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天马自由行

哭不倒的西墙——与你同在,耶路撒冷(以色列之行)

   作者: 香巴拉    人气: 1077    日期:2018/8/8

耶路撒冷,被誉为世界的中心。这个被新闻事件反复提及,这个承载世界十分美之九分的城市。这个最古老,最被关注,最复杂,最多冲突,最神圣,最被争抢……最符号最最多的名字。这个我看了好几年书,试图了解它的历史、宗教、战争、族群……却越看越迷糊,越看越矛盾,仅仅一本《耶路撒冷三千年》看了三年也没看完……最终,我果断放弃这些纸上谈兵,办好了签证,买好了机票,不管三七二十四还是二十一,先去看看再说。


2018年春节过后,2月27日,我出发去以色列。


登上北京直飞特拉维夫的航班,11小时之后,到达特拉维夫机场。距此64公里,便是耶路撒冷。


排队入境,前边有个中国旅游团,大部队进去了,最后俩人却被卡住了。签证官问有没有中国人说英语的?我想了想,没自告奋勇。


签证官看没有人回答,直接招手叫我过去。


“Can you speak English?”

“一点点。”我如实回答。签证官,两个同胞,我翻译……磕磕巴巴,问题竟然解决了。

“谢谢你。”“不用客气。”

"Thank you.",“You are welcome."


么么哒,顺利入境。原来传说的检查严格,审查严密,警察严肃,好像没那么严重。起码,我感觉和去别的国家没有什么分别。正常检查,手续合格,轻松放行。


候机楼换了钱(汇率很低,且收费,尽量少换),出来候机楼,不知道怎么去耶路撒冷。我知道汽车、城铁都可以,只是细节不清。有嘴巴,不愁。不耻下问,这是我的旅行法宝。


逮住一个工作人员问路,他告诉我怎么乘地铁。由是,一站先到了特拉维夫。换车,去了另一个地方,下车。再等另一班火车,需一个小时。果断出站转转,参观不知名的小城。

时至现在,我已经问了很多以色列人,关于怎么乘车,怎么换车,怎么等车,怎么出站再回来……不得不说,他们很热情,很真诚。


出来小站,爬上一个平台,三个以色列大兵坐在那里晒着太阳,优哉游哉。


以色列,犹太人的家园。一个从有到无,再从无到有,几乎被赶尽杀绝,然后再绝处逢生。因四面楚歌,从此武装到牙齿,全民皆兵。一个小国、精国、强国。


现在,我要和这些军人们合个影。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当我穿着军装保卫我的祖国时,他们应该都还没有出生。


自由行,我喜欢随遇而安。我常常被女儿嘲笑,说:“不记路,不认路,你居然也满世界乱跑。”她爹再加上一句:“不记路,不认路,满世界乱跑,你居然还能回来了……”


现在是科学发达的时代,不需要太聪明的大脑。有智能手机,一机走天下。


地铁,火车,巴士,一阵狂倒腾,终于到达耶路撒冷。找到预定好的酒店,安置停当。


进城,耶路撒冷老城,1平方公里之地,世界文化遗产。这个被全世界人所关注的地方,这个是非纷争之地。


第一站,西墙。以色列的符号,犹太人的哭墙。


 三千年的耶路撒冷老城,城墙在一次次的战火中,不知坍塌修筑过多少次。现在的城墙,是四百年前,奥斯曼时代的产物。耶路撒冷石,浅淡的米色,在阳光下泛着温暖的光。

侧过雅法门,顺此小巷,穿过锡安门,进入圣城。

锡安门,曾经历最严酷的战斗,除了岁月的沧桑,还有弹坑累累。

走过犹太人会堂,前边有个广场,常常有很多的游人,很多的孩子在这里玩耍休憩。

走下长长的台阶,便可以看到西墙。路边也有乞讨者,但不扰人。施与不施,看你的心情。

路边两个持枪荷弹的女兵,旁边便衣的女子,手持对讲机,是一个长官。

每天来西墙的人络绎不绝,不论种族、宗教为何,只要你过安检,遵守这里的规矩,你都可以走近西墙。西墙,是耶路撒冷最拥堵,参观人数最多的地方。我在耶路撒冷的五天里,每天都会到西墙走一遭。

过了安检,豁然开阔,广场上很多的新兵。他们要在傍晚,举行盛大的新兵入伍宣誓活动。

他们松散的聚集在广场上,游人可以和他们合影,亲人可以陪伴在他们周围。

情人可以搂抱,

朋友可以相拥。

只是从他们的眼神里,你可以看出:这是一只真正强大的军队。

靓衣老太太的身后,就是矗立了两千多年的西墙。它被分成两部分,左侧去西墙的男人区,右侧是女人区。


犹太教的教规很多,包括不吃猪肉,衣服要严整,安息日不能劳动等等。很多伊斯兰的教规,其实就来自于犹太教义。


犹太教的旧约,是上帝和犹太人缔结的条约,上帝选了犹太人做为他的子民。天主教,伊斯兰教,都是在旧约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他们都承认自己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但从起根开始,各个宗教之间就互相仇恨,追杀,不能相容于天下。更不能相容于耶路撒冷。


耶路撒冷,是三教之圣地,也是三教争抢的火药库。


耶路撒冷来自希伯来文,耶路是城,撒冷是和平,意思是和平之城。但这里却最多战争和流血,对这个名字是多么大的嘲讽。

耶路撒冷三千年,从大卫王建都开始。大卫王积攒建圣殿的香柏木,想建造上帝的至圣之所,但却没有完成。他的儿子所罗门王,建成了上帝的至圣之所,是为第一圣殿。


公元前586年,新巴比伦国王尼布甲尼撒攻克耶路撒冷,第一圣殿被摧毁。


公元前37年,希律王在第一圣殿的废墟上,重建新的圣殿,是为第二圣殿。


公元70年,圣殿被古罗马提图斯军团再次摧毁,仅剩一段高12米、长50米的西墙。古罗马统治者为了宣示自己的强大,故意保留下这段墙壁。与此同时,几十万犹太人惨遭杀戮,绝大多数犹太人被驱逐出家园,开始在世界各地流亡。 


从此后,犹太人失去了家园,祖祖辈辈,在世界各地流亡了两千年。


从此后,犹太人把回到故乡,回到耶路撒冷,回到西墙下祈祷、哭泣,视为人生最幸福的时刻,最向往的福地。


持续两千年,犹太人没有忘记自己的宗教,自己的语言,自己的初心:回到锡安,回到耶路撒冷,触摸西墙。不论他们在世界各地的任何地方,只要是犹太人相见,离别的祝福都是“回到锡安”。每每听到此话,都令我感动不已。


他们信仰上帝,他们更信仰的是锡安的上帝。锡安的上帝,就在西墙的上空。


这也是为什么男人进入西墙区,必须戴着帽子的原因。犹太人认为上帝就在西墙的上方,把光头对着上帝是不敬的。


犹太女性可以不用蒙头,但祷告完后,要面对着西墙一步步退出祈祷区域,以示恭敬。我看到很多犹太女子都是退出去的,但游客可以走出去,不强求。


走过广场,我径直来到西墙跟前。越过祈祷的人群,我用手轻触西墙。这些被雨水,被枪炮,被烈火……一遍遍冲击过的巨石。这些被无数双手抚摸,被无数次亲吻,被无数滴眼泪浸泡过的巨石……我轻轻地触摸着,太阳的能量温润地传给我。西墙,是有温度的。哭墙,更是有生命的!

很多人把写着心愿的小纸条塞进西墙的石缝,这样上帝就可以看到。


我也写了一张纸条,悄悄地塞进了石缝。

西墙,不仅仅承载苦难,也见证喜悦和幸福。很多新生命的祝福,犹太男孩的成年礼,恋人求婚,新人庆祝等都会选在这里。这个爸爸的亲吻,令人动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