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性罪犯成教师 暴露体系漏洞

作者: 侯丽杰    人气: 1605    日期: 2012/3/3

本周二,教育部长启动了部长级调查,旨在发现一名儿童性犯罪者,如何四年多来能够避开教师协会、警察和惩教部门,在可能多达8所小学校从事教师工作。舆论在震惊之余认为,这一案件显示出存在于多个政府部门的系统故障。

性犯罪者混迹教师队伍

教育部长Hekia Parata周二透露,这名被定罪为儿童性犯罪的41岁的男子,自2004年以来从事教师工作。

该名男子的姓名目前尚未公开,他于2000年注册为教师,2004年因肌肤接触和猛击其14岁侄子的头部而被判入狱两年,2005年在被发出两个延长监管 令后获得假释,其中之一是禁止他出现在16岁以下儿童周围。但监管令未能执行,因为他消失了,直到2009年8月再次出现。

媒体调查还发现,该名男子在出狱后,通过改名契约只花费了127.70新元就更改了10多个别名。

据了解,他有77项刑事定罪——主要为不诚实和不服从。尽管如此,在被发现之前,他设法受聘于可能多达8所学校担任教师。

上周,所在学校在发现他使用了多重身份后,向警方报告,该名男子在南奥克兰被捕,现已被拘留,在奥克兰地区法院出庭时被控违反假释条件,警方说,他还面临欺诈指控。

多个系统遭质疑

在新西兰,教师通过新西兰教师协会(NZ Teachers Council)来注册,警方以协会提供的资料为基础来审查申请者。

负责新西兰教育体系的Lesley Longstone在面对国会议员的质问时表示,“一切都很好”。

“此刻,我没有理由相信对教师的审核存在系统问题,”她说。

而教育部长Hekia Parata说,很明显,在教师注册系统中有薄弱环节。

总理约翰·基也表示,父母有权把孩子送到一个安全的学校环境,该系统应确保不会发生问题,但这已经发生,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想要答案。

约翰·基说,该系统将被“撕开”,以找出该名男子是如何设法躲过警方审查,并以他的方式进入学校。

他说,一些政府机构没能发现他,这是一个令人极为关注的事。

“坦率地说,我们会将‘撕裂’该系统并发现出了什么错,为什么……我们知道他是一个非常狡猾的人,很明显,但我们不确定为什么系统未能发现他,这对我们恢复信心至关重要。”

家长批评教育部的做法

该名男子工作过的至少两所学校的家长们已被告知他的历史,家长们批评教育部在处理这个问题上的做法。

在其中一所小学就读的一名男孩的母亲说,她觉得有义务站出来说话,因为接触过这位老师的儿童一直没有得到关注。

家长们周一收到了一封信,信中说该老师被拘留,周二晚接到了来自儿童、青年和家庭机构的一份指南。

“这非常有帮助,但它们都晚了两天。家长们应该在收到该信后24小时内得到辅导和建议。

“我联系了教育部的有关部门,只是为了确认会有一些辅导员来,但听起来不像有任何的行动。”

她说,她还没有和她的儿子谈论过这位老师的过去,应该有更多的努力来支持家长, “我们的孩子都处在危险中,我们想要得到解决,我们认为这应该是最重要的……”

担心“最坏的情况”的家长们想知道如何和他们的孩子谈论他们可能与罪犯有过的接触,她说,脆弱的父母在知道这一消息后可能已经惊慌失措了一天。

惩教部为其管理辩护

继周二该新闻披露后,惩教部(Corrections Department)为其对儿童性犯罪者在管理上采取的延长监管令而辩护。

于2003年推出的延长监管令,使惩教部可以长达10年密切监督出狱后的儿童性犯罪者。根据法院的判决,目前有223人在此监管令下。

惩教部首席执行官Ray Smith周三告诉国会治安委员会,很难监控这个老师,因为他涉嫌使用多重身份。

“问题的重点将围绕这样的事实,即由于多重身份的缘故,人们不确定他们在和谁打交道。”

Ray Smith告诉委员会,他不能对此案发表进一步的评论,因为惩教部以其违反监管令而正在起诉该教师。

而缓刑监督官与被判监管令的罪犯打交道更多。

“有一个定期报告制度,包括家访及要求这类人来参加心理评估。

“他们无法就业,除非经由该部门批准,并且未经事先批准,他们无法与16岁以下的人来往。”

他说,虽然监管令经常遭违反,但多数性质较轻。

国会议员呼吁为性犯罪者登记

国会议员认为,学校应被给予性犯罪者名单,这样他们就不会雇用错误的教师,采取措施以阻止其再次发生是必不可少的。

Mana党党魁Hone Harawira说,每所学校都应给予被定罪者的姓名、照片和犯罪细节,使学校能够辨认出他们。

联合未来党领袖Peter Dunne支持Hone Harawira的观点,但表示,还有其他的问题也必须解决。

“这家伙有多重身份——一个问题是,在新西兰获得假身份有多么容易和需要为此做什么,”他对Radio New Zealand说。

教师协会建议提供DNA

阻止性犯罪者

小学教师工会对性罪犯教了这么久课而未被发现感到惊讶。

NZEI主席Ian Leckie说,处理面对孩子们并在学校工作的人的程序是强健的。

“这表明,犯罪分子会迷惑人,我们期待该调查将采取一些稳健的步骤,也许有些强有力的答案会从中产生出来。”

Leckie先生说,要么是程序已经失败,要么是欺骗手段成为这一过程的一部分。

他说,教师注册时需要警方的审查,以及任何刑事定罪的彻底检查。注册的教师须每三年更新他们的证书。如果他们受雇从事教学工作,他们需要一位专业领导的认可,如他们的校长说,他们的表现令人满意。

该协会还与教育部的薪金部门有数据共享。

自2005年以来,一直在新西兰教师协会工作的该协会负责人Peter Lind说, “据我所知,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情况。”

Lind博士说,前监察专员Mel Smith将与各机构沟通,并将报告哪些领域可能需要收紧。

他说,给予指纹或DNA样本,可能只有这样,才能确保被定罪的性罪犯不能简单地以一个虚假的名字而被批准为一名教师,“我们已经有9.8万教师,并且每年有2.8万人重新注册……这会花费很多。”

他说,这样的举动会引起争议,这是需要讨论的部分。Lind博士承认,教师协会依赖申请人来说实话。

他表示,教师协会自查了教师的名册,以防其他可能的情况,并很有信心,“我们不太可能看到另一起案件”。



手机版




上一篇:毛利与世界:文化纠结或利益冲突?
下一篇: 子,莫嫌母醜

[文章搜索]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19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