚然焦油和一氧化碳会令人得癌症而死,但宣传者却没有提到毒驾对自己和他人的致命危害,吸食大麻可引起妄想、幻觉,言语不清,对时间、距离判断失真,控制平衡能力下降,在驾车和复杂技术操作时造成意外事故,据测定,酒后驾车比正常反应时间慢12%,毒驾则比正常反应时间慢21%,可见大麻危害性除了上瘾导致的意志和智商下降之外,还会直接夺人性命。

 

虽然说人固有一死,但我们万里迢迢历尽艰辛地移民海外,并不是为了要被毒驾疯子夺去性命的,当我们快乐地前去购物旅游的时候,甚至安坐在家中的时候,都有可能被这些毒驾分子瞬间杀死,不分贫富和阶级。并且这次车祸的情况,等红灯时看后视镜也是没用的,该来的还是要来。我们身在社会之中,注意力都放在苦学和工作,争名夺利、声色犬马和人际矛盾纠葛之中,却很容易忘了,人生之中除了生和死,所有喜怒忧惧爱憎的事情都是大不了的。无论人们犯了什么错、遇到了什么坎坷,赚了多少钱又有多大知名度,无论人们再怎么觉得自己所在的国家自由民主、空气甜美、生活幸福,人死了什么都没了。所以在文明国家中,所有关系到生命安全的话题都是天大的议题,比如关于建筑安全和食品安全的法律规章、审核程序都十分繁琐,但西方国家关于毒品的法律却一点都不严格。人最大的人权,不是什么言论自由、持枪自由或者吸毒自由,而是生命安全。美国枪支泛滥并每年造成一个汶川地震的人员损失,这种所谓的持枪自由显然并不是任何正常智商的人(枪贩子除外)想要的。

 

由于新西兰是地处世界边缘地带的岛国,新西兰本地流转的毒品,无论种类,都是西方国家里品质最差卖价却最贵的,这是新西兰的毒品犯罪比其他西方国家少一些的主要原因,可以想象如果新西兰本地量产毒品的话,这类犯罪和伤亡会变得更多。3月份警察部长Stuart Nash在东区即将举行治安问题会议,毒品引起的治安问题显然也是话题之一,新西兰联合政府去年决定征召上千名警察并增加了拨款,其中一部分就是针对毒驾和帮派贩毒行为的。个人认为仅依靠警察并不能根治毒品问题,毒品利益集团正在西方国家四处游说大麻合法化,加拿大去年已经实现,西方社会显然没有经历过中国人的鸦片战争,并不明白毒品对个人和国家命运的危害,政客贪心利益集团的税收和政治献金,却不曾想过处理毒品带来的社会负面效应也同样需要额外投入大量金钱和人力,但是华人,以及很多有学识的西方人都很清楚这个道理,这些人群首先得在立法层面阻击娱乐用毒品合法化,并完善毒品相关的监管和法律,这是为了华人自己和孩子,也是为了自己热爱的住在国。

 

其次民间社团自发对毒品非法销售和吸毒行为的警告和举报,也会对国家和自己有所帮助,比如新西兰一些中学已经开始出现“同学递大麻烟”的社交行为,当这个现象发生时,若以社团的名义对学校、教育局或警察局提出可行的监管意见,显然效果会比家长在朋友圈抱怨和找班主任举报要好的多。从文化上看华人社会愿意碰触毒品的可能性小很多,历史的教训使得华人对毒品高度警惕,显然也是中华优秀文化之一,在于其他族群交流时,这种思想的交流显然也是可以拿得出手的。同时人们向新西兰各政党支部提出立法建议也是非常重要的方法之一,这需要各党议员和党员们的努力。假如人人都有一种危机意识,觉得自己要赶在意外地被毒驾分子撞死之前,将毒品和毒驾问题治理好,这件事其实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插播一则广告,新西兰中华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的有奖征文活动已经进行了一半,欢迎大家继续投稿,截稿日期为222日。最后在39日将在福尔摩萨高尔夫球度假村Formosa Golf Resort举办颁奖典礼和联合会成立十周年庆典派对,欢迎大家积极参加,征文细节可参见我的公众号

getpic.aspx?url=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1MjE1NzUxNw==&mid=2247484335&idx=1&sn=e75a0d0585c99da52bd9b2dfa1825d45&chksm=e9e9488dde9ec19b982c9d0d8fdfcb176917dfcb474ee8992180db694e7e36f61df0e4b0eb9f&token=1660642096&lang=zh_CN#rd




手机版




上一篇:论新西兰华人社团打架
下一篇: 为什么Kiwibuild失败了

[文章搜索]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19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