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天马自由行

在波德戈里察,寻找老城(黑山)

作者: 香巴拉    人气: 1400    日期: 2018/11/19

离开波德瓦去波德戈里察,沿着盘山公路,看着蜿蜒曲折的海岸和一座座绿色的小岛渐行渐远。在晨阳里,波德瓦有种梦幻般的感觉。车很快翻过山去,那些曾经迷恋的风景,便顷刻间镌刻在了记忆中。


这里曾经是罗马帝国的行省,当恺撒和庞培彻底分裂,恺撒从阿尔卑斯山之南一路急行军赶回罗马,代表罗马权力的元老院弃城而逃,战无不胜的恺撒一路追杀,庞培的军队乘船逃到亚得里亚海的对岸,恺撒继续追击,而巴尔干半岛便成了两军对垒的战场……当然,恺撒最后战胜了庞培,恺撒怎么可能失败呐。只是,恺撒最后却死在阴谋者的手中,死在背叛者的乱刀之下。


黑山,一直是南斯拉夫共和国的坚实拥趸者,当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波黑、马其顿都纷纷闹独立,黑山和塞尔维亚一直站在一起,希望捍卫南斯拉夫联邦,直到2006年以勉强多数通过公投独立,成为南斯拉夫解体后的第6个国家。

一个多小时后,到达波德戈里察:黑山共和国的首都。这个小国的首都,怎么看都像中国的一个县城。


下了公共汽车,我拖着行李箱从候车室穿过,顺便去问斯库台的班车时间。有个窗口是信息中心,工作人员非常尽责,手写了一张纸条,告诉我具体的时间。 汽车站也很小,候车室有二三十平米,除了售票窗口,没看到有候车座椅。但有个液晶屏显示汽车班次运行情况,很方便。

走出候车室,按照maps.me的指示,转了一圈才找到正确的方向。走到预定的民俗附近打转,找不到具体的住处。幸好过来一个骑自行车的小伙子,我给他看缤客的地址,他领着我找到一个没有标记的大铁门。敲开门确认就是,小伙子骑车离开。

小院里长满了树,满园的绿色让人心安。房主五十多岁,热情又实在,知道我是中国人,立刻待我像老朋友。他的英语不太好,语速很快,里面夹杂着很多“黑话”。他把我的行李箱放好,建议我先出去转转,房间还在打扫。十点钟就check in,也的确太早。我告诉他想去老城转转,房主告诉我怎么走。

波德戈里察,一个陌生而遥远的城市。如果不来巴尔干,我甚至连波黑、黑山都分不清,更不会知道波德戈里察是黑山的首都。按照房主的指示,我往城中走去,视线所及,怎么看它更像是个城乡结合部。过了桥,倒是有个像样的大楼,但三个方向看起来,都不像是老城。

路上遇到几个人,打听哪个方向是老城,没有人知道,也许听不懂我的话?还是我的表达有问题?一群孩子放学了,有个特别开朗的小女孩用英语和我打招呼,我便问她,知道old town在哪里吗?她没听明白,我拼命解释,她依旧懵懂。


红灯亮了,等待的时间,走过来一个神父。女孩用当地语言替我问他,他们之间说了很多话,神父不会英语,但示意我跟他走。


一个着黑衣的神父,一个像小鹿般漂亮活泼的小姑娘,一个黄皮肤的中国女人——“铿锵三人行”,神组合,引得路人纷纷注目。


神父其间停下来问了几个人,都不知所以,我仨继续逶迤前行。遇到三个高中生,神父再问,高中生和我说话。他们的英语水平比小女孩高,我解释想去old town,有很多老房子,很多老教堂、清真寺之类的地方……我问他们明白我的意思吗?他们点头,告诉了神父。神父似乎明白了,三人继续行,又穿过了好几个路口。(上边的照片也是高中生帮拍)

到了一个街角,小女孩告诉我她到家了,和我道别。神父领着我继续走,先是走到一个清真寺边,又指给我看一个小教堂。然后拐了几个弯,遇到的人都亲切和他打招呼,然后再用奇怪的目光看看我,我就笑笑说hello。


终于进了一个不大的院落,像普通的民宅,有一些树,还有葡萄藤架,一男一女在梯子上摘葡萄。他们看见我用英语说你好,不像是当地的教民。神父和他们交谈,我自然一句不懂。


神父领我进了一间大屋,他把圣母玛丽亚和耶稣的画像指给我看。我点点头,做虔诚状。然后,他进了一个有门帘的房间,有些神秘,我没敢进去。过了一会儿,他从里面出来。门口一个碗,里面有几个硬币,他装进口袋。此时,我纠结要不要给他一些钱,比如一张5欧元的纸币。他一直在帮助我,不给有点不过意。给,又怕亵渎了他的一片真诚。纠结间,他再次示意我跟他走。

我有点惶恐,不知道还应该不应该跟他走。他的神秘,让我不安。我是不是该和他道别,自己从小院里走出去?


他和摘葡萄的人打了招呼,不容置疑地引导我走出了小院。波德戈里察,本来就像城乡结合部,这个地方更幽静, 在低矮民房的边缘。神父走在前边,路两侧越来越清幽荒僻。又绕了一点路,视线突然开阔,一条碧绿的河流横亘眼前。瞬间,我的情绪放松下来——这里的风景好美啊。

再往前走,神父停下脚步,指着前边的一座桥让我看。他示意我把手机给他,朝着桥的方向,他要帮我拍一张照片。再指着前边的小路,示意我顺着小路上桥,便是大路。然后,他伸出白皙的大手,和我握手告别。老城寻找未果,走到这里,我找到了更可贵的别处。


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刚刚走过的拐弯处,我的情绪突然有点失控,眼里蓄满泪水。是的,他一路领我走到这里,足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就是想让我看到这美丽的风景。他是神的使者,传递着爱,并给迷途者以指引。

我没有沿小路上桥,而是钻到桥底。透过不知所以的涂鸦,我看着桥下碧绿的河水,这条清流穿城而过,如此清澈,真的不容易。我试图顺着河流徒步到另外一条斜拉桥处,但走了不远,便没有了路。为了安全其间,我放弃穿过灌木丛生的树林,回到了大路。


找回客栈,开门看到一个东方女孩,坐在院子里的条桌前和房主大哥聊天。她衣着朴素,甚至有点邋遢,但笑容甜蜜,一问原来是个日本女孩。她去意大利看男朋友,辗转希腊,从阿尔巴尼亚过来。我问她男朋友在意大利读书?她说不是,他是意大利人,已经工作。这个倒有故事,只是我也没有多问。


房主大哥爬上院墙,摘了三个石榴,把最大的先递给我。当着日本女孩的面和我说:“南斯拉夫和中国是兄弟,是老朋友。”我突然想起,黑山曾经和日本持续了102年的战争状态,忍不住捂着嘴偷笑。当然,房主大哥一定不知道一个世纪前的宣战,估计连他爷爷也未必知道。


吃着石榴,又来了一个意大利女人,她俩聊天,我便上楼去了。


我一个人住了楼上一间超大的房间,阳台上有太阳伞和休闲椅,可以看着小院的石榴树和桔子树在风中起舞。简单煮了一碗面,吃饭的档口刮起了大风,应是强冷锋过境。房主来把太阳伞收起来,帮我把门窗关紧。一时间风起云涌,居然还下了一阵雨。

阳台上树叶乱飞,犹如我纷乱的思绪。今天中秋节,是家人团聚的日子,但我却在万里之外。很多次中秋节,我都远离家乡,因为秋天是一年中最好的旅行季节,宅在家里,感觉辜负了好时光。话虽如此,但我还是感觉抱歉。旅行和陪伴都重要,但却是双刃剑。


我想起去年此时,我从加拿大急匆匆赶回罗彻斯特,就是为了和女儿一起过中秋节。那一天,我包了韭菜虾仁馅的水饺,看着孩子们吃的开心,我感觉非常满足。

下午三点钟,我再次出门寻找老城。只预定住一晚上,但这个有桔子树的小院让我欢喜,希望多住一日,但房主告诉我,对不起啦,No room。


大风过后,天空越加湛蓝,丝丝缕缕的云,仿若刻意描画的一般。我再次顺大路来到河边,河水清幽幽地拐了弯,和地平线的蓝天融为一体。

我决定换一条路走,也许可以穿过老城。找到地图上标记的老桥,走过去看就是上午远看的斜拉桥。不知道这个桥为什么叫老桥?明明就是一个现代化的桥嘛,我百思不得其解。波德戈里察,好像有很多出乎意料。

桥下的水真清澈,很难想象中国人的城市有这么一条绿水,河水两侧会被房地产商开发成什么样?

我穿过了比较热闹的所在,但也不是我想象中的老城。波德戈里察的老城,你到底在哪里?用地图搜,根本就没有老城。

按照地图导航,先去那个最大的教堂吧。教堂是新建筑,周围的广场和停车场没有整修好,还有沙土结构。过马路时,遇见几个高大的男人站在路边,他们看见我都笑着打招呼,我再次试图打听老城在哪里?老城,old town,我再三解释,连比划带说,他们一头雾水,毫无直觉。他们根本一句听不懂,也试图和我说话,但我也一句不懂。最后,我们都哈哈大笑,我穿过了马路,和他们招手再见,他们也招手,幸好这个意思容易懂。

教堂,崭新漂亮也气派,和格鲁吉亚或者亚美尼亚的教堂风格有几分相像。

遇到一个意大利小伙在广场拍照,再次询问他,知道老城在哪里吗?他也不知道,而且也在苦苦寻找。波德戈里察的老城,你到底在哪里呐?


离开教堂,我顺着另外一条路往回走,找到找不到就这样了。沿路走到一条小桥上,是步行桥,也许这才是老桥,只是也不怎么老。两个女孩和一个高个男孩走了过来,男孩子主动说:“你好,中国人吗?”


是放学的三个高中生,男孩很开朗,英语说得也很好。我再次问他,知道老城吗?他让我跟他走,路上突然问我,中国人喜欢吃猫吗?一开始我没有理解,过一会才反应过来。我想起在乌日策坐小火车时,那些孩子问我喜欢吃狗肉吗?——真心悲哀,为什么中国人给世人留下如此印象?


我肯定地对他说,我不喜欢吃猫肉、狗肉以及一切动物的肉。


走到一个相对繁华且古老些的街道,有些意思,但依旧不是我心中的老城。走了不远,我们分开。看看街道除了商店也没其它,我决定放弃对老城的寻找,或者波德戈里察就没有老城。


我回到客栈,天色已晚,风依旧在吹,地上落叶纷纷。我和日本女孩结伴去了超市,买回一大堆东西,我煮了面,请日本女孩和我一起过中秋节。我们在阳台上,吃着面,喝着干白葡萄酒,看着月亮,听着风刮的树叶刷刷响,再次度过我人生中一个很特别的中秋节。


次日上午,我来到汽车站,买好了票,坐在停车场附近仅有的几个木凳上等车。一个来自萨拉热窝的女人让我帮她看行李,我以为她是修女呐,实际上她是穆斯林。


她自带着暖瓶和精致的红茶杯,用纸杯倒了一杯红茶给我,味道特别,非常好喝。等车的时间,她和我聊天,给我看她手机里的照片。她有两个儿子,老公是大胡子的阿拉伯人,来自中东。她给我看穿着各种衣服,在家里自拍的照片,给我看她设计的很多装饰很多服装很多取悦于丈夫的爱心饰物……突然间,我感觉表面严肃,戒律繁多的穆斯林女子,其实她们的性情原来是如此开放和活泼。说白了,人性都是一样的。再多的遮盖,也不可能埋没人类的天性!


我没有问她叫什么名字,只记得她的眼睛特别特别的蓝。她告诉我,她开心时眼睛是蓝色的,忧郁时眼睛就会变成绿色。


我的车先到,我和她说再见,告诉她,祝愿她的眼睛永远是蓝色的!



手机版




上一篇:黑山之恋——科托尔
下一篇: 我愿是波德瓦的一只猫(黑山)

[文章搜索]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19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