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天马自由行

情深此蓝——的的喀喀湖(2019,玻利维亚)

作者: 香巴拉    人气: 2433    日期: 2019/3/26

走过西藏的一错再错,见过太多美湖——色可以如此妖、如此艳,原以为自己会对世界上的湖色有了免疫力。但见到的的喀喀湖的瞬间,所有的矜持瞬间消失,蓝湖之魅再次抓紧我随时高反的小心脏。

我们从拉巴斯乘公共汽车,四小时后来到的的喀喀湖畔,玻利维亚一侧的小镇Copacabana。的的喀喀湖很特别,不仅其美,更为她的仙。她是印加人的圣湖,有着美丽的传说,非但如此,至今其周围仍居住着很多南美洲原居民——印第安人。任时光飞失,人类急速发展,而他们依然过着古朴、原始的生活。

安顿好住处,休息片刻,我们来到湖边。一个弯弯的峡湾,小镇临此而建。镇中心有天主教堂,在晴朗的天空下,洁白的教堂直插蓝天,带着一种霸道的气势。小镇很小,比较玻利维亚别的城市的凌乱,这个很商业化的地方,倒是还有着一种浪漫和宁静。

我们爬到山上看夕阳中的的的喀喀湖,怎么由幽蓝变成粉红和玫瑰红。湖湾里的小船静静的泊在那里,守候着落日,守候着晚霞,守候着来自湖心的清风,也守候着我们的问候和痴情,久久不想离去。

次日,我们选择了全天的湖上游览项目,随船去太阳岛和月亮岛。玻利维亚游船费用超级便宜,8:30钟出发,17:00回来,只要30BS(30元人民币)。 湖边遇见几只流浪狗,一直跟着我乱窜,它们浑身湿淋淋、脏兮兮的。我去拍照,刚刚走到位置,抢镜头的家伙就来了。OK,我服了你还不行嘛!距离感——要有距离感好不好?

的的喀喀湖,玻利维亚和秘鲁的边界湖,海拔3812米,190公里长、80公里宽(西藏玛旁雍错4588米,26*21公里)是世界上最高的大型淡水湖之一,19世纪就开始通航,更是南美古印加人的圣湖。 

船在湖水中穿行,白云缠绕着四周的群山,偶尔可以看到白雪皑皑的高山,常年积雪不断,这也是的的喀喀湖水脉的来源。因了四周高山对寒流的阻挡,的的喀喀湖显得非常平静,少有大风大浪,冬季也不会结冰。 

我先是被要求进到游船的底舱,里面可以乘坐几十人,船不算大。顶部露天平台只允许坐10个人。船先是不紧不慢地开着,我在船头和刚刚认识的潍坊老乡小林子以及西安乡党郝先生聊天。船离太阳岛越来越近,周围的风景越来越好,我禁不住走出底舱,来到船尾。 

船上两个工作人员,一个负责驾船——一个马达、一个舵杆,还有一个人兼向导、导游和人员指挥调度。两个人都戴着太阳帽,但依然晒得很黑,帽子全然就是装饰。我笑一笑,说“奥拉”。他们都是当地的原居民,很和蔼。我看看船顶,再指一指,船长点头同意了。我顺着船帮小心翼翼走到边侧的梯子,往上爬。一双美丽的小白手伸给我,是个漂亮的金发女孩,法国人。我知道自己可以很容易地爬上去,但不能拒绝一个善意,所以我还是抓住她的手登上顶层,美美地坐下来。 

小林子在我后边也来到船尾,但船长拒绝让他登顶。我的双肩包落在他俩那里,我妄自快活地享受阳光、清风和一览无遗的湖光山色。湘湘有点晕船(这是她少有的怕),坐在舱里老老实实地呆着。船顶自然比下边摇动要大,但顺着船的节奏一左一右的摇摆,感觉像在摇篮里,倒是一种特别的享受。 

太阳岛停了一下,法国女孩和她男朋友下去了。船继续行驶半个多小时,在月亮岛靠岸登陆。上岛费10玻利维亚币,收费的是个典型的印第安老婆婆,胖胖的,更胖的是她的百褶裙。她认真的收起一张张的纸币,再撕下明码标价的门票,10Bs。 

月亮岛不大,岛头可以看到裸露而持续滑落的鹅卵石泥沙土,呈紫红色。码头处就是岛的心脏位置,上行不远就可以看到一些印加遗址。先是一段石墙,少有人观察,更多人跑到墙上边的一个大院落,周围有着曾经的房舍遗址,也是石头建筑。 

有个人在近距离地观看这些石墙,我也走近了看,曾经很多次在纪录片上看过的印加石匠建造的严丝合缝、匪夷所思的垒石巨作,就这样完美地展现在我面前。

我拍了照,用手抚摸了这些依然很光鲜的石头,依依不舍地爬上大家聚集的场院。 

场院里绿草如茵,衬着湛蓝的湖水,别样味道。这是一个很大的院落,不确定是一个大家宅院还是集体处所。

很多房子坍塌了,其石头和建筑工艺与下部的石墙还是有很大的差距。这些房舍建造的明显粗糙,石头也碎小,切割也简单,咬合度不够,所以坍塌难以避免。 

只给了我们40分钟,爬到岛子顶部看另一侧的湖水还是需要加快步伐。近四千米的海拔,动作就要急喘,爬陡峭的坡真的需要很大的体力和勇气。最后只有十分钟,我们也没有放弃,爬到了最顶部,看到了另一侧碧蓝的湖水和不一样的风景。

碧蓝的湖水,让狂跳的心脏安静下来。有一种情感,是对自然美的痴爱,陶醉在如此美妙的风景里,浑然忘我。稍事片刻,急急忙忙再下山。走到船码头,上了船,我们竟然不算晚。我依然有机会爬到船顶去坐,倒是意外的小惊喜呐。 

船又行了半个小时,回到太阳岛,靠岸、下船、登岛。依然是10块钱登岛费,收费的换成了老大爷。太阳岛比月亮岛大很多,上面的居民也多。过去可以选择乘船到岛的北侧登陆,然后从北侧走到南侧码头,上船返回。据说北岛的居民嫌游客只在岛的南端消费,所以拒绝让游客去北岛。现在去太阳岛只能走一半,北侧关闭。据说,北侧的风景比南侧更漂亮。只是,我们这一次来,已是无法印证的了。 

岛上的居民也开始做游客生意了。遥想过去,这里完全与世隔绝,人们过着完全自产自足的生活,虽然简单清贫,但应该是少有欲望和烦恼的。岛上男人的衣服相对简单,女人穿着鲜艳的蓬蓬裙,带流苏的披肩等。她们在碧蓝海水的衬托下摇曳走过,真的有风情万千的感觉。倒是我们这些闯入者,穿着各种各样不讲究的冲锋衣裤或者紧身裤、体恤衫,和这环境反而不相融合。 

岛相对于湖水,就是一座山岳。高海拔地区爬坡绝对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更何况这坡还颇有些陡峭。然而,每当走到喘不过气来,停下脚步,把目光从脚下的石子路望向的的喀喀湖,那碧蓝的湖水就让你心中充满深情和欢乐。三千八百多米的高原上,太空是如此澄澈碧蓝,而湖水比天空湛蓝至少两个量级。幽蓝的湖水像神秘的蓝洞,充满了匪夷所思的力量,有把人的魂魄吸走的魔力。 

的的喀喀湖,是印加文明的摇篮,源于这片广大而浩渺的湖水。印加文明是南美四大文明之一,也是最近的文明。按照印加人的历史传说(印加人没有文字记录,只有结绳语,现已经少有人懂),公元1100年前后,印加帝国的缔造者芒科·卡帕克(Manco Capac)和玛玛·奥柳(Mama Ocllo)被太阳神派遣到地球上来,他们就是在的的喀喀湖着陆的。

当我们爬到太阳岛最高处俯瞰四周的湖水,被如此蓝的湖水所震撼。为什么它的颜色如此蓝、透、清澈……我真的不知道如何来形容它的蓝。唯有一个词能表达我的一种情绪——情深此蓝。最喜欢蓝色的我,再次被的的喀喀湖的颜色所征服。

的的喀喀湖,不仅水清,海拔高,且湖水深----平均水深在140米-180米,最深处达280米,这些都是如此深蓝、清纯而通透的原因吧。

当我行走在太阳岛上,顺着湖水望去,无边无际的湛蓝湖水把我围绕在她的心间。我心中的颜色也蓝起来,最喜欢蓝色,此生此世永不改变。但这湖蓝色不是属于我的,而是属于这方天地以及世世代代生活在此地的人民。我只是一个过客,哪怕匆匆半天看过,已是心满意足。

这个巨大的锚,是小镇的象征。每天都有很多人聚集在它的周围,等着出航或者归航。而我,来到南美已经40天的时间,家中的老妈妈在牵挂我、想念我,而我的航船归期未到,我依然需要航行。


下一站,秘鲁一侧的的的喀喀湖。



手机版




上一篇:赏天空之镜,品人生之盐(2019,玻利维亚)
下一篇: 香草铺就人生浮岛,天马行看湖光岛影(2019,秘鲁)

[文章搜索]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19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