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生活与理财 - 王立立

時光都流逝到哪兒去了呢?

   作者: 王立立    人气: 3228    日期:2004/9/18

當打開衣櫃,尋找短袖衫時,當臨出門前,蹬上涼鞋時,而當跳進車子,隨手就擰開車子裡空調鍵時,我便意識到,夏天就這樣實實在在地來臨了。而當你再看看日歷,哦,原來聖誕節又快到了,禁不住就想:這一年怎麼這麼快就過去了呢?幾天前,因為公事,需給一位久未聯系的同行發一份傳真,本是公函,卻在開頭忍不住寫了幾句話:“好久沒聯系,聖誕又至,這一年可好?”如果是在平時,也許就是封正兒八經的標準的公函了。

或許一些特定的日子,就會令人敏感或是記憶清晰一些。而我清楚地記得,自己就是在十一年前聖誕節的前些天來到紐西蘭的。而越是遙遠的日子,記憶越是清晰。尤其是剛到紐西蘭的前三年的聖誕節,如今想來,還是歷歷在目。

91年12月初剛來紐西蘭時,住在位於Grafton Road的Huia Residence裡面,那些棟十層樓高的既類似旅館又類似公寓的Hostel。每層樓裡都有一個公共用的房間,裡面擺有桌椅和電視,供這層樓的人士享用。平安夜的時候,整棟大樓一片空寂。我那時還一個人都不認識,臥房裡也沒電視,決定就在那個公用的房間裡看電視打發時光好了。走進電視房,發現裡面居然還有一張亞洲女子面孔。當時的感覺可以用驚喜交加來形容。打 之下,才知道她來自台灣,到紐西蘭後一直在東海岸的Gisbrone讀英文,這個聖誕節後想轉到Auckland讀書。原來她也以為她會自己一個人度過平安夜的,沒想到會碰到也是亞洲面孔還講同一樣語言的我。我們很快就熟悉起來,一邊在偌大的房間看電視,一邊興致勃勃地聊天。兩個異鄉人,倒也沒覺得有什麼孤單。更準確地說,應該是年輕的我,剛到紐西蘭才十多天,滿腦子還被興奮和好奇主宰著。根本未意識到,也未有足夠的思想準備,接下來將會面臨一段怎樣艱辛的留學與移民生涯。

第二個聖誕節來臨的時候,我已從理想跌回現實。和同期來的大多數中國留學生相比,我在餐館端盤子的生涯雖然不算長,記憶卻相當深刻。拿到PR後,我開始全力以赴對付學業。從小學讀書起,我就是那種高標準、嚴要求,卻又缺乏自信心的人,功課即便溫習一千遍,卻還是擔心自己不及格。加上選的課目又多,自己給自己的壓力頗大。那時我已搬到位於Parnell的一個大的Boarding House裡面,裡面有十二個房間,我佔據其中的一間。我的Flatmate、來自北京的珍珍,那時尚未拿到PR,每天她就會騎自行車去到Grafton區的一間面包店裡幹活,回來後,就在房間裡織毛衣賺錢。她每天一回來,讀書讀得頭昏腦脹又倍覺孤單的我,就會溜進她的房間。她總是一邊和我說著話,一邊織著毛衣,記憶中她的手從來就沒有停過。我尚記得織一件毛衣的手工費是30元錢,她就是靠著面包店的活和手上的毛衣活在紐西蘭養活自己的。我深深理解一個人尚未拿到PR的彷徨及面臨的殘酷的生存壓力。我雖然被學業壓得喘不過氣來,但相比珍珍,我覺得自己幸吆芏啵瑓s也脆弱很多。那一個平安夜的時候,我和珍珍兩人出去閒逛,各有自己的心事,也沒什麼目的地走著。不知不覺走到一所教堂前面,被裡面傳出來的陣陣悠揚平和的贊美詩,深深吸引住。但我們卻沒有勇氣走到裡面,感覺那個地方並不屬於我們,那怕祗讓漂浮的心暫時歇息一會。我們長時間在黑夜裡漫步,直至兩人都累了,才折回那個尖頂的古老的Boarding House。後來珍珍輾轉去了澳洲,我們再也沒有聯系上。

第三個聖誕節(1993)年來臨的時候,我已開始工作了,書卻還未讀完。Full time工作,Part time讀書的日子也不好過。那時尚未有今天這麼多的中文媒介,業余時間我就愛去錄相店裡租一些英文電影片回來看。平安夜的時候,我去到位於Glen Eden的一家Video Shop,那是一間比較老舊的錄像店,頗具懷舊的氣氛,裡面有很多經典的老片。在昏暗的燈光下,我在那裡挑選著錄像帶。我準備借四盤帶子,打發接下來的四個晚上。我在店裡磨磨蹭蹭半天,總是挑不齊四盤帶子。店裡祗剩我一個人,這時年輕的店員走過來輕輕提醒我說,今天是平安夜,店裡八點就要關門了。而他也準備收工後和他的mate去酒吧喝酒慶祝聖誕節去了。他的一席話突然就令我感懷起身世來:“我這是在做什麼呢?我又身在何處?”我突然想起我在國內的那些朋友和同事們,想必他們一定輕輕 地去參加Party吧。而我卻在這遙遠的南半球,在Auckland西區小鎮裡的錄相店裡挑選錄相。生活,又著實改變了多少啊!記憶中的那個聖誕節,就把自己溶化在那些電影情節裡面了。

而日子就這樣似流水一般淌過,那些感覺上灰頭土臉,彷惶無助,卻是年輕的歲月就這樣走過了。接下來我又度過了在紐西蘭的六七個聖誕節。當生活慢慢趨於平穩時,接下來的聖誕節是怎麼度過的反而變得模糊起來。直到今天,仍是覺得這個節日似乎屬於自己,又似乎不屬於自己,總是沒有kiwi們的歡天喜地。也許更多地,它祗意味著一個break,一個一年忙到頭可以喘息的日子。而翻過日歷,新的循環又開始了……

祗是我和朋友時不時地就會感嘆,時光都流逝到哪兒去了呢?而我在說這句話的時候,我知道一些時光又流逝掉了……






微信热门文章

分享此页到:

上一篇:投資與投機
下一篇: 移民政策有感


[文章搜索]

微信热门文章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7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