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天马自由行

在阿尔巴尼亚,寻找失落的童话1(斯库台)

作者: 香巴拉    人气: 1040    日期: 2018/12/3

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阿尔巴尼亚,是个久远的童话。小时候看它的电影,读它的英雄故事,想象着他们在哪里?那里的人,为什么看起来与我们差别如此之大?


阿尔巴尼亚, 中国人心中的伤疤。曾经,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勒紧裤腰带支援他们,把他们当做亲人,当做贵客,当做比我们自己更重要的远方的朋友。


然而,有一天,他们竟然与我们交恶。阿尔巴尼亚,你是中国人的小冤家。


也许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来到这个国家。当我一个人,乘坐大巴车从黑山进入阿尔巴尼亚,边界口岸上只是停顿了片刻,我们的班车便快速驶进这个国家。那一刻,我的心情有些激动。车上,满满的都是与我完全不同的人种,我无法分辨他们是前南斯拉夫的百姓,还是阿尔巴尼亚人。


不久后,我在斯库台下车。阳光灿烂的照着,中心广场上有一个带喷泉的清真寺,路边有一些等客的出租车司机。他们看到我,以为来了生意,纷纷过来问我texi?我说,No ,谢谢。我预定的公寓就在附近二百米处。斯库台,是阿尔巴尼亚的第二大城市,紧临着大湖斯库台湖。

阿尔巴尼亚的第二大城市,也只有区区几万人,安静也干净。按照地图指示,我找到了预定的公寓附近。一个狭窄的铁门,怎么看都不像是可以住人的客栈。


困惑间,一个身材高大、衣着破旧工作服的小伙,热情地走过来,问我需要帮助吗?那一刻,我即刻感觉到了阿尔巴尼亚人民的好。他知道我是中国人,他很善意。一直帮我找到了公寓,他骑上自行车离开。阿尔巴尼亚和中国,根植在人民之间,还是有一种深深的情谊。

预定的公寓,是一栋很大的高楼,刚刚整修好,里面大约有几十个房间,几乎都没有人住。老板让我看着随便选房间,没有电梯,我选了2楼。


房间很大,里面有四张床,有卫生间,条件还不错,临时决定多住一天。老板问我从事什么工作?是教授?医生?记者?……我说都不是。他说,你看起来,就是一个有文化的人。哈哈,我是文化人?maybe。

离开酒店,我准备步行到湖边去。回到刚刚下车的广场中心,沿着向南的大道,按照地图的指示,四公里便可以到达湖边。


大约一个小时后,我到了湖边。风很大,湖水很蓝,一条锈蚀斑驳被废弃的桥,架在河水之上。城堡,在临河的小山之上,俯瞰着远处。

桥,是多么美好的物事和隐喻。大陆与大陆,岸与岸,人与人,国与国——桥,都可以把天堑变通途。


这座桥,已完成了其历史使命,慢慢地锈蚀着……终有一天,它将化为乌有。

桥上的风好大,好像桥都在颤抖。对面过来两个女人,头发被吹得“乱云飞渡”,看见我拼命去捂,但烫成钢丝绳般的头发完全不听招呼。我用相机对准她们,她们笑了。我伸伸大拇指,再指指头发,她们明白我的意思。

走到桥的另一端,远看有清真寺,隐蔽在树林的深处。四处看看,好像没可以看湖的观景处。我穿过马路到了另一边,风景区别不大。


一辆辆的车,从桥上飞逝而过,公路的尽头还是公路。


我再折回来,回到桥头边。刚刚路过的明黄色的教堂,很清净,很安详,我准备进去看看。


我摘下帽子,在门口的木凳上坐下来。我喜欢这样的小教堂,喜欢里面的安详和寂静。不论我的信仰如何,我相信这些地方离神灵很近,可以让你浮躁的心安静。我也喜欢,看着善男信女们,用自己的方式表达内心的虔诚,仿佛我的心也会跟着虔诚了。

一会儿,进来一个胖大叔。他走到每一个神像面前,虔诚的顶礼拜膜,然后掏出一张纸币,放进旁边的功德箱里。大约用了十分钟的时间,他拜完了教堂里的5座神像,也掏了5次口袋。


阿尔巴尼亚的纸币,相对来说,不算小钱。在上帝面前,他还是慷慨的。我想起耶稣基督关于“寡妇的小钱”之理论,不知道上帝是否对他的奉献满意。


他从我身边走过,没有看我,也没有微笑。我目送他离开,也起身去参观一下小教堂。特别有趣的是,有一张画,不仅有圣母玛利亚和耶稣基督等神,还有一些现代人,西装革履的,不像神职人员,倒像国家领导人。


期间一个修女,里里外外地忙活,打扫神像前的祭台,再给花瓶里的鲜花换水。每次走过中间的神像前,她就在胸前画一个十字,然后再离开。


阿尔巴尼亚人,不知道他们走社会主义道路时,有没有打倒过牛鬼蛇神?但国家领导人和耶稣基督同框出现,倒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属于阿尔巴尼亚特色。

半个小时后,我离开了小教堂。再次穿过一片园林,有一棵巨树,树粗如墙,树冠大的遮天蔽日。透过树丛,我看到街边木凳上一个人坐着,我来时他就坐在那里。


向西走了不远,再拐回向北的大路,路边坐在地上的那个女人,她还坐在那里。

远处风景如画。中间隔着马路、河流,蓝绿相间,有清真寺和一些老房子。


近处,那个坐在地上的女人,让我思忖她为什么还坐在这里。她看起来有三十多岁,一头金发,衣着不寒酸。看起来不像是乞讨,她的面部表情有些痛苦,难道她病了?还是被人遗弃了?


我停住脚步,关切地看着她,她也抬头看看我,有一丝丝微笑。我想问她,“你怎么了?”她一定不会回答,因为她听不懂。


住了一分钟,我笑了笑,摆了摆手,走了。她也举起手来,对着我摆一摆。她的面部表情,有一种痛楚。


走了几步路,我回过头来,她还微笑着看着我。我再次摆摆手,她也摆摆手。


我再也没有回头,但心里一直惦记着,很想回去问问她,是不是身体不舒服?需不需要帮助?但最终,我还是没有回去。转过一个弯,我再回头看看,只是再也看不见她。我走远了,与她的一面之缘,也远了。

次日清早,我起来吃了早饭,信步去古城里转转。古城很小,也没有多少可看的,很快就走完了。


在一个小店里,我花了三美元,买了一张明信片,上边是一座古老的石头桥。大拱形的桥,因为花花点点的石头,看起来特有味道。我很想去这座石头老桥看看,但问了几个人,却不得要领。


我顺着路随意地走着,时间还早,很多商店都没有开门。路过一个开着门的药店,我走了进去。


药店很有社会主义特色,里面没有几种药品,但比较古巴,就好了很多。柜台后边坐了一个美丽的大姐,我微笑着和她打招呼,她也特别友好。她会一点英语,我便又问怎么去老桥?


她叫里面的某个人,出来一个大哥,特别和气,英语说得更好一些。他们俩看着我手中的明信片,研究了半天,然后告诉我:TXCI。


其实,他们认真研究的过程,不厌其烦给我解释的过程,已经非常OK,仿佛我找到了那个古老的、满载着故事和友谊的桥。我和他们交流,的确有些费劲,但他们的笑,他们的善良,我都记在心里。我说要给他们拍照,他们很认真地整理衣服,梳理头发……这一切,哪怕看不到那座桥,已足矣。


在阿尔巴尼亚,寻找遗失的童话。我想找的那个童话,究竟有什么样的意义?


其实,我想寻找的,是深藏心中的那种——友谊啊。

百度百科:斯库台建城于前4世纪,原为古伊利里亚人所建王国之一,前168年为古罗马攻占,之后被罗马人称为斯库德拉(拉丁语:Scodra)。7世纪前期被东罗马帝国割让与斯拉夫人,后成为保加利亚人和东罗马帝国争夺的对象。12世纪时,该城一度被威尼斯统治,经历两次被围(1474年、1478年)后落入奥斯曼帝国之手。斯坎德培起义反对奥斯曼帝国后,该城曾经抗击了两次奥斯曼帝国大军的围攻,最终还是于1479年被奥斯曼帝国攻占,此后直到17世纪方才复兴。



手机版




上一篇:我愿是波德瓦的一只猫(黑山)
下一篇: 初见地拉那(阿尔巴尼亚)

[文章搜索]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19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