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华文文化沙龙

真與假

作者: 東方客    人气: 1758    日期: 2009/8/7

   人們有句口頭禪叫做“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群眾語言有不少哲理性。筆者近日在讀報和收郵件二件見聞中對真與假這二個相對的字深有體會。

    730在《華頁》報上讀到一篇題為《胡耀邦反腐下令搜查高官居所》的文章,不禁回憶起25年前的一段往事。因為是真事,所以時間再長也難忘卻。

    1984年筆者在某執法杌關經辦一起涉及4個省5個市和黨政軍及幾十家企業的經濟違法大案時因受到層層阻力,隨6位領導幹部赴北京上訪中央領導機關和相關領導人。由於該案背景硬而複雜,一些領導機關的領導人同情辦案人員的困難處境,但表示愛莫能助,因為個別領導幹部表面支持,背後阻撓(兩面派的假可以亂真!)。當時某中央機關一位司長含著深情對筆者說:“我們早就知道你辦幾起大案的能力了,可是這起全國性大案你要失敗了,收場吧,你太年輕了。”

    “我快50歲了…”

    “我知道,你從18歲起就辦案了,我說你年輕,既不是說你沒有辦案經驗,也不是指你年齡,而是指你政治上還不老練,甚至說還不成熟。”

    當時我想,我在政治舞臺上打摸滾爬幾十年,正反二方面的經驗教訓還少嗎?但我不敢,也不想頂撞這位領導的善意。聽了他的話我頭腦一片茫然。

    “你們這次上京告狀太輕率了,你知道嗎,昨天半夜裏你的上級領導打電話到我的上級領導家裏,說不能支持你們告狀,否則會影響涉案地改革開放搞活經濟的積極性和搞壞你們兩地關係。”

    “可是你所說的我那位上級領導在我上京臨行時還拍著我的肩膀說他會全力支持我們,等我凱旋歸來。”

    “這就是我說你還年輕的意思,希望你能理介和諒介我的直率。”

    真與假,假與真到處可見,只要頭腦清醒,不難分得清。

    當天晚上回到招待所幾位分頭出訪的人員一碰頭都認為我們的‘戲’巳到閉幕時刻,所有的臺詞都巳用盡,該收場謝幕了,於是立即訂了回家機票。當夜心力交瘁的我猝然發395高燒病倒,我對誰也沒有說,默默地抽著煙,望著連日奔走疲倦睡下的盛君,回想經辦這個案件艱辛地走過來的二年中的日日夜夜……,我無法入眠,我欲哭無淚,我不甘心這樣無法忍受的失敗!面對山重水盡,上天無路,入地無門,我決定‘通天’!於是疾筆上書國家最高領導人胡耀邦和鄧小平,報告案情、揭露內幕,呼叫不平。信剛寫完,睡夢中的盛君被我劇烈咳嗽驚醒,一見我可怕的臉色和桌上的信不禁大吼。

    “你瘋了,是不是不要命了?在此時、此刻、此地寫這樣的信還有用嗎?你考慮過信寄出後的後果嗎?你當年因為向領導提意見而被趕出隊伍,吃了二十幾年苦頭,搞得妻離子散,現在你竟敢狀告有大權大勢的副省長,人家會放過你嗎?你巳經坐過二年牢了,還想吃牢飯呀?!”

    “可你是知道的,如果此案不加追究,國家經濟損失有多大,7個應負法律責任的人將逍遙法外,今後他們將更倡狂。”

    “我們巳經盡力了,你是本案的主辦人,你作出的努力和取得的成績是有目共睹的。我們是國家公務人員,下級必須服從上級,地方必須服從中央,我們不是梁山泊好漢,打不了天下所有不平,老兄,好自為之吧。”

    不料在我們準備離京前三小時,筆者突然接到中共中央辦公廳負責人電話說,鄧小平和胡耀邦兩位領導都巳親筆批示支持寫信人的三點要求,一,原辦案班子不撒消,案件不移交涉案地;二,凍結的涉案財物不解凍;三,此案無論涉及哪個部門,哪級領導幹部,都應依法辦理,一查到底。後來中央一位首長率領我們去涉案地落實鄧、胡兩位指示時竟發生了一些意外的事。第一件事是中央首長檔包在去涉案地途中不翼而飛,第二件事是我們到達涉案地當夜在下榻的賓館臥房裏發現了幾張神秘的紙條,其中一張寫道:“問君何大膽,南來摸虎脊,根深枝葉茂,恐是捉迷離。”這紙條是涉案當地一位沒有具名的正直人寫的,他擔心我們勞而無功,可是邪不壓正,或者說假不敵真。真就是力量。這件‘通天大案’因為中央主要領導動真格,最後終於圓滿結案。由此可見真就是真理,有理不真就不是真理。

    關於真就說到這裏,下面再說下假。

    “文化沙龍”有幾位文友在看了筆者幾篇作品後問我:“東方,你作品中的故事是真的還是假的呀?”我回答說,“有真有假,真的多,假的少。”文學作品中的素材源於生活,而我離開生活根本寫不出東西,完全虛構我沒有這種水準,我的寫作是在記日記,沒有資格說是文學創作。文學作品中的假與生活中的假不一樣,是一種藝術加工,這是容許的,但本文寫的二件事是筆者工作和生活的真實記錄。

    筆者有位巳取得移民許可的老同事蘇先生本早該來新西蘭定居了,可是因為居住的房屋面臨被拆遷,當局公佈的拆遷費明顯不合理而僵持在原居地。不料最近發現僵住的原因是人為作假造成的。原來拆遷方以造地鐵名義給居民市政用地的低標準拆遷費,而事實上真正用地的是香港一家著名企業商業用地。按相關政策規定,拆遷方應高於市政用地幾陪的補嘗費給讓房的居民,可是有人作假只答應給居民市政拆遷低標準補償費,不料在關鍵時刻,在平時爭爭吵吵的一群老頭老太中突然有一位平時不聲不響的老太挺身而出揭露拆遷用地真相,發動有關居民狀告拆遷方製造假像欺騙百姓,要求法院支持公道,按政策規定給被拆住屋的居民合理經濟補償。原來發動群眾簽名聯名提起訴訟的是一位平時深藏不露剛退休的女法官。現在這起由法官帶動百姓民告官的官司巳轟動媒體,因為‘法官告狀’太富有戲劇性了。

 



手机版




上一篇:漢景帝、漢光武帝和蜀漢先主劉備
下一篇: 俄羅斯學校全面設置宗教課

[文章搜索]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19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