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魔王时评

Paul Young真的是奥克兰“第一个华人市议员”吗?

作者: 魔王    人气: 2218    日期: 2018/9/16

Paul Young真的是奥克兰“第一个华人市议员”吗?

 

当东区华人一人一票把Paul Young送进市议会时,奥克兰华人圈一片沸腾,读者们可能不知道的是,主流社会也有一阵涟漪。他们有的表示祝贺,有的表示惊讶,极个别的表示嫉恨甚至恶毒攻击,然而还有一些人表示一脸懵逼。人世间爱恨情仇很正常,但这一脸懵逼的怎么回事?原来他们认为媒体上说的“奥克兰第一个Chinese Councilor”不应该是Paul Young,而应该是她,Josephine Bartley女士。

 

这下轮到我懵逼了,长得不像呀。经过查阅得知,原来Josephine Bartley女士是奥克兰Maungakiekie-Tamaki 选区(大约在奥克兰中区的东南部)的市议员,她来自萨摩亚,但是她的祖爷爷是一位来自广东的华人,是一个为警察做制服的裁缝。根据《辞海》定义,华人是“有中国血统的外国公民”,其他词典中的定义大同小异,这个词说的只有血统,只字未提TA的语言,长相、出生地或者TA所亲近的族群。我也记得央视曾有一则公益广告,一群“看起来根本不是黄种人”的人快乐地呼喊“我是中国人”。如此说来,Josephine身体有着华人的血脉,被称为Chinese或“华人”也完全没有问题。当新闻说“Paul Young是第一位华人市议员”时,就有否定Josephine Bartley的华人血统的意思,可以想象她内心很可能是有一点点淡淡的忧伤的。

涉及族群认知问题时总是会引起一些纷争和误会的,因为人类总是爱犯狭隘和无知的错误。狭隘者对事物的分类总是比较狭窄,而无知者连事物的存在都不知道,也许我们这些狭隘无知的人是时候注意一下被忽略的“另一群华人”——华人混血们了。

 

“华人血统”是一个非常客观的属性,它不随个人意志的改变而改变。比如当一个香港人、台湾人或者大陆的“精日分子”,辱骂同胞是“支那人”时,客观上他也是在侮辱自己。反之,如果有一位华人血统的人士,即使TA不会说中文,长得不是“黄色的脸黑色的眼”,也没有谁可以有权否定TA是华人。

当英国在新西兰建立殖民地政权后,1860年代第一批华人以金矿矿工身份进入新西兰,在经历了约一个世纪的国籍、人头税等法律歧视之后,华人的地位逐渐提升,成为新西兰社会平等的一份子,2002年工党政府总理海伦克拉克就“人头税”的黑历史向全体华人正式道歉。在新西兰,华人血统已经不再是一个羞耻,而是一个可以自豪地说出来并赢得尊重的身份了。Josephine Bartley女士在今年当选市议员时也对主流媒体自豪地说自己有华人血统,但因为我们媒体人的失职,没有将这个信息很好地传达到新西兰华人社会,笔者感到非常惭愧。

这些“老”华人群体长期与当地民族生活和融合,有的虽有华人的长相,却已经失去了华人的文化背景,有的甚至连长相也看不出来了。新移民中也有大批具有华人血统的外国人,例如来自印尼、菲律宾的华人,当然还有来自萨摩亚的Josephine Bartley女士,他们与我们这群会说中文的华人联系极少,文化几乎隔绝。那么我们这群华人应该如何看待他们?是将他们抛弃出我们的“主体民族”,还是欢迎他们加入呢?

   

我们的中华文化精髓是什么?不是饺子和灯笼,而是兼容并包的精神,这与新西兰主流思想“多元文化精神”是同步的。中华民族本身就是融合而来的,血统上,中华民族不仅融合了诸如契丹、女真、鲜卑等少数民族的血统,其名词定义也在近代涵盖了包括壮族、满族、回族等少数民族。文化上更是如此,从建筑风格、服饰到乐器、饮食,中华文化一直在兼容并包,确实不应当把它的定义制定的太狭窄。也许再过一两千年之后,“华人”可能就会长得更接近于棕色皮肤,这在英文中叫“The Browning of New Zealand ①,不止新西兰,全世界都是这个趋势,而中华文化则可能全部融合进未来主体文化之中。当然,民族的消亡比阶级、国家的消亡还要久远②,我们无论是白人还是黄人还是棕人,不用想那么多,而更应该为现实利益服务。


我们华人的现实利益是,我们需要有人可以代表华人居民的政治利益,在政权中可以服务华人群体,相互传递政治力量。这样的人一个并不足够,应该多多益善。这样的人可以是黄人或白人,当然可以是棕人,但我们希望TA一定是华人忠诚的朋友,不会哪天为了一己私利而抛弃支持TA的华人群体。所以以这个角度来说,Josephine Bartley女士承认并自豪自己拥有华人血统,是很好的事情,值得让华人社会知道她的存在。但我认为她作为奥克兰市议员,与华人社会建立良好的联系不仅是她的工作内容之一,也是她作为华人更应该做到事情,所以我建议Josephine可以时常来我们华人社团出席文化活动,或来我们华人媒体向读者观众传达市政府的声音,不会中文没有关系,我们有很多大好青年会义务帮忙翻译,不熟悉文化没有关系,我们有宽广的胸怀包容一切多元文化。

 

那么可以做个总结,从血统上说,Josephine Bartley女士确实是真正的“奥克兰第一位华人市议员”,但从代表性上来说,我热切希望Josephine Bartley女士成为“奥克兰第二位华人市议员”,与Paul叔一起帮助我们华人移民融入新西兰社会,并帮助华人与太平洋裔居民建立纽带关系。

 

 

参考文献:

 

   Skin Colour: Does it Matter in New Zealand? Paul Callister

http://ips.ac.nz/publications/files/096ec48fb3a.pdf

②《民族团结教育通俗读本》 :党的民族理论

http://theory.people.com.cn/GB/68294/182630/11030679.html



手机版




上一篇:记奥克兰历史上第一位华人议员的诞生
下一篇: 新西兰小企业的前途在哪?

[文章搜索]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19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