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魔王时评

中美根本分歧不在于政治制度——驳茅于轼以纪念中美建交40周年

作者: 魔王    人气: 1179    日期: 2018/12/31

中美根本分歧不在于政治制度

   ———驳茅于轼以纪念中美建交40周年

 

中国“知名”经济学家茅于轼近来接受VOA的采访,谈论中美建交40年来的关系,他认为美国退还了庚子赔款,在二战期间也是中国最大的恩人,却因为政治制度的原因使得两国成为敌人,而现在,中国人羡慕美国,中产把孩子送到美国留学,但因为政治制度的分歧,因而美中关系“好不到哪去”。美中关系真的无法变好吗,如果无法变好,真的是政治制度的原因吗?

 

1,政治制度只是工具

 

人类这种动物之所以成为智慧文明,就是因为会制造、使用和改进工具,这里“工具”指的不仅仅是锤子扳手,任何人造事物都是广义上的工具。比如高楼大厦是人类用于居住的工具,音乐游戏是人类用于获得快乐的工具,那么政治制度就是人类用于组织和管理社会的工具。相比一万年前的人类,草棚变成了高楼大厦,石斧变成了全自动机器臂,政治制度作为工具也是应该被改进的,假如改进一下草棚就会被当成“亵渎神灵”而被众人打死,显然我们今天还会依然住在草棚里。我们大多会嘲笑土著人把打火机当成“神”一样膜拜,而衣冠楚楚的现代人,把“美国制度”当成神一样膜拜的又何在少数。

 

显然,是现代人成就了打火机而不是反之,是美国人成就了美国制度而不是反之。美国建国时虽然满口民主,但其实却是蓄奴制度,华盛顿就是奴隶主,美国女人和黑人是在美国变成发达国家的20世纪,才逐渐有了投票权和上大学资格的。所以并不是“民主制度”让美国富强起来的,而是富强起来的美国推动了自己的制度发展,或者让自己的制度“显得光鲜亮丽”。那些认为“有了美国制度就会变富强”的“亲美人士”,对美国历史和政治的无知,如同土著人对现代社会的无知,这并不是聪明的亲美方式。

(漫画解读:金字塔和上帝之眼是美国国徽形象,下标注是美国银行家们,大喇叭MSM是美国主流媒体,讽刺的是华尔街财团通过控制媒体和政治践踏美国人民,美国人只会在愤怒之中选择另一个党来泄愤,却不知道两党都是受财团控制的)

 

2,不要纠结政治制度

 

中国人羡慕美国,大多是在羡慕美国的经济而不是政治,不然茅于轼们也一定羡慕印度。中国留学生大多并不去美国学习政治学,出国定居的华人大多也不愿意从政,因为他们爱的是“过好日子”而不是政治制度。但为什么有些中国人非要自己骗自己,说喜欢的是美国制度呢?是因为在这些人的概念里,已经把“好日子”和“美国制度”不知不觉地画上了等号,而大多对美国政治依然处于一知半解、人云亦云状态。

 

美苏冷战中,美国害怕的其实并不是苏联,他们害怕的更多是本国工人阶级愤怒地颠覆掉美国的政治和经济制度。美国高层需要安抚民众,于是在血腥镇压美国共产党的同时,还发明了“美国制度=好日子”的概念,在媒体和思想界广为宣扬。如同欧洲中世纪将侵略战争神化,就会得到大批十字军自发响应一样,“美国制度=好日子”其实就是神化了美国制度,美国经常以制度之名去颠覆或入侵别国以获取利益,如果没有这群制度信徒的支持是无法成行的。

 

“美国制度=好日子”特别适合忽悠那些渴望致富的人为美国利益服务,如果这些人是美国人,美国政治会更稳定,如果这些人是外国人,就会让美国外交获利。对于美国高层来说并不会纠结于政治制度,美国可以在冷战期间与中国有蜜月期,与苏联太空合作;沙特是独裁世袭制度,还策划了911,谋杀卡舒吉,美国照样与他们关系融洽。茅于轼显然没想过为什么沙特与美国政治分歧巨大,却可以关系很好,因为“大人关心利益,小孩才分对错”,很多人虽然很老,但依然不够大人的水平。“嘴上都是主义,心里都是国家利益”其实是政治家,真正可悲的是那些被“主义”、“制度”洗脑了的人,他们只是“其他智慧生命”的工具。


(大人之间的政治,不谈制度问题)

 

随着苏联的经济失败和解体,“美国制度=好日子”的概念在与“苏联制度=好日子”的对决中获得了胜利,但它真的正确吗?未必,因为它还没有跟另一个对手决出胜负,那就是“中国制度=好日子”。其实“中国制度”并非资本主义也并非共产主义,中国制度其实是“不要纠结制度,只想过好日子”。中国就算成功发展,也是自己努力并自己享受,跟美国人用什么政治制度没有半毛钱关系,但一些美国人,一见中国发展了点,立刻想到中国要超越自己,立刻想到中国制度的胜利,立刻想到是美国制度的失败,立刻想到工人造反美国变色,立刻想到私人财产被充公,美国人的想象力在这一层能够如此跃进,这估计也算美国人的劣根性了吧,很多亲美人士对美国人的优点没学到什么,学这个倒是很快。

 

3,美中分歧与制度无关

 

然而并没有多少美国人清楚中国制度与苏联制度的区别,美国政治学者们对中国制度的态度只是从不屑转变成了担忧,还极少有人放下傲慢来客观研究,即使有人研究出来也没多少人愿意放下傲慢去看。这种傲慢显然是“美国制度=好日子”长期影响的结果,美国虽然不缺制度自信,但是过于自信的害处也是很大的。

 

其实真正威胁到美国的并不是中国的制度,不是核弹,甚至也不是中国工厂里的工人,而是中国高科技产业,且大多都是民营企业,这其实是中国民营资产阶层和美国资产阶级之间市场竞争的矛盾,这与当年的美苏矛盾有巨大差别。当然这也不代表不危险,因为一战二战就是国家之间的资产阶级矛盾挑起来的。只是在分析和试图解决矛盾时,要首先意识到这不是政治制度的矛盾,否则亲美精英们会让自己最爱的美国,因误判中国而利益受损。

 

美国同样也不是中国的恩人。美国在日本侵华期间一直奉行孤立政策,若不是日本因资源短缺而孤注一掷偷袭美国,美国是不会跑来“拯救”中国人民的;归还庚子赔款建清华大学也是一样,是美国要跟开化了的国家开展贸易,获利要比投资更多,美国这样做对中国有利,对美国也有利,这个双赢的道理茅于轼们显然不懂,因为他们同样不懂中国为何在非洲援建学校。蒋介石和美国在二战联手,与毛泽东和美国在冷战联手,都是为了应对共同的敌人,与民族关系、政治意识形态都毫无关系,没什么恩不恩的,只要是合作都往往互利双赢,美国也因此受益了,同理中国的改革开放也并不是搭美国顺风车。因合作受益就跪拜对方为恩人,我看茅于轼要跪的人肯定非常多。

 

亲美人士的存在原本并不是坏事。既然亲美,就应该先学习一下美国人的傲骨,中国对美国经济帮助也很大,想想为何没有美国人来感谢中国人呢?其次亲美人士应当帮助美国人客观了解中国,没想到这些人并没有与美国人平等交流的骨气,反而被美国人对中国的错误偏见所影响,邯郸学步,并没有在中美之间起到应有的桥梁作用,这应该是中美建交40年来最大的遗憾了吧,中美之间有分歧,也许其中有几成都是这些亲美人士不起好作用的结果。

 

美国充斥着大量对中国无知的“中国专家”,是中美关系的最大悲哀




手机版




上一篇:孟晚舟事件令新西兰华人更团结
下一篇: 除了大海还有星辰,嫦娥登月到底有什么目的?

[文章搜索]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19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