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天马自由行

艰苦跋涉Salkantay,徒步攀登马丘比丘(2019,秘鲁)

作者: 香巴拉    人气: 2193    日期: 2019/4/13

一门心思想徒步印加古道去马丘比丘,谁知因为语言表达不畅,在库斯科预定徒步线路,去了最艰苦的Salkantay线,据说也是最漂亮的自然风光线路。期间要走过安第斯高原,穿过4650的雪山垭口,再到高地森林区,走过种植着很多水果树、咖啡树等农作物的田园,急速下降到低海拔的河谷地带,再顺着宾厄姆铁路走到热水镇,住一宿,次日一早徒步攀登马丘比丘,观看天空之城遗迹。 

不过话又说回来,印加古道去马丘比丘,属于太抢手的线路,一般需要提前一年半载来预定。看攻略,提前7个月预定拿到许可都是最快的。因为,印加古道属于遗迹特别保护范畴,每天限制500个名额走这条路线。全世界50亿对比500是个什么概念?所以,走不了也没有什么奇怪的。 

Salkantay线路人家都是走54晚,我们只走了43晚,不知不觉就成了强驴,走最难走的,还缩短了一天时间,步行的距离可没有打折扣。 

第一天,从库斯科先乘汽车到Mollepata,大约两个小时,吃早饭,15索尔,自费。买10索尔的门票去看湖,我因为太累,又加上大雨,路上泥泞不堪,我放弃了。如果不放弃,太过辛苦,次日翻垭口可能就崩溃掉。早饭后,又乘车走了半个小时,下车,开始徒步。出发点名叫Marcoo’asa

风景自然是好,森林、草甸和灌木丛。海拔高度3000米,要逐渐走到3900米,高海拔地区上坡是我的弱项,走十来步就得急喘一阵。同行的有两个荷兰女孩,个子很高,二十几岁,还有一个英国小伙也是大高个二十多岁,另外一个阿根廷的男子年龄稍微大些,32岁。他们都体力好,走的很快。

导游是年轻的印加人,不到三十岁,我和湘湘比他们大很多。但湘湘个子小能量大,她在高原上毫无反应,爬山比兔子都快。所以,我就是最后边的那一个。 

经过艰苦的爬高运动,我忍过了身体的30分钟极限,最后走到了平坦之地。平路上走,我是不弱的,哪怕高原上。很快我走到前边,左侧是山脊,很多溪流和小瀑布,煞是美丽。右边是深深的沟壑,云雾缭绕,很多山顶锁在云雾之中。路,是窄小的一条,但修整一新,非常好走,有点像走在美国冰川公园小径上的感觉。 

走了12公里左右,到了营地。午饭、晚饭都很丰盛。专门的团队为我们服务,提供厨师,马夫驮行李,导游等。导游英语兼西班牙语,只是自然风光,也没有更多好讲解的。睁开眼睛看就可以。用心体味,那就是个人的修为了。

第一晚的营地是个风景最佳处,我们住的Domo,朝着雪山方向,玻璃墙上没有窗帘,可以直接看着雪山入睡。Domo的样子非常可爱,像个透明的大馒头。当他们去湖边时,我就躺在里面看着雪山发呆,看云雾缭绕的山顶变化无穷,电闪雷鸣。山前开阔地带上绿草如茵,几匹大马在那里悠闲的吃草,打雷下雨都不足以动摇它们。南美现在到处都有马,几百年前,南美最大的动物是原驼,顶多和小毛驴差不多大小吧。 

到底是高原,晚上非常寒冷。第一顿晚饭,5点半,导游把大家叫到一起,有饼干和爆米花,还有各种饮料。大家吃喝一场,散伙。我俩以为就是晚饭了,走了一天,这怎么吃得饱?累又冷,回到Domo钻被窝睡觉,结果7点钟又来叫吃晚饭,有几道菜和主食,这才是真正的晚餐。以后三天晚饭都是先吃爆米花,喝饮料,晚饭要七点钟以后才吃。吃了基本上睡觉,因为住在荒山野岭里,没有什么可娱乐的。当然可以看星星,星空确实美,银河系清晰看见,只是太冷,完全不能多呆就冻进睡袋里去了。 

晚饭时导游动员我骑马,说如果现在预定骑马,价格合理。如果翻不过垭口,半路骑马价格翻番。他警告我,明天一直up,up,up。我想起在尼泊尔走郎当,第一天就是一直上升上升,上升了1500米。明天充其量就是上升八百多米嘛。我自忖可以翻过垭口。我拒绝了他,不骑马。我花钱来就是徒步的,骑马我就不来了。 

次日清晨,天还黑着大家就起了床,今天将是艰苦的一天。早饭后,我提前先走了。这两天一直下雨,路上的烂泥路令人抓狂,鞋子不好都能粘掉底。这更加重了上山的困难,的确非常辛苦。我有徒步经验,尤其是高海拔地区,不要着急快走,慢慢走,匀着劲走。我的目的是翻过垭口,不是冲刺第一个翻过垭口,所以我按照自己的节奏走。想起转冈仁波齐山时,藏族司机旺堆嘱咐我们,走得越慢越好,按此法宝,我完成了转山的使命。现在,我继续执行这一要诀。 

早晨的阳光只是很短暂的时间,日照金山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但雪山与雾气山岚组成的画面非常仙美。这一条艰辛之路,的确是一条绝美之路,虽然辛苦但值得一走。 

越走越高,回头来看,被远山衔雾的美景震撼了。山谷里,很多的小木屋和帐篷,在雾气腾腾里显得如梦如幻。大山就是魔法师,等我再回头看,一片浓雾快速向山顶扩散,跑的比火车都快,很快我们在雾中像海市蜃楼般若隐若现。很快,雾气成了雨滴,冷雨潇潇,这漫长的垭口之路越加艰辛。 

走过很多艰苦之路——驴子之路,由此懂得敬畏自然。这条艰险的路途有很多的同行者,他们也像我一样艰难地行走着,都在用生命的极限体会一种快乐,发自内心的——累并快乐。人在天地之间,虽然弱小却是实实在在地用自己的力量行走,不借助任何别的工具,这就是回归。回归自然,得能归的回去才行。我现在还可以,何时不可以了,生命的色彩便淡了——于我如此,无关他人感受。 

风里雨里雾里汗里,最累的时候我也偷着摸一把眼泪——干嘛自己跟自己过不去,舒服的日子不过,净自己找罪受。但,这都是一瞬间的失态,最终我一步一步地走到山顶,与雪山齐肩(自我感觉而已)。那一刻,我是幸福的,再一次地战胜自己,感受生命的活力,我是幸福的。能感觉幸福,别的还有什么可介怀的?

哈哈哈!什么是英雄?不是打败别人,而是打败了自己啊!我像个英雄吗?不太像,样子有点狼狈。浑身泥水,满鞋都是驴屎马粪烂泥巴,头发乱糟糟的一团,衣服乱七八糟的大大小小都套在身上。但这不影响我的心情,我很快乐! 

雨越下越大,下山的路更抓狂,要下降快2000米,那一遛大坡简直走坏了我的脚趾甲——到现在都是紫的,不过当时顾不得许多,顶着南美之行最大的雨,在烂泥路、石窝子里跋涉。疯狂的行走……不说也罢。这一天,我们走了25.9公里,翻越4650米的垭口,下降1800米。晚上住的木屋帐篷,在一个大山沟里,四周全是高山,感觉山随时会像蛤蚌一样合上,我们就成了人类化石。 

次日继续走走走,路好了很多,是可以跑车的公路,只是走了不久发现因降水导致的泥石流,把公路全部埋起来了,有修路车辆在施工,弄了简易的步道让行人通过,汽车何时能过尚不得而知,因为土方很大,一时半会修不好。旁边就是深沟,这个路的维护不容易。 

涉水多次,我的登山杖绝对是我的好伙伴,连导游都夸我用的好。一路下山,走的也很累。午饭后,我和湘湘继续走到热水镇,沿着宾厄姆铁路线,大约再走10公路左右,三个小时。

今天虽然没有翻垭口,但路途更远。他们五天行程的,午饭后就休息了。我们却要把人家次日一天走的路一并走了,到热水镇时已经6点半了,天都黑了。一路风光甚好,尤其是铁路沿线,沿着乌尔班巴河走,感觉特别好。 

晚饭是一帮人去一个饭店吃的,这些人都是各种各样的徒步客,次日一早去马丘比丘的。门票以及回库斯科的车票都拿到手,洗了热水澡,舒舒服服地钻被窝睡觉,次日四点钟起床,去马丘比丘。 

最伟大的时刻来临,马丘比丘,将是我们南美之行的最重要的华彩乐章,请各位看官拭目以待。本文就此打住,马丘比丘单独开篇。



手机版




上一篇:香草铺就人生浮岛,天马行看湖光岛影(2019,秘鲁)
下一篇: 莫其卡和奇穆——印加文明前的文明(秘鲁,2019)

[文章搜索]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19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