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54. 情人节(移民生活系列)

作者: 杨林沙宕    人气:     日期: 2004/12/3

 二月十四日,芙从信箱里又取到了一个大大的信封,里面有一张精致的卡片,还有一双精巧的耳环。

这是她连续第三年在情人节收到礼物。

和过去一样,没有署名,贺词是用电脑打的。落款写着:一个爱你的人。她又把礼物和贺卡递给丈夫柳,让他和自己一起分析,这到底是谁送的。柳的眉头紧皱着,一副困惑的样子,端详半天,说:“猜不出来,别猜了,人家没留名,就是不想让你知道他是谁。都猜了三年了,还猜不出是谁,你也真够可以的,那人白疼你了。不过,连续三年有人在情人节送你礼物,看来你真的可爱。”

“到底是谁呢?”带着这个问题,芙度过了开心的一天。

看见妻子这样高兴,柳心里涌起一阵安慰。

几年前,带着妻子、女儿移民国外,选择了一种全新、陌生的生活。

在启程去机场的路上,送行的朋友问柳:为什么要放弃那已经什么都不缺的日子去流落?他找不到答案。确实没有原因没有理由。或许因为那从未去过的西方太神秘,也或许由于那是唯一的一次出国机会放弃了太可惜;或许什么都不为,只为冥冥中有一种力量、有一个声音在召唤。

虽然做足了思想准备,可仍旧失落。出国后,每一步走出的路和要走的路都十分艰难。那碧蓝的天虽然辽阔可却那么高不可及、那么遥远;那翠绿的地纵然宽广但是那么不可捉摸、那么迷离。

不再是工程师,也不再是政府机关的公务员;没有了轰鸣的微机房,也没有了宽阔的办公室;没有需要攻关的科研项目,也没有需要批阅的报表文件;柳只剩下赤赤一双空手。从国内带来的一点钱还是跟朋友、亲戚们借的。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找不到工作,眼看着银行的存款一天天地少去,光是房租就每周几百元。柳和芙感觉到了压力,相互的鼓励和安慰终究不能变成银行帐号里的数目,他们无言地加紧、加快了找工作的步子。

终于,芙在万寿宫酒楼找到了一份洗碗工的活。虽然不是全日工,每周只能工作四天,可毕竟好多了。第一个周末发薪水的时候,芙蓉领到了180元钱,换算成人民币,差不多合1000元,这可是她在国内时两个月的工资。第一次在异国看到自己的劳动得到报酬,她兴奋得不得了,连夜打了个国际长途电话回国给父母描绘出一幅绚丽的画卷。

那时候,他们的生活里没有节日、没有假期。每一天只有同样的白天和黑夜,没有不同的日落日出。公众假日、周末是很好的打工时间,那些日子客人多、生意忙,饭店需要更多人手。平时他们也寻找一切可能的机会找工赚钱。任何节日似乎都与他们无缘,生日往往是一天过后才想起,也就不庆祝了。最奢侈的一次消费是女儿过生日,他们狠心花了九块钱给她买了一个芭比娃娃,女儿高兴得天天搂着这芭比娃娃睡觉,天天忙着给娃娃换衣服、说话。一有朋友来访,她一定会抱出娃娃,告诉客人说,这是爸爸妈妈给她买的。

两张单人床摆在一个房间,就是柳一家三口人夜间歇息的地方。夫妻俩睡一张单人床,女儿睡另一张。

柳学会了开车,他去了北岛南端的一个小镇的果园摘KIWI果花,芙继续在餐馆打工。

一年后,他们还清了出国时借的钱。

一天夜里,柳突然发现自己手心里握着的妻的手十分粗糙。他把妻的手牵到灯下,这才端详到,芙两只手的手心、手指都长满了硬茧,几乎每一个手指头都布满了皲口。那是洗碗时长时间泡在有腐蚀性的洗涤剂里造成的。这曾经是一双会计师的手啊!这双手曾经那么细嫩,如今却 柳不禁心头一酸,眼泪夺眶而出。如果说他从未为自己的选择后悔过,那么这会儿他突然觉得心头象刀割般疼痛,痛得撕心裂肺。难道背井离乡出国,追求的就是这样的一种生活吗?

芙也流泪了,她抚摸着丈夫伤心得颤抖的背脊,安慰道:这不就是暂时的吗?过了这一段,就会好的。

那一夜,他们相依偎着,似曾从未那么缱绻过

柳在MIT读了一个农业证书,在一家温室农场找到了一份工作。芙也跟着在农场当临工,做的仍然是粗重的活。

没有能够给妻一份安逸的生活,成了柳心上挥不去的疚痛。

时光荏苒,转眼到了第三个年头。柳与朋友合作,开始经营一家相片冲晒店。日子稍微过得松心了些,他让芙去念全日制语言课程。

不到半年,芙的手又恢复了往日的温软。

有一天,柳去超市为店里进货,突然发现,整个购物中心洋溢着与平常不一样的喜庆气氛。礼品店、首饰店、超级市场到处都张贴着五彩的招贴、饰带。柳是这时才认识的Valentine这个单词。原来再过几天,就是西方盛行的情人节了。他心里不禁砰然一动:利用这个温馨的日子,给芙送一个神秘礼物!

到了二月十四日那天,柳起了个大早,把自己给妻子买的钱包与贺卡放进一个大信封,信封上贴上用电脑打印的名字和地址字条,还象模象样地贴上邮票,封好,然后放进信箱。下午芙放学了,与往常一样,她走向信箱去取邮件。看到了那个大信封,见上面写着自己的名字,当时就打开来看。她抽出卡片,钱包从里面掉了出来。尽管卡片上的英文她并不全都认识,但她却清楚地读到了LOVE这个词。从屋里偷偷望出去的柳看见妻迷惑的表情,差点笑出声来。

芙满脸写着复杂的表情,走进大门。她忐忑地对柳说:“有人给我寄来一样东西,好奇怪,又没有署名,我不知道是谁送来的。你看看,好吗?”

“有人暗恋你呢,傻瓜。”柳装模做样地看了看卡片,做出吃醋的样子,“你瞧,肯定是你平时不注意,让人家误会了,这不,向你表示爱慕来了。”

“我没有,从来没有。要真有事,我还会拿给你看吗?这人真是,这样做不是害我嘛!”

“我跟你开玩笑呢。情人节有人送你礼物,说明你可爱。象我这样,没人待见,谁给我礼物呀?这是西方文化,谁都有权利在这个日子里给自己喜欢的人送礼物。这只是单方面的表示,并不意味着收到礼物的人也一定对对方有意。”

芙把礼物和卡片放在桌前,不时转过头去看一眼。她的心里在翻腾着记忆里的人和事。是阿辉吗?那是她在酒楼打工的时认识的工友,但他们很少说话。啊辉人很善良,谁有事他都愿意帮忙。芙晚上下班都是骑自行车回家,好多次,她都感觉得到,阿辉骑着自行车在后面远远地跟着,直到看到芙骑进了自家的车道,他才折身回去。终于有一天,芙找到机会问他为什么每晚都跟着自己,他说,女工友中,就你一个人骑车回家,那么远,总有点不放心,反正也顺道,就顺便带个眼神。后来买了汽车,芙就不用再骑车,阿辉也就不再护送了。是他吗?不象,几年没联系了,家也搬了好几回。他不可能知道芙住在哪儿。是以前的房客小键吗?但小键跟他妻子的关系特别好,俩人整天同进同出,跟一个人似的,也不象。那么难道是曾寄宿家里的老挝朋友孥易吗?他倒是单身一人。可是他性格爽朗,要真有那层念头,一定会当面说出来而不会采用送礼物的方式。

那到底是谁呢?芙一直找不到答案。

女儿非常细心。她从父亲看着母亲的眼睛里猜出了答案。节日过后的几天,芙不在家,她对爸爸说:我知道那是你送给妈妈的。柳感到很诧异:这小不点儿怎么知道的?他问女儿为什么那么说。女儿说:“那天晚上我看见你在电脑上打信封上这几个字。”

柳把女儿搂在怀里:孩子长大了!他求孩子别告诉妈妈,女儿郑重地点点头:我一定不告诉妈妈,要不就没意思了,是吗爸爸?

第二年、第三年的情人节,每次当芙从信箱里拿到那神秘的礼物时,父女俩都要在芙面前表现出一种诧异。其实买什么礼物都是这父女俩商量着做的,有时意见有分歧还会争论一番。

那一天,芙又收到了情人节礼物,她对柳说:你看,那不知道是谁的人都给我礼物,你可从来没有对我有过表示。柳仿佛这才“如梦初醒”:哦,对不起,我错了,以为老夫老妻没这必要。我这就买去。老婆,你想要什么?

从此,柳每年都要给芙买两份礼物,一份暗的,一份明的。

今年情人节,芙没有收到那份神秘礼物。为了做得象真的,不致露馅,柳没有买那份暗的礼物。“因为我们刚搬家,那人不知道地址了。”柳对妻子说。

芙每年都要费心思猜这个谜,这个谜让她的生活保有了鲜活的彩色。为了这份鲜活,柳和女儿决定把这秘密永久地保守下去。

                                撰于2004年2月18日



手机版




上一篇:53. 望乡(移民生活系列)
下一篇: 55. 蕉(移民生活系列)

[文章搜索]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19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