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徒步人生

Dowson Falls to Mt Taranaki Summit 2518m 再登塔山 (2019.03.24)

作者: 微懂    人气: 2060    日期: 2019/3/26

  藉著3月3日成功登上北島第一高峰2797米的Mt Ruapehu的余兴,酒兴和信心,三周后的3月24日又登上了第二高峰2518米的Mt Taranaki。

这是继三年前从北坡首次登顶后,由Dowson Falls经东坡转从南坡第二次登顶。第一次的艰难,在第二次重演加剧;第一次的兴奋,在第二次消退全无。

塔山简史

1350年之前,Rua Taranaki登上山顶,以自己的名字命名此山

1420年,Tahurangi登上山顶,点燃火把,宣誓Taranaki部落对山峰的拥有权

1770年,库克船长看到此山,命名为Mt Egmont

1881年,以山峰为圆心,六英里为半径的圆形地带劈为保护区

1900年,保护区成为Egmont国家公园

5:30分准时出发

希拉里爵士纪念碑

Hooker Shelter

向东望去,天上的启明星挑开晨曦的面纱

向西看去,刚消退的十五圆月高高挂在天上

再向东看去,远处的Mt Ruapehu渐渐显影

最美的时刻就是看着东方渐亮

最激动的时刻就是看着红日喷薄而出,佛光普照

红日不偏不倚地从汝山正中的凹凹升起


太阳跳出了汝山,大地一片光彩

鸟儿不停滴欢唱,塔山敞开了胸怀

比月圆,比日艳

你和月亮之间只隔着一座山

月儿总是骄傲地高高地挂在天上,从未像今天这样离我们这么近,几乎伸手可摘

月亮下,晨光中,斜坡上

这是谁?

回头看看

沿着红色的标杆直行去Syms Hut,白色的右拐去Summit

Syms Hut,Sams Hut

最艰难的登山之路正对着Syms Hut

白色标杆到这里就是最后几根,再往上就是自己走的路了。

这里的高度约为1900米,到火山口约2400米,长度只有约1100米。难度最大的就是这1公里。

所谓的难并不是坡陡,也不是日晒;而是上三步滑两步,没有坚硬的地面,难寻稳固的石头支撑起双腿,腿力消耗极大,第一次感受到膝盖的微疼。若走入一个深坑,就是扑腾几次插上翅膀也上不去,只得另辟蹊径。两根登山杖是双手唯一能借力的。

看看云海歇歇气

偶然有火箭从山那边发射升空

Fanthams Peak

在这样的步道上走,腿脚膝盖在一个点要折腾几次才能挪到上一个点,走到稳固的石头上都值得庆幸;滑倒摔跤是常态。

这段路走的让人泪奔,泄气,无奈,无语,没脾气,心里有好几次放弃的念头。看看走在前面的,看看后面继续往上的,咬牙坚持上到了山口才作罢。

云中寻汝山

终于到了火山口,不要直接从这里登顶,走到北坡口上去会容易很多

早早就登顶的大侠Jackie和Sam

塔山顶

山下起雾,尽早下山

此后相机收起,手机不用。

早上5:30出发,从海拔890米到顶峰2518米单程约7公里,耗时7.5小时,山上停留半小时,下山约4.5小时。

到达山顶时,立下豪言壮语:此生不再登塔山;回到山脚时,立下壮语豪言:要登只登艾格蒙。

晚上7点多,在New Plymouth歇脚时看到这美丽的日落。朝看日出,暮赏晚霞。


Dowson Falls Area

Dowson瀑布被毛利人称为Te Rere-o-Noke(诺克的瀑布),Noke为了逃避追捕者而躲藏在这一带。Thomas Dowson是一名邮局职员,他在1878年被调到附近Manaia后,大部分业余时间都在探索塔山相对不为人知的南坡。 1883年,他在Kapuni溪上发现了18米高的瀑布,后以他的名字命名。几年后,Dowson在旺格努伊河的一次划船事故中溺水身亡。

Info Centre

18米落差的Dowson瀑布

Dowson水电站

1935年水電站安裝建成,发电站的发电机是新西兰历史最悠久的发电机,也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发电机之一。目前仍然为这一带供电。

该发电机由纽约斯克内克塔迪的通用电气公司于1899-1901左右建造。虽然在1935年来到道森瀑布之前其工作生活的全部细节尚不清楚,但人们认为它可能已经在塔斯马尼亚,惠灵顿的军营中使用,并提供了惠灵顿缆车系统用電。



Konini Lodge

离Info不远的无尾静街,有8人房和3人房,超大厨房(电炉,开水器,微波炉,锅碗瓢盆),两个餐饮活动室,阳台,男女分开的热水淋浴和厕所。$25每人每晚。不过,所产生的垃圾必须全部带走。

各种介绍版

周六上午开车离开奥克兰,下午4点到达Lodge,在短小的Dowson Falls徒步后,便是晚餐的Happy Hour,五瓶红白葡萄酒,一瓶二锅头。

群英谱

一包一杖一老头,此生足亦;有几个志同道合,团结互助,携手徒步到老的驴友,此生幸运;在洁净的大自然面前,什么功名利禄,全是浮云!

北岛的第二高峰Mt taranaki 是很多徒步者must do activity, 陡峭险峻的火山岩路况以及变幻莫测的天气又让徒步者望而却步。在歩道中DOC有三次警示‼检查你的体能是否还可以向上前行,检查天气是否可以继续?3月24号我们10人小分队5.30出发6点到达停车场,完成这个异常艰难的徒步之旅。上行走一步退两步步步维艰,下行不知摔了多少个跟头。但最终我们全部登顶。今天看着一张张美轮美奂的照片,一切都是值得的。正如一个网友所写It was a test of our will power, endurance, stamina but once at the top its a sense of achievement and pride.

北岛的第二高峰Mt Taranaki,海拔2518米,以前只听说是许多徒步者的梦想。3月24号, 我们从南坡登顶,同行10人早上5点半出发,下午近6点返回停车场。完成了这次异常艰难的徒步之旅,这种兴奋,艰辛 ,疲惫..........无法用言语表达。


Ruby如是说:
最艰难的一次登顶——
塔山,Mt Taranaki Summit,我又来了!这次是南坡。
一年多前的那次北坡攀登,我说:“以前只听说过塔山登顶很难,也听说过有人半路放弃返回,到底难到什么程度,全然不知”; 经过那一次,知了,似乎没啥很大不了的[奋斗],对于我这个平时整天守电脑,完全不锻炼的人,虽然那次也不容易,但是总还用不到“艰难”这个词。
当下,集结了一群刚刚从北岛最高峰Mt Ruapehu顺利登顶归来的疯子们,蜂拥至了塔山东侧的山脚下,整个38个床位的Konini Lodge被这10个疯子包了,悠闲的Dawnson Falls溜达归来,剩余的节目只是吃&喝!10个人1瓶白酒+5瓶葡萄酒,直喝到载歌载舞😂。补充一句,第二天需要上闹钟起床的时候,我是不喝酒的,所以那些酒是他们9人喝的,悄悄地说,还有人意犹未尽![阴险]
我本是从来不知道失眠是什么滋味的,但那晚我几乎没睡着,本来上了4点半的闹钟,刚刚4点多点儿, 就感觉Lodge里已经人声鼎沸灯火通明了,起床吧,第一次把还没有到时间的闹钟关掉; 吃早餐,一包方便面一个卤鸡蛋一些火腿肉一杯咖啡,整理装备,出发!整5:30am. 此时海拔890米。
漆黑中开始爬台阶,无数,徒步的人最恨台阶,因为那不是你自己的pace, 总想着台阶赶快结束吧,殊不知,台阶是今天的路程里最容易的路段!正因为台阶还没有走到尽头,所以当东边视线的尽头微启红晕,然后依稀可见100多公里外云层之上的北岛最高峰汝山峰顶轮廓,再然后汝山两边的云际被镶嵌出金线,再然后,太阳,带着他的光芒,从汝山诸峰的正中间缓缓地钻出来,这一切,我们可以稳稳地站在台阶上,拿出相机或手机记录下来,所有的人,完全沉浸在这段日出的惊喜中,整个山野沐浴着一片金色……[色]
在我们对台阶絮絮叨叨的憎恨中,台阶结束了,接着是一段不太难走的碎石坡路(这段比北坡容易),不到9点,已经过了Syme Hut的转弯点,用时正常; 舒舒服服地通过了Rangitoto Flat, 听到有声音说道:“哼,都说南坡比北坡难,呵呵!”这里海拔1900米,离山顶的crater垂直高度约500米左右,脚下的路程还剩大约1100米,也就是说要在1.1公里内爬升500米—全部在松滑的碎石坡面上!“呵呵”得太早了啊![捂脸]
这1公里是怎么过来的?
大约到了海拔2100米左右的样子,我开始胸闷,头晕,困顿,想睡,胃也不舒服,不知道这是不是“高反”?🙃 我想起去年爬北坡时,小阚在最后那段岩石路上睡了一觉,我现在也想找地方睡一觉,但能让我驻足的岩石在哪里???不要说驻足,陡峭的碎石坡面,不进则退!头晕腿软到影响思维了,用登山杖撑着奋力往上,爬不到5步就要停下来喘气,有时气还不能喘大了,因为脚下在滑,你停的时候,可能会下滑几公分,坡上要能有一块大点的石头给你抓一抓那是多么奢侈的事情!大约到了海拔2300米的时候,在我前方约2米多的地方一块“巨石”,我本想脚下紧捣几步用手去抓住那块石头,但因为碎石太滑,我的手在“巨石”光秃的边缘滑落了,没有抓到,整个人趴在了斜坡上,随即身体立即开始向下滑(超重的好处都体现在这儿了![皱眉]),如果我不立即想办法刹车,可能分分钟就可以回到Rangitoto Flat,好在我的手臂还没有用到软,用手掐陷进碎石里,先让身体停止下滑,再想办法站起来,这样的一幕,应该是在北坡不至于发生的,北坡最陡的地方都是岩石,你最多是四肢并用地爬就是了。
现在可以“呵呵”了,在最后的艰难中,坚持到顶了,Summit,海拔2518米!
这次如果说半路想过放弃,那应该就是只想睡一觉,心里从来没允许过不登到顶,除了根本没地方睡以外,我要是真的睡了,醒来时,他们9个就从山顶下来了,所以是这神山也不让我放弃。这一天,从早晨那一餐以后,除了喝下1.7升水以外,一口东西也没吃,直到晚上八点在新普利茅斯欣赏了塔斯曼海日落之后,麦当劳的汉堡摆在我面前,都不觉得饿,爬山可以充饥😱
这是徒步以来最艰难的一次登顶,以后还会有么?谁也不知道哦!🙄

谢谢一行的徒友提供的部分照片和视频。



手机版




上一篇:North Piha Tracks(2019.03.09)
下一篇: Auckland Regional Park.18 - Te Rau Puriri(2019.04.13)

[文章搜索]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19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