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魔王时评

言论自由为什么不是绝对的

   作者: 魔王    人气:     日期:2018/9/8

(笔者寄语:知悉我的上篇议论太平洋岛国峰会风波的文章,被一些网友拍砖为“大国沙文主义”,我不禁感慨,当政治作家不比小说散文作家,不仅需要学习严谨的专业知识,还必须要有鲜明的立场和观点,“和稀泥”的政治作家不是好作家。然而立场和观点大家都不尽相同,所以政治论文出现拍砖是很常见的事情,这也是为什么我喜欢用笔名来躲板砖。但是我认为,假如这些拍砖的网友可以用逻辑和论据写出文章来对我批驳,或者发在论坛里让大家热烈讨论,真理不辩不明,这将更有利于在华人社会形成百家争鸣、理性讨论政治的气氛。)

 

96日,英国政府的《香港问题半年报告》批判香港没有“讨论独立”的言论自由。香港特区政府对此回应称,特区政府十分重视言论自由,而言论亦受到基本法保障,而国际人权公约或法庭案例,都清楚地指出“言论自由并非绝对”。在中国,受过良好教育的人都清楚“法律大于自由”,但可能并不是很多人了解为什么。本篇将要讨论的就是,为什么言论自由不是绝对的。

 

在西方的哲学里,人权一般被认为是“天赋”的,是“神”赐予的。这使得“言论自由”听起来是至高无上,甚至高于法律的存在。但这里有一个大问题:当现代科学越来越发达,理性主义和无神论越来越普及时,“言论自由”这个人权到底是谁给的?究竟是否存在?就成了未解之谜。无论是有神论者还是无神论者,遇到任何暂时无法解释的事情,不可随意将其归为“神给的”,这是一种偷懒和愚民,对人类文明发展无益。


1, 自由是什么?

 

自由其实就是拥有丰富的资源。对于原始人来说,他们没有选择漂亮衣服的自由,没有选择美味餐点的自由;对于中世纪的人来说,他们没有上网发帖和坐飞机周游世界的自由;甚至对于许多很穷的现代人来说,也没有这些自由,等同于一个被某个独裁者禁言禁足的人。人口稀少的富国,一间小学教室只有二十来人,老师可以清楚地了解每个学生的个性以针对性的教学,而人多而穷国家,一间教室得要六十多人,为了让教育更有效率,所有孩子必须秩序井然统一行动,以接受老师统一的方式教学。这也是为什么从中国来的小学生喜欢新西兰学校,就是因为感到了很大的自由。

 

除了财富资源外,还有社会资源。在小录像厅故意喊一声“有炸弹”,顶多被几名观众骂一顿,而在上千人的电影院喊一声“有炸弹”,就极有可能造成踩踏事故,那么在数百万人浏览的网络平台上造谣,是可以造成政治动荡的(脸书推特大规模删除反美账号正是因此)。可以看出听众越多,言论自由可能造成的风险就越大,每个人的自由就会少一些。不仅如此,在中国的网上喊一声“绿豆治百病”或“碘防辐射”,也会引起抢购绿豆或盐的混乱,可见“国民知识素养”也是一种社会资源,国民素养越高的国家,言论自由可能造成的风险更小,每个人的自由就会多一些。

 

社会越发达,资源越丰富,人口素质越高,人就越感到自由。资源是人类自己辛勤劳动创造的,自由当然也就不是神赐予的,而是人类自己争取的。也正因此,“自由”也并没有如人们想象的那样“神圣”,对“言论自由”顶礼膜拜,在我眼中就如原始人对打火机顶礼膜拜是一样的,我们需要它,但没必要神化它。

 

2, 自由和生命哪个更重要?

 

匈牙利诗人裴多菲的“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似乎已经为“自由”和“生命”排了名次,但其实他所说的“自由”指的是“全民族的自由和解放”而不是一己的自由。对于个人来说,很明显是生命最重要。美国经常自豪地炫耀“持枪自由”,而不管每年约3万人死于枪下的现实,似乎美国人认为“自由价更高”,但美国的刑罚并不是轻罪死刑、重罪监禁,可见美国人在量刑时对“自由”与“生命”的排序还是很诚实的。

 

奥克兰市长Phil Goff此前拒绝了一对极右翼夫妇使用市议会场地演讲的要求,从而被一些人控告为“反言论自由”,但我看到新西兰华人社会是普遍支持市长的决定的,这是因为这对极右翼夫妇宣扬的是白人至上,历史上白人至上主义往往会造成少数民族被歧视、奴役和屠杀,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华人是没有理由去支持他们这种 “言论自由”的。奥克兰市长的立场也受到了广大新西兰社会的支持,最终控告者自知无理而撤告。

   

 

分裂国家涉及的也是生命的问题。不仅仅是一个人的生命,而是千千万万国民的生命安全。在这个话题下,关注任何个人的言论自由都是自私、短视或别有目的。在美国民主基金会赞助下的“讨论独立”,不仅仅是几个人发帖拍砖的问题,更意味着挑起社会动荡、战争和死亡。一个次贷危机仅在美国就造成了5万亿美元蒸发、800万人失业和600万人无家可归,无数人因破产而自杀,可以想象一下国家分裂和内战会产生多少损失和尸体,并且中国如果发生动荡和战争,作为贸易伙伴的英国又会产生多少损失和失业。在这样庞大风险下,英国政府却只看到了几个青年的“讨论权”,可见很多英国人短视到根本看不到房间里的大象,只看到了角落里的龟毛。

 

《社会契约论》认为,每个人都需要放弃天然自由来获取契约自由,但人们在遵守契约的时候,依然会感到不爽,开始怀念因此失去的天然自由,误以为自己被“专制”了。比如在脸书上发表非法言论而被封杀的网友,就经常抱怨美国政府专制,非法占领中环的香港学生被捕,也会抱怨香港政府专制,但其实政府执行的法律就是契约。

 

国家设立法律的目的是维持社会秩序,保障人民的生命安全。生命比自由重要,所以保护生命的法律也比自由重要。虽然西方媒体对香港、台湾学生宣传“自由大于法律”的谬论,但西方自己行政时却诚实地遵守“法律大于自由”的普世价值。比如想要在新西兰示威游行,就要向警察局报备,否则就会被强制驱离,绝不会发生“占领立法院而警察不敢驱离”的奇葩事情,而在美国占领华尔街也会被照脸喷辣椒水,更不要提在肯特州立大学和平示威时被国民卫队开枪射杀的美国学生了。

“占领奥克兰”运动逮捕超过400





上一篇:这国怠慢中国,转头却被澳大利亚打脸
下一篇: 奥克兰房价未来会涨还是会跌?

[文章搜索]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18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