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地方政府改革将为地税套上“紧箍咒”

作者: 张又    人气: 1724    日期: 2012/2/28

上周总理约翰.基和地方政府部长Nick Smith分别表示,地方政府改革势在必行。媒体纷纷报道,今后地区议会(Regional Council)这一层面将会被取消,以降低系统开支,避免出现地方财政破产;同时国家党政府还可能对各级市议会地税涨幅作出限制,因为在过去10年内, 地税涨幅大大高于通胀率。

地方政府改革对普通老百姓生活影响较大,下面,我们就已有的信息,来分析一下这次地方政府改革的方向。

地方政府部长Nick Smith已经开始了改革前的宣导,包括安抚各级地方议会说,改革是要和大家合作一起做,而不是中央和地方相互抵触,同时,他也要求大家为“激进的”改革做好准备,包括废除地区议会,并鼓励更多的合并。

Nick Smith是大选后才代替Rodney Hide就任地方政府部长的,今年他将在内阁的支持下通过立法,大幅修改自2002年建立起的现行地方政府体系,通过将责权从地方政府身上部分剥离,使其责任更少、更清楚,开支也更少。

根据Smith的说法,地税现在成了CPI(消费者物价指数)中,单个项目中上涨最快的一项。在过去的10年中,新西兰人缴纳地税的年平均涨幅为7%,大 大高于平均通胀率。但在同一时段,地方政府的债务还是从18亿元猛增到70亿元,地方政府的薪酬支出涨幅,也高于私人企业和国家公务员系统。

总体来说,本届政府认为,2002年的地方政府改革为地方注入了一些不必要的责任分派,造成了官僚体系膨胀。在2002年之前,地税涨幅平均为3.9%一年,和CPI差别不大。

Nick Smith说,中央政府对此非常担心,认为部分地方政府可能会资不抵债,但又不能归结为地方政府决策不力——因为2002年的改革赋予了地方政府更多新责 任,例如要求他们在“社会、环境、文化和经济方面”都要取得成就,“结果发生了一些难以置信的事情,例如奥克兰市议会的10年规划中,还表示要提高学校的 NCEA通过率——出发点是好的,但这是教育部的工作,地方政府没有必要重复投资于这一点。”

我们选择几个地方政府的财政数据加以说明:

Hamilton市议会:Hamilton市在V8 Supercars活动上花费了4000万,结果招致新西兰审计署调查,2011年的报告显示市议会前CEO Michael Redman有几百万元支出是没有其他市议员和官员知晓的,许多政策、决定均未经过公众会议,在前地方政府部长Rodney Hide的压力下,Hamilton已将10年债务预期从10亿元调低到4.2亿元,年地税涨幅被限制在不超过3.8%;

Invercargill市议会:在决定今年地税涨幅为7.19%后,当地一位退休人士组织了千人签名请愿,对于市议会增加地税以投入新项目表示反对;

Kaipapa区议会:净负债8100万元,相当于当地人均负债4395元,主要是因为修建新的污水处理设施所致,2011年一份报告认为其债务水平对未来存在风险,因为任何新的建设都将极大依赖贷款;

奥克兰市议会:整合了8个区后的大奥克兰地税的决定最具挑战性,区和区之间的地税涨幅不一,部分“好区”因计算方法更改地税增幅在10%以上,部分商户超过18%;另外,奥克兰面临交通建设的巨大投资缺口,Len Brown已经提出了13条筹资方法目前在讨论阶段;

……

中央政府担心,一旦地方政府资不抵债,中央政府也不一定有能力解决问题。Nick Smith说,“就像在希腊的情况,我们并不知道地方政府破产会带来什么。”

因此,中央政府希望在目前经济环境下采取保守的策略,让地方财政致力于当地最基本的服务,例如收垃圾、维护步道、图书馆、公厕以及排污等。

Nick Smith说,“而现在我们有的地方议会还经营农场,像Manawatu District Council,投资了一千万在奶场上,New Plymouth议会也投资于农场,这并不是地方议会应有的职责。”

Nick Smith的担心不无道理,因为新西兰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的特点是不同的——中央政府是资产少、流动性收入高,而地方政府正好相反——有人说,新西兰各级 地方政府的资产总价值1000亿元,负债80亿元算什么?但是问题是,地方政府的资产变现能力很差,因为你不能销售图书馆、人行道、保留地以及排污设施, 所以,在千亿资产中,只有8%是可流动的资产。

地方政府部长Nick Smith已经表示,今年就要立法对地方政府的债务限度做出规定。地方政府制定地税标准的惯例不会变,但中央政府同时会施加压力,让地方政府明白,他们有义务尽力压缩开支,而不是只要有新增开销,就提高地税。

因此,新的立法中,预期会有“奖惩措施”(所谓的胡萝卜加大棒),约束地税上涨幅度的地方议会,会得到鼓励,相反则有惩罚性政策。

地方政府改革中的另一个重头戏就是合并——中央政府将“鼓励”但不是“逼迫”更多的地方政府进行合并。“我们不准备像80年代那样,由中央政府操盘地方政 府的合并,我们也不是认定,大的一定就是好的,但是奥克兰合并后更有效率的地方议会,会给其他的地方当局以压力。”Nick Smith说。

Regional Council地区议会层面今后将被取消,“我们并不需要这一多余的层面。”例如在Far North区,当地政府为了修建Ruakaka污水处理项目,支付了100万元给Regional Council以获得资源许可(resouce consent),Far North区市长Wayne Brown就认为,这笔钱完全是浪费,“本来应该用在污水管道上的。”

此外,Nick Smith还暗示,中央政府还可能建立一个监督地方政府薪酬发放的部门,以监督地方政府中掌管项目和财务大权的各级CEO薪酬水平,而地方议会中普通工作人员的薪酬,则仍由当地主管各自安排。



手机版




上一篇:讓“法理情”替代“情理法”
下一篇: 限制性驾照考试本周开始收紧

[文章搜索]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19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