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最低工资上涨 无人喝彩

作者: 侯丽杰    人气: 1883    日期: 2012/2/12

劳工部本周三宣布,从4月1日起,政府将最低工资标准从现在的每小时13新元提高至13.50新元,增幅50c。消息一经公布,立即招致社会各界的痛批。

最低时薪增加50c

劳工部部长Kate Wilkinson周三宣布,政府将最低工资标准从现在的每小时13新元提高至13.50新元。

培训和新就业者的最低工资将从10.40新元增加到10.80新元(或成年人最低工资标准的80%)。

Kate Wilkinson说,领取最低工资的全职就业者,每周将额外赚得20新元或每年1000新元以上。

“这次工资的上涨,在保障低薪工作者和确保在艰难的经济时期工作不会流失之间取得了适当的平衡。

“政府现在正专注于发展经济、创造就业机会和促进所有新西兰人的收入增长。”

新的最低工资比率将从2012年4月1日起生效。

各政党:不会缩小不平等

工党、新西兰优先党和毛利党等猛烈抨击政府将最低时薪标准提高50c的计划,表示这不会缩小日益加剧的不平等。

工党领袖David Shearer说,这是“微不足道的”。工党在大选时提出将最低工资标准提高至每小时15新元。

“(它)对正在努力工作但根本无法赚取足够收入以支持他们家庭的新西兰人将完全没有帮助。”

工党劳工问题发言人Darien Fenton说,工资的上涨代表着一个“失去的机会”,并未能解决收入不平等问题。

“如果你看一下统计数据,过去两年,家庭收入扣除物价因素已下跌了4.7%,” Darien Fenton说。

“在2011年,普通家庭与他们在2010年的支出相比,仅在租金上就花费增加了7.4%。而现在53%的Kiwi家庭说,他们‘勉强能’或‘无法’满足其基本需求。”

Darien Fenton说,政府声称,提高工资将导致更多的人失去工作,是“转移注意力的话题”。

“财政部曾多次指出,没有证据表明,更高的最低工资标准会导致失业。”

新西兰优先党党魁Winston Peters把最低时薪50c的增加形容为“杯水车薪”。

“这就是给予其富有的伙伴们庞大的税收减免的政府,”他说。

“记住,Westpac银行的老板一个星期的减税超过了5000新元,而工人们不得不为每样东西支付更高的GST来为这些减税买单。”

Winston Peters说,国家党和它的联盟伙伴——尤其是毛利党 ——“应该感到惭愧”。

“现实的情况是,富人和穷人之间的差距一直在拉大,毛利党就像国家党一样有罪。”他说。

毛利党联合领导人Tariana Turia和Pita Sharples谴责本次工资的上升,表示他们支持每小时16新元的最低工资标准。

“这种微量的调整,从13新元到13.50新元,没有反映我们消除贫困所需要的政治勇气和战略眼光,”Pita Sharples说。

“我们对国家党解决收入不平等和减少贫困的最初尝试感到非常失望,这个政府未能实现目标。”

绿党联合党魁Russell Norman说,50c的上涨是不够的,并让低收入的新西兰人处在一个“可怕的地位”。

他说,没有证据证明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将损失工作,“新西兰和国际上都有很多相关的研究。”

绿党支持将最低工资标准提高至15新元。

Russell Norman说,政府显然有兴趣为那些高收入的人工作。

行动党国会领袖John Banks说,国家党决定在青少年失业人数达到23%的时候增加培训和新就业者的最低工资,无助于解决青少年失业问题。

工会:政府错过了机会

工会委员会秘书长Peter Conway说,虽然我们欢迎增加工资,但它远远少于具有广泛公众支持的15新元的最低时薪,仅仅将最低工资提高50c,将不会显著地解决日益醒目的贫困和不平等。

Peter Conway说:“这最小限度地提高最低工资,将不利于那些受消费税增加重创和因为高收入者减税而没得到充分补偿的低收入家庭。政府已经错过了一个机会,以帮助重新平衡这一方程式,把更多的钱放入低收入家庭的口袋里。”

酒店餐饮业:“极度失望”

酒店餐饮业从业人员无论雇主还是雇员都在批评50c的最低工资标准的增加。

工人们说,本次加薪极其令人失望,加深贫困;而业主则说,任何增加的成本只会伤害消费者。

服务和食品工作者联盟(Service and Food Workers Union)的John Ryall说,本行业和其他低薪行业的工人们“极度失望”。

但Hospitality New Zealand总裁Adam Cunningham说,为加薪支付费用的将是消费者。

“强加于一个行业的任何种类的成本增加,会导致消费者支付该账单,这是因为在这个市场上没有肥肉。”Adam Cunningham说。

John Ryall说,最低工资需要更接近澳大利亚酒店餐饮业支付给工人的19至20新元。

Adam Cunningham不同意此说法,并表示与澳大利亚比较是不现实的。

他说,如果新西兰要支付相同的工资比率,消费者会看到他们喝咖啡的价格将上升25%至35%。

他说,酒店餐饮业85%由小业主构成,他们自己仅仅挣最低工资。

“如果我们全面地谈论这个问题,我们必须考虑成功的行业,这样我们能够照顾我们在这个行业工作的人们,不只是雇员,也包括雇主。”

PSA:赶上澳大利亚更难

公共服务协会(PSA)表示,在新西兰社区部门的工作人员继续为体面的工资而奋斗时,澳大利亚的同行的工资刚刚涨了19%至41%。

澳大利亚公平工作委员会这一历史性的决定,将在未来8年将推动就业者的工资提高40%至65%。

公共服务协会全国秘书长Richard Wagstaff 说,“新西兰已没有希望赶上澳大利亚,除非政府在薪酬公平上采取行动。

“不采取行动,政府已无法阻止人们继续前往澳大利亚寻找收入更好的工作的情况。 在这项工作的薪酬多出84%至134%时,跨越塔斯曼海峡现在更具吸引力了。

他说,“新西兰政府也需要做出同样的使薪酬公平的历史性决定。否则,全国最好的资源 ——劳动力 ——将继续向海外寻求更好的机会。”

政府:为“取得平衡”

面对来自各界的怒火,政府为其政策辩护。劳工部部长Kate Wilkinson说,劳工部的分析表明,将最低工资标准提高至每小时15新元,可能造成高达6000个职位的损失。

总理约翰·基表示,政府正试图在“确保人们能够养活自己的孩子和照顾他们的家庭及自己,也确保他们保住自己的工作” 之间“取得平衡”。

这次工资的增长“略高于”通货膨胀率。

“我们正走在人们谈论的神奇的15新元的道路上,但我们不能一步迈到那里。” 约翰·基说。

约翰·基说,拿最低工资的家庭——这相当于每周540新元,有资格获得国家的帮助。任何挣最低工资并有家庭的人,将通过Working for Families而有增加的收入。

他说,大约有6.4万人,以年轻人为主,有资格获得国家援助。



手机版




上一篇:台灣,好好用籌碼
下一篇: 奥克兰码头又要罢工七天

[文章搜索]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19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