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捅毛利马蜂窝 Paul Holmes惹来笔战

作者: 张又    人气: 1846    日期: 2012/2/17

上 周六,本地著名主持人、时事评论员Paul Holmes在NZ Herald上发表了一篇评论文章并引起较大反响,网站跟帖达到数百条,且伴随过激言论,其后跟帖评论功能不得不关闭。2月15日周三, Mana党党魁Hone Harawira也在该报发表评论,与Paul Holmes针锋相对。那么Paul Holmes到底在文章中说了什么呢?

在这篇题为《怀唐伊日完全是一种浪费》的文章中,Paul Holmes嘲笑毛利人利用《怀唐伊条约》捞好处,呼吁新西兰取消每年都要吵闹一番的怀唐伊日,并将国庆日换为Anzac Day。

他说,“和以前一样,今年的怀唐伊日又是在憎恨、无礼、暴力的气氛中,由一群生存在救济金造就的完美世界中的充满仇恨的怪人,攻击一个很明显是民选出来的 总理而告终。这使他们可以欣欣然地继续认为,新西兰是世界的中心,没有人一定要有一个工作,他们只要有Treaty(《怀唐伊条约》)就行了。”

Paul Holmes说,“我受够了怀唐伊日,它令人厌恶,是个毫无血色的节日,当我在这一天早晨醒来时,就知道到了晚上,新闻会照例播出各种荒谬的毛利的可怕的 事情,吐唾沫、装样子、自以为是以及那些神经过敏的毛利政客,当然每年还会有一些新的、我们想不到的奇怪花样。

“每一次,我们都不得不去回顾怀唐伊条约中那些没有被定义好的原则,很明显,接下来就是冗长的磋商,到最后,我们会支付几百万给那些毛利贵族,只有上帝知道他们会把钱用到什么地方。

“怀唐伊日就是扯淡的一天,谎言的一天,疯狂的自我否定的一天,在这一天里,什么都会被拿出来说,除了事实本身。

“不去看那些儿童调查数据,不去看那些全国学校的逃课数据,不去看那些毛利人教育他们孩子时那种毫无希望的失败,不去阻止他们打自己的小孩。都没有,全是白人(Pakeha)的错,全是对白人社会的憎恨。相信我,这就是怀唐伊日的真实一面。”

Paul Holmes说,约翰.基就不应该再去(参加仪式)。“该结束了,忘了它,因为太阴暗、太污秽,就像是新西兰的另一个万圣节(鬼节)。我们的国庆日应是 Anzac Day,Anzac Day是光荣的一天,Anzac Day才代表拼搏、勇气和牺牲。Anzac Day纪念的是新西兰人拥抱自由的努力,我们会为那些曾经为此付出生命的人而哭泣。所以,我不会带着我的三个在Gallipoli战死的叔祖父去怀唐伊 日,让他们误会现在怀唐伊日是我们的国庆日,也不会带我曾在沙漠兄弟连战斗的父亲去,因为怀唐伊日除了污秽什么也没有。” Paul Holmes说,“现在,如果毛利人希望要自己的怀唐伊日,那么就让他们自己过怀唐伊日。让他们自己说那些愚蠢的话给自己听,看他们自己还能想出什么其他 的办法,来欺骗那些‘贪婪的’白人,再弄个几百万……”

这篇措辞强烈的评论发表后,在网站上很快就有数百评论,在Twitter上也成为热议题目。

而Paul Holmes他本人,并不是第一次在种族问题上捅马蜂窝,几年前他曾经在一个公开节目中评论当时的联合国秘书长安南是一个“cheeky darkie(厚脸皮的黑鬼)”,而为他招致了不少麻烦。

这次从跟帖情况看,他获得了不少人的支持。网络上典型的跟贴评论,例如有人说,“我家里的一些亲友今年去怀唐伊,结果是一段非常可怕的经历。愤怒、不平的毛利人用拼贴起来的、半真半假的故事教育他们的下一代,下一代长大以后会更加愚昧、阴沉和好战。”

另外,也有坚决反对Paul Holmes对怀唐伊日和毛利人观点的,其中包括几封正式的投诉信已经递交给相关部门。一位反对者称,原先他并不关心Paul Holmes这个人,读了文章以后,现在即便Paul Holmes被扔到公车底下他也不会在意了。

Hone Harawira代表毛利族群做出的回应

2月15日周三,Mana党党魁Hone Harawira做出回应,他也发表了一片评论文章,题目是《Paul Holmes,毛利人有足够的东西需要抗议》。

文章说,“Paul Holmes周六发表了一篇肮脏的评论,他应该知道这篇文章伤害了很多人,这是低劣和卑鄙的,是刻意的冒犯。也许他会说,他这样写是为了激发讨论,但也改变不了其肮脏和低劣的本质。

“他在文章中认为,毛利人没有权利在怀唐伊日抗议,我们应该开心、开心、再开心地过一天。就像在60年代的时候,毛利人不是很开心吗?还记得吗,那时你们 可以玩着吉他,唱着美妙的歌曲,开着卡车和推土机,笑着过完一天。那时候,没有人谈论《怀唐伊条约》,没有人抗议这个东西,那么为什么现在你们做不到了 呢?

“这 个世界从那以后变了很多,但是有一样东西没有变,你知道吗Holmes先生,在1840年签订《怀唐伊条约》之前,就已经有了抗议。为什么抗议会持续不 断?因为根本上来说,我们许多的先祖,他们不相信政府和那些政府的密友。这就是为什么。许多的先辈认为白人只是想偷走他们的土地。许多的先辈认为,《怀唐 伊条约》也阻止不了白人商人把那些烂肠子的酒精带到毛利社区;也阻止不了那些肮脏而散发恶臭的白人捕鲸船、水手、小偷和强盗;也阻止不了欧洲人对毛利孩子 呼来喝去。”

Hone Harawira说,“Holmes先生,如果你回望1840年,你会看到当时毛利人拥有整个Aotearoa,而虽然生活不是到处玫瑰,但我们那时拥有 充满生气的社区,在这个国家星罗棋布,直到你们带来了枪炮、圣经还有瘟疫,我们才遭遇到了以前从来没有的毁灭。所以也许你会明白,Holmes先生,在 172年之前,毛利人并不是欢快地和一个帝国签署这份条约。就是这个帝国,当时在全世界到处签下了不平等条约。

“这些年的历史证明我们的祖先是对的,他们有足够理由要保护他们的土地、森林、河流和资源,为他们的后代提供一个可靠的未来。但是事情按照他们的方式并没 有得到解决,所以我们才有了怀唐伊调解的程序,尽管双方都不满意。但是Holmes先生,你知不知道部落iwi不得不接受条约的安排,即便他们不能要求回 来那些被偷走的土地?你能不能解释为什么政府愿意出资17亿元去赎买南岛的一个白人的金融公司(指南坎特伯雷金融公司),而不愿意出14亿元,作为获取毛 利人上百亿元土地和资源的代价?如果你把这些都加起来,Holmes先生你找不到什么理由让毛利人笑,让他们鼓掌。”

Hone Harawira说,“怀唐伊日就是我们的国庆,它在全国各地被以各种形式庆祝着,就是在怀唐伊,一群人选择签署了一个文件,这就是这个国家的基础,我们每年都要回到怀唐伊回顾我们的所作所为。”他最后说,“希望明年的时候在那里看到你,Holmes先生。”

 

两级反应折射社会现实

新西兰经常因为种族政治问题引起全国讨论,而这次Paul Holmes的文章和反响也证明了这一点。

Paul Holmes的文章引起的两级反应,也在意料之内,不过Paul Holmes文章的某些内容,还引起了更多的反感,尤其是他说到“那些毛利人教育他们孩子时那种毫无希望的失败”的时候。

Maori政治专家Morgan Godfery认为,这篇专栏是“恶劣的”,里面包含了“不可否认的种族主义”。

而另一篇博客文章讽刺说,Paul Holmes不会是想和毛利人分享育儿经验吧?考虑到Paul Holmes的女儿Millie Elder Holmes曾因藏毒惹了麻烦,他似乎没有资格。

但Paul Holmes也有引起广泛共鸣的地方,就是许多新西兰人对每年怀唐伊日的争吵和喧嚣,都感到厌倦了。

每年这个时候的电视,都是内容相同的愤怒和抗议,不光是毛利对着白人大吼大叫,也有毛利对着毛利大吼大叫,而那些代表这个国家的政治家们,到这一天也都故意做出低声下气的样子,或者对言语侮辱装作看不见、听不见。

对于大部分新西兰人来说,怀唐伊条约既不是他们亲手签署的,也不是他们父母签署的文件,但却是一个着实影响现实社会的条约。虽然从学术上讲,不管是白人还 是毛利人,都可以无限解读这份条约,但不能否认其来源的历史环境,即英国殖民主义和毛利主权主义的冲突,其特定的国际环境背景,和现今的世界环境已经有了 很大不同。

当一些人希望历史归为历史,所有的争端一次性得到解决,新西兰需要走向世界的时候,另一些人却希望怀唐伊的争端永远也不要解决,因为它是既得利益的保护伞。

结果,国庆日原本是庆祝国家诞生或解放或新生,是一个令人高兴的日子,而在世界上,可能也找不到第二个国家,国庆日的标志是吵闹、愤怒和相互攻击。

明年,这些将还会重演。



手机版




上一篇:中国驻基督城总领事访问达尼丁
下一篇: 我跟美國可沒仇

[文章搜索]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19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